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网红城市里的古代人,怎么排解长夜的寂寞?
旅游

生活在网红城市里的古代人,怎么排解长夜的寂寞?

2019年10月23日 08:39:35
来源:凤凰网旅游

最近,上海徐汇区发布提倡“4小时夜生活主体时间制”的消息,提出“要把城市夜生活提升为一种文化与审美相融合的‘慢生活’方式。”从夏天火到深秋的“夜间经济”,已成为公认的城市发展新增长点。

而作为“夜间经济”重要组成部分的夜市,经历了由于城市规划和治理的需求而日益退场的窘境后,在这一年,又“回来”了。

早在今年夏天,作为北京时尚地标之一的“世贸天阶”,便以“深夜食堂”的形式让人们得以在户外边品尝美食边欣赏天幕。

对“夜市”的定义,也不再是单一化的美食街。

比如,10月21日,青岛提出将培育发展23处夜间购物街区,发展1至2处旅游商品夜市,打造10条以上“酒吧一条街”。

事实上,对于越来越多的游客和本地居民而言,“夜市”和“菜市场”一样,已经成为城市里一张真实、有人情味的名片。

“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回顾夜市诞生至今,无数文人墨客为它写下诗篇,可见其在人们心中的地位。

有学者认为,“夜市”最早的雏形为西周夕市。现代夜市的定义为“下午五六点至午夜十二点营业,供市民和游客消费活动的露天店铺。”但古代的人们可没有这么幸运。有资料显示,隋唐时期,市场的营业时间受到政府严格的规定,每天早晚随着官吏的管制而开闭。

到了晚唐,长安崇仁坊才开始出现夜市,并逐渐发展到洛阳、开封、扬州等大城市,有时甚至见于海边。但这个时候的夜市是民间私自进行的,并非合法。直到在北宋之后,政府才取消了三更以后禁市的规定,开始明文允许夜市经营。

那些网红城市里的古人,逛的又是怎样的夜市?

文:神猫侠女

| 长安·西安

如果你以为,穿越到长安就能像《长安十二时辰》里的人物那样大摇大摆地逛热闹的夜市,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盛唐时期的商业以都城长安最为繁盛,颁政坊有馄饨,长兴坊有毕罗店,胜兴坊有推小车卖蒸饼的,辅兴坊有卖胡麻饼的,水昌坊有茶肆……

但当时唐朝的长安城实施着非常严格的“宵禁”制度,居民一切生活起居都得听从晨钟暮鼓的号令。《唐律疏议》记载,“宫卫令:五更三筹,顺天门击鼓,听人行。昼漏尽,顺天门击鼓四百槌讫,闭门。后更击六百槌,坊门皆闭,禁人行。”,“闭门鼓后,开门鼓前,有夜行者,皆为犯禁。”

别说是夜市,就是闭门鼓响后在外行走都是违法的。

李白、王维、杜甫们欢快的夜生活,都是关起门来过的。而“花间派鼻祖”温庭筠,还曾经因为违反了扬州的宵禁制度挨过打。

不过,长安也不是真没有夜市——至少一年中有3天:元宵节前一天,元宵节后一天,元宵节当天一天。于是,皇亲国戚、庶民百姓们便撒欢了在城里观灯玩乐,好不自在。

不过,宵禁哪里禁锢得了唐朝人那颗爱热闹的心。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坊间的店铺还是逐渐冲破了时间的限制。

到了唐朝中后期,宵禁政策逐渐被打破,在务本坊西门率先出现了“鬼市”,也就是后来的夜市。唐文宗对此曾下令:“京夜市,宜令禁断。”但夜市仍在发展,以至崇仁坊“尽夜喧呼,灯火不绝”……如此盛况,朝廷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千多年过去,盛唐时期宰相魏征的府邸“永兴坊”里,又出现了“唐夜市”。

永兴坊是位于西安市新城区小东门里面的一条街道,东临顺城巷,是唐朝108坊之一。“永兴坊·唐夜市”将唐元素与陕西民俗文化完美融合,从环境到美食,倾力在今天重现一个长安城里的盛唐夜市。

