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乐队的夏天!为了她们,痛仰冲上贵州屋脊!
旅游

这才是乐队的夏天!为了她们,痛仰冲上贵州屋脊!

2020年07月28日 09:49:47
来源:那一座城

上周末,《乐队的夏天2》正式开播,重塑雕像的权利以完美姿态高居分组赛第一。

去年那支在乐夏唱着“一直往南方开”的老牌摇滚乐队痛仰,真的一路向南,在距离北京节目录制现场2000多公里开外的贵州,上演了另一个版本的乐夏。

| 少年摇滚硬核照 图/红星新闻

| 少年摇滚硬核照 图/红星新闻

一群摇滚老炮,带着1个月前与孩子的约定,冲上贵州六盘水地处2900米山区的海噶小学,手把手教孩子玩乐队,手拉手与他们高唱《公路之歌》。

几十万人通过快手直播,观看了这场来自大山里的乐队的夏天。

稚气的音色,简陋的设备,没有华服只有校服,没有舞美只有舞动。

这不是节目,没经过剪辑,它真实、感动。鼓点踩着贝斯、吉他,与旋律一同冲上云霄。

看着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笑容,痛仰主唱高虎说,“愿音乐,与你们一生相伴”。

01

大山里的孩子唱红《为你唱首歌》,痛仰翻牌

痛仰和孩子们的遇见,要感谢顾亚老师。

今年6月,顾老师在微博上传了孩子们演唱《为你唱首歌》的视频。

“我要为你歌唱……”视频里只见简陋的教室,5位来自大山里的孩子扎着马尾,穿着校服,戴着红领巾,玩起吉他、贝斯、架子鼓等乐器有模有样。

在讲台上她们就如摇滚明星,台下的其他孩子们就是乐队忠实的观众。

大山里响起摇滚点燃了流量,视频很快被大家转发,包括《为你唱首歌》的原作者痛仰乐队。

“每一个天使都热爱美丽”。6月18日,痛仰乐队在微博里翻牌,并称已经找到了顾老师,“希望有机会也能为你们唱首歌。”

这才是乐队的夏天!为了她们,痛仰冲上贵州屋脊!

痛仰的关注,“帮助”顾亚和孩子们登上了热搜,一时间媒体的关注使顾亚受宠若惊甚至担心。

“我怕引起不必要的误解和争议,我单纯只想让孩子们快乐,其他的我并没有想太多。更不想因为这事出名。”

这才是乐队的夏天!为了她们,痛仰冲上贵州屋脊!

本地人顾亚今年33岁,从小喜欢器乐,上大学时组过乐队,有演出经历,参加过音乐节,至今这支组建了10年的乐队还留着,时不时几个好兄弟会聚一起玩音乐。

顾亚是吉他兼主唱,喜欢唱张玮玮的《米店》,痛仰的所有作品更是如数家珍。

2013年,长江迷笛音乐节,顾亚所在的“木染”作为暖场乐队,第一次登上中国摇滚的“伍德斯托克”,当时压轴的,正是痛仰。

| 当年的摇滚青年 图/红星新闻

| 当年的摇滚青年 图/红星新闻

金属感的撕裂声,荷尔蒙的回荡,张狂、自由、不安分,那是吉他手顾亚永恒的记忆。

由于大学专业是小学音乐教育,所以顾亚毕业后最想从事的是做音乐老师。

2014年,剪掉长发的顾亚来到六盘水,曾经的重型摇滚青年摇身变为顾老师。

最初他在腊寨小学,之后遇到了同在腊寨小学兼职的海嘎小学校长郑龙,得知那里面临着被撤出的危险,学校只有1个老师8个学生,开班都是问题。

这才是乐队的夏天!为了她们,痛仰冲上贵州屋脊!

许多家长希望孩子就近上学,但因为害怕老师待不住,顶着巨大的经济压力,只能把孩子们送到山下的镇上上学。

顾亚决心尽快到海嘎小学教书,他的愿望就是能把孩子“接回来”。

02

“贵州屋脊”响起摇滚之声

海嘎小学,位于六盘水钟山区大湾镇韭菜坪。

韭菜坪,这个贵州与天空最近的地方,也被称为“贵州屋脊”,时常可见云雾环绕在葱葱的山间。

这才是乐队的夏天!为了她们,痛仰冲上贵州屋脊!

