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旅游规划从无到有 关乎每个游客幸福指数的“小事”该怎么做? | 凤旅观察


来源:凤凰网旅游

改革开放40年,旅游规划这件关乎游客满意度、市场健康度的“小事”是如何在摸索中诞生发展?又是如何伴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迭代创新?

1979年,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在视察黄山时提出“要把旅游当作产业来办”、“开发黄山,省里要有个规划”。

黄山(图片来源:东方IC)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市规划展览馆考察时强调:“考察一个城市首先看规划,规划科学是最大的收益,规划失误是最大的浪费,规划折腾是最大的忌讳。”两年后,习近平在视察宁夏时指出“发展全域旅游,路子是对的,要坚持走下去”。

北京城市规划展览馆

从资源基础规划、区域旅游规划、资源整合规划到全域旅游规划,改革开放40年,旅游规划这件关乎游客满意度、市场健康度的“小事”是如何在摸索中诞生发展?又是如何伴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迭代创新?今天,凤凰网旅游通过多方采访,试图为你呈现改革开放40年来,旅游规划的发展变迁。

从无到有:旅游规划“摸着石头过河”

改革开放之初,旅游规划在旅游业由“入境旅游接待事业”向“为国创汇的旅游产业”转型中,可谓是“摸着石头过河”。

北戴河

追根溯源后发现,1979年9月,国务院在北戴河召开全国旅游工作会议讨论了《关于1980年至1985年旅游事业发展规划(草案)》,不经意间成为了旅游规划发展的开端。但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国内旅游业的建设的重点主要是在现有的基础上开展建设,例如宾馆建设、景区景点建设等,还没有形成完备的旅游规划的观念。

在1980年至1985年里,全国首批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的名单揭晓,首批“规划先行”的市场化景区诞生、中国第一个旅游规划课题——“华北海滨风景区昌黎段开发研究”在由郭来喜领导的中科院旅游地理学科研究组负责执行。

昌黎黄金海岸(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为改革开放后,景区市场“规划先行”的首批典型作品,昌黎黄金海岸问世后的第一个夏天,新开辟的昌黎海滨游人如织;北京、天津、唐山和山西、东北等地的厂矿、企业、机关、学校,有意到黄金海岸兴建休疗设施的考察者纷至沓来。

1990年9月30日,国务院批准设立的首批五个国家级海洋类型的自然保护区中,昌黎黄金海岸榜上有名。直到今天,这片与澳大利亚“黄金海岸”齐名的金色沙滩仍吸引着数以万计的游客观光体验。通过这个项目,“规划先行”对于旅游市场产生的震撼力和影响力不言而喻。

桂林山水

如果说昌黎黄金海岸开辟了中国景区“规划先行”的先河,那1997年的一次会议,则成为了旅游规划“江湖地位”提升的重要转折点。

1997年,原国家旅游局在全国旅游工作会议上把旅游规划工作列入了工作日程,并于同年10月在杭州举办了旅游规划培训班,聘请了四位国内外知名旅游规划专家授课。原国家旅游局规划专家王兴斌评价,这次会议的意义在于让旅游规划正式进入国家旅游局的管理范围,旅游规划开始成为旅游产业、旅游经济发展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黄果树大瀑布

随后几年,旅游规划向法制化的方向继续发展。1999年,原国家旅游局出台了《旅游发展规划管理办法》,规范了旅游规划的内容、旅游规划的任务、旅游规划的编制程序等。2003年,原国家旅游局继续制订出台《旅游规划通则》,通则中正式明确了做旅游规划要有旅游资质单位,并且正式规定了旅游规划如何编制、评审、申报、批准。

进入新千年以来,旅游规划以十年为界,加速迭代。在本世纪初的十年,旅游规划仍围绕城市和景区展开,并分成三种类型。第一类是省、市、县、地区的旅游规划,其中包括十五规划等;第二类是城市的发展旅游规划,围绕着评选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展开;第三类是旅游景区的旅游规划,围绕着A级景区的评定展开。

杭州西湖

近十年来,旅游规划的重点则放在了旅游经济大发展上。随着全域旅游时代的全面崛起,近三年旅游规划的发展方向也正在往全域旅游靠拢。

王兴斌表示,旅游经济大发展的结果就是越来越多的地区把旅游当做自主产业来发展。旅游产品的内容越来越丰富,涉及到乡村旅游、农业旅游、体育旅游、研学旅游等各个方面,在这种情况下,旅游规划就不仅仅止于区域性的旅游发展规划、城市理由发展规划,或者景区旅游发展规划,而是已经进一步发展到旅游产品、旅游营销,甚至延伸到建设规划和旅游项目的设计等。2016年,全域旅游的概念兴起,旅游规划发展的焦点一个是全域旅游规划,另一个是景区提升规划。

