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再不看就来不及了:气候变化冲击之下的联合国世界遗产地


来源:凤凰网旅游

从正在沉没的威尼斯城到正在经历大规模白化的澳洲大堡礁,气候变化对世界上最宝贵的一些遗产类景区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从正在沉没的威尼斯城到正在经历大规模白化的澳洲大堡礁,气候变化对世界上最宝贵的一些遗产类景区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迄今为止,有超过一千个遗愿清单型的旅游地凭借其对于人类“突出的普世价值”而登上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但如果全球持续变暖——主要由人类活动排放的温室气体所引发——很多地标性的景区可能会丧失其“突出”的价值,乃至彻底不复存在。

或许最明显的例子便是格陵兰的伊卢利萨特冰峡湾(Ilulissat Icefjord),这一遗产地的瑟梅哥库雅雷哥冰川(Sermeq Kujalleq)正在我们眼前融化,部分原因就在于全球变暖。

http_%2F%2Fcdn.cnn.com%2Fcnnnext%2Fdam%2Fassets%2F181221135436-ilulissat-greenland.jpg

在格陵兰的伊卢利萨特冰山从瑟梅哥库雅雷哥冰川上脱落

格陵兰政府甚至将这处峡湾作为亲见气候变化影响的实例来推广,号召人们要赶在“为时已晚之前”来这里旅游。

“实际上,每一处世界遗产地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来自气候变化的威胁,”忧思科学家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气候和能源计划部的副部长亚当·马卡姆(Adam Markham)表示。

但在某些地区,这种威胁看起来既显而易见又迫在眉睫。以美国黄石国家公园为例,根据美国环境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忧思科学家联盟所共同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黄石公园正在经历更短的冬季,降雪稀少,河流变暖,湖泊和湿地萎缩,火灾季节更长。

http_%2F%2Fcdn.cnn.com%2Fcnnnext%2Fdam%2Fassets%2F130426145017-unesco-yellowstone.jpg

在全球已知的地热景观中,黄石国家公园就占据了一半,它也是包括灰熊、狼和北美野牛等各种野生动物的家园。

科学家们预计,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黄石生态系统(Greater Yellowstone Ecosystem)可能会失去将近一半的湿地,更为频繁的火灾将会导致茂密的森林变为更为开放的林地。

此外,厄尔尼诺现象导致厄瓜多尔海岸附近加拉帕戈斯群岛周围的海水升温,并扰乱了加拉帕戈斯生物群体所依赖的食物供给。

在东南太平洋偏远的拉帕努伊岛(Rapa Nui)即所谓的复活节岛,上升的海平面和风暴期间更高的巨浪也威胁到了神秘的摩艾石像。

http_%2F%2Fcdn.cnn.com%2Fcnnnext%2Fdam%2Fassets%2F130426144450-unesco-easter-island.jpg

复活节岛是地球上最偏远的有人居住岛屿。岛上的800多座巨型石制雕塑是13至16世纪以致密的玄武岩雕凿而成,被称为摩艾石像,它们散布在火山景观周围,是公元300年左右定居于此的波利尼西亚先民们留下的遗产。

“增长最快的威胁”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通过对全球241个自然景区评估后发现,有四分之一的自然性世界遗产地已经遭受到了气候变化的严重威胁。从2014年至2017年,上述比例呈现了翻番的趋势,这使得气候变化成为了“增长最快的威胁”。

近几年来,不断攀升的海水温度影响了珊瑚礁,如印度洋上的阿尔达布拉环礁(Aldabra Atoll)、大西洋上的伯利兹堡礁(Belize Barrier Reef)以及澳洲的大堡礁。2016年和2017年,气候变化引发的海洋热浪杀死了大堡礁约一半的珊瑚,世界各地的众多其他珊瑚礁也损失惨重。

http_%2F%2Fcdn.cnn.com%2Fcnnnext%2Fdam%2Fassets%2F180821112635-great-barrier-reef-bleaching.jpg

2016年,在大堡礁的苍鹭岛(Heron Island)附近海域,一只海龟游过一片白化的珊瑚。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预测,如果气候变化不放缓,在不远的将来会有更多的遗产地将遭遇不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的主任麦切蒂尔德·罗斯勒(Mechtild Rossler)表示,他们一直在持续监测气候变化对世界遗产地的影响。

“如果我们无法保护这些遗产地免遭威胁,未来大家能看什么呢?”她说。“我们希望能将这些独一无二的遗产保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不要弄到最后什么都没了,那是谁都不想看到的局面。”

我们能拯救它们吗?

