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刷新”珠峰高度,珠穆朗玛的魅力究竟有多大?
旅游

中国“刷新”珠峰高度,珠穆朗玛的魅力究竟有多大?

2020年05月29日 09:52:26
来源:中国国家地理

2020年5月27日11时

中国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

再次登顶珠穆朗玛峰

测量队竖立起了觇标

安装GNSS天线

利用最先进的国产设备

获取全新的珠峰测量数据

正是45年前的今天

中国人首次将觇标带至珠峰峰顶

珠穆朗玛

是人类最狂野的梦想与目标

黄加林 布面油画 珠峰

自1960年中国登山队

实现人类首次从北坡登顶珠峰以来

珠峰北坡登顶已累计达到3019人次

仰望珠峰

截止到2020年2月

约有4469人成功登顶珠峰

总登顶数约为7646次

绒布寺与珠峰

珠峰英文名——“Everest”

源于英国人George Everest

19世纪中期

他是负责测量喜马拉雅山脉的印度测量局局长

那时的英国人想称霸世界

他们忙着征服

忙着对自己不知道的事物命名

珠峰山体局部

在尼泊尔

珠峰被称为“Samarghata”

即“萨迦玛塔峰”

意为“地球制高点”或“天空之神”

喜玛拉雅快速变化的云层

在中国

珠穆朗玛是藏语“ཇོ་མོ་གླང་མ།”的音译

藏语“珠穆 ཇོ་མོ”是女神的之意

“朗玛 གླང་མ”是“母象”的意思

整体意思为“大地之母”

从5400米处远眺珠峰

因珠峰附近还有四座山峰

珠峰位居第三

又将其称为——第三女神

珠峰旗云

珠峰巨大的山体上

真的有一张大地之母的脸庞

我第一次见到

是站在绒布寺后面的经幡林

在牦牛工的指导下认真观想

是的 我见到了大地之母的脸庞

珠穆朗玛

世界最高峰

站在这里不禁会想:

她从何而来

又将去向何处

山顶刮起了大风

如果把时间线拉得足够长

即使是永恒

也会是“变化中”的永恒

珠峰顶部的岩石

珠峰靠近顶部

海拔8200米至8600米处

有一层黄色的岩石

这是珠峰最具标志性的一层岩石

俗称黄带层

在黄带层的上方

即海拔8600米至峰顶

岩石转变为灰色的石灰岩

在黄带层的下方

即海拔8200米向下延伸至大约海拔7050米左右

岩石变成明显更黑的变质岩

以黄带层为标志

珠峰的7000米以上部分

被分成三层截然不同的岩石

日落时的珠峰

1960年和1975年

中国珠峰科考队在登顶时沿途进行地质考察

将它们自上而下命名为

“珠峰组” “黄带层” “北坳组”

并首次确认这三种地层最初都形成于古代海洋

原来珠峰的顶部 曾是一片远古的海洋

珠峰的地层划分简图 | 黄带层(YB)上下,分别是基本未变质的珠峰组(QF),和明显变质的北坳组(此图中缩写ES并非“北坳组”对应英文单词的缩写,它是另一个内涵相同的英文名缩写),底部的绒布组(RF)是更加古老的变质岩基底

珠峰冰川分布图

距今约1.2亿年的白垩纪

印度板块已开始向北移动

最快时的运动速度甚至介于每年8.5-20厘米

当板块相撞时开始了“造山运动”

远眺珠峰

这是这颗星球上

最原始的力量释放

板块之间的挤压

使水平距离剧烈缩短

垂直海拔剧烈升高

喜马拉雅山脉地层剖面示意图 | STD、MCT、MBT都是大型断裂带名称的缩写。其中,STD是藏南拆离断层,前文提及的珠峰顶部两条断裂属于STD。观察图中珠峰的结构,可见它由上部的“特提斯喜马拉雅沉积岩”和下部的变质岩组成。

造山抬升也有对手

那是风化破坏

它们是一对永恒的冤家

在长达4000万年的造山过程里

喜马拉雅的最大抬升高度约有20-25千米

山体隆起时形成的巨大皱褶

充满皱褶的山体下的民居

各种外力作用风化掉的岩石

至少有12千米

看起来

在漫长的几千万年的时间里

山体隆升得越高

被破坏得就越厉害

珠峰的山体

能够最终能留在高山之巅的岩石

如果不是特别坚固

就一定是特别幸运

近距离观察珠峰主体

时至今日

印度板块仍以每年3.5-5厘米的速率向北运动

这种运动推动着珠峰

以每年4.2厘米的速率向东北方向移动

也使珠峰以每年0.3厘米以上的速率持续抬升

加乌拉山口南侧的喜玛拉雅山脉

但珠峰的终极命运是什么?

它会无限长高下去吗?

是风化大于抬升

还是抬升大于风化?

