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乖乖做个“北欧社恐人”好了
旅游

2020年,乖乖做个“北欧社恐人”好了

2020年02月04日 11:27:08
来源:赞那度旅行人生

开工大吉,一切却和往常不一样。

你不在8点拥挤的地铁上,不在办公室繁忙的会议中。你的周末约会行程被清空,朋友圈里没什么好消息。

一切以云工作云恋爱云聚会继续着。2020立下的flag,只剩下好好活着…...

突然,快进的生活被按下了暂停键,许多人不知所措,甚至已经无聊到快爆炸。

减少出门,避免聚集,保持距离。

2020年,这样的“北欧式社恐”恐怕还要陪伴我们很久。

从前我们一说累了,就幻想着去北欧感受慢生活。

如今一场疫情终于让我们「集体北欧」。

虽然北欧人总是被贴上独来独往、不主动社交、满脸阴云密布的标签。

他们依然是这个世界上幸福指数最高的人。

这个星球上,再没有人比他们更会与无聊相处了。

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社恐准则」, 或 许可以让我们更好地度过此刻的黑 暗 。

01、芬兰式社恐

“空间关系”(Proxemics)是每个芬兰人都必须遵守的准则。

34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内只居住了550万人,也就是说1平方公里内只有18个人,充足的物理空间让芬兰人天生注重私人空间。

每个人在社会交往中,都保有自己偏好的空间距离。随着环境的变化,这种私人空间的大小会有所改变。

74.9英寸(1.9米)是一个相对舒适的距离。即便天气恶劣,他们也绝不会跟你挤进一个遮档棚。

按我们现在的防疫要求来说,这样的距离实在是太友好。

大概是因为这种距离感,芬兰也一直被称作社恐者的天堂,芬兰人则是世界上最沉默的物种。

精芬,精神上的芬兰人。

也就是指像芬兰人一样不爱社交,极度重视个人空间的人。

芬兰公车定律:旁边不坐人

在芬兰设计师Karoliina Korhonen出版的系列漫画《芬兰人的噩梦》中,我们可以窥探到这些社恐者的内心。

芬兰浴的桑拿房里会好些么?据说连一起去的亲朋好友,也都是将沉默进行到底。

一个关于芬兰的可爱笑话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内向的芬兰人和你说话的时候看着自己的鞋子,外向的芬兰人和你说话的时候看着你的鞋子。”

得益于得天独厚的天然资源,芬兰三分之一的国土都在北极圈内。 冬季严寒漫长,长夜漫漫。 而他们已在这黑夜中找到了个人空间的自由乐趣。

从前,我们是不会享受「沉默」的。

芬兰人却觉得「沉默」是神圣的。

如今,我们同样被短暂赋予了一些沉默的孤独时光。

要是我们可以发现它的一些有趣,一些力量就好了。

用来对付这shitty life最好。

02、挪威式社恐

挪威人精于自娱自乐,可以把无聊玩成现象级艺术。

在挪威,很多人是『慢电视』节目的拥趸。

人们会耗费8小时甚至8天时间,安静看一场火苗燃烧。

2009年,为了纪念连接奥斯陆与卑尔根的卑尔根铁路诞生百年,NRK电视台全程跟拍了这趟火车的旅程。 起初,只是因为制作者们不舍得剪掉素材,于是将7小时的火车路程全部放送。

没想到却吸引了大约120万挪威人收看,收视率将近20%。

从森林峡湾至皑皑雪山,摄像机单纯记录着这段全长500千米,海拔1200米的铁路风景。

毫无情节冲突,人物对白的马拉松式「慢电视」自此开始风靡挪威。

2011年,挪威国家广播公司NRK播出了耗时5天半,全长3000千米,134小时的挪威沿海之旅。

在人口总数仅520万的挪威,有320万人在电视机前收看了这段航行之旅,创下当时的收视纪录。

2013年,NRK播出了12小时的《燃烧的壁炉》。100万人观看了这场从火苗到灰烬的寂静过程。 2017年,NRK又全程直播了168小时即长达7天。全程长达100公的驯鹿迁徙,收视率再次突破百万。

不仅是长期阴冷的气候,才让挪威人喜欢在家中看电视节目。

捕鱼、观鸟、编织......正因为挪威人内心足够安宁,才让他们可以不带任何目的地去欣赏这种时间慢慢流逝的行为艺术。

这些毫无粉饰的朴素活动也从来都是挪威人对简单平淡的向往与冥思。

生活本身就是平淡而朴素的。我们却好像太久没有去欣赏这种“美好而无用”了。

这样说来,火神山建医院的直播,可能也算「慢电视」的一种。

03、瑞典式社恐

瑞典是野宴之国,瑞典人也享用「野味」。

不一样的是,瑞典的野味是采摘自然的馈赠,而非对自然的索取。

从美味的浆果、越橘到备受推崇的鸡油菌,再到可口的牛肝菌。这些“在地”“应季”“有机”的食材,让瑞典坐拥很多世界级餐厅。

瑞典宪法规定,人人都可以在“不打扰也不破坏”的原则上,自由进入大自然。

“自由通行权”允许他们在任何地方采摘浆果与蘑菇、点起篝火、支起帐篷,或畅快地游泳。

在大多数瑞典人心中,与自然的交往比人际交往更重要。

瑞典四十五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之中,森林覆盖了国土面积69%,全境有超过10万多的大小湖泊。 他们曾经把自己4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完整地挂在Airbnb上出租; 也曾把自己漫无边际的森林,变成全世界最大的米其林餐厅; 更是在4月22日世界地球日时,把自己的国家,变成了一座巨型自然公园......

在瑞典,自然就是生活的核心,是保持工作生活平衡的关键。

探索野外环境,在大自然中消磨时间,被瑞典人视为生活的“刚需”,甚至是最为实在的生活乐趣。

这也是瑞典人追求的lagom的一种体现。

不多不少;不苛求也不强求;不焦虑也不浮躁。这是一种折衷共赢的生活态度。 英国卫报曾经说瑞典是「全世界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的社会」。大概也是因为他们把lagom哲学奉行在“瑞典设计”、“瑞典制造”“瑞典生活”的每一处。

这样也就可以解释瑞典人与生俱来的高冷感,实则是一种最高级别的独立。

正因为他们看得见真正的需求,便省去了很多过度炫耀,勉强讨好的行为,也能更好地照顾自己的情绪。

当生活充斥紧张的情绪,我们也该奉行这种恰到好处的哲学。

04、北欧式社恐

在日月交替、黑暗与光明、寒冷与温暖之间,在严峻的自然条件和消失的生存焦虑前 ,斯堪的纳维亚人形成了独有的生活思考方式。 他们拒绝被消费主义左右,降低对虚荣的欲望与依赖。 善于感知四季、昼夜与自然,乐于陪伴家庭和享受安静。

北欧式的社恐在逃避虚假社交以外,重新赋予了生活新的方式。

危难总会过去。2020年总会变好。

在那之前,希望我们学会像「北欧社恐者」一样,

寻找黑暗时刻中最简单的快乐。

就像丹麦诗人本尼·安徒生的诗《斯万德幸福的一天》所说

看,日光即将苏醒。月亮渐落太阳渐升。

生活并非我们拥有的最糟糕的东西。再过一会儿,咖啡就好了。

撰文 / 赞那度 图片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