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那些废弃的机场后来都干嘛用了?


来源:NYTtravel新视线

在高速增长的经济局势的带动下,全球航空业也在转移至快速的上升期中。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超大型机场落成使用。如何将曾构成人们城市记忆的公共空间合理规划,物尽其用,也将是运营者们必将面对的议题。

随着全球航空业步入快速上升期,

越来越多的机场陆续开工和落成,

旧的机场则不得不面对被废弃与改建的结局。

有的机场灵活多用,承载着人们的记忆,

转型为各种形态的公共空间,

而有的没有规划和管理,被时间与自然掩埋。

达美航空是目前全世界航线里程与

客运机队规模最大的航空公司,

其总部位于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至今已85 周岁,

过去7年里,达美航空连续6 次被《财富》杂志

评为“50 家全球最受赞赏公司”之一。

达美航空在哈茨菲尔德-杰克逊亚特兰大国际机场的总部,图源网络

作为一家成功的航空公司,

达美航空拥有着一批忠实的“达美迷”。

当达美航空因更新品牌技术、

超额订购或报废零件而剩余航空物品时,

每个月的第二个周五,

达美航空博物馆便会举行一场义卖。

志愿者为一位顾客装上一排头等舱的座位© Johnathon Kelso

从达美航空经济舱的椅子到

印有达美航空LOGO 的飞机餐盘

包括机上的拖鞋、厕纸、杯垫,

最夸张的还有DC-9 型飞机的加压门

“达美迷”及“航空收藏家”

都会像逛“跳蚤市场”一样将物品采购一空。

包括《达美航空大事记》以及航空装备都摆在货架上进行销售© Johnathon Kelso

据《纽约时报》报道,每年靠销售这些特殊的“达美周边”

达美航空会创造7 万至100 万美元的营业额,

最后获得的利润会投用于举办这场义卖的

达美航空博物馆中。

显然,达美航空深知如何“物尽其用”,

就连这家博物馆都是由老的飞机库改造而成。

向左滑动查看2014 年,达美航空博物馆在1 号飞机库的道具时代展© Rion Rizzo

改造之前,

这里还是1940 年代达美的2 个飞机维修机库,

直到1960 年左右,

达美技术运营中心竣工时才投入使用。

最后在一群达美退休员工的发起之下,

达美航空博物馆建成于1995 年。

图中标红的两处旧机库,现在一起组成了今天的达美航空博物馆© thegate.boardingarea

现在,博物馆经过改造,外观气势恢宏,

承载着达美航空的历史和航空领域的发展历程

这里还陈列了现今飞机在数十年前的雏形。

达美航空博物馆© Darren Murph

曾获全世界最快班机的

美国康维尔公司首架飞机880-22 的驾驶员座舱、

好莱坞里明星飞机三星(Tristar)L-1011 的机翼、

世人钟爱的“达美之魂”80 年代产波音767 整架飞机、

航空历史上最重要的珍藏达美DC-3 班机等,

件件馆藏都是亮点,引得飞行爱好者纷纷前来一饱眼福。

达美博物馆中的一个展品© Johnathon Kelso

当然,懂得物尽其用的不止达美航空的飞机维修库,

以下各个机场,都在将繁忙的“世界中转站”

打造成具有新维度的“公共空间”。

Flughafen Berlin-Tempelhof

柏林-滕珀尔霍夫机场模型© JuergenG

柏林-滕珀尔霍夫机场

曾是一座坐落于德国柏林的商用国际机场,

位于滕珀尔霍夫-舍嫩贝格区内,

曾是柏林三个主要机场之一。

由于经营亏损严重,

滕珀尔霍夫机场已在2008 年10 月31 日停止运营。

左图:柏林-滕珀尔霍夫机场地图© Isabelle Lomholt;右图:机场鸟瞰图© thf-berlin.de

从长满杂草的小型机场到全球最大的机场,

没有任何一个像柏林-滕珀尔霍夫机场一般,

走过如此动荡不安的历史。

该机场在1926 年每天有10 趟班机起降,

曾是当时欧洲规模最大的机场。

甚至超过了伦敦、巴黎和阿姆斯特丹。

上图:1928 年的旧航站楼© Klinke & Co. ;下图:经过改造后的柏林-滕珀尔霍夫机场© Ella Comberg

希特勒于1933 年掌权后,

委托纳粹建筑师阿尔伯特·斯佩尔(Albert Speer)