千层油饼、澄城羊肉泡、岐山擀面皮、岐山臊子面、潼关肉夹馍、礼泉醪糟、甑糕、米皮、biangbiang面、粉汤羊血、浆水糍粑、彬州御面……选择比一千多年前的盛唐还要多。另外,还有魏征家宴、关中民俗席面、陕西非遗宴等特色宴席,让你“一站式咥美陕西”。

除了丰富的美食,这里还上演秦腔、碗碗腔、华县皮影、陕北说书等艺术表演。传统和民俗交融,历史与文化碰撞,永兴坊里,21世纪复刻的盛唐夜市突破宵禁,让来往的人们感受穿越到大唐的喜悦。

| 东京·开封

出朱雀门,直至龙津桥。自州桥南去,当街,水饭、爊肉,干脯;王楼前,獾儿、野狐、肉脯、鸡;梅家、鹿家,鹅、鸭、鸡、兔、肚肺、鳝鱼包子、鸡皮、腰肾、鸡碎,每个不过十五文。曹家从食。至朱雀门,旋煎羊、白肠、鲊脯……直至龙津桥须脑子肉止,谓之杂嚼,直至三更。——孟元老《东京梦华录》

资料显示,夜市始于北宋东京。一千多年前,当北宋明确废除夜禁,并正式宣布“夜市”的合法性时,“夜市”便成了开封最大的城市标签之一。

据记载,北宋时期的开封人口达到150余万,是一座气势雄伟的都城。城市人口激增,只能拆除唐时的城墙。人们破墙而出,临街开门,开始大街小巷随意走动,宵禁也随之解除。

开封入夜以后商业活动更为活跃,大部分店铺都是到了三更,五更才歇业,之后甚至还出现了从五更营业到天亮的店铺。开封的小吃一条街里,可以吃到煎鱼,鸭子,炒鸡兔,梅汁血羹,粉羹之类等等。宋朝人夜市菜单还有灶炉内烤熟的炕羊,炭烤的炙子骨头(羊胁排),煎熬的酒煎羊,慢炖的鼎煮羊羔,用外皮包馅卷成条状的羊头签、羊舌签等。

据《东京梦华录》记载,这些小吃每份不过十五钱。茶坊每五更点灯博易,买卖衣服、图画、花环、领抹等等。宋朝开封夜晚的娱乐项目也十分丰富,人们可以在酒楼笙歌宴饮,找酒楼茶坊的歌姬作陪,相传风流皇帝宋徽宗与京都名妓李师师常在此相会。不仅是皇帝,来休闲娱乐的人不限阶层、行业、性别,极尽风流。到了每年的中秋夜,开封全城更是通宵达旦地狂欢。那场面,恐怕是连现代人看了都要啧啧称赞。

如今,鼓楼广场夜市是开封最大的夜市。入夜后,广场两侧,统一规格的小吃货车整齐地排列在饮食区内,高吆低喝、餐具碰击,热闹非凡。

夜市小吃的品种繁多,味道各异,有老开封人喜欢的黄焖鱼、馄饨、火烧夹羊肉、油茶、豆沫、胡辣汤,也有年轻人喜爱的杏仁茶、八宝粥、冰糖红梨、花生糕等。夜市上的凉粉摊很多,本地人吃凉粉颇有讲究,红薯粉、绿豆粉做成的凉粉,切成薄片,加入豆酱和辣椒,必得炒得又黄又焦。夜市上的小笼包子也是开封人特别钟爱的美食,它灌汤流油、甜而不腻,味道丝毫不输天津狗不理包子。

西司夜市是开封的第二大夜市,也称丁角街夜市,位置在包公祠的对面,紧挨包公湖,风景更加优美。

每天下午五点左右,西司夜市就开始热闹起来了——尚记烘焖羊肉、二嫂羊肉炕馍、潮汕小哥手捶牛肉丸、牛骨头汤……各种小吃的旗幡飘起来,吆喝声此起彼伏,这里的街道整洁,管理有序。小推车整齐排列悬挂相关证件,摊贩统一着装,食材的排放和搭配也都很讲究。西司夜市集中了开封各种特色小吃,味道独特且价格合理,比起鼓楼夜市来说更受本地人的欢迎。

| 金陵·南京

唐朝官方实施宵禁,但仍无法阻止夜市在民间的暗自发展。皇城长安尚且如此,南方的城市就更是拦不住了。

六朝至唐代,金陵秦淮河一带一直是权贵富豪游宴取乐之地。李白、刘禹锡、杜牧、李商隐等诗人也都在这里生活、游览过。大家耳熟能详的杜牧《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所描绘的正是唐末,乱世也无法阻止的醉生梦死的金陵夜晚。