这里距贵阳约240公里,是夏天的避暑圣地,这里峻奇独特对的石林和世界最大的野韭菜花带,是韭菜坪最不同的颜色。

2016年,作为特岗老师,顾亚跟随郑龙上山,到了他向往的天空之境,帮助孩子们捅破封闭的那层窗户纸,探寻一望无际的天空。

| 海噶小学。图/红星新闻

| 海噶小学。图/红星新闻

“刚来到这里,我觉得孩子们最大的问题是怕生,不爱讲话,见到老师不打招呼,很快就掉头就走。”

教语文的顾亚通过一次偶然的机会意识到孩子们喜欢音乐。

“那天我在办公室弹琴,发现很多孩子从门缝里趴着看,我就想,或者可以试试带他们唱歌。”顾亚随即抓来两个孩子。

一开始,只要顾亚弹琴,孩子们就很好奇,问乐器叫什么。顾亚把乐器画在黑板上讲解,后来索性把乐器带去课堂伴奏,教他们唱歌。

| 2017年,顾亚和孩子们在教室里合影。

| 2017年,顾亚和孩子们在教室里合影。

孩子们不仅慢慢不怕生了,还越来越主动,看到乐器会很兴奋,甚至主动上来拨拨琴弦。

再后来,顾亚开始教孩子们摁和弦,弹旋律,以及一些简单的乐理知识。

顾亚萌生了一个想法:帮孩子们组乐队,演出。

这个想法在顾亚音乐的小圈子传开来了,大家一开始觉得他带着一帮乐器都不懂的孩子玩音乐有点好笑,慢慢地觉得顾亚是认真的。

|为孩子插上梦想的翅膀 图/红星新闻

|为孩子插上梦想的翅膀 图/红星新闻

于是,认识的不认识的朋友纷纷帮助他们,在各方帮助下,学校获得了捐赠来的乐器。

2017年9月,第一批乐器捐赠到了海嘎小学,后面又陆陆续续送来了两、三批。

可是,想学乐器的孩子越来越多,已经有70多人,乐器严重不足的顾亚开始通过发朋友圈,希望更多的爱心人士能帮忙。

这才是乐队的夏天!为了她们,痛仰冲上贵州屋脊!

2018年,遵义正安县一个吉他厂说要给孩子们捐助一些乐器让校长郑龙开心坏了。“老板说给学校捐100个吉他,我都不敢相信。后来送到学校才发现,除了吉他,还有尤克里里、贝斯,总共有200件!”

想学哪种乐器,孩子们自己选。

03

一个班一个乐队,乐队成员都是女生

就这样,这所“天空小学”开始了摇滚之路。

早上,海嘎小学传出朗朗的读书声,一到中午,就变身成“摇滚学院”。

吉他声、贝斯声、鼓声交织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藏着一批摇滚明星。

孩子们的变化随处可见,上课认真听讲,午饭后他们自发拿起乐器,在操场上、在教室里三五成群练习。

有的孩子甚至把乐器借回家,吃完晚饭,写完作业,就在爷爷奶奶面前弹奏起来。

| 学校的操场上,学生们在学习手打鼓。

| 学校的操场上,学生们在学习手打鼓。

山里的孩子,学起摇滚来说似乎比城里的孩子快,很快就领悟了”摇滚三大件(吉他、贝斯、鼓)“的基础原理。

进阶的SOLO,“加花”等,孩子们也表现出惊人的天赋。

“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今天讲的东西,明天就能搞定,他们能刻苦。“顾亚说,”和城里孩子选择的东西多不同,摇滚成了这里孩子唯一能抓住的东西。”

顾亚对孩子们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从只注重旋律,到讲究舞台表现力。

“我让他们跟着节奏摆动身体,一开始孩子们害羞,互相看,还笑场。”

2019年,顾亚意识到孩子们学基础和弦有些枯燥了,就决定组乐队,刺激更多孩子学习乐器。

这才是乐队的夏天!为了她们,痛仰冲上贵州屋脊!