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卫星地图视角下的喜玛拉雅

很明显

亚欧大陆腹地阻挡了珠峰

向东北方向无限运动

并迫使其向西、向北、向东甚至向南运动

原本驱使着珠峰前往更东部的能量

转变为中国西部地震的能量之源

也许最终珠峰将消失

那就是我们

以年为单位去看待世界的人眼中

看上去的永恒中的不永恒

六千米处冰川推移形成的砾石堆

大多数人第一次亲眼见到珠峰

是在珠峰的游客大本营

他们在那里遥望世界最高峰

因为视场的关系

加之身处海拨5200米处

此刻

珠峰与他们

落差只有3000多米

这高度似乎让人有些失望:

珠峰看上去并不是那么雄伟

然而

即便如此

要登顶也绝非易事

首先要直面死亡

截至2010年

攀登珠峰的死亡率达4.3%

每年均有伤亡

截至2017年5月21日

至少有290人死于珠峰攀登

珠峰顶部同时出现了旗云 英状云 迭浪云

峰顶含氧量大约为海平面的30%

登山途中还可能遭遇的如下情况:

零下几十度的低温

夺命冰裂缝

风雪肆虐

雪崩

冰崩

滑坠

大风

高原病……

它们还有可能一同袭来

其次要面临高昂的攀登费用

北坡攀登的费用

2020年是45万人民币

这还不包括协作小费、个人装备和8000米级装备

大本营至过渡营地 冰碛湖

要登珠峰还要经历一系列的训练

首先需要从攀登5000米+雪山开始

然后6000米+雪山、7000米+雪山

再上一次8000米+雪山

这可能就已经过去5-10年

因此 每向上走一步

都是漫长的过程

绒布冰川冰碛湖

你还要一直保持良好的身体素质

需要坚持锻炼

比如每天负重40kg锻炼2小时

每周游泳两次

每次坚持2小时

每周三次10公里跑步

还有一系列的柔韧性和稳定性训练等

东绒布冰川

这之后你才能获得攀登珠峰的资格

来到珠峰登山大本营

开始为期近一个月的适应性拉练

以及等待登山窗口期

随全球气候变暖快速消退的绒布冰川

直到天时地利人和那天

开始准备发起冲锋

月光下的珠峰

珠峰北坡攀登路线图

第一阶段

从海拨5150米的珠峰北坡大本营出发

抵达海拔5800米过渡营地

约10公里徒步6小时

卫星视场下的大本营

珠峰登山大本营

珠峰过渡营地 海拨5800米

过渡营地位置图

过渡营地附近的冰川

第二阶段

从海拔5800-6500米前进营地

行进约9公里 4个半小时后

抵达海拔6500米的ABC营地

在这里需要等待天气和登山窗口

继续出发需要运气

6500米 ABC营地

第三阶段

从海拔6500-7028米

抵达北坳C1营地

距离约3公里

需要攀登

一个海拔落差约400米的冰壁

大冰壁

约需用时4-6小时

在7028

普通人已经需要24小时吸氧

登山者需要在拉练期间完成一次7028

才能取得最后冲顶资格

才能进行下一阶段

第四阶段

自海拔7028-7790米至C2营地

途中要经过大风口

约1800米

大约4-8小时可抵达

从7790回望7028 大风口就指山脊处

7790营地

7790营地位置图

第五阶段

如果天气晴好

将从海拔7790前往8300米

距离约1000米

8300米处是突击营地

这将用时约4-8小时

8300米突击营地

第六阶段

在突击营地休息数小时后

根据天气和峰顶情况

从8300开始向着顶峰

正式冲刺

距离约2000米

突击营地

突击营地位置图

凌晨就必需出发

这是整个攀登过程中

最著名、最艰难、最危险的

要经历第一、第二、第三台阶

尤其是第二台阶

珠峰顶部的岩层和积雪

它位于珠峰北侧海拔8680-8700米之间

其中一段近乎垂直的4米峭壁

是通往山顶方向的唯一途径

也是珠峰登顶过程中最难的一道鬼门关

从8400米到珠峰顶部

珠峰北坡路线首登之前

英国人曾花了17年时间

也没能攀上第二台阶

直到1960年

中国登山队用搭人梯的方式

首次攻克这个难点

已经通过了第二台阶的登山队

后来中国登山队员在这里

架设了一架铝合金的“中国梯”