明朝朱棣迁都前,南京作为政治中心和商客会集的地方,市内早有珠宝廓、绫庄巷、锦绣坊、铜作坊、铁作坊、木匠营等坊市。后来据说朱元璋见一班没落的元代贵族生活无着,白天变卖东西不方便,特别设置“黑市”为之遮羞。所谓黑市日落开张,市中不点灯,交易在一片黑暗中进行,也就难免产生欺诈行为。有学者认为这正是现代社会“黑市”的起源。

今天的南京最有名的夜市要数夫子庙夜市。夫子庙始建于东晋时期,是一组规模宏大的古建筑群。夫子庙饮食文化源远流长,各派菜系和小吃应有尽有,供应的传统食品和风味小吃不下200种,比如蟹黄包、小烧卖、小茶馓、回卤干、鸭血汤、汽锅乌鸡、油炸臭干、梅花蒸儿糕、雨花石汤圆……歌女是没有了,但是从美食中应该也能感受到大唐时期金陵的繁华。

除了吃,南京还有一个特别的丹凤街夜市——说是夜市,其实更像一条地摊街。20世纪90年代末,突如其来的国企下岗潮,使很多下岗职工被迫为了生计走出家门,开始在丹凤街至学府路这一段摆起了地摊。平价服装、生活杂货、菩提手串,甚至二手书……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买不到。在电商盛行的今天,很多人就算不买东西,还是会来丹凤街凑个热闹,意在感受一下古都的市井气息。

| 临安·杭州

南宋时期,夜市更加盛况空前,首都临安城尤甚。

尽管当时的文人总做诗词讽刺朝廷“不思收复北方失地而纵情声色”,也无法改变临安城内夜夜的歌舞升平。

临安夜市在交易的形式和时间上更加自由,不仅有永无休止的曼妙歌舞,还有充满市井生活气息的坊间通宵买卖。 南宋吴自牧《梦梁录》就描绘了当时的临安夜市热闹非凡的景象:孝仁坊卖团子,秦安坊卖十色汤团,市西坊卖泡螺滴酥,太平坊卖糖果……衣帽扇帐,盆景花卉,鲜鱼猪羊,糕点蜜饯,时令果品……

除了固定的商铺,还有流动摊贩,他们或头顶盘子,或肩挑担子沿街叫卖,有点才艺的还会唱歌来吸引顾客。一年四季,天天如此,使得临安的夜市在整个江南都颇负盛名。

元朝时,因进行锁国海禁,宵禁制度重新实行,直至明朝才又重新恢复夜市的经营。

明朝翟宋吉有诗句描写临安夜市的盛况:“销金小伞揭高标,江藕青梅满担挑,依旧承平风景在,街头吹彻卖场箫。”

《西湖游览志馀》中也盛赞临安夜市秩序良好:“篝灯交易,识别钱真伪,纤毫莫欺。”

河坊街应该是今天杭州最著名的夜市了。河坊街位于吴山脚下,属于清河坊的一部分。如果白天在西湖周围游玩,到了晚上,就能顺路去河坊街觅食以及购买纪念品。

杭州人有句老话:“迎市的饭馆,背市的茶。”意思是说,喝茶要找个清静地方,吃饭却是人多热闹的地方才放心,食物新鲜,味道才好。作为杭州最热闹的地方,河坊街的食物自然值得期待:定胜糕、千味豆花、葱包烩、片儿川、猫耳朵、糯米糖藕、西湖醋鱼、宋嫂鱼羹、乾隆鱼头……

