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认养了两只河马,帮一家野生动物园自救
旅游

韩寒认养了两只河马,帮一家野生动物园自救

2020年03月20日 09:22:00
来源:澎湃新闻网

前不久,人气作家韩寒在微博晒出一张自己与两只河马的PS合影照片,引发网友热议。从配文中得知,两只河马来自青岛森林野生动物园。这家动物园在疫情期间,开展“慈善认养动物”的活动,韩寒认养了它们,并取名为“憨憨”和“汗汗”。

认养动物的不只是韩寒。2月28日活动开始后,青岛森林野生动物园陆续收到5000多个咨询电话,共有500多名好心人士成功认养了动物。这些动物包括环尾狐猴、松鼠猴、绿鬣蜥、陆龟、河马、长颈鹿、火烈鸟、大象等等。区别于领养,“认养”并不能将动物领回家,但认养者可以随时获知动物的生活情况,还有享受全年无限次入园、与动物互动等一系列的优惠服务。

青岛森林野生动物园发起了“认养动物”的公益活动,吸引了社会各界的人士参加。本文图片均为 李焕斌 图

疫情期间,各行各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旅游业损失惨重,有专家估计损失或超万亿元,这其中有一部分在冲击中倒下再也没能起来,有一部分仍在苦苦挣扎,艰难前行。面对“零收入”的经营困境,青岛森林野生动物园显然是后者,他们做出了一系列措施,从“云游动物园”、“云植树”到“认养动物”,每一种尝试背后都能看到一个企业强烈的求生欲,他们力求挨过这个漫长寒冬,早日迎来春暖花开的日子。

澎湃新闻私家地理栏目专访青岛森林野生动物园策划部部长李焕斌,听听一家动物园的抗疫自救故事。

澎湃新闻:可以跟我们描述一下这次疫情对动物园造成的影响吗?

李焕斌:收到上级主管单位以及当地政府的通知后,我们在1月24号正式闭园,到现在已经59天了。刚开始确实比较困难。首先,大部分食草动物吃的苜蓿草是从国外或者别的城市引进而来的,但疫情高发时,青岛所有的高速公路都被封了,我们的食物无法到达。

其次是因为疫情期间物价上涨,加上闭园后零收入,短期内在经营上的确比较困难。幸好后来上级主管部门、林业局、文旅游局以及当地政府给了我们一定的扶持,目前的运营状态正常。

澎湃新闻:当时储备的一些粮食,能维持多久的需求?

李焕斌:当时只能维持半个月左右。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已经向当地政府部门发去了请求,政府部门也很快给予了帮助,所以没有到动物吃不上饭的程度。

澎湃新闻:有遇到人手短缺的问题吗?有没有招募志愿者来帮忙?

李焕斌:的确有好多爱心人士打来电话问我们需不需志愿者帮助,但因为我们处在闭园的状态,所以不接纳任何外来人员。另外饲养员原本就是住在公司里的,他们24小时照看动物的生活,所以暂时不缺工作人员。

不过,还是有很多好心的企业和市民给我们捐赠了口罩、医疗消毒水,还有一家企业捐助了很多胡萝卜。

青岛森林野生动物园里的火烈鸟

澎湃新闻:动物认养活动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发起的?为什么想发起这样一个活动呢?

李焕斌: 我们在2月底的时候发起了认养小动物的活动,目前第一阶段的认养活动在3月13日正式结束了。

发起这个活动是因为3月3日正好是世界野生动植物保护日,我们想借这个机会呼吁更多的市民来关心和爱护野生动物,同时通过动物认养这种形式来增强认养者对野外动物栖息地丧失和自然失衡状况的重视,引导大家参与到野生动物的保护工作中。

当然爱心认养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动物们生活质量和生活条件的提高,凝聚了更多力量。

澎湃新闻: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认养人呢?认养后,动物园会有怎样的回馈呢?

李焕斌:当认养者打来电话咨询后,我们会先确定他是否真的有爱心,是否关爱野生动物,或者是否对野生动物保护有一定的积极性,经过初步的考察,确认其认养的资格。

成功认养野生动物之后,第一,可以享有园区全年不限次数免费看望小动物的权益;第二,对所认养动物有一定的知情权,可以了解动物的身体状况和生活状况;第三可以和来到园区进行一个互动体验,比如可以帮小动物打扫笼舍、做一些小玩具等等。

假如认养者无法来到景区,我们会采取“3对1”的对接模式——三名员工对接一名认养者,认养者可以随时随地与工作人员联系,可以通过照片、视频以及网络连线的方式了解小动物的状态。我们还会颁发专门的认养证书,在小动物的居舍旁边标记动物的认养主人是谁等等。

认养证书

澎湃新闻:那认养费用和期限有什么要求呢?

李焕斌:认养小动物是低门槛、面向全部市民的公益活动。小型动物一年的认养金是360元,大型动物一年的认养金是1000元,差不多一天只需1~5元不等,除此以外,没有额外的费用。同时,我们开放认养动物的数量也是有限的。

筹集的认养金并不是为我们挽回多少亏损,这些只是为了提高野生动物们的生活福利,让大家通过这个平台提高对野生动物的关注度,并不以营利为目的。

澎湃新闻:已经成功认养的人大概有多少?

