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天涯海角的“网红展览”竟比城市博物馆还有看头


来源:环球旅游周刊

身边的展览越来越频繁,看展的人也越来越多,不知有多少人相信着,进出博物馆一次,俗气便减少一分。然而事实是无论是怎样的展,凝视一件作品的平均时间都在减少,更多的人开始“用手机看展”,甚至各大博物馆都因地制宜地放宽了拍照的限制。不同于“适合摆拍”“好出片”的各种或炫酷或卡哇伊的展览,远离尘嚣的艺术品撇除了市井气息,让人能真正沉下心来好好凝视一件作品,与其创作者灵魂相通。与其在大型城市博物馆排队等待一场网红展览,不如不走寻常路,奔赴天之涯地之角,独享这些灵动的艺术品。

身边的展览越来越频繁,看展的人也越来越多,不知有多少人相信着,进出博物馆一次,俗气便减少一分。然而事实是无论是怎样的展,凝视一件作品的平均时间都在减少,更多的人开始“用手机看展”,甚至各大博物馆都因地制宜地放宽了拍照的限制。不同于“适合摆拍”“好出片”的各种或炫酷或卡哇伊的展览,远离尘嚣的艺术品撇除了市井气息,让人能真正沉下心来好好凝视一件作品,与其创作者灵魂相通。与其在大型城市博物馆排队等待一场网红展览,不如不走寻常路,奔赴天之涯地之角,独享这些灵动的艺术品。

闪电原野Lightening Field

位置:墨西哥

想象一下这个场景:400根高约6米的避雷针按杆距67米的标准,摆成宽16根、长25根的矩形列阵,组成近2平方公里的地景艺术,金属杆尖锐的顶端位于同一水平面上,从高处望去构成整体的平面;在电闪雷鸣的夜晚,它们在墨西哥西南部的沙漠平原上闪闪发光。这是大地艺术家沃尔特·德·玛利亚(Walter de Maria)的《闪电原野》在上世纪70年代的作品。每逢雷雨季节,这些钢杆就会变成原野中的电极,在接引雷电时,这些天生的导体让闪电在天空中画出不同的形状,成为天地之间最炫目的纽带。但这时的它们是危险的,观众只有远观才能欣赏这天地际会时的壮观景象。而天气晴朗时走进这片充满规律而又不受约束的领域,或是在这里看一次日出或日落,欣赏太阳贴近金属杆尖头的景象,也会是另一种令人难忘的体验。

闪电原野

筒仓艺术小径Silo Art Trail

坐标:澳大利亚

50多年来,高耸的谷物仓一直主宰着澳大利亚维多利亚的“狂野西部”——威默拉马利地区干旱的土地。万万没想到,这些农业遗存会再度焕发生机,转变成一种新的审美,成为各地农民致敬的艺术作品:2015年12月,布里斯班街头艺术家圭多·凡·赫尔(Guido Van Helten)在布瑞姆镇4个废弃仓库的外墙上创作了壁画《农民四重奏(Farmer Quartet)》,这幅作品得到了广泛的关注,以“筒仓艺术小径(Silo Art Trail)”为名的壁画走廊应运而生。如今,6幅壁画串连起这条长达200多公里的艺术走廊,获誉“世界上最大的户外画廊”,重新激活了这一区域的活力。

艺术小径

女巫审判案受害者纪念碑The Steilneset Memorial

坐标:挪威

瓦尔德(Vardø)是位于北极圈以北的巴伦支海挪威大陆上的一小片陆地,它曾是生机无限的渔村,也因传统渔业失去竞争力而没落。这个城市在历史上留名,却是因为中世纪时期的“女巫审判”。1600-1692年间,在瓦尔德的91人被定罪为“巫师”而被烧死,这是斯堪的纳维亚历史上第一次也是最广泛的一次“女巫审判”。2011年,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和法裔美国艺术家路易斯·布尔乔亚( Louise Bourgeois )在受害人被烧死的火刑柱所在的位置合作设计的“女巫审判案受害者纪念碑”(the Steilneset Memorial)对公众开放。这座“被诅咒(The Damned)、被蛊惑(The Possessed)和被爱(The Beloved)”的纪念碑,第一部分是松树枝搭成的框架,里面则是一个悬浮的大蚕茧,有一条122米长的橡木地板走廊贯穿其中。走廊两侧共有91个小窗口,每个窗口前面都亮有一盏灯,代表着每个被迫害遭受火刑而死的人,每盏灯旁都有名牌,记录着每个罹难女性的简况。第二部分由烟熏玻璃作为外墙,里面有一圈7面镜,映射着混凝土圈中一把钢椅和永久燃烧的火焰,好像审判法庭围绕着被诅咒的被告。

