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人是怎么把你整肥的?
旅游

东北人是怎么把你整肥的?

2020年07月30日 09:45:35
来源:ONE文艺生活

写字楼周边的外卖,总是那么丰富。

你周一吃四川麻辣烫,周二吃桂林米粉,周三吃云南砂锅米线,周四吃鳗鱼馅饺子……

你以为你吃遍了全国,但你不知道外卖订单的那一头,给你掂勺的,全是东北老板。

在北京就能看出来,大家对东北籍外卖有种特别的偏爱。

北京夜宵榜10个出道位,东北特色就占了4个。选秀节目都不敢这么成团。

也就是说在座每位读者,你们的过食肥,东北人至少要负4成的责任。

不光是夜宵外卖,开遍大街小巷的东北餐馆都让出门变成了一件“危险活动”。

金手勺菜馆喜家德饺子,还有已经成为北京租房坐标之一的冰城串吧,每一个都无情的在狙击你的理智。

一路上忍住了没吃,在小区门口,还有烤冷面的蹲守。

东北美食瓦解掉都市俊男靓女的健身梦,把每一个夜跑者KO。

出于好奇,随手在蓝色外卖软件上一搜,发现我周边餐馆“含东率”果真不低。

好像跟江浙菜一比,又差了那么一咪咪。

不过别就这么断定江浙菜稳赢,其实这几家江浙菜很有可能是东北人开的。

毕竟是创造出过喊麦和花手的东北人,原汁原味还原一个地方的风味,根本不能满足他们的创作欲。

不光做好本土菜,你的家乡菜东北人也要拿来改一改。

桂林米粉,给你改成东北米粉。

云南米线,给你改成咸香的砂锅米线。

还有鱼香肉丝,给你把笋尖替成青椒。

就连朝鲜冷面,都能跟齐齐哈尔BBQ结合改成烤冷面。

改得最神的还是麻辣烫。

麻辣烫,一个四川本土小吃,让来自东北的杨国福先生一通爆改,在全国开了5500多家门店,数量碾压民族品牌瑞幸,远超星巴克,马上就可以吊打肯德基。

这才是真正的暴打资本主义。

爆改后的美食,再返回到本地人嘴里,都Rock了每一个美食源头人的World。

甚至在疫情期间,复刻杨国福麻辣烫还强势反向输出。

世界上可能没有东北人无法接受的菜品,如果有,那是因为他们还没改良。

东北老板开的店特别好认,就差把“东北人”三个字写在脸上了。

首先,店名亲切。我是说把自己当你亲戚的那种亲切。

你失散多年的二姐和二姐夫联合出道,就为了给你整顿烧烤。

对自己家菜品自信的店主,绝对要把优势体现在招牌上。

大声喊出那三个字“碗碗香”,绿到你发慌。

各种匪夷所思的招牌吸引着你的眼睛。

保证每一个人走过路过的人走出了800米,心里想的还是:

“为什么要叫六十八头牛?为什么要叫六十八头牛?为什么要叫六十八头牛?”

上面那些店名根本没办法体现东北人的热情,

江湖传言:感情深,一口闷。

感情到位的标准,还得看有没有“喝丢一只鞋”。

选一个不在东北,店名带着其他地域的餐馆,也不意味着你可以逃过一劫。

可能是因为东北人常年是地域黑重灾区,导致东北人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特别喜欢在外地,开一个外外地的菜馆。