马卡姆认为,制订气候脆弱性指数(climate vulnerability index)可能是解决方案之一。这一举措会有助于各国更好地区管理和监控遗产型景区,处理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

罗斯勒则强调了我们需要采取一定的策略来适应极端天气事件和极端环境,即充分利用本地社群的智慧和传统。例如,在马略卡岛的世界遗产地特拉蒙塔那山区(Serra de Tramuntana),环境十分脆弱,水源稀少,但当地人却成功地复活了传统的灌溉系统。“如果某一遗产地得到了良好的管理,它从气候变化中幸存下来的几率就更高,”罗斯勒说。

http_%2F%2Fcdn.cnn.com%2Fcnnnext%2Fdam%2Fassets%2F181015184118-17-med-cities-climate-change.jpg

在地中海沿岸受气候变化威胁的156处世界遗产地中,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蓝色清真寺便占据了一席。

不过,马卡姆亦承认,让每一处遗产地都能得到保护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那些欠发达地区。但同时他又乐观地认为,很多遗产地的管理者正在考虑该如何去应对气候变化,相比之下,各国政府为了减缓气候变化所采取的必须行动就有些不尽如人意了。

一说到气候变化,大家总绕不开巴黎协定所制订的将全球升温控制在两度以下的目标。“不幸的是,按照眼下的趋势,我们不可能达成这样的目标,”马卡姆说。“如果达不成巴黎协定制订的目标,我们将会损失很多世界遗产地。”

遭受威胁

目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地名录上共有1092个必看景点,其中就包括偏远的拉帕努伊岛即所谓的复活节岛。如果气候变化持续得不到控制,这些珍贵的遗产就将失去其价值。有些遗产地甚至会永远消失。

1.拉帕努伊岛

美国环境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忧思科学家联盟所共同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东南太平洋上升的海平面和风暴期间更高的巨浪,可能会推倒拉帕努伊岛上神秘的摩艾石像。

image.png

2.阿尔达布拉环礁

不断攀升的海水温度影响了珊瑚礁,如印度洋上的阿尔达布拉环礁、大西洋上的伯利兹堡礁以及澳洲的大堡礁。

image.png

3.黄石国家公园

美国也感受到了全球变暖的影响。作为世界上第一座国家公园,黄石国家公园正在经历更短的冬季,降雪稀少,河流变暖,湖泊和湿地萎缩,火灾季节更长。

image.png

4.地热热点

在全球已知的地热景观中,黄石国家公园就占据了一半,它也是包括灰熊、狼和北美野牛等各种野生动物的家园。

image.png

5.伊卢利萨特冰峡湾

在格陵兰的伊卢利萨特冰峡湾,游客们能看到冰山从瑟梅哥库雅雷哥冰川脱落下来,漂到峡湾。格陵兰政府甚至将这处峡湾作为亲见气候变化影响的实例来推广。

image.png

6.加拉帕戈斯群岛

气候变化引发了越来越强越来越频繁的厄尔尼诺事件,它对有着野生动物天堂美誉的加拉帕戈斯群岛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富营养冰冷海水的缺乏影响了整个食物链,很多物种面临饿死的风险。

image.png

7.帕斯托鲁里冰川

升温也冲击了瓦斯卡兰山国家公园(Huascarán National Park)中的帕斯托鲁里冰川(Pastoruri Glacier)。这座融化的冰川影响了水源供应,由于之前被富集于冰层中的重金属释放了出来,水源和土壤受到了污染。

image.png

8.开普植物王国

南非的开普植物王国(Cape Floral Kingdom)是一处世界遗产地,由面积为一百万公顷的保护区所构成。该区域惊人的植物多样性——包括南非的国花帝王花——正在承受着快速升温和干燥气候所不断施加的压力。

image.png

9.珠穆朗玛峰

在尼泊尔环绕珠穆朗玛峰的萨加玛塔国家公园(Sagarmatha National Park),不断攀升的气温导致喜马拉雅山脉冰川不断后撤。冰川的融化会导致周边的斜坡松动,进而引发灾难性的滑坡。

image.png

10.科迪勒拉

两千多年以来,菲律宾科迪勒拉斯(Cordilleras)的伊夫高人一直以耕种梯田为生,但升温和极端降雨带来了一系列问题。更加强烈的暴雨会降低梯田的稳定性,有可能会引发滑坡和侵蚀。

11.威尼斯

暴雨和高潮位期间的洪水对威尼斯的118座岛屿构成了越来越大的威胁。自1897年至今,威尼斯的海平面已经上升了30厘米——12厘米源自地质沉降,18厘米源自海平面的直接上升。

12.知床半岛

位于日本北部北海道的知床半岛经历了北半球最南端的海水结冰。海冰带来了维系富饶海洋环境的浮游生物。棕熊和白拉克斯顿的渔鸮都生活在这片陆地,但近三十年来海冰的减少对该区域的生态系统造成了影响。

13.守崩河

守崩河位于越南中部的会安,这座城市很多区域的海拔高度不到两米。会安的旧城区拥有始建于16和17世纪的800座木框架建筑,但洪水、风暴潮和海平面上升对其构成了严重威胁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热门文章

精彩视频

凤凰网旅游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