从旧到新:旅游规划甩掉旧帽子

在经历了初步摸索阶段并逐步建立起相对成熟和规范的体系后,旅游规划在内容、方法和程序上日渐成熟。与此同时,以香港和上海迪士尼为代表的一批国际知名旅游项目的进入,以及在海外打造了知名旅游项目的设计师回国创业,都为中国旅游规划市场注入了新鲜血液。

据了解,在上海迪士尼建设过程中,仅探险岛园区一个项目就耗费了1300万小时,如果以每工日10小时计算,安全工日为130万。作为该项目的承建方,中国京冶探险岛项目总工程师马晓明介绍,在千万小时的工期背后,是占到总费用六成的人力成本以及迪士尼方面的严格要求。

上海迪士尼探险岛内景点(图片来源于网络) 

中国京冶副总经理王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尽管迪士尼用的都是熟练工,但仍需要经过半年左右的培训和考核。以雕刻工为例,在培训之前,国内的雕刻工每个工作日的薪酬是500元左右,而迪士尼项目则达到了1000元起步,并且不包含夜间以节假日加班。

即便旗下的上海海昌海洋公园需要与迪士尼面临“同场竞技”,但是,在上海迪士尼开业当天,海昌海洋公园行政总裁王旭光在现场接受媒体采访时,仍为上海迪士尼的细节点赞。

上海迪士尼

“迪士尼在每个项目上的投入可谓不惜成本,每个项目从游客的排队等候区到整个游玩过程融为一体,有些钢结构的部件外部都会用木头细心雕琢包裹,既可以保护孩子,又使整体上非常逼真;有些由钢结构搭建的游乐项目,使用的钢材都是一种特殊的价格昂贵的钢,永远不会锈不会坏……”王旭光说。

作为全球唯一一个以海洋作为主题的迪士尼乐园,东京迪士尼海洋乐园曾创造过一年1亿2200万次访客量的惊人记录。而这个项目的主创设计师,却是一名中国人,他叫毛厚德。

东京迪士尼海洋乐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为改革开放以及恢复高考的受益者,1983年毛厚德在福州建筑高等专科学校毕业后,放弃了国内设计院的铁饭碗,赴日本东京大学深造,在经历求学时期的种种挫折和打击后,毛厚德用日本东京迪士尼海洋乐园、日本东京国际时装中心等一系列地标建筑的设计,让自己在日本的设计界站稳脚跟。

在设计东京迪士尼海洋乐园时,为了在9万平方米的空间里还原大海的波澜壮阔,毛厚德和他的团队做了无数次的饰演,最终发现0.9米的水深最为合适,不仅如此,他和设计团队还通过调制特殊染料让湖面里的水既符合国外的检测标准,又能呈现出最真实的海洋效果。

无锡灵山小镇·拈花湾

对于细节的极致追求,不仅是东京迪士尼海洋公园成功的关键,也是成功的旅游规划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虽然曾经设计出东京迪士尼海洋这样较为成功的作品,但在无锡拈花湾迎来“柳暗花明又一村之前”,毛厚德也曾经历过“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困惑。

从迪士尼走到拈花湾,毛厚德做了一次巨大的改变——从遵循IP转向挖掘IP,利用优质IP呈现出背后的文化内涵。最终,毛厚德利用“禅意”的选题,小镇内亭台楼阁每一处细节都与禅文化浑然一体。“拈花湾不靠体量获胜,而是靠智慧获胜。在没有IP的时候,不要随便抓一个元素就来当IP,只有停留在头部的一些IP是有价值的,二流三流的IP是没意义的。”

无锡灵山小镇·拈花湾(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拈花湾的打造过程中,毛厚德的内心也经历了“情绪过山车”。虽然拈花湾总体格调是唐风宋韵,但因为吸取了日式禅意空间的建筑元素,毛厚德最初十分担心的是设计团队对禅的把握有所缺失,无法把中国的禅宗文化输入给游客。拈花湾最终把禅演变成了简单、快乐、健康的生活方式,成为“网红小镇”,迅速吸引了一批工作压力庞大、急需释放心灵的中产阶级。

据了解,2015年11月拈花湾开业后,2016年灵山胜境及拈花湾的总游客人数达到400万人。上海迪士尼的开业加剧了长三角旅游市场的竞争,但是拈花湾能够“虎口夺食”也给了毛厚德信心,他认为,旅游规划中,中国比美国更有优势去打造IP,未来中国可能成为文化传播重要的舞台。

