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威士忌?想了下,还是不喝了吧
旅游

青岛威士忌?想了下,还是不喝了吧

2020年04月06日 13:27:21
来源:新周刊

你听过青岛味的威士忌吗?/unsplash

青岛啤酒是否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在不断地试错中,酿出一款高品质的“国威”。

品尝威士忌,心态要放开。

当你说出威士忌里藏着近百种气味时,一定要留意身边是否有人端着一次性塑料杯喝二锅头。

他们喝二锅头不惨水,有豪迈的男人本色,所以可能会耻笑你智商不足或者崇洋媚外。

我们无法在这种情况下为自己的智商辩护,毕竟他说的崇洋媚外没有错——难道我们有什么国产威士忌可供品鉴?

中国有出色的酿酒技术和历史,除了传统的白酒,中国还可以酿出红酒,啤酒,白兰地这种西洋酒。

唯独没酿出威士忌(至少是拿得出手的)。

《迷失东京》就是一部威士忌广告,希望有朝一日也有这样的电影来营销中国产的威士忌,但画风一定要注意。/ 胡同

这种局面是否会发生改变,威士忌界屏息以待。

2019年,顶级酒类品牌保乐力加投资10亿在四川峨眉山建厂生产威士忌,预计2021年正式投产。

接下来,青岛啤酒,一个117岁高龄的本土酒厂,最近也决定涉足威士忌(没有细说是自己做还是收购)。

我们知道,葡萄酒蒸馏可以得到白兰地,啤酒蒸馏就有了威士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青岛啤酒倒是有优势。

但对于威士忌来说,有能力和决心是一回事,而酿得好不好,是另一回事。

兄弟老了,啤酒喝不动了

为了让本文充满酒香,你可以在这个时候斟上一杯威士忌,在看完最后一个字时一饮而尽。

同样是酒,有些只能用来干杯,有些只能用来小酌。/unsplash

白酒和洋酒本质都是高贵的,只不过洋酒在“包装”上略显考究。

同样的工艺流程,白酒称之为“勾兑”,洋酒叫“调配”。

白酒就这样被钉在了耻辱墙上。

白酒饭局通常是这样的:买单的基本上不大说话,其他人吆五喝六,交杯换盏,一桌没人赏识的菜肴,烘托着喧嚣、虚与委蛇的笑容,淹没在香烟和酒糟的混合气味里,包房一角醉着一个躺在自己呕吐物里的人。

威士忌则自带雅痞。

它退出传统饭桌,还给用餐应有的安静与优雅,更多地在深夜昏暗的灯光下出现,佐以爵士、布鲁斯,甚至是古典乐作,不用整齐的西装外套,但指甲一定是润泽而干净的;雪茄可以有,产地是古巴或者洪都拉斯,然后一杯清水,一定要矿泉水,最好是依云,巴黎水也可以,娃哈哈不行。

对于一些人来说,威士忌不是用来喝的,是用来装的。/unspalsh

这种刻板印象把威士忌与成熟、稳重、有品位甚至事业成功花上了等号。

尤其是路威酩轩集团(LVMH,没错,就是生产路易威登包包的母公司,他们手里还有轩尼诗,迪奥、宝格丽等品牌,去年底还收购了蒂芙尼)在2004年收购了阿德贝哥(一款产自苏格兰艾雷岛的威士忌品牌,以极强的泥煤和果香味著称)以后,威士忌受奢侈品的黄袍加身,从经济舱升到了头等舱。

这样的故事是中国中产阶级的春药。

尤其是那些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提着啤酒瓶流连在街头大排档嗦田螺的好兄弟。

大学就是用啤酒酿造的青春,现在是真喝不动了。/ unsplash

如今,这帮兄弟已经老得喝不动啤酒。

当然白酒可以喝,但它更像是业务应酬酒,不符合中产对优雅生活的定位,也不符合Z世代建立的成功者模型。

于是威士忌在白酒和啤酒销量下行的时候,逆流前行。

这个改变导致一些生产啤酒的企业,股价一度倒在地板上,长醉不醒(2014年末青岛啤酒每股48.8元,2017年末跌至29.5元,去年末涨到34.9元)。

2004年以后,青岛啤酒股价持续走低,这两年才开始有所回升,从盈利情况来看,目前的确是开拓市场的有利时机。/东方财富

另一边厢,威士忌的销量却一涨再涨,2017年,出口到中国的苏格兰单一麦芽威士忌有1400万升,是过去5年的两倍,数字还在不断地扩大(当然,美国、加拿大、印度等国也有优质威士忌,但本文不做讨论)。

甚至有机构估算,中国的威士忌销量增幅或许达到每年20%。

即便是如此,这只占中国全年酒水消费量的2%。

这就像人类发现食物烤熟会格外好吃一样,但还有98%的人未曾尝鲜。

这是一片处女地,不计其数的海外威士忌品牌都在竞相争夺,这当然也是青岛啤酒决定进军威士忌的背后逻辑。

2020年2月27日,青岛啤酒的股东大会通过了石琨担任董事的决议,并修改了公司章程:增加关于饮料、威士忌、蒸馏酒、预包装食品等内容。

石琨生于1980年,在文汇报做过记者和编辑,担任过上海时尚联合会副会长,当过上海豫园总裁,这似乎可以证明他是接受威士忌的。

但不得不提他的另一个背景——复星系成员。

复星系一直以多元化投资、专业化经营和投融资为理念南征北战。

这反倒令人疑惑,假如石琨忠爱威士忌,他或许真的会举青岛啤酒之力,酿一款真正的国威(中国大陆生产的威士忌),但酿造威士忌的过程何其漫长。

亦或是秉承复星传统,进行资产收购,一如保乐力加——一家拥有72家生产企业的跨国酒类集团。

有钱就能酿出好酒?