除了吃美味,还能吃到文化——糯米糖藕是江南的温婉,葱包烩却是宋人的爱憎分明的傲骨,款款美食都蕴含着典故,怎能不让人回味无穷。

| 益州·成都

南宋地理类书籍《方舆胜览》中的《成都志》曾记载:“锦江夜市连三鼓,石室书斋彻五更”,可见当时成都彻夜的繁华。

据说成都的经济中心最早在西边,当时少城一带南边就是商业区,也是除长安以外最早的市场。杨贵妃死后唐玄宗到成都避难之后,大慈寺南兴起东市、大东市,东边商贸的重要性才突显出来。在《岁华纪丽谱》里,有成都十二月市的记载。谭继和说,这十二个市都是逐渐发展形成的季节性市场,有柴市、药市、蚕市还有七宝市。当时,大慈寺是成都东南的一大胜地,而夜市也是在这一带才正式兴起。

清代中后期到民国,东大街的夜市一直很兴盛。从餐饮到日用百货、花器铜器、玩具洋货、书籍古董一应俱全。

今天的成都是网红城市中的网红城市,夜市多得数不清。而东大街上的郫都夜市奇迹般地保留了从唐朝到清末民国日复一日水泄不通的超级人流。郫都夜市并没有街牌,名字是当地人心照不宣起的,它夹在两排暗红色的房子中间。外地人要准确定位,需要搜索王府商业街。烤鱿鱼、酥肉豆花、冒菜、烤肉皮、烤面筋、炸洋芋、红油水饺……深受周围学生们的欢迎。

另一条因为周边一大波学生党而得以经久不衰,年年益寿的夜市是犀浦夜市。这个号称“好吃嘴庙街”的犀浦夜市,也因为年轻人的往返不息而散发着蓬勃的生命力和朝气,常年聚集着摩肩接踵的人群、此起彼伏的叫卖、一浪高过一浪的喝酒划拳声…

夜幕降临后,成都人汲拉着拖鞋,从家里走出,在夜市上烤几串五花,吃个烤鱼干锅,一天的疲惫在浓浓的喧嚷声中得到释放。春卷、土豆、凉粉、烤猪蹄、乐山钵钵鸡、砂锅米线、抄手、烤脑花、酸菜卤肉面……只要人均15元,人人都能满足而归。

| 番禺·广州

隋唐时期,海上贸易使得广州繁盛景象一度达到顶峰。晚唐时,担任过多年广州司马的刘恂就曾在《岭表录异》描述,广州街边的酒庄饭铺一字排开,每到夜晚家家门前都会高挂起灯笼,好酒佳酿香味扑鼻,每家饭馆门口都有女侍招待。

清朝的宫廷画家、意大利人郎世宁的《羊城夜市图》,就刻画了当时广州夜市的局部和围观景象:街头摊位上亮着明灯,贩夫走卒们忙里忙外,士大夫、船工和小童们则兴致盎然地向摊位踱去。

一千多年从来没有断绝过对外通商的广州,在今天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不夜城。

广州其实并没有被严格划分的夜市,因为夜宵是这座城市生活的常识。食在广州,每个羊城老饕都是从早吃到晚,而终年温暖的气候也允许人们入夜后还在外面自如走动而无需担心受寒,因此餐厅商场都会经营到晚上十点十一点。而在那之后的深夜,广州会开启一副新的面孔,直到凌晨二三点全城都飘着夜宵的香味。

猪杂粥、牛腩粉、云吞面、牛肉丸、萝卜牛杂、绿豆沙、红豆沙、双皮奶、姜撞奶、龟苓膏、烧腊、大排档……遍布全城大街小巷,三五好友随时可以聚在一起吃吃聊聊,好不惬意。

还是有那么几条面向游客的夜晚也开放的商业街。上下九步行街地处广州市荔湾,是广州市三大传统繁荣商业中心之一,蜚声海内外。第十甫路这一段是最热闹的。老字号永远顾客盈门,陶陶居、广州酒家,一盅两件,烧鹅腊味,暖色调的灯光映衬“大吃省”的美食魅力。老字号的店铺通常店面都极小,两三平方米见大的地方,门前锅前围满了食客,一碗碗吃食刚被递出来就迅速进入食客满足的嘴里胃里。不论多么疲惫的心,在这样的夜晚都能从食物的温暖中找到慰藉,这是这座城市浓浓的人情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