然而,这个秘密终究没被粗旷的东北人隐藏住,在一句句“来了老妹。吃点啥?”中逐渐暴露。

在中原地区开个米线和陕西面馆都是小操作,虽然别的方面都落后,但在吃上绝对要跟国际接轨。

比如在上海开一个西餐店。让来吃下午茶的Kevin和Jessica,从自己的中产梦中醒来。

苏州遇到开东南亚菜馆东北老板也不必惊讶,毕竟三亚是东北第四省,四舍五入也算离得近。

只是配着老板娘的口音吃冬阴功,不知道会不会有种在吃东北乱炖的错觉。

东北口味也特别好认,就跟东北方言一样,味大

盘成个“串”字的霓虹灯串有多耀眼,东北菜就有多香。

虽然辣不过四川,咸不过新疆,甜不过江浙。

但无论麻辣烫烤冷面,还是齐齐哈尔BBQ,随便拎一个在公共场合都是生化武器。

东北菜馆的菜码也是出了名的大,价格却不高。

东北菜菜码一盘顶江浙菜4、5盘,吃完一顿感觉拿出还可以接着卖,再浪费的人都觉得不打包对不起自己。

即便是在帝都这样的城市,也有最低8块的烤冷面可以让你吃饱。

20多的麻辣烫甚至让你一餐吃得,比30的便当摄入的蔬菜更丰富。真正的加量不加价。

东北菜馆把接地气贯彻到底,东北餐馆里你可以放肆调教,要啥给啥。

没有一点点偶像包袱,在麻辣烫里,绝对不跟你计较微辣还是微微辣。

在烤冷面里,上到芝士下到辣条,通通随便加。

顶多在你吃太少的时候,对你投去一个心疼的眼神:

“挺好个小伙子,连2斤麻辣烫都吃不了,可惜了了。”

我们还在搞粽子甜咸之争,东北人说别打别打,你要啥吱声。

东北老板是东北餐馆都灵魂,不仅要用食物拴住你的胃,还要用自己的热情换你的心。

每一个东北老板都是社恐克星,套近乎手法浑然天成,仿佛你们是早就看光了对方购物车的姐妹。

别人开店是拿顾客当上帝,东北人开店,就算是上帝来了都能叫一声“老弟”。

唠嗨了给你免单,有困难帮你找人,还喜欢吃就加个微信,给你送货上门。

别看东北餐馆满地跑,其实东北人没有那么放荡不羁爱自由。

2018年除夕时候平台统计全国人民都爱去哪过年,我到现在还记得,说全国都越来越愿意旅游过年。

除了东北,90%的黑龙江人都选择在家过年。

那个统计还给配了文:“老婆孩子热炕头,就是一年的追求。”

不说东北人多恋家,就说屏幕前的各位,

谁不想老婆孩子热炕头,

谁不想钱多事少离家近,

谁不想留在出生成长的那块土地。

但是,东北经济常年下行,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留下。

东北出来开饭店的都是苦过的人。小两口从家里借了钱,来到异乡从最小的店开始干起。

丈夫在后厨做饭,妻子在前厅招待。相互扶持把日子过下去。

要是时运不济或者经营不善,赚一个夫妻两人果腹的钱就算很不错了。

要是拼出来了,那还要带着全家人一起过好日子。

无名缘米粉一开始就是小本经营的夫妻店,老板孟祥松和妻子曹云波在南方屡次创业失败后,才终于把无名缘米粉经营到现在。

结果没好两年,丈夫孟祥松36岁英年早逝,留下曹云波一人妻承夫业。

小两口吃了半辈子苦,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月明,却无缘共享福。

而杨国福麻辣烫的老板一人开店,全村创业。

他带出了妻子的弟弟张亮,自己的亲弟弟紧跟着开了汆悦麻辣烫。同村的亲朋好友也跟着创业,虽然没有兄弟三个声势大,但也都开得红红火火。

让人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全国麻辣烫产业都被他们村统治了。

东北人情社会被人诟病,但正是因为重感情,才能有这么多回头客。也正是因为人情的羁绊,才让东北餐饮可以狂到开这么多店。

外卖小哥不需要进skp,因为东北餐饮就足以在深夜充实都市青年孤单和胃。

店面不搞轻奢,不搞时尚,让你放下社会给你的身份。

在这里你只是个来吃饭的“老弟”“老妹”。

不高的价格让你哪怕是最窘迫的时候也可以找回尊严。

量大的菜品缓解焦虑,还有那有点廉价的香气,唤醒你休眠已久的多巴胺。

地铁站门口的烤冷面摊永远在9点以后排队。

每个人都愿意等上几分钟,在属于自己的那份拿到手里时,对自己说句:“今天也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