中国酿酒始祖——杜康 / 百科

威士忌大约诞生在500年前,500年前,中国酒神杜康的牌位都2000岁了。

分析一下中国人自豪和不服输的气质,没酿出一款拿得出手的国产威士忌,实在是让人想不通。

威士忌的酿造如此之难吗?在给出答案以前,必须澄清一点的是,中国有本土威士忌,仅仅是“有”。

曾经某壮士做过其中五款的测评。

其中一款名叫御虎12年,价格12元;一款Laojiangling(老将领),价格45元;一款朗尼斯堡,价格不到20;以及价格59元的夜线;价格13元的伯爵12年。

壮士成了幸存者,他在评价这些酒的口感时,用了洗涤灵、椰树牌椰汁、大大泡泡糖、黑加仑汽水、二锅头、鸿茅药酒、汽车尾气以及樟脑丸、洗甲水和打湿了的草鞋这类名词。

如何体会威士忌中的汽车尾气味

尤其是在评价其中一款产自湖南汨罗的一款调配威士忌时,幸存者在酒里喝出了爆竹的味道。

果然,这家酒厂的生产地址是汨罗某镇的大桥爆竹铺。

有时候甚至觉得,能酿出优质威士忌的地方,环境一定很好。/商品截图

威士忌是外国的香,女孩是隔壁的漂亮。

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一口穿肠的洗甲水,几秒钟都觉得漫长;有泥煤相伴的微醺,时光瞬间飞逝。

总之,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惨痛经历,背后透着对国产威士忌恨铁不成钢的绝望。

这就是国产威士忌现状,是格格巫凭着满腔热情调配出的神奇药水,在接触它以前,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意味着市场空白,对于青岛啤酒来说,这是个好事,没有强力对手。

在过去的一年里,青岛啤酒净利润有18.5亿。

以保乐力加在四川峨眉山的10亿投资来看,青岛啤酒具备投资一流酒厂的经济实力。

剩下就是实操了。

在选址方面,保乐力加选择的峨眉山,年平均气温不到20度,与苏格兰的平均气温相近。

峨眉山威士忌酿造厂项目如今正在施工。/ 乐山报

宝岛台湾在2006年也开始运作威士忌,金车旗下的嘎玛兰威士忌将酿造车间选在了宜兰西部,但因为平均气温都较苏格兰高,因此入桶的熟成只要2到3年,远低于英国传统的8年左右。

这种非人为的加速,虽然缩短了熟成时间,但也损失掉了一些清冽的口感,尽管品牌崛起很快,但也受到了部分老餮的微词。

这一点跟茅台相似,只有用贵州茅台镇赤水河酿的酒,才有茅台风味一样。

青岛啤酒要在哪里建厂,只是问题的第一步,在接下来的酿造过程中,选料(不同的大麦品种),发芽,烘焙,糖化、发酵、蒸馏、过滤,几乎每一个环节都对威士忌的口感都有影响。

威士忌有趣的地方就在这里,尽管西餐有着严格的标准化流程,但在酿酒方面自有一套哲学,就跟中国民间的厨师一样,讲究经验判断和独家秘方。

所以不同的威士忌厂家,生产的酒口感和风格都不尽相同。

将威士忌滴入生蚝然后一口吃下,来自村上春树诚意推荐,但切记整个过程小拇指要微微上翘45(±5)度。/ 北月

这也是威士忌爱好者立志要尝遍所有厂家的酒一样。

接下来就是威士忌入桶熟成。通常,装进橡木桶的酒需要5到8年才会进行调配和灌瓶。

这个过程必不可少,威士忌大约7到8成的风味,都来自于橡木桶。

专业人士总结出威士忌不同状态下风味变化。/米凯勒·吉多

而木桶又分成波本桶和雪莉桶(酿造过美国波本威士忌和西班牙雪莉酒后的橡木桶)等等,甚至在入桶以前,桶的内壁还要用猛火烧燎。

这些流程像是还原了一场中世纪的巫术,振振有辞,又故作神秘,只有行内人看得津津有味。

更多人认为这不过是毫无底气地装腔作势。

烘烤橡木桶的目的在于让橡木风味进入到酒体中,这种水与火以不同方式共存是威士忌酿造的重要环节。/ 凯尔文制桶厂

但他们绝不会在施法者的眼神中,看到一丝丝游离或者无措。

实际上,这正是威士忌酿造的另一门哲学——匠人精神,专注,有仪式感,但一定要一丝不苟。

所以对于既不了解流程,又没有匠人精神的企业而言,酿出逆天的爆竹味威士忌就不足为奇了。

威士忌之魂,工艺还是精神?

