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吃披萨、母女拍抗疫日记,各国普通民众的疫瞬间
旅游

不敢吃披萨、母女拍抗疫日记,各国普通民众的疫瞬间

2020年03月07日 09:29:10
来源:凤凰网旅游

“韩国确诊病例中71.7%与集体感染有关,‘全能神’组织还在继续发布活动指令”、“伊朗官方数据未纳入的病例数正在增加,未来两周德黑兰会有40%居民感染?”、“人们开始害怕吃意大利的手工披萨”……当全球陷入新冠肺炎的漩涡中,各种版本的消息甚至比病毒本身传播得更迅猛。

被海量信息包围,究竟还有哪些方式可以更真实地了解各国疫情?我们搜集了当地网友的“疫情日记”,从普通人的视角,还原疫情风暴眼的真实状况。

综合外媒报道和数据统计,近邻如韩国,截至6日下午16时,韩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感染人数升至6593例。伊朗的数据在当地时间6日下午2点再次更新,据伊朗官方媒体援引伊朗卫生部官员发布新冠病毒肺炎在伊朗造成4747人感染,124人死亡,大有赶超意大利的趋势。而作为欧洲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截至北京时间3月6日11时,意大利也累计确诊3858例。

虽然具体数字时刻都在变化,但韩国、伊朗、意大利显然已经成了世界上除中国以外,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手机里海量的信息随时弹跳出疫情的官方进展,以及全球铺天盖地的疫情故事。疫情对当地生活带来什么影响,从普通人的“疫瞬间”可窥见一二。

01.

意大利的口罩争议

回溯至最早爆发时期,在博洛尼亚实习的戚信佳回忆,最早在2月21日,媒体报道意大利新增16名新冠病毒确诊病例的新闻,气氛开始紧张。政府在对十多个感染严重的小镇实行封闭隔离后,媒体开始报道“新冠病毒只是一种流感”,戚信佳的意大利同学和朋友不以为意,照常出门社交。毕竟,没有多少人会因为一场感冒把自己禁足在家中。

就在几天前,意大利还被网友戏称为“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的典范,不少市民喊着“我要自由”的口号拒绝佩戴口罩,面对如此“执拗”的想法,在意华人既恐慌又无奈。不少当地的华人博主每日直播意大利现状,甚至在镜头前细数意大利人不戴口罩的几大缘由:社会体制、市场经济、医疗器械不足、盲目自信和文化信仰。但直播至最后,也不过以“只能自救吗”的问句结束。

当然,并非所有的意大利人都如此随意,早前因在网上发布“防疫指南”,Rosette奶奶可爱温暖的视频迅速走红。视频里,Rosette一来便发出灵魂质问:你洗手了吗?接着灵活地举出swag手势,示范如何嘻哈酷帅地打喷嚏。

最后不忘以俏皮的眨眼告诉网友如何隔空“抛媚眼”。该视频一经传播,便得到了全球众多网友的声援,想来也说服了不少向往自由的灵魂。

随着飞速上涨的确诊病例,意大利政府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住在罗马的中国总商会会长陈正溪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当地时间3月2日,意大利高等卫生研究院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紧急情况下,允许使用口罩等作为个人防护措施。意味着在意国出门戴口罩,已被列入“合法”行为。

随后,又一名在意华人描述了法国频道canel+播出的一期《corona pizze》节目,一名染病的意大利厨师在做pizza时,忍不住咳嗽,甚至让“人们开始害怕吃意大利的手工披萨”。这一视频引起了意大利民众的强烈反对,意大利总理孔特也公开发声反对歧视。此刻,成为众矢之的的意大利,似乎也体验到中国疫病之初同样的国际待遇。

紧接着,意大利决定自5日起关闭全国所有学校直至3月15日。正在米兰理工就读的中国留学生周康,自2月29日至3月3日时间里去到米兰各处,看到街道和广场上往来的路人少了很多,戴口罩的比例却不算高,商场内部倒是门庭冷落,说明政府的防疫举措有了效果,希望市民可以尽快提高防护意识。

从街市回到自己生活的校园,由于学校反应速度较快,周康的室友们纷纷回了家。停了课的学校显得异常冷清,却没有完全关闭,走进自习室,零散地坐着一些外国学生,学校的科研工作也没有停止。

目前,意大利的病患人数依旧在上涨,身处其中,只能尽最大可能做好自我防护,让世界看到更加真实的意大利。

02.

