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突袭下的歙县,或许你连名字都不会念
旅游

洪水突袭下的歙县,或许你连名字都不会念

2020年07月13日 10:24:18
来源:那一座城

该是多痛苦的灾难,才会让一个体面的中年人,在镜头下落泪。

这位茶企老板,让安徽歙县在短短几天内,再度成为了全国的聚焦。

动图截自新京报报道视频

动图截自新京报报道视频

受疫情影响,茶叶滞销,为了帮助茶农,当地的茶企今年收购了比往年更多的茶叶,却没想到碰上了五十年一遇的洪灾。

近3000吨茶叶被泡,金额达到了9000万元,站在泥泞的工厂门口,茶企老板强忍着泪水但最终没能够忍住。

动图截自新京报报道视频

动图截自新京报报道视频

可让这位老板心心念念的,不是自己一辈子奋斗的心血可能会付诸东流,而是那刚刚入库的1200吨毛茶中,60%还没有给茶农结账,老板心中焦急不知如何对茶农交代。

茶企老板的表现,感动了许多人,网友们纷纷评论说想买茶叶,就算泡过水了也要买点。

洪水突袭下的歙县,或许你连名字都不会念

01

“歙”字之下

是“茶企老板”们的徽商精神

蒙受损失的,不单单是这一家茶企,还有更多歙县开发区的企业,正守望相助,积极开展抗洪抢险生产自救。

这一场洪灾,让全国人民都看到了歙县。无奈的是,在这场洪水以前,许多人甚至都不知道歙县的“歙”字该怎么念。

“歙”字其实是个古字,从2000多年前建县就出现了。它有两个读音:一读“xī”,一读“shè”;歙县之“歙”,读“shè”。

洪水突袭下的歙县,或许你连名字都不会念

歙县古名歙州,秦朝置县,宋设徽州府,一府六县,府治设在现歙县徽城。

作为徽州文化(徽商、徽菜等)的发源地,歙县人、黄山人和安徽人对歙县之“歙”,也有着自己的独特理解和感情。

洪水突袭下的歙县,或许你连名字都不会念

左上角的“合”字,为“一口人”,即一个男丁,古徽州的一个尚未离家尚未涉商尚未出道的男丁。

左下角的“羽”,篆文貌似虫子,象征着这时候那个还未经商、也未成就事业的小男丁,还只是条小虫子,尚不成熟。

右边的“欠”,篆文貌似“龙”的篆文。三个字结合在一起,则意味着:

当初的那个青涩稚嫩的“一口人”,当初的那个被视为小虫子的“一口人”,新婚后不久便背井离乡,便带着妻子嫁妆典当后所得的那点资本,经过生意场若干年的跌打滚爬,尝足人世间的酸甜苦辣,终于经商有道,终于事业有成,终于成了又一代徽商。

