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沙里隐藏无数谜团 新疆最美最神秘的地方非它莫属 | 大美中国
旅游

黄沙里隐藏无数谜团 新疆最美最神秘的地方非它莫属 | 大美中国

2019年06月24日 08:23:55
来源:凤凰网旅游

这里曾经商贾不绝,驼铃声声不息响彻大漠;这里也曾彩旗飘扬,战鼓雷动,金戈铁马踏彻荒原,激发起边塞诗人的创作灵感。如今只留下断壁残垣在黄沙中沉默,破败的古城遗迹在风沙中傲然独立。掩埋在黄沙之下的,不仅有千百年来无人诉说的故事,更有无数未解的谜团。

这里有人迹罕至的罗布泊,荒漠遍布、干旱异常,极目四望,往往寸草不生,是中国自然环境最为恶劣的地区之一。

它是中国行政面积最大的县,与青海、西藏、甘肃相邻,自古以来就是内地通往中亚地区的交通要道,也是古丝绸之路重要的一站。

除了神秘的古城,这里还有冰川,沙漠,湖泊,草原和自然保护区。本期凤凰网旅游《大美中国》,让我们一起走进神秘的若羌。

文:沙漠玫瑰

楼兰博物馆:千年不腐的楼兰美女                  

楼兰古国,早在公元前60年就已归属西域都护府管辖,其都城楼兰城扼守丝绸之路的要冲。这里西南通且末、于阗,北通车师,西北通焉耆,东通敦煌。

作为东西方文化碰撞融合之地,商贾云集,四方来客热闹非凡,集市上既有来自东方精美的丝织品,也有西方栩栩如生的工艺品。城内佛塔林立,街巷井然;城外胡杨红柳丛生,绿洲延绵,碧波万顷,商贩的叫卖声与驼铃声交织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然而,楼兰的消失,至今仍是个谜团。唐代大诗人王昌龄的《从军行》中就曾写道:“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战争和瘟疫是破坏家园的重要原因,加之生态变化,河流改道,曾经绿林环绕的罗布泊变成了荒芜的戈壁,水土流失,风沙侵袭,盐碱日积,最后造成了王国的消亡。

侥幸存活的楼兰人纷纷逃离,远避他乡,楼兰最终消逝于史籍,与失落的文明一起,被滚滚黄沙所掩埋,也被世人所遗忘。

直到1900年3月,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Sven Hedin)来到罗布泊考察,在西北岸发现一片古代遗址,地面上散落着织物、钱币等生活物品。但由于缺乏饮用水,斯文只能返回,一年后又专程来此。经过一个星期的发掘,出土文书中的“楼兰”字样震惊了世界,从此,消失千年的古国重现人间。

作为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废弃了1500年的楼兰城曾经辉煌一时,仅存残缺的胡杨木架和少量的芦苇墙。集中于城西组成了居住区,城东多为行政功能区域,城市功能齐全布局分明,规划清晰。铁板河边出土的“楼兰美女”干尸,引来了文人骚客的臆想,激发了他们的创作灵感。席慕蓉就曾经写过一首《楼兰新娘》:我的爱人曾含泪将我埋葬,用珠玉、用乳香将我光滑的身躯包裹,再用颤抖的手,将鸟羽插在我如缎的发上。他轻轻阖上我的双眼,知道他是我眼中最后的形象。把鲜花洒满在我胸前,同时洒落的,还有他的爱和忧伤。

楼兰女尸复原图

位于新疆巴州若羌县城内的楼兰博物馆,是中国唯一收藏楼兰文物和展示楼兰文化的展馆。博物馆整座建筑具有浓郁的古楼兰建筑特色,一侧模仿了米兰佛塔,另一侧为现代风格。正面墙上浮雕就是按楼兰女尸复原的美女形象。

博物馆内对外展览的包括木简、陶片、陶器、玉石、弓箭、衣物、钱币等多种文物,使游客了解古楼兰文化和厚重的历史。

镇馆之宝,自然就是这具保存完好的干尸。走近看她,长发披肩,深陷的眼窝,长长的睫毛,栩栩如生,嘴角似乎还有一抹神秘的微笑。仿佛醒来就会扑闪着扇子般的睫毛,睁开美丽的眼睛欣赏这个世界。