女巫审判案受害者纪念碑

福戈岛,Fogo Island

坐标:加拿大

海水拍击着岩石,青草结满了寒霜,只有周围的薄雾才能稍稍证明天空和大海之间还有一线屏障。这是位于纽芬兰的东北部,圣劳伦斯海湾与大西洋相汇的地方——福戈岛。最早的时候,岛民靠捕鱼生活;1992年,纽芬兰附近海域出现世界首例无鱼可捕的状况,加拿大政府宣布了一项全面禁渔令,有数百年历史的鳕鱼渔业宣告结束,福戈岛由此沉寂。在当地亿万富翁——54岁的女强人芝塔·科布(Zita Cobb)的支持下,这座小岛经历了一场改造运动:建筑师托德·桑德尔(Todd Saunders)受邀在岛上各处兴建四栋引人注目的现代主义工作室,从而让福戈岛艺术组织能邀请艺术家们来驻扎访问。

福戈岛

比如其中一座“长工作室”(Long Studio)——面积并不大,总共只有120平方米,但由于设计师大胆地对这个岛屿的传统建筑特点进行了改变,它仍能以独特的设计轻易地夺人眼球:建筑外部是黑色的,内部是明亮的白色,不大的房间看起来比实际上要宽敞,私人空间和存储领域则集中在一端,以保持柔和、干净的设计风格,并提供一个足够大的开放空间。该建筑结构的后半部分在陆地上,而前半部分则落在海洋上,并由结实的支柱支撑着。

福戈岛

尼米斯,Nimis

坐标:瑞典

你是否记得儿时的那个梦想,选一块自己的领地,筑起堡垒,挂上旗帜,金戈木马,自立为王?在这偌大的世界上,果真有人不曾放弃,在山崖下、海岸边,用一根根废弃的漂流木垒砌出“城堡”,竖起黑旗,俨然海盗风范。这就是微型“国家”拉东尼亚(Ladonia)的中心——尼米斯。由于地处自然保护区,且没有任何地图标记,这里很难被游客发现。但一旦涉足于此,游客可以深入探索,畅游碧绿的大海,如同失踪者一样在漂流木塔上攀爬。

尼米斯在拉丁文中原意是“太多”“太过”。其创作者拉斯维克(Lars Vilks)因为这幢建筑深陷麻烦。一方面,尼米斯经历过诸如纵火、暴风雨之类的各种天灾人祸,靠近海边的奥丁之塔(Wotan's Tower) 多次完全损毁,靠山近些的风之塔(Tower of the Winds) 则多次倒塌;另一方面,尼米斯被认定为“违章建筑”,当地各部门前后折腾20余载。于是,拉斯维克宣布以尼米斯为中心的1平方公里范围为独立国家(当然瑞典当局并没有认可此事)。

尼米斯

丰岛,Teshima Island

坐标:日本

草间弥生的波点大南瓜让濑户内海上的直岛成为各大社交网站上的热门目的地,但这片海域的宝藏远远不止于此。丰岛在2010年以前是个被人倾倒废毒物的荒岛,不过随著东京建筑师西泽立卫建筑师和日本艺术家内藤礼合作设计的丰岛美术馆进驻,小岛俨然变成美术岛。丰岛美术馆在2010年濑户内国际艺术节时开幕,开阔的展览空间呈现出一个25厘米厚的混凝土壳体,2个椭圆形的开口是建筑与自然交汇的元素。建筑如水珠般造形躺在岛上,在里头可以感受风、光与水的流动,馆内地下也凿有孔洞,不定时涌出水,水在地面又集结成条成圆,就像观赏荷叶上的水珠一般。美术馆的墙体很薄,天花板高度也不一,如同一个梦里才有的空间。

丰岛

科罗美葡萄园,Bodega Colomé

坐标:阿根廷

萨尔塔(Salta)西邻智利,北同玻利维亚、巴拉圭接壤,位于阿根廷西北部的高海拔地区。这里盛产白色飘香的特浓情(Torrontes)、芳香四溢的马尔贝克(Malbec)以及壮观巨大的仙人掌,锈色的岩层、白雪皑皑的安第斯山脉构成了一幅绝佳的葡萄园产地美景。

