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雪友眼中的崇礼10年:从奢侈的热水澡到享受家的温暖
旅游

一个雪友眼中的崇礼10年:从奢侈的热水澡到享受家的温暖

2020年01月09日 08:44:51
来源:凤凰网旅游

鹤亚是一个资深崇礼雪友,过去10年,每个雪季他都去崇礼滑雪,睡过农家院大通铺,也住过当地高大上的五星级酒店。

在他看来,崇礼住宿体验的变化不仅仅是住宿条件的升级,更是崇礼滑雪旅行方式的进化,是崇礼从滑雪场进化到户外小镇的转变,也是中国雪友从单纯体验滑雪运动到享受滑雪度假假期的转变。

01.

一张高铁票带来的改变

高铁开通前,一个资深崇礼雪友的周五是什么样的呢?如果不能在下午四五点前的高峰期溜出办公室,驶出五环,那么干脆就在北京城里先把晚饭吃了,等到晚上七八点再出城。这样的话,一路夜车抵达崇礼往往是夜里11点了。好在崇礼周五晚上的11点并不寂寞,因为很多北京人都是这个时间抵达。崇礼的裕兴路是中国四线城市特有的那种迎宾大道,道路两边蓝色雪花形状的路灯格外引人注目,它照亮的不仅仅是崇礼的夜,当然还有崇礼的未来。

2019年的最后一天,鹤亚买了一张从北京北直达崇礼太子城的高铁票,特地选择了靠窗的风景,车程1小时4分钟,开车往返了崇礼十个雪季,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好好欣赏过沿途的景色。坐在舒适的高铁车厢里,窗外是熟悉的北国风光,这一刻,他一下子明白自己将告别以前一到周五下班,就开车往崇礼赶的苦日子,甚至可能告别在那些崇礼拼车群里的活跃度。

02.

10年前,只有农家院

10年前,鹤亚第一次跟朋友来崇礼的滑雪场滑雪,他记得当时朋友给当地旅馆的经理打了个电话,才特别留了一间有暖气可以洗热水澡的客房,那时候好多人周末来滑雪,住老乡家,洗澡就是个奢侈的梦。好多农家院的后面就是窑洞,县城里也没有几辆汽车。

张家口在解放后一直是典型的重工业城市,到了80年代,中国其他城市都在快速发展的时候,为保护北京环境,张家口推行封山禁牧和退耕还林还草的政策,限制了自身的发展。明长城以北,八山半水分半田,由于气候高寒,全年无霜期只有130多天,崇礼一直就是当地的贫困县。

一家当地滑雪场的创始人林先生也曾经不止一次地回忆过自己第一次来崇礼的经历:从北京开车到张家口足足用了5个小时,车子开到崇礼县城,天气还是好好的,一拐进三道沟的沟口,就下起雪来,这是山沟里山地小气候,弥足珍贵。没有路,他坐在第一辆车里,举着对讲机,随时跟后车通报前方的路况。滑雪场的另一位负责人肖先生也记得那一次探路,“林先生一通报,我们就刹车减速,车速慢到20迈,还带踩刹车。”无论是在当年,还是现在回忆起来,那条汽车开过的痕迹,都不能叫做路。“那时候根本没有路的,泥泞得很。”这种说法,在太子城村的村民中得到了普遍的验证,以前每天只有一趟班车,去崇礼县城要坐1个多小时的车。

早期的雪友都能讲些关于崇礼雪场的传奇故事,比如最早的塞北滑雪场是请当地农民人工往山上背雪,再用铁锹或雪板拍平,铺出的一条300米长的雪道,当时一袋雪的价格是三五毛。当年投资几万元的塞北雪场,一冬天盈利30余万元。

第一次崇礼行,鹤亚在小旅馆睡得特别熟,肯定不是因为环境有多舒服,窗户甚至还在漏风,但是崇礼万龙雪场的雪太好了,他白天滑得痛快,累了自然就睡得香。第二天一早吃了当地面食为主的早餐,他就赶着上雪道去刷“面条雪”了,周日的最后一趟缆车是下午4点半,他就能滑到5点下山,在雪具大厅把雪鞋雪服一换,装备往车里一扔,开车返京。

那个时候,人们对旅游、旅行和度假这几个不同的休闲概念,还在认知和接受的过程中。但没有匹配的服务设施,崇礼的滑雪就是滑雪活动,有一个标准的雪场,优质的雪道,安全的缆车,雪友们就很满足了。西方流行的滑雪度假方式,在10年前的崇礼是可望不可及的。

03.

