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5000万营业额损失、6万只口罩,武汉旅行社老总的“黄金周” |战疫中的旅游人

近5000万营业额损失、6万只口罩,武汉旅行社老总的“黄金周” |战疫中的旅游人

2020年02月05日 17:16:51
来源:凤凰网旅游

凤凰网旅游特别策划《战疫中的旅游人》,聚焦一线旅游人的故事。

文字:左静

陶颀是国旅武汉公司总经理,笑容憨厚,操着武汉口音的普通话自嘲是个“人贩子”,工作日常就是“把东边的人运到西边,把西边的人搞到东边”。今年春节假期黄金周,本该忙于运送旅客的他,却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成了口罩的搬运工。

面对疫情,口罩等消耗性资源一再紧缺。经过多方沟通,陶颀联系上了“爱在越南公益行”组织,和厂商反复协商后,对方最终同意加班加点生产口罩。

口罩生产出来之后,问题接踵而至。按照规定,医院所需物资数据要先报给疫情指挥中心和卫生局,物资由红十字会接收,再由企业联系医院,发定向捐赠函到红十字会,医院凭介绍信去领取物资。

这封介绍信并不好拿,焦急的陶颀发动所有人脉资源,终于在朋友的帮助下获得了介绍信。

好不容易将介绍信拿到手,却收到越南飞往武汉的航班取消的信息。

如何让口罩顺利从海外抵达武汉?这个自嘲自己在全球从事“人贩子”工作的老旅游人犯了难。

陶颀和团队商量以后,这救命的6万只口罩最终“转乘”最快的路线赶来武汉。2月1日晚上,56箱共6万余只口罩终于从芽庄辗转至合肥,又从合肥连夜运输。

几经曲折,口罩终于到了,陶颀和同事以及受助方的员工在2日一大早就开始搬运,迅速将所有物资送往同济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硚口区等一些急缺口罩的地方。眼下台湾海旅会捐赠的100箱口罩,也正在从韩国赶赴武汉的路上。

从1月25日看到武汉各医院发布防护用品紧缺的求助消息开始,忙着处理旅客退订事务的陶颀同时开始留心起口罩捐赠的事情。组织货源、联系运输、办理入境、发放到受捐单位……每道程序都不简单,这个年,陶颀过得并不轻松。

问及为什么热心于口罩捐赠活动,他直截了当地道出早前捐赠的机缘巧合,“其实没想太多,正好有亲戚在武汉疫情防治重点医院,向我打听有没有口罩。现在正是医院最忙的时候,可是为了哪怕仅仅一项口罩,身在一线的亲戚都愿意专程跑一趟过来拿,物资的紧缺程度可想而知。”

当然,陶颀收到不少境外合作伙伴自主捐款的消息,但都被他拒绝了。在他看来,国内现在最缺的是物资,没有什么比口罩、防护服、护目镜这些东西更实在。

他坦言:“捐蔬菜也不如捐口罩,半个月不吃青菜怎么了?最多少点维生素!但战士上场打仗,面对漫山遍野的敌人,你没有武器不是去送死吗?”

说到情绪激动时,陶颀整张脸都涨得通红,双手不由自主地攥紧。

稍稍平复后,他接着说:“如果一线医护人员因为得不到保护都倒下了,就没有人去干这些事了,就没有希望了。为了治病的人最后自己反而得病了,让人情何以堪。病人治好了,医生却病了。那医生怎么办呢?谁来治他们?”

这几天,铺天盖地的新闻里没少报道一线战“疫”的情况。为了“多救一个也是好的”,那些冲在前线的医护人员,在没有防护物资的情况下,即便套着塑料袋、穿着雨衣也要工作,偶尔的间歇时间,也只能与家人遥遥相望一眼。

有物资的医护人员也不好过,他们的脸庞被防护器具勒出水泡,穿着尿不湿,罩着憋闷的防护服,疲惫到只要一坐在椅子上即刻就能睡着。与此同时,他们还面临着被瞒报病人感染、被确诊病人口水攻击的风险,耐着性子,没日没夜和疫情搏斗。

为众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虽不在一线,为筹集物资四处奔走的陶颀又何尝不是抱薪者呢?从除夕夜开始,春节期间连续5天他都在公司,忙着处理旅途中游客的返程安排和未出行游客的订单退订工作。突如其来的疫情,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作为旅游业工作者,他随时都在跟文旅局等上级部门沟通,进行实时数据填报,开会议出方案……夜以继日的忙碌工作、一线奔波时牵挂家人的不安和无数次对物资紧缺调配无力的担忧,占据了陶颀的春节假期。

结束了一天繁忙的工作,在夜色里独自回到空荡荡的房子。

陶颀说:“考虑到家里有老人小孩,我又常常在外面跑,怕万一有感染的风险。所以今年过年单独住,老婆、小孩在岳母家里住。”一个典型中国男人对孩子的父爱如山、对爱人的羞于表达、对父母的孝顺体贴都藏在这段独居时光里。

陶颀谈起自己的团队,领导班子全部上阵,放假的员工也忙着组织物资送往一线。武汉封城禁行以后,还有很多员工开着车在小区里逛,到处问有没有要上班的医护人员,自发接送他们上下班,每一件力所能及的援助,不过是善意汇聚成汪洋大海的中的一个小水滴而已。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每逢危难时,世界更能看见中国民众如何用一撇一捺互相支撑挺立的“人”字。

其实在接到武汉政府二级应急响应后,出于对游客安全的考量,1月22日武汉国旅就发布了公告,积极主动和游客进行沟通,希望客人取消行程,30日之后出发的行程做强制取消。

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近5000万左右营业额的损失,5000多名消费者的流失只是第一时间显现的代价。公司对外垫付的资金80%退不回来,但却坚持尽最大努力降低游客的损失。

陶颀早就预估到了损失状况,但他坚持认为,即便武汉疫情受到控制,也不能急着开展业务。“等待疫情确定结束,情况稳定了再看。在传染病灾害面前,企业不应该只考虑自身的利益,这是起码的良心。”陶颀轻描淡写地说出之后的计划。

正是这样滚烫的良心,才在这个旅业寒冬里让旅客依旧感受到温暖。

采访最后,陶颀说:“这次疫情发生后,我看到文旅局的工作人员,很多人整个春节都没怎么休息,甚至没有回过家。局长深夜12点甚至凌晨2点都还在办公室。大家都不容易,工作也难免会有不周到的地方,希望民众能多给一些理解。”

没有十全十美的决策,也没有未卜先知的个体。面对这次的新型冠肺炎疫情,我们每个人都不够熟练,多一些信任包容和理解,也是每个普通人能做出的力所能及的帮助。

凤凰网旅游特别策划《战役中的旅游人》将陆续推出疫情中的旅游人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如果您也有想对人说的故事,可以将经历和联系方式发送到邮箱all_travel@ifeng.com 我们会尽快与您取得联系,非常感谢!

总策划:许玥

本期采访、撰文:左静

本期编辑:向可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