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上海日料天堂古羊路拆迁 献上最后一份推荐指南


来源:企鹅吃喝指南

古北地区的日料聚集地之一,古羊路休闲街,这个月27号可能就要彻底消失了。

古北地区的日料聚集地之一,古羊路休闲街,这个月27号可能就要彻底消失了。

古羊路

拆迁路段:古羊路南侧(宋园路-古北南路段)

半年多来,我们已经见证了两处美食地标的消逝(永康路,铜川路),巧的是,去年拆掉的铜川路水产市场也与古羊路密切相关——古羊路上大部分商家的海鲜原料都来源于此。

古羊路

一条食物链的上游和下游都被拆解

当时,铜川路的消失让古羊路店家心有戚戚焉,还曾担忧:“今天供货商被拆走了,明天说不定自己也被拆走了。”如今一语成谶。

1 | 自然生长:古羊路简史

古北是出名的“富人区”,常有日本人、台湾人出没于此。在上海人眼里,这儿的房子“只卖给外国人”。主干道的名字,也像极了老外到中国生搬硬套的翻译腔:黄金城道,富贵东道,红宝石路……而古北之所以成为日料聚集地,也是这种环境下自然生长的结果。

古羊路

浦东机场建成前,虹桥机场就是上海的国际门户。上世纪80年代,上海第一个涉外商务区虹桥经济开发区设立,初入中国的日企纷纷在上海世贸商城里设立办事处。古北一带成为日本人以及老外来沪首选的工作和定居所。过去三十年,源起仙霞路,围绕古北家乐福的水城南路商圈,虹梅路老外街,再到古羊路休闲街,“娱乐业”与“餐饮业”在这一带越来越多,渐成今日规模。

古羊路

原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在虹桥-延安西路2299号上海世贸商城,现已搬走

古羊路其实是古北的“后起之秀”,开街于2004年,最早入驻的据说是上岛咖啡。喜都乃于2005年开业,大吉于2006年紧随其后,成为了古羊路上最早一批日料店。

古羊路

但古羊路真正火起来,要到2010年前后。2009年,鳗鱼饭专门店いば昇开门,2010年万藏迁入,日本料理在这条街上蔚然成风。

古羊路

餐饮聚集的古羊路休闲街是商业开发的结果,但外人很难看出来,这里的建筑其实多为临时房。商户进驻古羊路时,开发商的签约合同上都会写入类似“临时房拆迁无补贴”的条款。明知入驻临时房风险很高,但好地段还是让诸多商家冒险扎营——而这一临时,就临时了十多年。

古羊路

2016年底,由于地铁动工,古羊路上姚虹路到伊犁路一段全部拆迁完毕(越南河粉安宫搬去了仙霞路701号, 日式意大利菜美伊娜搬去了伊犁南路55号)。侥幸逃过一劫的店主和食客们刚跨完年,坊间又流传起了休闲街也要拆迁的传闻。但很多人并不相信:“这么长一条美食街,哪能说拆就拆?”

但租用临时房的后果到底是来了。2月,拆迁的消息被证实,政府发布公告,责令宋园路-古北南路段的商铺全部搬迁,自3月27日起全部停水停电。

古羊路

拆迁的理由很充分:伊犁路将建设15号地铁线,从虹许路一直拆到中山西路,这里也会拓宽道路,增加绿化带。店主们还在努力申诉,但连他们自己也对结果不抱希望。若不出意外,本月月底,这条历时14年的商业街就将划上句点。

2 | 古羊路的最后一份用餐指南

若把古羊路推为“日料天堂”,有点言过其实。整个古北地区的日料水准都颇高,古羊路的优势其实在于店铺密集,选择众多。

如今古羊路上的餐饮门店,大约可分为三类:以万藏、喜都乃、大吉为代表的日本料理占了六七成,以台北名厨、吉亨面馆、卢记麻辣火锅为代表的台湾菜占去二成,剩下的则是以希罕饺子馆为代表的新军。

古羊路

花样繁杂的餐厅为食客提供了足够多的选择。无论是午餐、晚餐还是宵夜,饿得饥肠辘辘时,你都可以直接跳上车奔向古羊路,在路上从容挑选今天临幸的店家。

在激烈的竞争之下,整条街的商家都得努力维持水准,不敢轻易懈怠。在过去五六年间,这里的餐厅出品稳定度一直很高,例如万藏的同一道菜,古羊路店和长乐路店的水准简直天差地别。

古羊路

但这也让选择恐惧症的食客犯了难:最后一周,还有哪些店值得我们抓紧时间去探访?出没古羊路多年的企鹅君,最近又去逛了一趟,奉上一份怀旧推荐。

午餐

台北名厨

最后拜访时间:2017年3月

台北名厨

如果喜欢鼎泰丰,那你大概也会喜欢这家店。在这里,你可以用60%的价格尝到鼎泰丰80%的出品水准。小笼包、蒸饺都值得一试,牛肉面、三杯鸡无功无过,倒是节瓜粉丝煲出人意料地合胃口。吃饱喝足,还能打包一份蟹壳黄当点心。

吉亨面馆

最后拜访时间:2017年3月

吉亨面馆

吉亨面馆大概是最早在上海开门的台湾牛肉面馆,属于川味红烧流派(但所谓“川味”与四川的关系不大)。古羊路这家是本店,近两年加盟店也纷然出现。汤面、拌面都不错,再配一碟卤豆腐,蘸上劲道十足的辣酱,最是销魂。