8年前,滑雪公寓出现

去过一次崇礼,鹤亚就迷上崇礼的雪了,以后他每个雪季都去。

崇礼的变化特别快,每个雪季去,都不一样,既有新开的雪场,也有新开的酒店,还有新开的餐厅,就连高速路边的户外广告牌,也是越来越多,打的都是崇礼雪场和度假地产的广告。

2011年,县城里有了越来越多的旅馆,但供应热水稳定的酒店房间仍然抢手。当时雪友们觉得性价比最高的就是从崇礼高速下来,一进城就能看到的爱雪酒店,周末一晚上230元,平日160-180元,有暖气能洗热水澡,标准的县城旅馆。外地雪友通过不同渠道或者手机上如果存了当地一两个雪圈人的电话,总能定到便宜10-20元的房间,也能买到便宜5-10元的优惠雪票。那个时候,周末人均的滑雪成本在1000元左右,对于周末游来说,这绝对是个不低的消费数字,更何况一旦入坑,每个月就不止一次。

一系列县城房地产的发展,将农家院大通铺的水准提升到了滑雪公寓的配置标准:暖气、热水、有床垫的床,有些公寓还能在房间里做饭。当地人做起了房屋托管业务,把月租来的房子,按照酒店日租模式经营。也有不少雪友选择了在当地租房租一个雪季,不仅自己住着舒服,还能招待朋友。

鹤亚有个朋友在崇礼买了房,花了十几万,就为了冬季滑雪能有个舒服的窝。不过,鹤亚还没有想过要在崇礼买房,毕竟滑雪虽然火,但崇礼作为一个四线城市,滑雪就是冬天一季的事儿,县城里其它的医疗、娱乐、餐饮设施跟不上,在这里买房可能养老都不好用。鹤亚选择继续住县城的酒店,或者新开张的托管滑雪公寓。

04.

5年前,雪场里的恣意

崇礼的雪场在这几年是越开越多,越开越高级。伴随着众多雪场的开业,洲际、凯悦等国际酒店管理品牌也开始入驻雪场商圈。

鹤亚在这一年告别了县城的滑雪公寓和酒店,原因只有一个——选择雪场的酒店可以大大节省从县城往返雪场的时间和路程,这种国外流行的ski-in ski-out模式还可以省去他拖拉雪具的繁琐。暖气和热水都已经成为标准化配置,鹤亚喜欢在房间里换好雪服,拿着雪具直接就上缆车了,滑完雪,他还可以直接回房间收拾。遇到临时有工作的时候,他从雪道下来,就在咖啡厅里打个电话,或者回房间发个邮件,花上半个小时处理一些工作,还可以继续上雪道,滑雪一下子成了件很从容的事情,就像他在国外旅行时那样。

因为有了完善的酒店设施和服务,鹤亚的很多朋友在雪季的时候会在崇礼住上更长的一段时间。他们往往是工作时间比较自由的设计、创意从业人员,也有一些是私企老板,在崇礼滑进滑出的雪场酒店,他们可以半天时间享受滑雪,半天时间高效工作,有些人甚至将电脑带到休息厅,早上8点钟刷了3遍雪道后,还能在10点钟和同事进行视频会议,也顺便休息一下。会议一结束,他们就又上雪道了。

也是这几年,崇礼持续引进高端滑雪赛事,先后吸引了60多个国家的130余支队伍来崇礼训练或参赛,在全国顶级滑雪发烧友群体中不断强化“崇礼是国际高端冰雪赛事承办地”的形象,崇礼日渐成为人们心目中理想的滑雪胜地。参照打造高端滑雪胜地的成功做法,崇礼开始推动夏季项目,引进国际国内最高端的夏季户外运动赛事,包括BMW越山向海人车接力赛、Columbia168国际超级越野赛、国际山地越野赛、半程马拉松,每年来崇礼参赛的人数都在暴涨,累计吸引户外运动爱好者超22万人。

05.