从粗到精:旅游规划仍需磨砺

虽然我国的旅游规划工作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旅游规划的重要性逐渐凸显,也不乏成功案例,但在采访过程中,有专家学者坦言,当前旅游规划产业仍然较粗糙,存在着明显的弊病。     

毛厚德坦言,在进行文旅项目的规划时,第一个阶段应该思考项目的战略定位,有定位才能进行概念规划,然后从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到进一步开展文化设计。“今年上半年的数据显示,很多景区的游客数量在下滑,这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息——简单地去模仿某个成功的项目,只搞好硬件,已经不能满足当前旅游业的发展需求了。”毛厚德表示,在把硬件做好的同时,景区的软件体系也要同步,要能够把其中的文化元素传达给游客。

无锡灵山小镇·拈花湾(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个旅游规划项目成功的三大要素,第一是观念,第二是基金,第三才是资源。”这是毛厚德从旅游规划的观念层面,给出的破题之道。

随着特色小镇建设如火如荼,建设过程中以及个别特色小镇在建成后所暴露出来的问题,也引起了各方的关注。

成都龙潭水乡

景鉴文旅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在接受凤凰网旅游采访时表示,目前特色小镇其实已经过了热潮,进入了冷却期,直到近期才开始从新更趋理智地启动。不管是开发方,还是政策引导方,对开发特色小镇都已经越来越理性。

从2016年7月1日住建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共同发布《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起至今,全国掀起的特色小镇浪潮在一些地方变成了房地产企业的狂欢,尽管规划先行仍被特色小镇的投资者和建设者所遵循,从旅游规划设计来看,同质化严重、没有结合当地文化及习俗、过于商业化等原因都让不少雄心勃勃的特色小镇最终黯然退场。

白鹿原·白鹿仓景区内的铜人表演

曾经被冠以“成都清明上河图”、“成都周庄”头衔的成都龙潭水乡在开业运营4年后,成为了成华区龙潭总部经济城的“空城”,最初招商的50多户商家几近全部关门。从策划到角度看,虽然龙潭水乡号称清明上河园,但在景区看不到任何与之相关的内容,仅仅靠着赤裸裸的噱头吸引游客,缺少真正的文化灵魂。

即使坐拥IP,若无实质性创新,也难以持续吸引游客,“火一把”、“捞一笔”后逐渐沦为平淡无味的“鸡肋”。2017年,随着电视剧《白鹿原》热播,白鹿原这个独具西安特色的文化IP成为资本追逐的对象。以“白鹿原”为主题的特色乡村旅游项目扎堆开业,但各景区竞争客源,急于瓜分“白鹿原”这个文化资源,吃相难看,反而造成业态单一、千篇一律,持续吸引力不足。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今年8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室关于建立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高质量发展机制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这标志着特色小镇热潮的及时刹车及清理整顿已经取得阶段性进展,秉承的是“少而精”的思路。

周鸣岐认为, 任何一款旅游开发产品,如果不是在合适的地域,面对合适的人群,那就会失败。特色小镇的发展中“特色产业”是核心,《通知》中也提出“坚持产业立镇”,这个产业不一定是高端产业。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因为从经济规律来说大部分高端产业会向中心城市集聚。而这个产业或许可以更多地和当地资源、文化、传统特色等结合起来,有一定的附加值,形成“小而美”的独特产业。有了独特的产业,自然会有“宜居”、“宜游”的需求。 ”周鸣岐说。

我国的旅游业是伴随着改革开放发展起来的,而旅游规划又顺应着旅游业的发展而生根发芽。从这40年的发展来看,前20年旅游规划处于初步摸索阶段,发展不规范,也没有规划形成旅游产业里面组成部分。一直到近十几年来,旅游规划基本上形成了一个旅游咨询产业。

(图片来源于网络)

那么旅游规划未来的发展路归何处?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统一规划体系更好发挥国家发展规划战略导向作用的意见》(下称《意见》),为新时代的规划工作指明了方向。《意见》统一规划了管理新架构,包括以综合发展为内容的规划和以国土空间为内容的规划两大系统,王兴斌指出,旅游规划未来应进一步明确定位,应在综合发展规划里有所体现,同时明确以国土空间为内容的规划,通过省市的空间布局规划解决好旅游的空间布局。

除此之外,未来旅游规划工作的重点应集中在专项规划上,包括旅游产品规划、旅游营销规划,旅游的数字化规划,同时要注意推动文化事业、文化产业和旅游业融合发展,旅游与文化发展需要亦步同趋。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网旅游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