将滕珀尔霍夫机场

改造成“世界机场”(Weltflughafen)。

1939 年正式启用的巨大半圆式航厦,

是当时全球最大的建筑物。

航站楼立面上优雅的细长方窗如瀑布般倾泻而下© Ella Comberg

机场的外形设计采用展开式半圆形,

像一只展翅战斗的雄鹰,

是典型的德国法西斯式浓墨重彩的建筑风格。

历史上的某一天,

曾有超过一百万的民众聚集在滕珀尔霍夫机场,

参加希特勒的演讲大会。

希特勒在柏林-滕珀尔霍夫机场© wikipedia

1948 年至1949 年前苏联对西柏林实施大封锁期间,

这里是美军为首的盟军实施物资空运的重要机场,

正是这些空运物资帮助西柏林熬过了难关,

也体现了美国抵御斯大林扩张的决心,

史称“柏林空运”(Berlin Airlift)。

柏林大空运时期,美军飞机在此起落,专门为当时被包围的西柏林地区运输食物及其他物资© Wikipedia

讽刺的是,希特勒下令建造的大型建筑

在许多柏林人心中都占有一席之地。

滕珀尔霍夫机场作为纳粹德国新首都

“日耳曼尼亚”的最大通道,

在战后拯救了无数生命免于活活饿死的命运。

© Ella Comberg

2008 年停止使用后,

全市多年来就其未来用途也是争吵不休。

当时,雅诗兰黛公司

前首席执行官弗雷德·兰格海默(Fred Langhammer)

曾提议接管滕珀尔霍夫机场,

将其改造成一个可以起降飞机的国际医疗中心,

以将其保留下来,但柏林无人理会。

最后该机场已经摇身一变,

成为柏林规模最大的市立公园

“滕珀尔霍夫公园”(Tempelhofer Feld)。

机场跑道现供民众骑自行车、慢跑、溜冰和放风筝,

草地上到处都是本地市民与

游客在放松休憩、玩足球或烤肉。

这里不但时常举办流行音乐节和大型运动赛事,

飞机棚也改建成为运动中心、迪斯科舞厅、

艺术工作室及录音室。

在造景设计师埃里克·沃夫特曼(Eelco Hooftman)

的监工下,公园的边缘地带建造了一个小型住宅区。

历史悠久的机场航厦也被指定为历史古迹,

完整地保留下来。

Ellinik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雅典的埃里尼科旧机场鸟瞰图© Wikipedia

从市立公园到航空博物馆,

全世界的废弃机场都在展现其潜在的价值,

同样,雅典的埃里尼科旧机场

也在朝欧洲最大的海滨度假胜地转型。

1960年的埃里尼科旧机场© Eero Saarinen

埃里尼科旧机场始建于1938 年,

位于雅典中心城区8 公里处,机场以西面朝海滩,

曾是希腊首都唯一的机场。

该机场的官方载客量为每年1100 万人次。

埃里尼科旧机场在雅典的地理位置© RKodachromeguy

1941 年纳粹入侵希腊,

在占领期间此机场被用作德国纳粹空军基地。

二战后,该机场成为美国用作意大利及中东地区之间的

航空运输指挥飞行基地。

之后,希腊雅典为了迎接2004 年的奥运会,

修建了雅典国际机场

(Eleftherios Venizelos Airport)。

1973 年奥运航空公司波音707 从埃里尼科旧机场起飞© RuthAS

如今,这片占地约620 公顷、

面积约是摩纳哥3 倍的土地有着多种用途。

机场的西北部经过重新开发,跑道改造成为了体育公园。

2004 年的雅典奥运会的多个比赛项目就设在这儿。

2007 年伊科诺卫星捕捉的埃里尼科旧机场© worldofdecay

2011 年4 月,奥林匹克航空博物馆也在西航站楼开放,

包括自机场关闭以来就停在那里的4 架飞机,

以及,雅典的雷达中心(The Athens radar center)