正在通过中国梯的登山队员

一切都顺利的话在4-8个小时内

将登顶成功

在峰顶的停留时间

取决于队员携带氧气的余量

以及当时的天气状况

多一分钟的停留

都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

一般登顶的人会停留20分钟

就要开始下撤了

这个星球上最高处 珠峰的影子如同金字塔般投在大地上

从峰顶到6500米的ABC营地

是一段漫长危险的距离

约8公里

每个人的体能和运气不同

大多人会在5-7小时完成下撤

危险多在这一过程中发生

星球最高点的俯瞰

第七阶段

这是愉快的徒步下撤段

从6500米的ABC营地

回到5150米的登山大本营

回到人间

从2003年5月22日

中国登山队在珠峰峰顶使用中国移动网络打通电话

到2020年4月30日

中国移动完成全球最高

即珠峰海拔6500米前进营地5G基站的建设开通

科学技术的进步与保障

让每个中国人欢呼雀跃

我们能够在登上世界屋脊的那一刻

第一时间与家人、朋友分享我们的喜悦

谨以此文

向为祖国荣誉攀登珠峰的人们

向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的队员们

向所有曾经奋力攀登珠峰的人们

向所有为攀登珠峰提供服务的人

向所有正奋力攀登人生珠峰的人们

致敬

我的攀登日记全过程视频提供

贵州省登山队队长 黄春燕

高山跟拍 旺堆次仁 索朗次仁

特别鸣谢我的好友

黄春燕

谢谢她在2017年

历经艰难完成了拍摄任务

特别鸣谢西藏画家 黄家林提供珠峰画作

特别鸣谢部分航拍素材提供者摄影师 雁海

卡布

2020年5月27日于成都

本文参考文献

[1] http://www.earthsciences.hku.hk/shmuseum/earth_evo_08_2.5.2.5.php

[2]李建忠. 珠穆朗玛峰地区构造古地磁和磁组构研究及喜马拉雅隆升[D]. 成都理工大学, 2006. Sakai H, Sawada M,Takigami Y, et al. Geology of the summit limestone of Mount Qomolangma (Everest) and cooling history of the Yellow Band under the Qomolangma detachment[J]. Island Arc, 2005, 14(4): 297-310.

[4] 朱筱敏. 沉积岩石学(第四版)[M]. 北京: 石油工业出版社, 2010.

[5] Jade S, Shrungeshwara T S, Kumar K, et al. India plate angular velocity and contemporary deformation rates from continuous GPS measurements from 1996 to 2015[J]. Scientific reports, 2017, 7(1): 1-16.

[6] Sakai H, Sawada M, Takigami Y, et al. Geology of the summit limestone of Mount Qomolangma (Everest) and cooling history of the Yellow Band under the Qomolangma detachment[J]. Island Arc, 2005, 14(4): 297-310.

[7] 刘超, 王国灿, 王岸, 王鹏, 任春玲. 喜马拉雅山脉新生代差异隆升的裂变径迹热年代学证据[J]. 地学前缘, 2007(06):275-283.

[8] 王洪浩, 李江海, 张华添,等. 华北陆块中奥陶世绝对位置探讨[J]. 中国科学:地球科学, 2016, 000(001):P.57-66.

[9] 李江海, 等. 全球古板块再造及古环境图集[M].

[10] 王成善. 特提斯喜马拉雅沉积地质与大陆古海洋学[M]. 地质出版社, 2005.

[11] Fielding E J. Tibet uplift and erosion[J]. Tectono physics, 1996, 260(1-3): 55-84.

[12] 邹光富, 周铭魁, 朱同兴,等. 西藏珠穆朗玛峰北坡地区显生宙沉积演化[J]. 古地理学报, 2007, 9(1):1-12.Jade S, Shrungeshwara T S, Kumar K, et al. India plate angular velocity and contemporary deformation rates from continuous GPS measurements from 1996 to 2015[J]. Scientific reports, 2017, 7(1): 1-16.

[13] Yang X, Peel F J, Sanderson D J, et al. Episodic growth of fold-thrust belts: Insights from Finite Element Modelling[J]. Journal of Structural Geology, 2017, 102: 113-129.

[14] 岳乐平, 邓涛, 张睿, et al. 西藏吉隆—沃马盆地龙骨沟剖面古地磁年代学及喜马拉雅山抬升记录[J]. 地球物理学报, 2004, 47(6):1009-1016.

[15] 王成善, 戴紧根, 刘志飞,等. 西藏高原与喜马拉雅的隆升历史和研究方法:回顾与进展[J]. 地学前缘, 2009, 016(003):1-30.

[16] Scotese, C.R., 2016. Plate Tectonics, Paleogeography, and Ice Ages, (Modern World - 540Ma), YouTube Animation (https://youtu.be/g_iEWvtKcuQ)刘超, 王国灿, 王岸, 王鹏, 任春玲. 喜马拉雅山脉新生代差异隆升的裂变径迹热年代学证据[J]. 地学前缘, 2007(06):275-283.

[17] 刘德民, 李德威, 杨巍然,等. 喜马拉雅造山带晚新生代构造隆升的裂变径迹证据[J]. 地球科学:中国地质大学学报, 2005, 30(2):147-152.

[18] 陈智梁, 刘宇平. 藏南拆离系[J]. 沉积与特提斯地质, 1996.Yang X, Peel F J, Sanderson D J, et al. Episodic growth of fold-thrust belts: Insights from Finite Element Modelling[J]. Journal of Structural Geology, 2017, 102: 113-129.

[19]尹集祥, 郭师曾. 珠穆朗玛峰及其北坡的地层[J]. 中国科学, 1978(01):92-104+127-128+130.

卡布

《中国国家地理》签约摄影师

纪录片导演,《西藏西藏》作者。

本文转载自 Tibet一Tibet(ID:TIBET_MANDA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