注册

金陵印象——空灵朦胧夜秦淮


来源:凤凰旅游

导语:故乡,就像烙出的记忆,永远深深地刻在游子心底。古秦淮、夫子庙、乌衣巷、桃叶渡、江南贡院,就像珍珠一样串联起对故乡的眷恋…..千年历史,有时正像那慢慢悠悠的秦淮之水,让你于一派烟雨朦

导语:故乡,就像烙出的记忆,永远深深地刻在游子心底。古秦淮、夫子庙、乌衣巷、桃叶渡、江南贡院,就像珍珠一样串联起对故乡的眷恋….. 千年历史,有时正像那慢慢悠悠的秦淮之水,让你于一派烟雨朦胧中只留意到她黑夜白昼间的自然景色,而无法深入到它真实的黑白厚重影象里,看个真切......

作者:陈鲁宁

随同事回家乡差旅,白天办完事,想到同事们第一次来金陵古都,干脆就把落宿处,安排到挨近夫子庙秦淮和旁的酒店,这样更方便夜游秦淮,细细体味若干年后她发生了多少变化。

时已秋末转冬之际,寒风料峭,入夜后由瞻园路进入夫子庙的一路上,高高的法国梧桐只剩下枝干和迎风摇弋的毛球,路面清净,灯火泛黄,弥漫的雾气里,不时渗出逼人的冷风。记得,还是文革年月的儿时,时常与一群半大不小的玩伴,大冬天去夫子庙,走下泮池码头到结冰的秦淮河面上去玩耍。那时,童稚的喧嚣里是根本就没有寒冷一词,反倒简单而最大的玩趣,就是能踏上不厚的冰面,比比谁胆大,夜幕下,跑跑颠颠,溜上几圈旱冰。

秦淮河——古金陵的摇篮和的母亲河,历史上极富盛名。秦淮河是一条历史悠久的天然河流,这条古老的河流确是曾从外郊的方山流过,但由于地理变迁,河流改道,逐渐形成了现在的河道。历史上,秦淮河河道宽绰。六朝以建康为国都,原因之一就是因为这里水路交通畅达,无论北上中原、东下三吴,西赴荆襄乃至出海与周边国家往来均无艰阻。到了建康时,水上交通和海内外贸易方面,较之前朝更为兴盛。据《建康实录》记载:在建康的江河码头一带,经常停泊着成千上万艘的船只;从海路来建康进行经济文化友好往来的国家,也大为增加;南海诸国以扶南(今柬埔寨)和林邑(今越南中部)与南朝的贸易关系最为密切。自五代吴王杨行密在长干桥一带筑石头城以后,河道开始变窄,始被分隔成内、外“秦淮”。内秦淮全长足有十多公里,在南京城中,是最繁华之地,被称为“十里秦淮”,如珍珠般串联起的著名景点就有夫子庙、乌衣巷、桃叶渡、江南贡院等。

金陵印象——空灵朦胧夜秦淮

记得,中学里读过大文人朱自清和大史学家俞平伯撰写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两篇佳文,虽然都以夜秦淮为题,但文章投射出的风格迥异,让人赞叹不已。朱自清,通过乘坐奇异的“七板子”舫船,描述了夏夜泛舟秦淮河的见闻感受,在声光色彩的协奏中,敏锐地捕捉到了秦淮河不同时地、不同情境中的绰约风姿,引发出世人思古之幽情。夜秦淮在他笔下如诗、如画、如梦一般。……平淡中见神奇,意味隽永,既有诗的意境,更呈画的境界,正是文中有画,画中有文。而俞平伯写散文追求一种“独特的风致”,遣词造句,比较古朴、凝练。大格局里,他又喜欢在细腻柔婉的描写中,插入一些哲理的分析,相比较后,我更偏好俞平伯的散文,因为那里面有一种情与思、热与冷的结合,让夜下秦淮的一水、一船、一灯、一人,在他笔下有形或无形的勾连起来,让原本坐在夜船上看出去的风景,催化幻变,“我思故我在”,与每一个赏灯玩景之人,有机得与秦淮河风光和谐构成整体,产生了一种哲理上考问的深邃......

