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如此炸裂的香港丛林出自85后小伙之手 国家地理唯一获奖华人


来源:外滩画报

在他的镜头下香港是一座炸裂的都市丛林,也是一个迷幻的不夜城。这个85后摄影师用3年拍出最特色的香港,我找到了杨安迪,跟他聊了聊。

在他的镜头下香港是一座炸裂的都市丛林,也是一个迷幻的不夜城。这个85后摄影师用3年拍出最特色的香港,我找到了杨安迪,跟他聊了聊。

你很熟悉香港,但应该没见过这个角度的炸裂都市丛林

香港摄影师杨安迪(Andy Yeung)拍下的香港特色——像九龙城寨的黄埔花园,斩获了今年“国家地理年度旅行摄影师大赛”城市组别的亚军,也是唯一获奖的华人。

他镜头下的香港,好像一个“炸裂”又拥挤的热带雨林,每天都在拔高。但同时,也是最有烟火气的,是个繁忙的不夜城。

杨安迪

很多外国人看了去他脸书留言,“好想去香港旅游”,而香港人看了说,“我应该放下工作感受香港的魅力。”

香港媒体起了这样的标题,“本土摄影师拍出香港特色,杨威海外。”杨安迪确实上遍了主流外媒,包括BBC、《卫报》等。CNN评价说,“太多人拍得千篇一律,而杨安迪拍出了一个特别的香港。”

杨安迪告诉我,他想让大家知道,“香港不只有维港和帆船。”

最发达也最拥挤的香港

你可能还没垂直俯瞰过香港——繁忙却很有秩序。这里很像有“密集的黑暗之城”之称的九龙城。

香港

杨安迪是土生土长的85后香港人,曾住过九龙城寨——这个全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区域,大约每2公顷居住近4万人。

“我打开窗都能看到邻居的家,人满为患。楼高20层也没有电梯,小孩经常上楼顶玩,从一栋建筑跳到另一栋,因为离得很近。”

《围城》

90年代以来,九龙城逐渐被清拆,现在建成公园了。杨安迪回忆起小时候,“我经常从我家看出去,都会发现大铁球在击倒建筑物。”

长大后他却很感慨,尤其看到很多电影都以九龙城为背景。“香港很多东西都好像九龙城一样慢慢消失,香港特色也少了。”这也是他近年拍《围城》、《都市丛林》等作品的原因。

他认为,摩天大楼上海、北京也有,但香港的密度是独一无二的。但同时,“香港是一个从不缺乏内部资源的城市,即使地方很小,你也不会感到无聊。”

《密集城市》

香港

“从航拍照片看,香港好像个热带雨林,楼宇像树木一样会生长。山坡以外的所有平地,不断有高楼迅速地兴建,变化极快。欧洲的10年前后可能相差不远,但旺角10天已经不同了。”

于是杨安迪想告诉大家,生活在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土地到底是怎么一种体验。

先感受下他镜头里,香港的蓬勃炸裂感。

《都市丛林》

他眼里的香港,不仅活力满满,还有压抑。“《围城》、《都市丛林》能让大家知道香港是一个伟大的城市,乱中有序。但同时潜伏在繁荣之下,是一个严峻的住屋问题,严重限制了每一个居民。”

香港

杨安迪选择的方式是航拍。因为有次回港途中,他在飞机上俯瞰香港景色,觉得很震撼。

“航拍有种飞行、自由的感觉,这种拍摄手法不会容易和别人的相片相似。鸟瞰也是观察香港密度最好的方式。”

“香港不只有维港和帆船”

香港不只有高楼大厦,还有浓浓的烟火气。

杨安迪拍的《铭记香港》系列似乎让他成了香港的“旅游大使”,外国人看了想来香港旅游,而香港人看了,才发现原来香港这么美。

《铭记香港》

杨安迪拍的并不是地标和著名景点,反而是香港人比较熟悉的旧区和街道,取景地包括庙街夜市、油麻地果栏及北角电车市场等,引发了香港人的一次集体回忆。

庙街夜市

油麻地果栏

鰂鱼涌街市

他在拍“旺角夜总会”时,身后默默排起了一条长队。原来是路人看到他站的角度拍出来的香港很美,也跟在后面拍。

旺角夜总会

北角电车市场

杨安迪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很多人都拍过香港,但不是只有帆船和维港。我想从一个香港人的角度来看,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但更重要的是,杨安迪发现这些旧事物正在飞快地消失。“我试过上周吃了这家餐厅,下周就没了,变化特别大。”

更意外的是,如今就连香港特色的霓虹灯招牌,也并不那么好找了。

油麻地海味店

《铭记香港》

越来越多的旧式招牌都被新式荧光灯广告牌所取代,但偏偏这是不少外国人对香港的印象—— 除了是维港上漂扬的红色帆船外,可能就是热闹的夜城。

“香港是一个不夜城,太阳落下时,灯光让城市有了不同的颜色。”杨安迪在脸书上发图后,很多人留言说,“看了更想念这座城市了。”

外国人拍香港,香港人却拍外地

为了拍日出,杨安迪有时候凌晨3点就出发了。他却很享受,“我从没见过这么温柔、宁静的香港。”

杨安迪本身是一个网页设计师,但从中学开始就有一个摄影梦。

当时父亲送了他一部菲林相机,就迷上摄影快10年了。他曾在婚摄公司当助手,工作后一有假期都会坚持出外拍摄。

杨安迪

但真正令他决心想成为摄影师,是因为有一次经过一间大画廊,里面有很多漂亮的香港照片,但所有作品都出自外国摄影师之手。

杨安迪有些郁闷,“为什么明明是拍香港,这里却没有香港人的作品?”眼见很多外籍摄影师把香港拍得如此美丽,身为香港人,他有点不甘心。

但现实就是,“香港人喜欢到外地拍照,外国人却爱拍香港街景。”

杨安迪

杨安迪便向这间画廊自荐,希望他们也售卖自己的作品,可是并没有得到回应。后来他的作品在国际摄影比赛上屡屡获奖后,那间画廊终于主动请求合作。

他的照片成了其中销量最好的之一,这也让杨安迪开始思考,“是否可以做一个全职的摄影师?”

《割裂之地》摄于上水

《远离都市喧嚣》城门水塘

《海浪》大浪湾、石澳

最后他选择了辞职,老板甚至说,“你做得差可以回来。” 杨安迪家人当时也不太理解。

他也坦言,“当全职摄影师的这2年让我碰到了这辈子最多的挫折。我给楼盘拍广告,客人会批评我,质疑我的作品。”

《抬头》在新加坡、香港、维也纳多地取景

他在航拍时也遇到不少困难。“最困难的部分是找到正确的起飞位置。有时候些遥控信号会受到建筑物的干扰,必须去山上避免这种情况。“

杨安迪

好在如今工作室慢慢步入正轨。当然,杨安迪本来就觉得圆梦是值得的。

他发现,很多东西随时会突然消失,“我不是要用摄影去阻止发展,只想留住此刻的感觉,否则会有遗憾。年纪越大,越觉得旧事物才有味道。”

杨安迪除了拍香港,还拍过不少内地城市。大家来猜猜,下面四幅图分别是北上广深的哪四个建筑呢?

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责任编辑:许玥 PF004]

责任编辑:许玥 PF0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旅游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