依然在此处。

最后,机场的废弃建筑还成为了3000 多名

中东及部分亚洲难民的临时营地。

大约有3000 名难民现在住在这里© Getty

2018年,希腊准备重启雅典埃里尼科旧机场的改造项目

由来自中国的复星集团为首的3 个国际财团

将在改造项目投资80 亿欧元,

计划将此处打造为雅典南部新兴的生态居住区。

项目中包括占地260 万平方米的

Hellenikon Metropolitan 公园,

建成后预计会成为欧洲最大的公园。

机场改造的施工图© Charles Anderson

无论如何,改造之后的“埃里尼科旧机场”

每年将吸引100 多万游客前来观光游览,

或许该计划会成为未来10 年

欧洲最伟大的城市重建范例。

Floyd Bennett Memorial Airport

© JBC3

早在拉瓜迪亚机场(LaGuardia Airport)

与肯尼迪机场之前,

纽约市的第一个市政机场便是弗洛伊德·贝内特机场。

它以令人惊叹的装饰艺术风格设计,

曾是世界上最现代的机场,

一个通往美国各大主要都市的闪亮门户。

这个主要的航站楼是当时世界航空业奢华的代表© Luke Spencer

弗洛伊德·贝内特机场也见证了太多历史性的时刻。

在还是航空的黄金时代,当时许多踌躇满志的飞行员

都是在这里展开了挑战自我、超越极限的冒险。

威利·波斯特(Wiley Post)是

世界上第一个独自飞行的人;

霍华德·休斯(Howard Hughes)

则在弗洛伊德·贝内特机场起飞,

创造了世界上飞行最快的纪录。

1933 年,威利·博斯特在弗洛伊德·贝内特机场起飞© Paul Siwulich

弗洛伊德·贝内特机场位于纽约市布鲁克林区东南部

海洋公园(Marine Park)附近、牙买加湾沿岸。

1930 年机场以先驱飞行员弗洛伊德·贝内特命名

并投入使用,当时是美国最先进与复杂的机场。

弗洛伊德·贝内特机场平面布置图© warrencountyny

直至1972 年,美国众议院批准将机场转让给

公园管理局,1974 年作为公园重新对公众开放。

美国公园管理局的规划图© google

今天,这个占地近567 公顷的的机场航站楼,

有着许多装饰艺术风格的设计,配以古典多立克柱。

许多老机库已经空空荡荡,无人居住,

废弃的控制塔俯视着杂草丛生的跑道。

机舱内许多具有装饰艺术风格的机库都已被废弃© Luke Spencer

当地人会来这里进行露营,学生们进行参观,

废弃的机库也正在逐步改造成

体育综合设施和公共皮划艇储存空间。

B 机库中里面装满了正在修复的老式飞机© Luke Spencer

其中,远离航站楼的B 机库是一片“飞机墓地”,

这个通风良好的洞穴式机库摆满了数十架飞机

等待“历史飞机修复项目”的重新复原。

该项目主要由志愿者负责,

致力于将大量的老式飞机修复至

可供放置博物馆内参观的状态。

Staplet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斯坦普顿飞机控制塔© Denver Aviation System

(Denver Municipal Airport)正式投入使用,

直至关闭之前,都作为丹佛市

最重要的交通枢纽在有序运营。

斯坦普顿国际机场俯视图© Youtube

随着时间的推移,丹佛市变得越来越受欢迎。

在此期间,当局提出建议丹佛应通过航空运输与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和芝加哥等主要城市相连。

最后,约250 公顷的土地得到扩建,变成了578 公顷,

斯坦普顿国际机场在丹佛社区地图上的位置© enacademic

随着航空业的发展,

现代飞机的尺寸对于斯坦普顿国际机场来说太大了,

1995 年2 月27 日,空中交通管制员乔治·霍斯福德

完成了最后一架飞机在斯坦普顿熬到的降落,自此

斯坦普顿国际机场正式退役。

联合747型号的飞机在斯坦普顿国际机场的高速公路行驶© pinterest

斯坦普顿国际机场使用中的最后一天© Youtube

关闭之后,除了一座空中交通管制塔,

所有的建筑被拆除改造,

标志性的科罗拉多建筑也已经变成了

丹佛一个餐饮娱乐的前哨基地:

潘趣碗社交(Punch Bowl Social)

© Amber Boutwell

曾经的空中交通管制塔在指引着飞机旋转,

现在,这里指引着游客伴着丹佛美轮美奂的景色

在美食菜单寻觅美味。

这项新兴的改造区内融合了

餐厅、保龄球馆、卡拉OK,

成为该地度假的好去处。

当然,不是所有的机场改建都是尽如人意的,

还有些改建或是因为地产泡沫破裂而泡汤,

或是有了规划却因各种因素没得到有效地实施,

最终还是荒芜一片。

Ciudad Real Airport

© Getty

雷阿尔城中央机场

位于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以南大约200 公里处,

占地2600 多平方米,建造成本达数亿欧元。

废弃的雷阿尔城中央机场© markelredondo

由于机场地处西班牙著名文学作品

《堂吉诃德》故事背景所在地拉曼查地区,

规划者最初还以“堂吉诃德”为其命名。

2008 年,投资高达10 亿欧元的雷阿尔城中央机场正式营业,现在这里正以白菜价挂牌出售© siobhanfenton

规划和建设正值西班牙地产泡沫酝酿之时,

从机场的设施配置可以看出规划者的雄心:

跑道长度足以降落目前世界最大的空客A380 客机,

航站楼每年可接纳旅客1000 万人次。

然而,随着西班牙经济因地产泡沫破裂而走入低迷,

加上马德里巴拉哈斯机场扩建,

雷阿尔城机场开张后不久就成为无人问津的“鬼机场”。

机场的停车场© independent

现在,雷阿尔城中央机场空空如也,

许多时候,这里只有私人飞机起降,

包括英国哈里王子的飞机等。

雷阿尔城机场已经成为西班牙众多

“白象工程(国家累赘)”之一。

© independent

经历长达4 年的破产程序后,

雷阿尔城机场最终于2012 年关闭,

但维护工作将继续保持,

4000 米长的跑道被涂上黄色十字,

让过往飞机飞行员知道这里不能降落。

2011 年还在使用的昆明巫家坝机场© Luodingyu

从巫家坝诞生之日起,似乎就自带“光环”,

巫家坝机场始建于1923 年,原为昆明民用机场,

1937 年,这里还曾是中央政府航空总指挥部的所在地,

是飞虎队的主要基地和司令部的所在。

飞虎队在巫家坝机场的合影© US government employee

抗日战争期间,中国航空公司、中央航空公司

逐渐向昆明转移,

巫家坝机场成为两航的中心之一。

之后,巫家坝机场又进行了3 次扩建,

由于机场过于靠近市中心,已经完全被城市包围,

无法进行扩建。2012 年6 月27 日,

昆明巫家坝国际机场终于结束了90 年的历史任务。

昆明巫家坝机场俯瞰图。图源网络

但随着昆明市城建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发布公告筹备巫家坝机场的重建以来,

人们再度关注起巫家坝机场,

期待这里能够再一次腾龙而起。

告别巫家坝机场摄影作品© Li Zhe

高规格的片区土地规划、

公共服务设施也进行了完善的配套,

“昆明新中心”、“核心区”、“商务CBD”

无一不在显示着规划者的信心。

但是各项规划进度由于没有很好的实施落地,

“名声一片”,现在也只能是“荒芜一片。”

© 网易新闻

在高速增长的经济局势的带动下,

全球航空业也在转移至快速的上升期中。

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超大型机场落成使用。

如何将曾构成人们城市记忆的公共空间

合理规划,物尽其用,

也将是运营者们必将面对的议题。

编辑、撰文/ 李野

微信编辑/ Theo

Copyright © 2019 NYTimes Travel Magazine.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热门文章

精彩视频

凤凰网旅游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