1997年,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和妻子专门跑到苏格兰的艾雷岛品尝威士忌。

艾雷岛酿造的威士忌因为有强烈的泥煤味而被世人熟知,在数千种苏格兰威士忌中,没有勾兑过来自艾雷岛产区的威士忌不超过10种。

对于大多数的威士忌爱好者来说,那里是麦加。

村上春树在艾雷岛的某个酒厂,听到了一个故事,某个酒厂的造桶师傅,每天要喝两杯威士忌,活到了98岁。

艾雷岛上的夕阳/unsplash

他去世以后,只要去存放威士忌的仓库,即便是现在,每到半夜都能响起他的脚步声,绝不会错,和他生前有特点的脚步一样——他在死后也不忘查看酒桶。

而那家酒厂的经理吉姆,他的曾祖父就这家酒厂里工作。

等到吉姆长大以后,先在这个酒厂里当了6年的见习木桶工人,然后才转正成为一个木桶匠人,他和其他人一起用松木做起了发酵槽,还去干了兑酒工,后来才成为了那个酒厂的经理。

这就是所谓的工艺传承与匠人精神,是威士忌的另一种口感。

有人迷恋老木桶的味道,其实那也是老酿酒师的经验荟萃。/unsplash

用钱当然可以打造一辆顶尖的跑车,但无法塑造一个顶尖的车手。

对于威士忌来说,吉姆这一类的人,就具备顶尖车手的能力,以及,可以将人生哲学装到瓶子里贩卖的气质。

他从未厌倦过酿造威士忌,因为这个活非常浪漫,他甚至说:“等我现在酿造的威士忌拿到世上的时候,有可能我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但那东西是我酿造的,你不认为这很妙?”

和苏格兰情况类似,世界上另一个酿出顶级威士忌的国家是日本。

该品牌生产了日本威士忌代表作,可以看得出其蒸馏所与周遭环境极为融洽。/广告截图

尽管没有500年那么长的历史,日本的威士忌酿造只能回溯一个世纪。

但短短100年,也可以在这个东方岛国看到与苏格兰威士忌同样的严谨。

竹鹤政孝是日本威士忌之父,他不认同当时三得利创始人鸟井信治郎的观点——东方人与西方人存在先天口感的喜好差异,因此要迎合东方人的口味酿造威士忌。

竹鹤孝正同样出生自酿酒世家,在苏格兰学习完酿酒技术后回国,在1930年代,建造了余市酿酒厂,他所坚持的,仍是传统的苏格兰威士忌的酿造精神。

理念之争,没有行政和商业干预,这令两人日后都酿出了日本顶尖的威士忌,三得利旗下有不计其数的优质威士忌,余市也因为个性独特饱受推崇。

把这些故事和中国传统的酿酒企业进行对比,就让我们很自然的把国内酒厂流水线工人,称之为工人;将同种同工的外国工人称为师傅,或者大师。

最近这些年,日本的威士忌由于品质出众,价格已经被炒上天。

日本老城京都街头,也常见时髦酒吧。/unsplash

一支山崎12年的价格已经超过2000元,余市15年的标价已经到了7000元,如今更是一瓶难求。

就连日本本土的威士忌爱好者也承受不起,不得不舍近求远,开始消费苏格兰威士忌,毕竟日威和苏威只不过是“不同语言”酿造的酒。

况且以艾雷岛为例,高品质的威士忌从100到数千都有充足的选择。

这就是青岛啤酒准备涉足威士忌时,所面临的的挑战。

选址,酿造,熟成,等到第一瓶自己酿造的威士忌诞生,这个时间至少需要5到8年。更重要的是,必须有一个威士忌无限热爱又对工艺了然于胸的灵魂人物,以树立品牌形象和口感体系。

每个品牌的威士忌有自己独特风味,至今没有哪个酒厂可以产出覆盖所有特点的酒,所以找准了定位就一定要坚守下去。/米凯勒·吉多

青岛啤酒是否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在不断地试错中,酿出一款高品质的“国威”。

当然,精通资本运作的复星系,同样可以用第二种方式“生产”出自己的威士忌。

苏格兰有不计其数的酒厂销售自己的存酒。

一些顶级的瓶装公司(核心竞争力就是勾兑酒的技术)会根据不同酒厂的风格,调配出口感惊艳的威士忌。

这是另一种生存之道,对于开拓品牌市场,这一招就像速效救心丸,可以瞬间发挥效用。

但这是青岛啤酒要做的吗?

最后,我们并不是怀疑青岛啤酒打造“国威”的能力和决心,而且也愿意用生命等待一款让人自豪的中国产威士忌。

但每每想到这里,脑海中便会浮现爆竹味的威士忌,在醒目红色标语下发霉的原料,山寨感极强的作坊,敷衍了事的“劳工”和混乱的仓库。

很抱歉,这种环境下酿的酒,我是不喝的。

好了,继续享受人生吧,端起你的威士忌。

喝了这杯,还有三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