科罗美葡萄园

这里也是美国灯光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全球第一家个人博物馆的所在。特瑞尔毕生都在探索光的创造力,不管是自然光还是人造光。在他的作品中,你能感受到光与空间构成的绝妙美感。这座博物馆占地1700平方米,由特瑞尔亲自设计,其作品之一“未见蓝色(Unseen Blue)” ,构成了博物馆的核心——这是特瑞尔实施的最大也最复杂的天空工程,其内部空间在日升日落时拥有强烈的视觉效果。场地是个简单的立方体,有着朴素的白色立柱,在房顶处有窗口。地板是黑色花岗岩铺成的,座位沿着沙岩的墙壁排开。游客在此休息,可以目睹一天中不同时刻太阳的运转路线。墙壁使用LED来照明,颜色的变化与天空紧密相连。 

科罗美葡萄园

太阳隧道Sun Tunnels

坐标:美国

太阳隧道是艺术家南希·霍特(Nancy Holt)1976年完成的作品,位于犹他州卢钦(Lucin)鬼城外的大盆地沙漠,由4个长5.5米、直径2.7米的大型水泥管组成。在夏令时和冬令时,分别可以在同一直线上的两个隧道口,看到太阳从地平线升起及落下。而隧道顶部钻有数个小洞,构成天龙星座,英仙座,天鸽座和摩羯座。夜晚坐在隧道中,就是一副星象图。

太阳隧道的所在是一个非常荒凉之地,用霍特的话来讲,是“一个遥远而空虚的地方”。但每年仍然有不少人带着睡袋驱车前往这片沙漠,度过一个与世隔绝的夜晚。隧道是沙漠中的庇护所,没有了空调的保护,白天你将感受太阳直射的热度,感知光线随着时间推移的渐渐变化;夜晚则体验城市里久违的寂静,在星河下入眠。在这里,大自然的一切都属于你,这比一切打着与自然零距离接触的高价民宿和酒店更奢侈。

太阳隧道

因赫泰姆艺术公园Inhotim Art Park

坐标:巴西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巴西矿业巨头贝尔纳多·帕斯开始构想打造因赫泰姆艺术公园,如今,这块私人土地已经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博物馆之一,更令人惊奇的是,这里拥有来自各大陆的多样珍稀物种,棕榈树超过1400种,堪称一片巨大的植物园。丛林掩映间,是帕斯本着“艺术需要互动”的理念收藏的各类当代艺术品。譬如位于“C位”的是道格·艾特肯( Sonic Pavilion)的“声亭”,其将一个高灵敏度的麦克风放在192米深的洞底,传递出来自地球深处的低吟之声。

因赫泰姆艺术公园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条林荫道的尽头,中国游客们可以欣赏到著名旅美艺术家张洹的作品《龟驼碑》。张洹的这件作品取材于《愚公移山》的故事,高傲地昂着的,不是千年老龟的脑袋,而是一个青壮男子的头,也许是为了挣脱背上驮着的重负,脖子上青筋暴露,充满了生命的张力。帕斯将一片山野荒地改造成一个让世人顶礼膜拜的现代艺术中心,何尝又不是一种“愚公移山”的精神呢?

因赫泰姆艺术公园

莫利内尔水下雕塑公园Molinere Underwater Sculpture Park

坐标:格林纳达

加勒比海的莫利内尔海湾有这样一批“海底兵马俑”——这座水下雕塑公园于2006年建造而成,由英国雕刻家詹森·迪凯雷斯·泰勒(Jason deCaires Taylor)创作而成。他采用真人的造型,创造出这座位于加勒比海地区格林纳达海岸的水泥世界。这些潜伏在海底的雕塑,每一件都讲述了不同的故事,强调了不同的问题。无论是一群站立不动的人,还是一个坐在桌前敲打打字机的人,泰勒都把当前社会的特征融入了水下。这些雕塑像幽灵一样栖息在海底,既吸引游客,又保护环境,因为它们可以吸引深潜者和浮潜者来看这些有点阴森的人工珊瑚礁,从而远离中美洲珊瑚礁。这一作品也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列入“世界25大奇观”。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网旅游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