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深夜IN像:以色列,那片流着奶与蜜的神秘故乡


来源:凤凰旅游

以色列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之一的民族的家园,却在1948年才得以建国,在过去三千多年的历史中,犹太人视这里为自己的民族和精神生活的核心,如今,它是世界上唯一以犹太人为主体民族的国家。这些年来,犹太人一直持续不断地回归故里——那片流着奶与蜜的故乡。

不久前,以色列宣布放开针对中国游客的十年有效签证,4月28日,北京至以色列第二大城市特拉维夫的直航将开通。在大部人眼中,以色列尚未成为一个热门的目的地国家,却是一个耳熟能详的神秘国度。你或许对哭墙下虔诚祝祷的身影产生过幻想,对媒体报道里的宗教冲突产生过不解,又或许对世界最低点死海的浮力产生过好奇。正如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耶路撒冷这样的天国之城,每个人在前往以色列之前,都或多或少有些先入为主的判断,无论关键词是“创新”,是“沉重”,是“回归”,甚至是“冲突”。

今天,我们旨在希望通过一名中国摄影师的照片,让大家了解以色列的日常,无论是城市或是沙漠地带,那深藏在光影之间,存在于日常生活中的平静与幸福,那片流着奶与蜜的,犹太人的故乡。

更多深夜IN像旅行大片,关注凤凰旅游微信(travel_ifeng),回复“IN”,即可收取。想了解以色列第二大城市特拉维夫的夜生活?回复“以色列”,即可收取!

本期分享嘉宾:吴吉明

文字:许玥

以色列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之一的民族的家园,却在1948年才得以建国,在过去三千多年的历史中,犹太人视这里为自己的民族和精神生活的核心,如今,它是世界上唯一以犹太人为主体民族的国家。这些年来,犹太人一直持续不断地回归故里——那片流着奶与蜜的故乡。

今天深夜IN像的主角吴吉明,是一名擅长用光影和线条讲故事的知名建筑师,也是千万级人气博主。他数度到访以色列,用镜头记录了以色列日常生活的点滴。以色列在他眼中“是一个充满传奇的地方,从没感觉过危险或是传统媒介影像的战争阴云。在了解这片土地的历史,了解这历史背后的传奇后,相信所有人都会对这里产生更多的好奇。”

与许多人镜头下气氛略显沉重的以色列不同,在吴吉明的镜头中,你会看到以色列优雅,鲜活,充满活力的一面。他以建筑师的视角,带我们了解世界文化遗产——特拉维夫的包豪斯建筑群,通过他的镜头下,我们看到内盖夫沙漠的自然神迹徐徐展开,希律王行宫马萨达的断壁残垣述说着2000年前的恢宏浩大,透过他的色彩处理,我们看到耶路撒冷圣墓堂里毫无粉饰的祝祷,哭墙下以色列人的克制与虔诚。

他认为:旅行不是走别人的路,而是寻找自己探索世界的方式。

特拉维夫大卫·本·古里安机场,始建于1936年,位于以色列特拉维夫东南15公里,是以色列最大的机场。机场的建筑线条在阳光下如同时空隧道,通往出发口的通道上挂满了以色列的辉煌文化成就

特拉维夫是以色列第二大城市,位于以色列西部平原,滨临地中海。这里被称为媲美硅谷的新兴创业“朝圣地”,是以色列最国际化的城市,多元文化汇集使这里成为现代、繁华又浪漫的都市,而严谨的宗教文化又增添了它的神秘气质。

对于建筑师来说,特拉维夫的意义远大于此。特拉维夫拥有最年轻的世界文化遗产,仅有70多年历史的“包豪斯”建筑群“白城”。这些建筑的设计者大多是欧洲备受争议的国际风格建筑师,他们为特拉维夫创造了一种综合了现代主义运动主旨和文化,并结合气候及当时科技水平和生产方式等因素的新建筑风格。

“或许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些房子太普通不过,甚至算不上好看,但正是由于这些房子,我们平常所见的房子才会变成这样。正是因为这场不过百年的思想运动,才造就了如今遍布全球的现代主义城市,”摄影师补充,“包豪斯是现代主义设计价值观的先驱,想想苹果手机的设计美学方式,或许你就可以理解究竟什么是包豪斯的核心价值了。”

特拉维夫“白城”,这一风格的建筑,大多占地面积不大,楼高2至4层,外墙大多为白色或浅白色,在光的映照下分外夺目

白城的马路,人行横道、自行车道及行人公共区域被设置在马路中间,两旁才是车道

白城的装置艺术

白城街头亲吻的情侣

看过现代主义建筑之后,我们随镜头一起进入占据以色列国土面积一半以上的沙漠地区。内盖夫沙漠横亘于以色列南方,这里有已知最古老的地表,承载着无比灿烂的历史文化。除了以色列人,这里还见证过迦南人、非利士人、以东人、拜占庭人、纳巴泰人、奥斯曼人的足迹。

响应以色列首任总理本·古里安提出的“以色列的希望在南方”,以色列政府也采用补贴、减税等方式,支持以色列人到沙漠中创业。如今,内盖夫沙漠也成了热门旅游目的地。这里有地质奇观,世界上最大的“侵蚀谷地”,俗称“大弹坑”的拉蒙大峡谷(Maktesh Ramon),这里点缀着多个国家公园及考古遗迹,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基布兹”农场,种植农作物甚至养殖鱼虾,此外,沙漠中还有不计其数的野生动物。

用摄影师的话说,通过以色列的旷野之旅,开启了另一种可能性,那里有美,到处都有上帝的手印。

在通往拉蒙大峡谷的道路上,一位自行车骑行者正在用自己的行动丈量着这片神奇的大地

它才是荒漠真正的主人

拉蒙大峡谷(Machtesh Ramon),古河流在干涸之前曾流过这个区域,经年累月形成一个巨大的碗状大坑,它气势雄伟,谷中生物地貌千变万化,神奇无比,这里你随时都可以感到神的痕迹

拉蒙大峡谷中的摄影者

拉蒙大峡谷谷地,正在露营的当地人展示自己创作的艺术品

在中东历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香料之路”中一个重要的城市——阿伏达特(Avdat),现已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在摄影师看来,身处寂静荒漠的古城堡废墟遗址,依然仿佛感受到当年绿洲繁华和成千上万骆驼商队经过时的喧哗

Ein Avdat 国家公园, 上帝的掌印造就了这个拥有“惊艳之美”的峡谷,野山羊在峡谷壁间嬉闹,老鹰划过天际,峡谷壁间永恒的时间纹路,为生命的张力做了最好的标注

马萨达(Massada),世界文化遗产,最早作为希律王的行宫而建,第一次古罗马和犹太人的战争就发生在这里

拉蒙大峡谷如同一只平地升起的大碗,而创世纪酒店(Bereshit Hotel)就像碗边上点缀的人工奇迹,我们坐在水边伴着风声,等待着繁星的来临

天堂栈道,死海(Dead Sea)海滨一条通往水中的栈道。天地在这里连成了一体。休息的人们静静漂浮在水面,一到圣光洒下,这里不就是梦中的天堂么? 

[责任编辑:向可卿 PF044]

责任编辑:向可卿 PF044

标签:以色列 犹太 耶路撒冷 哭墙 摄影

频道推荐

凤凰旅游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