图/微博@徽州古城景区

图/微博@徽州古城景区

在当地人看来,“歙”字不只是一个简单普通的汉字,更是“茶企老板”们徽商精神的绝妙写照。

从“合”到“欠”,从一口人发展成一条龙,是徽商们敏锐的创业眼光,是他们不畏艰难、百折不挠的进取,更是他们功成名就后依然照看着“家人”的选择。

02

歙县不寻常的高考

无一人因灾缺考

歙县,最近经历了太多太多。

备受洪灾煎熬的,是房倒屋塌,是作物被毁,还有那不平凡的高考。

动图截自央视新闻周刊报道

动图截自央视新闻周刊报道

当全国考生们都在挥斥方遒的时候,歙县却面临特大暴雨,考生们只能坐船赶考。

可截止到高考开考一小时,歙县2207名考生,也仅有500多名顺利抵达考场。

无奈之下,语文数学两门考试接连取消。

就像是百米赛跑的时候在赛道上,已经预备了,但却又被拉下来一样,考生们心乱如麻。他们能做的,只有在教室继续复习,焦灼地等待消息。

歙县考生强压焦虑,在教室专心致志地复习,图/中新网

歙县考生强压焦虑,在教室专心致志地复习,图/中新网

为了让大家顺利高考,7号晚上,来自歙县人武部的40多名民兵,连夜搭起了两座应急交通浮桥,分别通往两个高考考点。

40多辆应急车辆、30多艘冲锋艇、40多支应急小分队,随时待命,全力为考生们保驾护航。

考场外,武警官兵们为考生搭建“无雨通道”,动图截自于新京报报道视频

考场外,武警官兵们为考生搭建“无雨通道”,动图截自于新京报报道视频

终于,歙县高考还是圆满地举行,没有一名考生因灾缺考,而推迟的两门科目也在9号进行补考。

补考期间,考生家长们一边守在校园外苦苦等着,一边感激地为站岗值班的武警撑伞擦汗。

动图截自于微博视频@中国武警

动图截自于微博视频@中国武警

当这场“加时赛”终于落下帷幕,走出校门的那一刻,考生们自发地向守护他们的武警官兵们鞠躬敬礼。

不平凡的高考,也让大家看到了歙县的书生意气。

自古以来,歙县都是一个崇尚教育的地方,虽然偏居一隅,四周环山,但文风鼎盛,兴学不断。

图/微博@笑容陪你闯天下

图/微博@笑容陪你闯天下

从唐末宋初开始,整个徽州地区教育日益发达。北宋鼎革,重文轻武;宋室南渡,文弱传国。犹如一夜春风,徽州教育开始勃兴,并一直延续至今。

据统计,宋朝徽州建有书院(含精舍、书堂等)18所,约占全国总数(约400所)的4.5%;元朝建有24所,约占全国新建书院总数(约282所)的8.5%;明清时共存在过的书院约93所。

至于社学、塾学、义学,更是遍布城乡,数以百计。“十户之村,不废诵读,远山深谷,居民之处,莫不有学有师”。

发达的徽州教育,催生了大批社会精英。在这当中,歙县人最多,最为知名的要数人民教育家陶行知。

洪水突袭下的歙县,或许你连名字都不会念

03

徽州消失了?

多年来,呼吁黄山市复名为徽州的声音不绝于耳。

曾几何时,徽州是我国历史上的经济文化重地,安徽省的“徽”,徽派建筑的“徽”,风云一时的徽商的“徽”,八大菜系的徽菜的“徽”,都是徽州。

洪水突袭下的歙县,或许你连名字都不会念

若要评徽菜之首,那必然是这一道臭鳜鱼

而如今,徽州这一地名已不复存在,我们称呼它时需要加上“古”的前缀,取而代之的是安徽省黄山市。

徽州之地也散落到了两省三地,如今的年轻人甚至不知道徽州到底在哪里,是什么。

洪水突袭下的歙县,或许你连名字都不会念

歙县、黟县、休宁、祁门四县现属安徽省黄山市,绩溪县现属安徽省宣城市,婺源县现属江西省上饶市

有人说,徽州消失了,但歙县徽州古城几乎完好地保存着古徽州的迷人气质。

图/微博@歙县微旅游

图/微博@歙县微旅游

古城最值得驻足的许国石坊,体现了古徽州石牌坊建造技艺最高水平,也是中国唯一在封建社会为旌表功勋、科第、德政以及忠孝节义的建筑。

以上两图均来自微博@徽州古城景区

以上两图均来自微博@徽州古城景区

渔梁古坝,曾是古徽州昌盛数百年的水陆码头,交通要津,至今依然保持着古代街衢、水埠和码头的风貌。

图/微博@徽州古城景区

图/微博@徽州古城景区

还有古徽商的群居地——斗山街,沿着细窄小巷走进去,一条青石板铺就,曲径通幽,两边有鹅卵石镶嵌着图案,隐藏着古徽州人家的无尽无奈与无限渴望。

图/微博@徽州古城景区

图/微博@徽州古城景区

除了徽州古城以外,歙县还星罗棋布着许多古村落。截至2018年年底,在全国第五批中国传统古村落名录上,歙县境内148个传统古村落上榜,总数位居全国县级第一。

图/微博@笑容陪你闯天下

图/微博@笑容陪你闯天下

徽州真的消失了吗?待你踏上歙县这片土地,你会发现,它就在那里。

——

7月以来,雨不停地下,水不断地涨。

除了歙县所在的安徽,湖北、江西等我国多个南方地区正遭遇因强降雨引发的内涝、山洪等灾害。

防汛防洪的号角,已经吹响。在防洪大堤上,兵哥哥黄佳宁迎来了自己的20岁生日,他的愿望是“希望洪水早日退去”。

风雨无情,人间总有爱。

就算天公不作美,洪灾给我们设下了艰难的考验。但解这个难题的,不会只有当地的百姓,还有万万千千个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