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海涛旅游宣布新投资人进场:死守15个月终现曙光?希望5年内还清5亿消费者债务


来源:旅游商业观察

海涛旅游实际控制人许涛告诉TBO(旅游商业观察),目前海涛有总数接近10亿元的公司债务,其中的5亿和消费者有关的债务,预计将在未来3到5年内还清。

在旅游业内备受争议的海涛旅游,7月12日向外界发布消息称,目前已经与新的投资方“美域高晟”展开合作,再次燃起复活的希望;海涛旅游实际控制人许涛告诉TBO(旅游商业观察),目前海涛有总数接近10亿元的公司债务,其中的5亿和消费者有关的债务,预计将在未来3到5年内还清。

海涛旅游去年的崩盘,曾经引发业界相当的关注。2017年春节后,开始陆续有消费者向海涛旅游索要“团款”;当年3月底这波“挤兑潮”全面爆发,海涛旅游经营陷入困境;当年4月至5月,海涛旅游停止发团,多家批发商也因为被欠款而停止给海涛旅游供货。

据海涛旅游后期统计,其涉及的C端债务达6.84亿,B端债务约计3亿。彼时,许涛曾放言将“死守到底”,但这条“自救之路”尤为艰难。

相关报道显示,去年5月,日本クマランド株式会社方面表示,未来四年内,将提供5亿人民币价值的旅游产品,与海涛旅游开始长期合资合作;前期将投入5000万人民币,用于定向旅游产品的启动。这笔投资维持住了海涛旅游的运营,让这家公司有了走出泥潭的希望。

但好景不长。据许涛介绍,日本资方在今年4月改变了出资形式,由代付款项调整为资助日本商品——海涛旅游资金链再度岌岌可危。在这个背景下,新的投资方登场,解了许涛的燃眉之急:美域高晟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方面表示,未来将计划投资1亿元,保证海涛旅游客人的出行。

这笔救命的投资是如何发生的?未来海涛旅游的“还债之路”要如何走,还将走多远?为此,TBO采访了海涛旅游实际控制人许涛,以及合作方美域高晟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域高晟”)执行CEO高征。

TBO:海涛旅游的债务情况如何?一年多以来,客人出行情况如何?为客人减损多少?

许涛:后期统计,我们涉及的C端债务达6.84亿,B端债务约计3亿。这些数据我们向有关部门都报过。从去年出事后到现在,我们的出行人次大概在8.7万,减损1.4亿,主要是得益于境内外游的全品类产品经营。今年6月,我们的出行人次在1.1万左右。

TBO:海涛旅游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说,今年6月25日起不再进行新组团业务,不再新签旅游合同,不再收取客人团款。海涛改变运营模式,所有线路均由合作旅行社与客户签署旅游合同并保证客人出团。为什么有这种改变?

许涛:客人把钱交给海涛不放心,所以我们之前就在考虑让客人把资金打给合作方,未来全部打给美域高晟旅行社,由它再通过自己的体系,将资金打给其他合作方。海涛只做导流。

失去信誉这件事,是最可怕的。

TBO:美域高晟方面,可否简单介绍下此次投资情况?出资额、出资形式及资金用途分别是怎样的?

高征:我们首先并购了北京海平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现更名为美域高晟国际旅行社(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域高晟旅行社”),会持续对该旅行社注资,用于承接海涛旅游客人的出行。为此,我们准备投资1个亿。

这笔钱不可能清掉海涛的债务,即便用于还债,这些客人日后不一定来海涛旅游消费,粘度更不一定能保证,未来发展将是问题。因此留住客户、确保出行、稳定原有业务是今后主要目标。

许涛:这笔资金将用于机票、酒店、地接、游轮等产品的预定,保证海涛旅游客户按时按点安全出行,保证海涛旅游的运营。目前,美域高晟已经给了海涛旅游相应的资金支持,而且已经用于预定相关产品。

资金并不会进入海涛旅游,不直接用于偿债。主要原因如下:过去一年,我们的财务顾问没能将所有债权人的意见达成一致。

比如我们与京东有1.1亿的债务(客人通过办白条购买海涛产品,海涛获得资金,但资金断裂后无法提供旅行),其没有进行债转股或三年可转债等协议的签署。而80%的债权人已签署了这种协议。这意味着,只要一家公司没签署,他就有优先偿债权。

如果美域高晟投资1亿给到海涛旅游,这笔资金就会用于还债,既不利于美域高晟的利益,也不利于海涛旅游的发展与运作。

TBO:那么海涛旅游是希望通过继续经营,慢慢偿还自身债务?