不过,这只是个随意的家常面馆,如果你对环境、服务有要求,又懒得排队,慎选。

希罕饺子酒馆

最后拜访时间:2017年2月

希罕饺子酒馆

你或许知道米其林必比登推荐的金刚馄饨还有面,这家饺子馆则是它的兄弟门店。它并没有走东北饺子馆的粗犷风,而是一家环境文艺,菜量不大的精致小馆子,价格也比传统饺子店贵上不少。

不过,饺子爱好者还是能在这里尝到传统口味:手擀面皮,经典的猪肉白菜、猪肉酸菜和猪肉芹菜馅,也不能少了企鹅君最爱的茴香馅。

手打荞麦处万藏本店

最后拜访时间:2017年3月

手打荞麦处万藏本店

在这里,你可以吃到也许是上海性价比最高的午餐定食,一大份荞麦面加小份鸡肉盖饭只要38元。豆皮寿司也不能错过,猪油饭团塞入豆腐衣三角包,再加一点炸过的荞麦碎屑,口感美好得令人叹气。

晚餐

喜都乃

最后拜访时间:2017年3月

喜都乃

这是古羊路最早的店家之一,也可能是上海最好吃的关东煮(另一家是Gaku岳),关东煮物推荐萝卜、牛筋和大番茄,烤青花鱼也不可错过。

いば昇

最后拜访时间:2017年3月

いば昇

昇的店主是上海人,据说妈妈曾在日本工作,爱上了鳗鱼饭,回国后就自己动手临摹,在上海开鳗鱼饭风气之先,也获得了不少日本客人的肯定。

这是企鹅君多年的食堂,鳗鱼饭三尺和鳗鱼脆骨都是必点,但碍于价格辣手,不敢常吃。你也不必担心吃不到这碗鳗鱼饭,他们家在虹梅路、中山公园都有分店,水准差异不大。

まるみち 丸道东京烧肉

最后拜访时间:2017年1月

まるみち 丸道东京烧肉

这是仙霞路的丸道以及荞麦道的姐妹店,几个月前,企鹅君刚在这里办过年会。

丸道可能是这次拆迁中最倒霉的店家,年前由于姚虹路的拆迁,刚刚搬来此处,不料才一个多月又得另觅新址。丸道的特色在于各种内脏,以及调味绝佳的次时代横膈膜,内脏爱好者千万不能错过。

宵夜

炸串串东&大吉

最后拜访时间:2016年12月

炸串串东&大吉

炸串串东的门面极小,一不注意就会错过。吧台占了大部分面积,只能容纳十个人,是三五好友喝酒聊天吃串串的好选择,但章鱼丸子和关东煮就逊色一些。

想吃烤串还可以去旁边的老店大吉,不会出错,但也难有惊喜。专程探访也许容易失望,但晚上吃饱喝足了来点串串,倒是颇为惬意。

这两家店都有分店,炸串串东的分店在虹梅路,大吉分店则坐落于茂名路进贤路,都值得一访。

饭后的选择

一升庵

最后拜访时间:2016年10月

一升庵

这家店在古羊路上也算是个“奇葩”,菜品普通,价格也不便宜,但唯有一道胡麻豆腐独步上海,让人念念不忘。

不少高级日料店的前菜都有胡麻豆腐,但一升庵的风味绝无仅有,融合了细腻醇厚的芝士口感和浓烈的芝麻香气,配酱油和芥末最好不过。

其他

章鱼小丸子

如果想用小吃垫垫肚子,章鱼小丸子胜是不错的选择。旁边的合家则是冲绳料理,还能在这里尝到冲绳特色的海草。

炸串串东隔壁还有Tetote的姐妹店ころりKeroro,可以吃到日本的家庭料理。如果深夜想来碗重口味的拉面慰藉肠胃,不妨试试维心日面。

3 | 古羊路之后,何处寻找下一个日料食堂?

赶在拆迁之前,企鹅君又去了趟古羊路,却没见到想象中的愁云惨淡。大部分店家依旧灯火通明,店员依旧忙进忙出,桌上也依旧是觥筹交错的热闹景象。只有路口的横幅写着“拆除违法建筑,整治安全隐患”,还有偶尔路过的歇业店家,门上的执法告知书如补丁般刺眼,悄无声息地提醒着你——这条美食街马上就要消失了。

古羊路的拆迁意味着什么?

至少,你暂时不用担心常去的店就此消失。店家大多在努力寻找新的店面,动作快的已经选定了新店址。大部分店不会由于这次搬迁而关闭,你照样可以通过点评和电话找到他们。而古北家乐福和仙霞路附近,也依然有不少优质日料餐厅。

但拆迁终究是一次大伤元气的变动。店址迁移,重新装修,房租也许会涨价,又少了熟客的支持,这些店家是否能在新的环境中生存下来,又能否保证品质如一,都是个未知数。

对于食客而言,最让人感伤的,大概是十几年回忆一夕之间无处再可追寻。上海永远会有新开的日料,永远会有店家能满足你挑剔的味蕾,但那些撸过的串,喝过的酒,深夜里独自一人吃过的拉面,又或是在街角与朋友分享过的鲷鱼烧,终究要被粗暴拆解,再无踪影了。

最后的最后,如果你来不及在拆迁之前再去一趟古羊路,也可以收下这张表格,了解店家的迁移情况。

店家的迁移情况

文| 老王、穗穗、blu

摄影| 卤咸

设计| 小绿

——————————————————————————

凤凰网旅游微信公众平台账号:travel_ifeng

生活家私人微信:lifeofwealth2015

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旅游”,获得更及时、更有用、更有趣的旅游信息

欢迎投稿至:all_travel@ifeng.com

我们将为你的作品提供亿万人观看的平台

[责任编辑:向可卿 PF044]

责任编辑:向可卿 PF04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旅游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