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曾让你一夜倾心的那片风景 后来怎么样了?


来源:借宿

石峰既有独立成林,又与其他峰林牵手,形成一派气象万千,雄奇浩瀚的岩溶盛景。2016年开始,民宿如雨后春笋,在这片土地上急速生长。,

8月中去的万峰林,杭州出发不方便,要5小时,中途还转了趟贵阳。

兜兜转转到万峰林,下车时车马劳顿竟瞬间消散。

这里实在凉快,比我记忆中任何一个春天都好。

干干爽爽,没有黏腻,到处都是矮山,高处俯瞰像一片刚从土地里冒头的笋。

2017年,《爸爸去哪儿》也来过这,五位明星爸爸带着孩子,体验乡村生活。

虽是网络播放,一夜之间,万峰林带着美好滤镜出现在全国人民的视线中。

为什么是万峰林?

万峰林

从海拔1600米的高寒土山,到海拔800米的亚热带红壤土山,万峰林是一个环形山带,圈下了全中国最特别的,喀斯特地貌的锥状峰林:

石峰既有独立成林,又与其他峰林牵手,形成一派气象万千,雄奇浩瀚的岩溶盛景。

万峰林

360多年前,徐霞客来过万峰林,写下:「天下山峰何其多,惟有此处峰成林。」

奇美山峦、碧绿田野、弯曲河流、古朴村寨、葱郁树林,万峰林有着大自然中最佳的生态环境,绝美的峰林田园风光——美则美矣,却一直不温不火。

一尺见山

地处贵州省兴义市东南部,万峰林拥有2000+平方千米的面积,人口却日渐稀少。

2015年底,老吴被万峰林的山迷了住,二话不说,携家带口开起了民宿,取名「见山」,成为这里为数不多的外地人。

2016年开始,民宿如雨后春笋,在这片土地上急速生长。

文字插图

抢在老吴前头的,是沙漠姐,「第一次来就喜欢这里。」

沙漠姐之前在企业上班,本来想创业做户外运动,「那时骑行特别火爆,走滇藏线,福建、广东、广西等沿海一带过来,万峰林是必经之地。」

「这么美的地方,大家却无法停留。」于是,她留了下来,开了一间餐馆和一家民宿。

沙漠姐

「村民总来围观,说来了几个傻子。」

沙漠姐租下的老宅其实已经崩塌,只能重新造屋。

虽然抱着创业的心态,「来这里,主要还是为了寻求一种,和都市不同的生活。」

乡间小路

最典型的是老杨,卖掉自己北京的房子,花了300万在这边造了个14间房的民宿,只出售12间,另两间,一间给自己,一间给丈母娘。

还有「何处」,主人思达和林鸣,一对年轻的夫妻,把生活落在了万峰林的八间客房里。

「没想到万峰林发展特别快。」小波是「峰兮客栈」的合伙人之一,2017年,他们又开业了「半山」,7间房,均价1000元。

何处,图片来自携程

这些外乡人亲眼见证了万峰林的崛起。

「不到3年,这里就开出了二、三十家精品民宿,如果算上农家乐、客栈的话,总量有近300家。」老吴对身边环境早已摸透。

「最贵的房间1000多一晚,最便宜的只要150块,大部分是600-800块。」

「旺季的时候,家家满房,还不够住。」

半山,图片来自携程

「一尺见山」是继「见山」后,老吴的第二家民宿,入住的时候,我遇见了张姐,她是私人导游。

「这星期,我一直要带客人过来。」生意好,张姐脸上藏不住喜悦,「除了万峰林,附近的马岭河峡谷,我也会去。」

「最近广东客人多,前几个月,数北京最多,成都其次。」没再细说,张姐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茶,招呼她的客人去了。

文字插图

老吴解释道:政府补贴费用,开了很多一线城市直达的航班。

携程一搜,果不其然,北京直达兴义的航班,非节假日,500-800的价格,稍有点经济能力,买这机票,眼都不会眨一下吧。

价格表

「很多人就是冲着机票来的。」老吴认为,这是政府对他们最大的帮助。

老吴告诉我们,游客越来越多后,不仅房租从3万涨到8万,就连办证费也涨。

2015年,消防是12块一平;2017年,龙哥造「花语堂」时,已要近60块一平。

花语堂,图片来自携程

龙哥是建筑师,最初来着帮别人设计房子,结果待着待着就爱上了,索性自己也造一栋。

「外立面的审批太麻烦了,」谈起建造过程,龙哥滔滔不绝,他说当地有自己的外立面规划,流程复杂,如今还成立了一个监督装修的部门,特别麻烦。

一朝一夕

朝汐却不这么认为,「这里的政策导向是好的。」

朝汐的民宿叫「一朝一夕」,来万峰林之前,在双廊经营一家海景客栈,全年入住率可达90%。

「经历过无证可办,说关就关的情况,政策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朝汐的危机意识更强烈一些,除了拥有所有的证件,政府统一做了污水处理,她还为店里的一切买了商业保险。