工作人员介绍,这具女尸2004年出土,为雅利安人种,身高约1.65米,头戴一顶插着羽毛的帽子,历经千年皮肤仍然可以看出血色和肤色,小腹隆起,腹中还有胎儿,约在25岁死于难产。她的身下有大量血液凝固在了裹尸布上,也完好地都展示在观众面前。

这具女性干尸被单独展示在展厅中央,存放器具也与众不同。在“她”的北面展示着两具男性干尸,同样保存完好,两人的头发也清晰可见。

一些文章里曾经把“小河公主”与“楼兰美女”混为一谈,小河墓地距离楼兰古城约175公里,于1934年夏天由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发现并命名,出土的木乃伊干尸鉴定被认为是“印欧人种”。

展厅另一侧的玻璃橱柜里,还有几具婴儿的干尸,小小的身体静静地平躺在那里,看上去令人心生怜惜。这些古尸之所以保存数千年而不腐朽,主要原因是当地气候干燥,棺木埋葬距离地面仅几十厘米,即便偶然下雨,水分也很快从沙土中流失蒸发,致腐细菌没有生存繁殖的环境,尸体才得以长期保存不朽。相反如果埋藏较深,尸体反而不易保存。

在博物馆内,还有一个以楼兰古城遗址现存的三间房为核心,模拟而成的楼兰古国模型沙盘。司马迁在《史记》中曾记载:“楼兰,姑师邑有城郭,临盐泽。”这是文献上第一次记载楼兰城。孔雀河的下游曾经穿楼兰城而过,沙盘中也体现了这一特征。

楼兰博物馆充分展现了盛极一时的楼兰古国,丝绸之路经济文化交流的繁荣面貌。对于神秘的楼兰而言,我们只是它的匆匆过客,楼兰美女则永远守在这亘久的沙漠,做着她永恒的梦。

若羌:中国面积最大的县                  

历史上的楼兰位于今天的新疆省若羌县,中国幅员辽阔,地大物博,三千多个县中,面积在1-2千平方公里的较多,但若羌县面积超过20万平方公里,竟然达到了韩国面积的两倍,是中国面积最大的县。

位于新疆南部的若羌县,与青海、西藏、甘肃相邻,自古以来就是内地通往中亚地区的交通要道,也是古丝绸之路重要的一站。

若羌县内除了有神秘消失的楼兰古国,还有人迹罕至的罗布泊。1972年7月,美国宇航局发射的卫星拍摄的罗布泊的照片上,罗布泊竟然酷似人的一只耳朵,又有“地球之耳”的称谓。

几十年来,消失的生物学家彭加木,徒步中国殒命于此的余纯顺,小说《鬼吹灯》、《罗布泊之谜》、天涯论坛的《双鱼玉佩》等一系列作品的渲染,让原本就神秘的罗布泊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除去神秘的古城外,若羌县内还拥有冰川,沙漠,湖泊,草原,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是中国最大的动植物王国,若羌也因此而得名“中国探险旅游第一县”之称。

提到若羌,许多人第一印象就是红彤彤的大枣。由于这里昼夜温差大,白天日照充足,有利于红枣的种植和生长,若羌县的“红枣富民工程”开展得如火如荼,全县种植红枣面积达8万余亩,包括灰枣、鸡心枣、冬枣、雪枣、茶壶枣、无核枣等17个品种。在“万亩红枣示范林”里,游客品尝着楼兰美女后裔捧出新鲜的红枣,心中该是何等的感慨。