伊朗的自救

如果说意大利传播最广的故事是“要口罩还是要自由”,那么相比之下,岌岌可危的伊朗在短短几周内,上演的故事充满了魔幻主义色彩。

2月19日,伊朗首次出现两例确诊即死亡的新冠肺炎患者;24日,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哈里在出席疫情发布会时不仅未戴口罩,还不时擦拭额间的冷汗,结果于次日确诊。

曾多次到访伊朗的摄影师朱英豪当即联系了身在伊朗的朋友,除了谈及“负责抗疫的部长取笑完‘隔离手段是中世纪的做法‘,转身即确诊”的故事,还透露了彼时伊朗混乱的局面。

在疫情爆发前便缺医少药的伊朗,面对突如其来的病毒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即便出现了疫情爆发的迹象,政府却没有采取任何隔离措施。加上当地居民对政府信任度的缺失,同时还买不到口罩和酒精,整个社会开始恐慌。

病毒爆发初期,比起伊朗官方宣布的疫情状况,当地不少民众开始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在德黑兰大学读硕士研究生的华人小君告诉媒体,病毒爆发后第一个工作日(23日),学校虽然没有宣布停课,但课堂里出勤的学生基本上一只手就能数清楚,德黑兰大学则于次日宣布停课。

伊朗街道喷洒消毒剂

然而离谱的是,在最先爆出疫情的库姆,由于是什叶派圣地,不仅没有进行隔离,直到2月下旬政府依旧鼓励老百姓前去朝拜,以求得病愈。

抛开伊朗民众涌向清真寺“舔圣墙”、在主麻日进行集体礼拜等朝圣行为不谈,在当地华人眼中,当前的伊朗疫情很可怕,但人们也确实很无奈。

摄影师的伊朗朋友表示,想在当地领取WHO发放的试剂盒,绝非政府所谓的“免费”,诊所里的检测、治疗都会收取费用,对于穷人来说无力承担。

走进医院,屋子里扎堆的政府情报员比医生还要多。新闻报出的死亡人数不过冰山一角,许多患者在去世后会被法医写成其他的死亡原因,与疫情无关。

值得庆幸的是,伊朗的民众依旧可以通过网络向世界发声。最早刷屏的伊朗“网红”孟雅琪发出视频感谢中国及时送去的物资。

还有伊朗的“播客”为网友直播了近日在伊朗家中“自我隔离”的日常。

更有不少网友把镜头瞄向医院,同样缺少医疗物资,同样分秒不停地抗疫,伊朗的医护人员和病患也如中国人一样,在病房里跳起“战疫广场舞”。

截至当地时间6日下午2时,伊朗政府宣布新冠病毒肺炎已造成4747人感染,并且积极展开防疫措施。封锁多个重点疫情城市,下令全国范围内停工停学,甚至取消了多场重要宗教活动,进入公共场所必须检测体温……

从最初的“荒诞”,到如今步入正轨,伊朗的抗疫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03.

“祸起教堂”的韩国

从数字来看,如今海外疫情最严重的韩国“祸起教堂”,一系列叫人迷惑的聚众行为让当地病例数迅猛上涨。

但与其他两大感染国相比,在韩国,人们对于病毒的入侵显然“沉着”许多。早在当地时间2月20日,韩国政府便开始集中讨论阻止病毒传染扩散的对策,以及向大邱、庆北地区投入人力、物力资源的方案。

而当天上午8点30分至11点30分,韩国最大搜索引擎naver的实时新闻搜索排行榜前10名全部与疫情有关。韩国民众对于疫情的关注度可见一斑。

通过在韩的外国记者Tony Cheng摄制的视频,不难看出当前韩国真实的社会侧影。虽然街头已经出现电影镜头里的生化部队,虽然身边的路人无不全副武装,但人们似乎像是熟练地排演剧本里的剧情,在特殊时期维系着自己的日常。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身处韩国的Tony会不时通过他的电子手表收到各种警报器信息,以提醒你是否与确诊人员有过交集。同时,他还能通过网站或小程序查看被编患者的行动轨迹,并且与自己的线路做对比。如果系统检测到个人存在感染风险,警报会再次响起,提醒“你应该去检查一下“。

由于各种方便查阅的精确信息,可以让韩国民众清楚地知道自己所处的真实状况,大部分人表示感觉到安全感。也有市民表示这种信息披露会侵犯个人隐私,但也认同公开透明的信息让他们免于猜测和恐惧。

在这样的环境下,再去看周围路人,几乎是“变着花样”地用防护品装扮自己。而停课的校园中,不能出门的留学生也忍不住晒出治愈系的餐点。

(文中部分信息来源于:第一财经、新京报网、澎湃新闻网、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