顾亚尽量把同一个乐队的成员放在一个班,一个班一支乐队,没有正式的选拔,就是挑乐感强的孩子。

因为精力有限,顾亚把培养的重心放在5、6年级,高年级的同学会像“小老师”一样教低年级同学。

有意思的是,原本女孩就比男孩多的海嘎小学,乐队成员都是女生。

男孩更多选择了简单一些的手鼓,反倒是女孩们克服了学习乐器的困难。

|已经毕业的罗丽欣 图/红星新闻

|已经毕业的罗丽欣 图/红星新闻

15岁的罗丽欣,是海嘎小学第一支乐队“遇”的鼓手,这个开始只敢选择尤克里里的彝家姑娘,在老师的多次鼓励下拿起了鼓棒。

在家务农的老爸不懂摇滚,但他每次看到架子鼓面前帅气的罗丽欣,都会直呼女儿霸气。

这几年,遇的演出脚步遍及六盘水的大小村镇,去过LIVEHOUSE和录音棚,最远还到过天津录制节目。

当时她们演唱的曲目是顾亚和几位老师写的《海嘎之歌》,这首歌也成了海噶小学的校歌。

| 排练是孩子们每天最开心的时光 图/多彩贵州网

| 排练是孩子们每天最开心的时光 图/多彩贵州网

不过,罗丽欣最忘不了的还是那次六盘水市区的演出。

演出前一天的排练,顾老师还因为台风问题第一次“凶”了她们。

那天表演的是《追梦赤子心》,“遇乐队”放下了包袱,随着节奏尽情摇摆。顾亚说那是至今他看过的最好一次演出。

他把录制的视频发上了抖音,评论最高的网友说,“这可能是我看过水平最差的现场,但却让我热泪盈眶。”

| 活泼开朗的黄玉梅 图/红星新闻

| 活泼开朗的黄玉梅 图/红星新闻

“未知少年”是海嘎小学第二支乐队,她们都是“遇”乐队的粉丝,巧的是5名成员又是女生。

队里同样有一位明星鼓手:黄玉梅。

学鼓一年的她进步飞快,原本羞涩不敢讲话,如今演奏时敢玩花活,还喜欢把鼓棒扔到半空之后接住。

得知自己和小伙伴因视频走红,甚至被痛仰点名翻牌,黄玉梅兴奋了好几天,但她万万没想到有一天痛仰会出现在眼前。

04

痛仰高唱《公路之歌》,这才是乐队的夏天

感人的故事迎来了完美的结局。

不仅孩子们没有想到,顾亚也没有想到,高虎带着老炮们真的来了。

| 高虎与孩子们合唱

| 高虎与孩子们合唱

和孩子们一起唱歌,教孩子们弹琴、打鼓,彼此像认识了好久的朋友。

当孩子们唱起《为你唱首歌》时,高虎就静静地坐在角落,静静地听。

1个月前,我曾经问顾亚,“如果有一天有机会,你会带着孩子们上《乐队的夏天》吗?

顾亚当时的回答很坚定,“肯定不会”。

顾亚担心孩子们被打扰,孩子们反倒笑老师想太多,痛仰的赴约,就如他们与练习册里的作者相遇。

开心是纯粹的,写在脸上。

| 痛仰乐手教孩子们打鼓。快手截图

| 痛仰乐手教孩子们打鼓。快手截图

也许是被痛仰的真诚感动,顾亚也放下了之前的戒心,用手机全程记录下痛仰与孩子们的音乐故事。

直播那天,作为快手主播的顾亚对网友说,“今天是孩子们最重要的一天,也是自己30多年来最有意义的一天。”

比起痛仰,孩子们应该感谢身边有顾亚老师的陪伴,是顾亚让孩子们上演了真实版的《放牛班的春天》。

孩子们是幸运的,这片本来音乐和诗歌缺失的土壤本来根本就不需要摇滚。

如果不是这样一群老师,孩子们也许一辈子也不会抬头看到这片璀璨的星幕。

这才是乐队的夏天!为了她们,痛仰冲上贵州屋脊!

痛仰这次的到来,也许是顾亚帮助孩子实现梦想的第一步,他还想办一个海嘎音乐节。

每年大概“六一”的时候,请毕业的“乐队”回来,同时邀请一些知名的乐队来到海嘎,与大家交流。

孩子们的人生,真的会因为摇滚而改变吗?我问顾亚,你会一辈子在这里陪着孩子们吗?他摇了摇头。

顾亚深知单靠他自己的力量无法改变世界,只能尽力地帮助孩子们。

即使这样,孩子们的心里永远都会记着顾亚。“遇”乐队本来的名字叫“五朵金花”,是顾亚取的。

孩子们觉得太土,把名字改成了“遇”,背后的含义就是遇见了顾亚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