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旅游业复苏艰难:上海一旅行社3个月损失近4000万
旅游

疫情下旅游业复苏艰难:上海一旅行社3个月损失近4000万

2020年05月21日 16:32:23
来源:华夏时报

疫情之下百业艰难复苏,而旅游业尤其是跨境旅游的恢复则是跌入“冰谷”。

“因为境外疫情仍然在肆虐,我们做境外线路旅游的机构基本仍然处在停工中。我的旅行社常年做日本和俄罗斯的境外游,从1月份开始新冠疫情爆发,导致所有已经预定的旅行团全部取消,而按照常规收入计算,今年一月下旬到四月末,我平均每个月营业额缩水500万。与此同时,我原计划和几个合伙人在莫斯科开设的境外旅行分社,每个人投入了100万元,现在算是打了水漂;东京开设的我个人全资旅行分社投入高达2000万元,现在也处于歇业状态,只保留了当地的一个留守人员。今年的旅游市场格外艰难。”5月17日,上海一家旅行社老板张华(化名)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全球新冠疫情还在蔓延,中国率先遏制了疫情发展势头,国内各个产业在有序复工复产之中,但是对于全球的旅游市场而言,复苏的苗头依然没有显现。

疫情导致损失4000万

张华的旅行社位于上海静安区一座高档写字楼内,而张华本人也算是上海旅游市场上的一位“老客勒”,熟悉上海各类人群的旅游偏好,因此他的旅行社一直主打境外游品牌,包括东南亚和东北亚等全球产品,其中日本旅游路线产品已经非常成熟;俄罗斯旅游路线也已经运作了有一年多,他原本打算从今年开始加大推广俄罗斯的旅游路线,但是一场新冠疫情,让张华所有的计划都泡汤了。

张华向本报记者透露,在去年下半年开始,他和几个朋友在莫斯科设立了旅行分社,每人投资100万元作为初始运作资金,而随着目前俄罗斯疫情快速的发展,几个合伙人商量是不是要追加投资,熬过疫情。但是张华还是选择了退出,他跟几个合伙人表示,他所投入的100万资金就当是亏本了,不再继续追加投资。

“最让我痛心的是日本旅游市场,今年原本是奥运年,我两年前就在日本开设了全资控股的分社,雇了十来名地接导游和一名主要负责人。在我计划中,今年日本旅游会是上海人的旅游热门地点,没想到疫情一来,东京奥运会延期举行,日本的疫情在年初也是非常严重。我不忍心一下子关闭分社,所以还是留了一位员工留守,每个月给他支付薪水。”谈到日本的旅游市场,张华在受访时一脸无奈。

实际上,张华的境遇还不止于此,他在上海的旅行社总部,租了上海静安区一栋高档写字楼的半层楼面,员工有数十人。在疫情期间,他不得不将绝大部分导游都以多支付一个月薪水的方式遣散,而他的很多员工也都选择理解,以和平方式签署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

“也有一个导游不理解,说我遣散他们是违反了《劳动法》,但我自己的旅行社都无法维持下去,根本没有订单,在企业遇到不可抗力的因素下遣散员工并不违反《劳动法》的条例,而且我给每一个离职的员工多支付一个月的薪水,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大程度的补偿。后来这位导游还是选择了接受。现在我暂时把办公室关闭了,等以后看时机再说。”张华告诉本报记者。

在受访时,张华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日本和俄罗斯的两千多万投入,现在来看今年是要亏完的,按照正常情况他每个月营业收入有500多万元,现在三个月下来没有一单业务就等于损失。最让他苦恼的还有去年预定的一些旅行团很早就提前支付了机票、餐饮、住宿费用,他要把这部分钱退还给客户,但是这些钱又都在航空公司、海外酒店手里,一时之间也很难全部要回,客户又催得急,快成一屁股的“三角债”。

“这是不可抗因素造成的大范围被迫取消,从用户的角度看,行程取消、急于挽回损失产生焦急心理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从涉外旅游企业的角度看,他们在处理退订及与海外航旅机构联系中承担的风险也很大,海外各个国家的旅游产品采购、预订政策都不同,不论是批发还是分销商都面临着突来的现金流压力,而部分在线旅游企业更因为平台流量基数大、上游供应关系庞杂不得不垫付巨大退订款项。整体看来,多数旅游企业确实是也在尽力去积极解决退款事宜,只是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5月19日,易观旅游行业高级分析师韩梦莹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全球旅游市场今年恐难复苏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国内疫情控制得当,今年五一小长假还是让国内的旅游市场温度出现回升。

韩梦莹对此也向本报记者分析称,从二月中下旬起,全国各地方政府如四川、浙江、山东等已经开始相继出台支持文旅企业有序复工复产的多项措施,各省A级景区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基础上,也已通过预约制、限制人流等方式开放接待。同时,部分在线旅游企业、酒店集团等也在整个第一季度尝试推出各种旅游直播、景区、酒店住宿等优惠产品的预售。

“从已经过去的清明(约恢复4成)、五一(恢复5成)小长假的国内出游人次来看,旅游市场整体已经显现了稳步回暖态势。”韩梦莹指出。

但是国内旅游市场的回暖并不能反映全球旅游行业的全貌。本报记者也了解到,5月13日由世界旅游组织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跨境旅游规模可能缩减60%到80%,导致旅游业损失9100亿美元到1.2万亿美元的收入,并危及上亿人的生计。

“今年一季度,这场大流行病导致入境的国际游客减少了22%,与2019年的数字相比,这场全球卫生危机可能导致今年的跨境旅游缩减60%至80%,有可能让推进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所取得的进展倒退。旅游业受到重创,在这个劳动密集程度最高的经济领域之一,上亿个就业岗位面临危险。”在这份报告中,世界旅游组织秘书长祖拉布·波洛利卡什维利指出。

而世界旅游组织也基于各国逐步开放边境的可能日期,对2020年的跨境旅游情况提出三种设想。根据第一种设想,如果各国在7月初逐步开放边境并放松旅行限制,入境旅游人数可能减少58%;第二种设想是,如果各国9月初逐步开放边境并放松旅行限制,入境游客人数会减少70%;第三种设想是,如果各国到12月初才会逐步开放边境并放松旅行限制,入境游客人数会减少78%。

从国内的旅游市场来看也不容乐观。早在今年2月,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在《中国旅游经济蓝皮书No.12》线上发布会上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全年国内旅游收入会负增长20.6%,国际旅游收入将负增长40.6%。

彼时戴斌分析认为:“基准研判结果表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及全年,国内旅游人次分别负增长56%和15.5%,全年同比减少9.32亿人次;国内旅游收入分别负增长69%和20.6%,全年减收1.18万亿元;一季度和全年的入境旅游人次负增长51.7%和34.7%,国际旅游收入负增长59.8%和40.6%,全年分别较上年减少5032万人次和534亿美元;一季度和全年的出境旅游人次分别负增长42.6%和17.6%,全年较上年减少2763万人次。当然,我们希望会出现乐观的情境,疫情对旅游市场的影响主要局限在一季度,上述指标及相关数据自然会得到相应的调升。”

事实上,上海这家旅行社老板张华的遭遇,只是全球旅游市场因疫情而陷入冰点的一个缩影,而数以亿计的旅游业从业者何时才能重新“上岗”,或许只能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