李焕斌:国内认养者总共有500多人,另外还有10位来自国外的爱心人士。除此之外,来咨询的人士也比较多,大约收到了5000多个。

发起爱心认养活动后,韩寒工作室也给我们打来了电话。韩寒先生认养了两头河马,命名为憨憨和汗汗。在他的带动下,更多的人参与到认养小动物的工作中来。

韩寒认养的“憨憨”和“汗汗”

澎湃新闻:可以介绍一下青岛森林野生动物园创立的背景吗?园区目前有多少只动物?

李焕斌:我们目前展示的动物有1800多个品种,3000多只野生动物。值得一提的是,这些野生动物并不是从野外抓捕回来的,而是通过人工育幼培育出来的。

动物园成立的宗旨是异地保护,换句话说就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动物栖息地被人类所占用,为了保留这个物种,让它不至于灭绝,我们成立了动物园。在这里,我们有自己的兽医院、兽医专家和育幼室。与传统动物园的理念不同的是,我们做的更多的是科普教育,让大家来到动物园后不仅能看到动物,还能了解更多相关的知识,提高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

澎湃新闻:如果没有疫情,正常情况下,每日的客流量可以达到多少? 这次疫情产生的损失又有多少?

李焕斌:如果没有这次疫情,从初一开始的春节长假期间,我们的客流量大约在1000~2000人左右。3月开春后也是一个小高峰,团客加上散客平均一天大约有2000人左右。

现在闭园将近两个月,每天的亏损大约在16万左右,这里面包括了土地租赁费用、保育员和后勤工作人员的人工费、还有电费等等。另外,因为没有游客产生的间接损失大约一个月1680万左右,这是从2003年9月开园到现在,我们第一次亏损。

澎湃新闻:疫情给旅游业带来了重创,许多动物园、景区都纷纷开始寻求自救,总结一下的话,你们采取了哪些自救的措施呢?

李焕斌:疫情期间无法营业,零收入的状态很难改变,于是我们选择把更多的力气放在品牌宣传上,通过宣传野生动物保护、科普知识去发挥余热。同时,作为全国科普教育基地,正确引导公众,减少大家对野生动物的误解。

每周六的上午,我们会做“云游动物园”,由我们专业的科普老师和保育员给大家讲解野生动物的知识,比如野生动物喜欢吃什么、喜欢喝什么,饲养员怎么照料野生动物等等。植树节期间,我们推出了“云端植树”,用户进入小程序后可以在线“云浇水”,等树长大后可以兑换成景区里真正的树苗,免费进园亲手种下小树。 这些活动都是公益性,不收取费用。

另外为了收回一点点资金,我们也推出了预售门票,在原价的基础上打了7折,使用期限从开园起到年底。

澎湃新闻:云直播的效果怎么样?

李焕斌:我们在快手、抖音、一直播这些平台都开设了自己的账号,最近我们又和淘宝合作,做了一期阿里云直播,最高峰的时候达到了100万的在线观看量,能得到这样的效果也很意外。

“云游动物园”直播最高峰的时候达到了100万的在线观看量

澎湃新闻:刚刚您也提到疫情期间,很多人对野生动物产生了一些误解,那从动物园的角度来看,我们在接触野生动物的时候,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李焕斌:用动物园的专业术语来说,我们把可以近距离接触的动物,叫做“项目动物”。这些动物因为是人工育幼的,所以跟人类比较亲近,没那么有野性。这次认养的动物都属于“项目动物”。

动物可以“亲密接触”并不是指游客可以抱着它玩耍,而是我们可以通过一些 “丰容工作”(“丰容”指在圈养条件下,丰富野生动物生活情趣,满足动物的生理心理需求,促进动物展示更多自然行为而采取的一系列措施的总称。)比如喂食,改善动物生活环境等等去“接触”它们。

澎湃新闻:正式开园之后,你们会做哪些准备保障游客的卫生安全呢?

李焕斌:关于开园后的防疫工作,我们做了很多的预案和演练,比如为了做到零接触,我们将不开放现场购票,采取线上预约制,并签署实名承诺书。同时入口处设置红外线测温仪、铺设专门的消毒垫,不管是工作人员还是游客走入每个馆区之前都要踩踏消毒垫。

游客必须全程佩戴口罩,按照指定的路线参观。在游览的同时,为避免出现聚集的状况,游客与游客之间要间隔一米以上的距离。参观完后,经过出口,我们还会再次给游客量体温。园内有监控、现场也有工作人员指挥。假如出现了发热发烧的游客,我们和当地的医院等机构也保持着联动,第一时间对有症状的游客进行处理。

动物园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消毒工作

澎湃新闻:那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再开园呢?

李焕斌:这两天游客也一直打电话来问,希望我们早日开园,我们更是迫不及待想开园。但现在还在等待当地人民政府,以及上级林业部门和文旅局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