沙漠姐的客栈,榕桥逸栈

「虽然没有大手笔的招商引资,好在,也并不阻拦谁;无非是在办证的时候,一切按他们说了算。」沙漠姐表示,「当地的民宿协会,也是因为需要经过各种流程,迟迟无法成为官方认证。」

她是协会的副会长,「只要这个组织能为大家带来福利就行。」

文字插图

因为来得早,沙漠姐在当地民宿圈颇有名气。

她每年至少一次会请所有民宿主来餐厅吃饭,2018年的这一餐,我们有幸撞上。

「未来这一年,还是得靠大家。」沙漠姐二话不说,饮完杯中酒。

风景

沙漠姐是个直肠子,一直以来,最担心的还是万峰林的配套业态。

这几年,断断续续来了好多业态,水吧、酒吧、餐厅、奶茶店、咖啡店……结果都走了。

如今只剩下沙漠姐的餐厅,和阿来的早餐铺「马来跳」。

马来跳

阿来原来在地产公司上班,「这里风景好,气候好。」阿来留下来,开了个早餐铺。

旺季生意还不错,可是到了淡季,根本不能维持,「除了早餐,龙虾、小火锅什么都卖,就是路上没人。」

民宿亦如此,「淡季只有两三家好过。」沙漠姐淡淡地说了句,「全年平均入住率只有30%。」

骑行

万峰林景色美,油菜花成片,海拔1300米,适合避暑,再加上便宜的机票,旺季时自是有吸引力的。「不过,旺季的时候哪里生意都好做。」沙漠姐又补充了一句。

可到了淡季,高海拔、无配套,也没有令人惊艳的奇观异景,客人只能待在民宿,待一天是悠闲,稍微久一些,就无聊了。

风景中畅饮

淡旺季太明显,导致配套业态难以存活,迟迟没有配套业态的发展,又加重了这里的淡旺季,这是一个死循环。

「现在越来越多的民宿开始弄泳池了。」沙漠姐说。

也有些民宿主开始默默算账,弄泳池划不划算?还是弄个淡季能吸引人的温泉?

文字插图

阿来觉得,万峰林到瓶颈了,「房租高,好地段少,政府也不允许新建。」

同时,他也发现,还是有那么一些人,和他一样爱上这里的生活,会留下来生活一两个月,他想试试长租。

骑行在乡间小路

「曾有托管公司过来看,」沙漠姐说,「他逛了一圈就走了。」

现在的万峰林,更像是早期的莫干山,所有民宿主都守在店里,为了开源节流,自己做店长、管家,更不需要托管。

「幸福里」创始人杨柳曾想来这里,「算过了,觉得做投资可以做预铺,投资回报还无法成正比。」

「即使是旺季,价格依旧偏低。」不仅有多家分店,还将民宿开进东南亚的杨柳表示,现在进入,还要一个漫长的时间培育市场,她在观望。

孩童戏耍

沙漠姐也同意这个观点,「这里还需要培养,需要那些还愿意玩的人进来。」

事实上,确实有人不断进场。

「一朝一夕」在2017年上线了开始吧众筹,30个小时便达上百万,「众筹之后,很多人来参与。」朝汐表示,这里的市场良性,村民依旧淳朴,主要经济来源是农耕农作,「风景好,政策导向不错,很多当年在双廊开客栈的都要来这。」

乡间风光

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来的消费人群,经济条件不到,消费观念也没到,因此市场没有起来。」

「未来高铁开通,贵阳来度假的,一定有相对更年轻的客群,那时候需求定会推动这里的发展。」

沙漠姐依旧有信心,「不敢说像丽江一样暴涨,至少会有一个幅度。」

公路上的动物

在这个幅度来临前,民宿主们略有些担忧。

「这里只能容纳300家。」

「不,最多再来60家。」

他们曾公然抗议政府要做的花海,他们大部分人像沙漠姐,觉得这里适合生活,才来这里。

还有部分是从大理过来的,他们害怕这里变成另一个丽江,又期盼着万峰林越来越好。要不要进入下一个阶段,他们在犹豫。

外来的投资者们也在犹豫,他们不知道,万峰林是否会有下一个阶段。

所有人都在等待。

[责任编辑:张致宁 PSY116]

责任编辑:张致宁 PSY116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网旅游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