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那些无所事事的非洲保安,常让我想起二三十年前的中国青年


来源:波布非洲

在非洲,我常常会遇到各种保安们。非洲国家局势不稳定,危险因素多,保安是必须的。这里贫富差距极大:富人拿着钱修大房子,穷人则连糊口的工作都难找。富人的大房子需要人保护,大花园需要人打理,穷人需要工作来养

null

作者简介:大家好,我是貌美如花的绿子,这回我要放一个很酷的介绍,可我还没想出该怎么写,那就先这样吧!

在非洲,我常常会遇到各种保安们。

非洲国家局势不稳定,危险因素多,保安是必须的。这里贫富差距极大:富人拿着钱修大房子,穷人则连糊口的工作都难找。富人的大房子需要人保护,大花园需要人打理,穷人需要工作来养家糊口。富人仅需付四五百人民币的工资,便可雇佣到一个全职保安。

说是保安,更多时候还是形式大于内容。在多哥这种治安环境相对较好的国家,保安并不必要。保安们平日大多就是主人进出时开门关门;打理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在主人回家的时候帮他拎包提重物;清理院子外面的杂物等。因此,保安有时候也被叫作男佣。有的保安也兼任司机的工作,或者说,司机也兼任保安的工作。

null

非洲

在这边,保安的工作清闲。躺在院里院外睡大觉的;站在门口拿手机听广播的;靠在围墙边看车来车往发呆的;坐在木凳子上给路人不停打招呼的;聚在一起玩儿扑克玩当地牌的;和女佣插科打诨的。一晃,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每天去跑步的时候,这些人就一个个从我眼前晃过。时间长了,一路都会有保安坐在门口,跟我说“bonsoir、Bon sport ,Bon courage ”,有几个保安还会用中文说“你好”,“晚上好”,“加油”,我和他们也逐渐熟悉了起来。在这些保安中,有几个让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null

非洲保安

1、 僵尸老头

出门往左拐第一家的保安,便是这个木讷的老头(其实不太老)。

无论我们何时出门,都会看到他,穿着灰白格子短袖和旧旧的灰裤子,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带着手机耳机,不知道在听什么。当时,我还和同事开玩笑,说他可能正站那儿偷网呢。

null

也有可能他是变僵尸了……

早上,中午,晚上,半夜,只要经过那儿,都能看到他。这么多次了,从来没有看见过他的脸有任何表情,也没有见他说话和做其他事的样子。每次看到他,我都想起《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僵尸们……

2、“旺好”大叔

一直往前跑,会遇到一个每次都用汉语给我说“晚上好”的大叔,穿一身类似宪兵的衣服,拿根保安棍。

我一跑过,他就立正双手贴裤缝说“晚上好”(其实发音更像“旺好”),我路过多少次他就会重复打多少次招呼。

常常我跑入神了,没有注意自己跑到哪里的时候,都会被他突然而来的招呼给吓到。有次跑到离他很近的时候他才突然招呼,吓得我差点跳起来。遇到我走路经过的时候,他也会让我教他一些其它问候语。时间久了,也算是学会了几个:“旺好,加哟,菜间~”

null

“旺好”大叔

跑步途中还会遇到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应该是保安的儿子,每次我跑过,他都会立正敬礼给我说“你好”,我用手势回复他之后,他就一个人在那边羞涩的笑。还有遇到我跑步在旁边陪跑十来米的;本来在玩牌但集体给我say hi的。哈哈,他们简直是我跑步路上的一道风景线。

3、暴力狂Chta

我们的保安名叫Chta,是个关系户。我非常非常不喜欢他!

他在我们住的小区做保安很多年了,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孩子们的生活很悲惨,常常被Chta拳打脚踢,用脚踩脑袋,按到墙上蹂躏,直接扔出门外之类的,非常残忍。

Chta之所以如此暴力,据说是因为老婆跑了,一个人带孩子心理不平衡导致的;而且他年幼丧父,没有体会过父亲的教育和关爱。长此以往,心理扭曲的Chta就变成了暴力狂。

null

暴力狂Chta

Chta自己一个人住在宽敞的佣人房间,分期付款买了大床、电视机、摩托车、电风扇。两个孩子,一个8岁,一个11岁,被他赶到了佣人房外面的厨房杂物间,蜷缩在两平方不到的水泥地上睡觉,没有任何毯子枕头。如果Chta出门了,他们唯一的食物就是我们院子里被风吹落的未成熟的芒果。一想起Chta的脸,我就忍不住做噩梦。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我在他的身上却是看到了人性的恶和暴力,自私和戾气。啊,不想再写他了!

4、老朋友Krado

Krado是邻居朋友家的司机(就是那个在公司存钱建房子的朴实大叔),他就是属于保安兼司机那种。少见的有脑子有情谊的黑人,我们都很欣赏他,尤其是我同事。

去年我刚来的时候,给他俩拍了一张合影,Krado非常想要,但他没有智能手机,心灵手巧的同事便把照片画成画送给他作了生日礼物,两人就此结下深厚的革命友谊。

每天上班车路过他时,他都要激动的一直挥手,直到我们的车消失在路的尽头;出去买东西时,Krado也极力帮我们讲价。krado有俩儿子和一个女儿,他非常爱他们,一放假就赶紧回家给他们送钱,还说要让他们来学汉语。

null

老朋友Krado

5、学生保安

说着说着,我又想起了以前邻居家的保安。他老穿一件绿条纹格子衣裳, 24岁,高高瘦瘦的。别看他是保安,他还是洛美大学法律专业的学生。晚上的时候,我总是看到他蹲在路边和其他保安闲谈,或是用手抓饭吃(这边大多数人吃饭都用手)。

我们散步回来时,会和他聊天,每次他都极力想教会我们几句法语。有次偶然得知他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了。同事心发善念,接济了他,结果第二天他和我聊天的时候说:“要是我以后有钱了,我要把Caisse小区的房子全买下来!balabala”,同事瞬间被他给震惊了。

后来,随着邻居搬家,他也不知去了何处。但现在想起他,我的脑海中还总是会浮现他手舞足蹈地向我们解释某个法语词汇的样子。这个可爱的年轻人,不知道有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呢?

null

《小武》

不知怎的,这些整日无所事事的保安,老让我想起贾樟柯电影里描绘得,二三十年前那些迷惘不知所措的小镇青年,比如《小武》里的小武,《站台》里的年轻人,他们都是晃来晃去的人,他们都是迷茫的年轻人。

小镇青年们也许是想做点什么又不知做什么,保安们呐,我也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除了吃饱睡足,他们的心里会突然有个梦想或者一阵虚无吗?如果说人生一定有点什么意义的话,那他们的人生意义是什么呢?哈哈,这本是无聊的议题。也许对他们来说,就这样无意义的度过自己的一生,才是真正的意义所在呢?

——————————————————————————

凤凰网旅游微信公众平台账号:travel_ifeng

生活家私人微信:lifeofwealth2015

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旅游”,获得更及时、更有用、更有趣的旅游信息

欢迎投稿至:all_travel@ifeng.com

我们将为你的作品提供亿万人观看的平台

[责任编辑:刘文婷 ]

责任编辑:刘文婷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旅游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