关于楼兰红枣,若羌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一位青年好吃懒做,早已过了当婚的年纪还娶不上媳妇。有一天突发奇想外出闯荡,希望能遇见意中人,可走了三天在荒漠中迷了路,到了第四天改变方向,看到一棵枣树,他又累又饿,吃了几颗红枣在树下睡了一觉,梦到枣树对他说:前面有一个人,父母双亡却无力埋葬,希望他去帮助。青年醒来后直奔前方,看到一个戴帽子的男青年跪在父母的尸体旁痛哭,懒汉出力帮男青年埋葬了双亲,没想到,男青年摘掉帽子,竟然是个漂亮的姑娘。姑娘看他是个好人,执意要嫁给他。从此二人结为夫妻,在荒漠中开垦出一片绿洲,就是美丽的若羌。

传说毕竟是传说,但若羌的红枣却名扬四海,鲜枣清香,熟枣甜美,营养丰富。

米兰古城:天使从这里飞向世界                  

1979年,意大利米兰当时的市长拉列德·威廉曾经希望与世界上所有叫“米兰”的城市联系,汇总出版一本《世界米兰》的书,收集了全世界共有33个叫“米兰”的地方,大部分都是城镇。其中,就包括中国新疆沙漠中的一处遗址——米兰(Miran)古城。

秦末汉初,广袤的西域大地上,群雄逐鹿,活跃着大小五十余个国家,到了公元前138年张骞通西域时,它们相互的征战与吞并,还剩下36个国家,史称“古西域36国”。虽说被称为“国”,其实大多都是一些以草原地域为单位的部落的生存方式。今天在沙漠腹地,距离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约100公里,自东向西已发现了龟兹、楼兰、精绝等20余座汉唐古城遗迹,就是昔日辉煌的“丝绸之路”。

著名的楼兰古国在汉昭帝元凤四年(公元前77年)之前称楼兰,之后改国名为“鄯(shàn)善”,其最早的王都,就是今天与楼兰古城相距不远的米兰古城,距今约有2000多年历史。它古称“依循”,是鄯善国的政治文化中心。

与西域的许多古城一样,米兰古城曾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南面的一个古代绿洲城市,地处罗布泊与阿尔金山脉的交会处,既是自敦煌沿疏勒河通楼兰、沿昆仑山北麓西行的"丝绸之路"南道上的要冲,又是通往甘肃、青海和进出中亚的重要通道。商贾由东向西穿过罗布荒漠后,米兰就是他们遇上的第一个商贸城市和第一个大驿站,曾经比楼兰、尼雅更宏伟,繁极一时。

罗布泊是史前海洋退缩后留下的的内陆湖,面积最大时约2万平方公里,古楼兰人称其为“蒲昌海”。但米兰的年降雨量只有10毫米,就挖渠引灌阿尔金山的冰雪融水。《汉书·西域传》曾记载:鄯善“国中有伊循城,其地肥美”。

米兰自古就以屯田闻名,挖掘了一条总干渠、七条支渠和许多毛渠,呈一扇形向南北展开,东西约6公里,南北约5公里,宏大的水利规模反映了当时发达的农业生产。今天距离若羌117公里的米兰河水库,依然行使着其农业灌溉的作用。

据《魏书》所载,公元448年,鄯善国亡国。和楼兰古城的原因类似,战乱和自然环境的恶化让人们不得不离开家园,9世纪起,米兰沉睡于滚滚黄沙之中。

最先唤醒这座古城的不是别人,正是盗取了敦煌文物,臭名昭著的英国籍匈牙利犹太人马尔克·奥莱尔·斯坦因(Marc·Aurel·Stein),1900年10月,38岁的斯坦因追寻瑞典地理学家、探险家斯文·赫定(Sven Hedin)的脚步,来到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西南缘;1907年1月来到米兰时,斯坦因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高耸的古堡、矗立的佛塔、挺拔的烽燧、广布的寺院……斯坦因迫不及待地投入了米兰古城的挖掘工作。那时候,遥远的意大利米兰大教堂临近竣工,古城的米兰东大寺与飞升的哥特式建筑分立于地球的东方和西方,交相震撼着世界。

当时的米兰古城,残存着6米高的土坯墙,闪烁着东方文明永世不灭的光辉。佛塔方形塔座的墙壁上只留下残存的壁龛和希腊式的泥塑柱头,废墟中斯坦因找到了几个完好的佛头,最大的高达1米!在另一座寺庙遗址中,斯坦因盗揭走了却卢文题证的“维萨达罗五子本生故事”壁画及下部的一组青年男女群像,在清理环形过道时,发现了一些着色的灰泥壁画断片,继续向下挖掘了1米多,一面绘有彩画的护壁出现了,不仅震惊了斯坦因,更震惊了世界!