许涛:我们将客人进行导流,客人通过部分抵扣的形式购买产品,如果每位客人可以产生500元的利润,那么海涛旅游将与美域高晟旅行社以一定比例分成;而其中归属海涛的80%的利润,将用于偿还债务。总之,海涛是不沾钱的。

有关B端债务,在未来的几年合作中,只要海涛旅游有源源不断的客人通过美域高晟旅行社输送给供应商,债务也会随之减少。

TBO:海涛旅游预计后续偿还债务的过程需要多久?

许涛:3-5年。毕竟客人的债务由6.8亿减掉1.4亿,还有5亿,每年还款几亿也不现实,因为这笔钱来自利润,并非是投资方的钱。

死很容易,但现在很多人还在承压——家人、兄弟、客人还有供应商等等。我又有什么条件说我要死?还是熬完最后一口血再说吧,我就不相信自己起不来。

TBO:美域高晟为什么选择海涛旅游?这项投资与你们集团的业务有何协同作用?对海涛旅游来说,又是如何与美域高晟走到一起的?

高征:我们主要看重两点,一是海涛旅游十多年服务近200万客群,其中有大数据及会员体系,这是我们科技公司最想对接的。二是海涛旅游团队。

我们集团在密云有文旅项目“古北美域”(专门做高端民宿项目),希望将海涛旅游原有的集中在北京的、年龄在45-65岁之间的出境游客人转化为近郊游群体。旗下酒店、近400间客房也希望做引流。

另外,我们计划通过手机端(旗下“云商租客”APP将细分出旅游板块)与客人建立粘性,并帮助海涛旅游进行创新。

目前,双方已达成协议。具体合作模式就是美域高晟旅行社与海涛旅游合作,未来三年确保海涛旅游客人的出行,保证其获利,将这几年的杠杆去掉。

许涛:一方是资源端,一方是获客端,有契合点。可以说,海涛旅游是一块“烫手山芋”,此前我们就在与一些投资方对接,他们看好海涛旅游的客户与团队,但也忌惮它的债务,一直在磨合。

TBO:海涛旅游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您认为有哪方面原因?

许涛:一方面是自身业务周转,另一方面是靠外援资金介入,让海涛撑着。

TBO:海涛旅游的业务是如何逐步恢复运营的?难度是什么?

许涛:首次复团是在2017年5月4日歌诗达邮轮从天津港出发去日本,我们也开始走上了减损道路。我们通过抵扣(半抵扣)的形势为客人减损,之所以能减损,主要是客人会交一部分款项,批发商也会给我们一部分,如购物返佣、赞助费等,另外80%的支持则来自日本。但没想到,日本资方今年4月改变了投资方式。

资料显示,2017年5月,日本资方在未来4年内将向海涛旅游提供5亿元资金支持,日方将先期投入5000万元用于中国游客赴日本旅游项目的启动。前期资金是以产品代付形式投资,即日方将机票、船票、住宿、地接服务款项直接付给航司、邮轮公司、酒店、地接等。

而今年,日本资方改变出资形式,由现金及直接为海涛旅游全额出资购买相关产品及地接服务等,改为资助日本商品(如第一酵素、纳豆精华素、万步力等保健品)——海涛旅游只能售卖掉这部分产品后,将获得的利润再投入到旅游经营中去。

TBO:日本资方资助了多少?后期投资方式的改变有何影响?

许涛:将近7000多万。后来日方改成为我们提供日本货,意味着我们先要把商品售出,获得利润后,才能保证客人出行——这对我们打击太大了。我们只能贴钱进去,先让客人出行,所以就第二次引发资金链岌岌可危的情况。

当时所有的希望出口全部关闭,感觉前途一片黑暗,人已经崩溃了。但也就时在这时候,新合作方来了。

[责任编辑:张致宁 PSY116]

责任编辑:张致宁 PSY116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网旅游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