我们下榻的酒店就在李香君故居旁。历史上,她与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寇白门、马湘兰、柳如是、陈圆圆——秦淮八艳,闻名于世。究其根本,恐怕她们八人共同具有的可贵之处才是让人敬佩的原因:虽是风月场中弱女子,个个都具有爱国的民族气节,都经历了由明到清的改朝换代的大动乱。当时好多明朝的贪官贪生怕死,卖国求荣,而和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秦淮八艳虽然是被压迫在社会最底层的妇女,在国家存亡的危难时刻,却能表现出崇高的民族气节。其次,她们在诗词和绘画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八人个个能诗会画、创作勤奋,留给世人许多佳句,顽强表达出自己的生活追求的美好感受和愿望。

电影《桃花扇》镜头告诉我们,十六岁花季妙龄的李香君,常常一人独自坐在绣帘挂落的花格窗前,遥望着秦淮河,等待她梦中的爱情到来。当侯方域蓦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她一定幸福感觉到了所期待的美好姻缘即将来临。这本应是一段才子佳人式的风花雪月,只可惜选错了时代背景。随着满清铁蹄的入关,大明朝快速地坍塌,使得“十里烟雨重重,灯花逐水流。盛庭华筵依旧,琵琶声色悠悠。香扇桃花绣,新辞一阕为君奏”。不管侯方域后来的表现如何,应该说,李香君在自己的爱情生活中,是无可非议的。事后,她还是在这座绣楼上,对友人深深地感叹道:“田公岂异于阮公乎?吾向之赞侯公子者谓何?今乃利其金而赴之,是妾卖公子矣!”对爱情的追求如此坚贞,且是发生在一个孱弱的秦淮歌妓的身上,实属难得!然而,她一直等到顺治十二年(1655年)的暮春,满树的桃花已经凋谢,落红遍地,无奈中李香君悄悄地合上了那把题有侯公子诗句的扇子,凄切地收拾好行装,离开了钞库街里的媚香楼,狠心与过去与她寄望的爱情诀别。

我们夜幕中穿过寥寂无人的夫子庙,沿着当年数万考生云集的贡院街走去,没多会儿,就到了桃叶渡。东晋时,著名书法家王羲之、王献之也住过这里。据说,这就是王献之迎接其妾桃叶的渡口。相传王献之的爱妾桃叶与其妹桃根乘舟来到这里,王献之来到渡口迎接,并作《桃叶歌》相赠:“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若是白日里,桃叶渡“桃叶映红花,无风自婀娜”的优美景色加上王献之接桃叶爱情故事,自古至今,一直让一代又一代的文人墨客,依稀语嘘,为止陶醉。

夜色中透着幽幽空灵,秦淮揽入怀中的的印月桥、二水桥、平江桥、桃叶渡、朱雀桥、玩月桥、文德桥、武定桥,在冬夜灯影下,变得越显朦朦胧胧。弥漫的水雾洒落在不时泛起涟漪河面上,看上去水波显得是如此的恬静、委婉、阴柔,我仿佛在一种恍惚中,看到古秦淮水波映出的许多历史的影象:行走的船只,夜雾里看花,幽波之上飘渺的歌声,秦淮八艳的欢笑,似幻似真,朦胧空灵里里胎孕出一个又一个的历史故事。然而当瑟瑟夜风吹起后,它们又无声无息悄然落入幽青的涟漪里,随波而去。

历史,有时正像这慢慢悠悠的秦淮之水,让你于一派烟雨朦胧中只留意到她黑夜白昼间的自然景色,而无法深入到它真实的黑白厚重影象里,看个真切。

-----------------------------------------

凤凰网旅游微信公众平台账号:travel_ifeng

生活家私人微信:lifeofwealth2015

凤凰财经生活旅游工作室出品

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旅游”,获得更及时、更有用、更有趣的旅游信息

欢迎投稿至:all_travel@ifeng.com

我们将为你的作品提供亿万人观看的平台

极致旅游体验,就在凤凰旅游  

[责任编辑:陈淑莲 PF036]

责任编辑:陈淑莲 PF036

频道推荐

凤凰旅游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