一个罗马希腊风格的有翼天使面庞丰润俊美,眉毛弯曲细长,眼睛大而有神,双肩浑圆丰腴,洋溢着爱的温馨,像是西方神话中的爱神,神秘的微笑又好似达芬奇笔下的蒙娜丽莎,张开翅膀飞向斯坦因。他激动不已,在其著述中说到:世界上最早的天使在这里找到了!在2000年前就飞到中国来了!

有翼天使

“有翼天使”生动率真的眼神、身体的姿势、衣服的款式是西方国家常见的古希腊式的文化形态和符号,却又出现在佛教寺院的墙壁上,表现的应该是佛教的“乐神”乾达婆,斯坦因认为作画的人受了古希腊神话的影响,给乐神加上了翅膀。

于是,在那个寒冷的冬天,斯坦因费尽心机,将墙上的壁画一点点剥离,精心包装好放进木箱,历经三年时间转运到了大英博物馆,一直收藏至今。1911年1月,日本大谷探险队也来到米兰古城,将另外一幅残缺的带双翅的人物画像转运至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米兰古城从此被世人知晓,成了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佐证。今天我们在楼兰博物馆所能看到的“有翼天使”,就只是这些临摹的复制品了。

斯坦因的驼队满载着盗取的壁画、塑像回到西方,从那时起,这些珍贵的文物大多收藏于英国的博物馆中,今天的米兰古城遗址是一组不同年代的跨文化遗址群,分布于36团场东约6公里往青海的废弃公路两侧,东距若羌县米兰镇6公里,有大小遗址14处,包括戍堡1座,佛塔8座,寺院3座,烽燧2座,还有民居遗址、窑址和墓葬等,其规模比想象中大很多,可参观的包括古戍堡、东大寺和西大寺等。

遗迹中佛塔遗址较多,今天只剩下残存的塔基,高约3-6米,底部宽约4-10米,既有夯土筑成的也有土坯砌筑,有的上部中空,顶部残缺,所有佛塔基座都有盗洞。

“崒堵波”是公元3世纪印度孔雀王朝时期传入的早期佛教建筑,也是最早的佛塔样式。在遗址中的这座崒堵波是中国境内最古老的佛塔,可以说是中国佛塔的“祖师爷”。

不远处的寺庙遗址受破坏也很严重,当时佛教传到了米兰,成了当地居民的信仰,兴建起几座大型佛寺,古代著名高僧法显和玄奘在西去天竺或东归故国的途中都曾在这里拜佛讲法。佛教经米兰传到了内地,米兰也吸收了西方的艺术。“有翼天使”可能就是城市的管理者聘请了远在罗马的画家来作画,据考古学家研究,这些天使都是佛教中的“美音鸟”迦陵频伽,传说佛在祗园精舍(今印度憍萨罗舍卫城南)供养日时,迦陵频伽前来献舞。

放眼望去,荒漠中矗立着一座座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的遗迹,不禁让人想象它们两千年前的模样,追忆昔日的辉煌。

千百年过去了,米兰古城仍矗立于荒漠戈壁,古堡和佛塔都实施了保护性修复,大部分建筑都因年代久远而坍塌风化,只剩下残垣断壁在茫茫戈壁中凭吊远逝的繁华。

烈日下,站在遗址里,“有翼天使”那生动的眼神和神秘的微笑,浮现在脑海中,也证明了文化的博大包容。

若羌3日游

Day1:若羌县城-楼兰博物馆

Day2:若羌县城-米兰古城-米兰水库-若羌县城

Day3:若羌县城-红枣示范园-乌鲁木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