1年前,自己做滑雪民宿

真正让鹤亚开始关注到崇礼的房子就是2015年的冬奥会申办,2015年7月,崇礼-北京成为2022年冬奥会举办地的消息一出,鹤亚就觉得时机到了。

在中国北方,有大约3亿人到了冬天没有任何运动、活动和收入。在欧美,滑雪度假已经是非常普及的生活方式,政府也会支持相关产业。而在中国,这样的市场还不成熟,人们对冬季冰雪运动项目的了解和开展仍然不足。举办冬奥会可以促进北方3亿人的冬季活动和冬季经济发展,也可以让冰雪运动项目在中国得到更广泛的推广。

那几年,在崇礼的冰雪玩家里,经常可以听到这样的讨论,“听说这里要建成中国第一个世界级水准的户外小镇,像法国霞慕尼、加拿大惠斯勒那样的。”作为游历过全球所有著名户外小镇的鹤亚也觉得,“未来5年或是10年,市场会发生很大变化,崇礼也会达到西方度假村的水准。”

蓝天、碧水、森林、空气以及四季分明的气候是崇礼的最大优势,也是开展运动休闲产业的重要基础。崇礼2018年实施了历史上规模最大、标准最高的造林工程,新增造林41.97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67%,2019年造林15.23万亩,确保到2020年森林覆盖率达到70%。PM2.5均值持续下降,空气质量综合指数排名河北第一。

2019年,时隔四年,再次来到当年的滑雪场,鹤亚最大的感受是酒店和雪场服务人员的服务意识提升了不少。比如,当他向服务员问客房怎么走,即使是保洁阿姨也能微笑而自信地跟他介绍接待;当他拿着雪板坐缆车的时候,工作人员会主动接过雪板帮他放好,他说谢谢,他们会笑着说不客气,虽然都是一些非常微妙的细节,但这种自然而然的表现让人感受到了崇礼人的自信。据滑雪场的有关负责人介绍,过去几年公司对员工进行了多维度的培训,接下来还会邀请日本东京奥运会的培训师来为员工做微笑服务培训。

鹤亚终于在崇礼买了自己的房,今年,这间可以滑进滑出的崇礼的二居室滑雪公寓不仅成为他自己的滑雪暖居,更是一间热门的滑雪民宿。

崇礼的房源虽然越来越多,但据鹤亚观察,崇礼雪季还存在着一个非常大的中档市场。一方面是国际品牌运营的五星级酒店,各种配套设施服务极其完善,但价格也让不少中产阶级家庭望而却步,一个两居室的公寓酒店周末价格已经卖到了2000多元人民币。另一方面,许多由当地人托管运营的公寓客房缺少超越热水暖气和床垫床铺的设施和服务,有的时候200-300元就可以租到一间一居室,但是这种8年前可以让鹤亚乐开花的房子,如今已经不能满足北京、上海等地的客人了。这样的条件,睡一觉过个周末可以,但对于想来住上五六天兼夜滑雪度假的家庭来说,这样的房子没有家的温度。

有了这间滑雪公寓,和10年前相比,鹤亚来滑雪的节奏也慢下来了。滑雪旅行变得越来越有节奏了。很多来滑雪度假的人,可能是滑半天的雪,然后在房间里休息半天,看看雪景读读书,烹饪美食,尽情地在北国冰雪世界里享受慢假期。

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人滑雪度假的旅行方式刚刚开启。

(本文作者:花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