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沙古镇:雪山下的纳西避世古村
旅游

白沙古镇:雪山下的纳西避世古村

2020年07月31日 16:51:42
来源:澎湃新闻

白沙古镇的风貌一如它美丽的名字,纯粹又清幽。我在今年初夏的一个清晨到访,银色的逆光铺在光滑的青石板路上。闪烁的光芒令人睁不开眼,仿佛是雪山女神洒了一把碎银在通往古镇的道路上。玉龙雪山那巍峨黝黑的身躯是不屈的战士,山顶不化的白雪是沙蠡笔下的多情的纳西女格拉茨姆。岁月流转,它永恒地守护着山脚下的纳西古镇。

白沙古镇街景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白沙古镇街景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一部鲜活的纳西族传说

白沙的壁画馆中保存着从明朝初期起,由几代工匠绘制了三百年的壁画。在漫长的岁月中,不同的思想在激烈碰撞,几大宗教交迭更替地登上统治者的舞台。时间潇洒地抹去了政权掠夺的血泪,留给后人璀璨的文明。

在这流传了三百年的壁画上,可以见到佛教、东巴教等文化和艺术流派的兼收并蓄。匠人们的笔触流淌着无与伦比的精致与严谨。壁画中的人物形态是画家用敏锐的洞察力与丰富的想象力塑造出的神明。处处可见的自然风貌,比如草甸中的骏马、山林间的飞鸟与雪山水中的荷花则是古时人们对土地的热爱与入世的情感。

围墙上的东巴壁画

围墙上的东巴壁画

离开壁画藏馆,我惊喜地发现东巴壁画依旧活跃于老百姓的围墙外。以黄色为底色,东巴象形文字幻化成诡秘的画中舞蹈。它像一幅卷帙浩繁的长卷,记载了无数令人敬佩的女英杰的故事。其中一幅壁画述说了一段神秘的往事:翠红褒白作为天女帮助人类突破了天神置于人类的桎梏,帮助人类学习了插秧与剪羊毛的技能。并与人类男子崇忍利思生下了三个儿子。三个儿子分别成为藏族、纳西族、白族的祖先。看着壁画,远处传来玄妙的东巴古乐,扑面而来的古纳西风情使人如痴如醉。

世界文化遗产纳西古王国之都——白沙

世界文化遗产纳西古王国之都——白沙

纳西族骨子内的勇敢与坚强

雪山苍莽迷人、远处传来清脆的马铃声。我忽然想起古时白沙是茶马古道上极为重要的一站。这条神秘又伟大的商贸古道起源于唐宋藏区与内陆的“茶马互市”。马帮赶着马队,驮着货物在横断山区的高山深谷间南来北往,流动不息。很难想象这条用马蹄踩出来的商道以西双版纳为起点,途经普洱、大理、丽江、香格里拉、德钦、察隅、邦达、林芝最后抵达拉萨。马帮以血肉之躯,克服了大自然的危险与重重困难,真是令人敬佩。

和蔼的村民

和蔼的村民

老艺人

老艺人

我在白沙古镇上,结识了一个开茶馆的朋友,几杯普洱下肚后,他与我说起他的爷爷做“马锅头”——马帮头子的故事。旧时只有村里勇敢又强壮的男人才能去跑马单。白沙出发的马锅头通常会带领五个壮汉与二十几匹马组成商队。在亲人们不舍的眼神中,他们赶着马,驮着货物步行到二十公里外的拉市海,然后在原始森林中越行越远。

去西藏的路上,要克服九九八十一难。遇到湍急的河流,马踩着浪花游过去,人和货物固定在碗口粗的麻绳上荡过河流。遇到大雪封山,投宿无门时,一群人围起来升起火把,搭野帐篷。从皮囊中取出珍藏着的罗非鱼或腊排骨来增加抵抗力,与恶劣天气搏斗。更别提同伴在漫长道路上的生病甚至是亡故,都会为马队带来不可估量的灾难。

在原始森林中越行越远

在原始森林中越行越远

一年中有半年的时光,亲人们在祈祷,马帮在奋斗。当等待的人们镇子口听到赶马人归途中敲打铓锣的声音时,全家出动,围着火塘跳舞庆祝。纳西族祖先骨子内的勇敢与坚强为后人带来了平安稳妥的生活。

一场真实的人间烟火

四方街上弥漫着从炉灶中氤氲而上的烟火气。不少年逾古稀的老奶奶们穿着蓝色厚布上衣,头上顶着同色帽子,略显佝偻的身躯上背着一捆柴火或者一篮蔬果和鲜花。她们每日早上聚集在镇中心的四方街上,为一早赶集的人们提供新鲜蔬果。她们的丈夫低头烹饪,为路人提供纳西族传统早餐。

年逾古稀的老奶奶在四方街上

年逾古稀的老奶奶在四方街上

香气引得路人聚集,非得饱餐一顿才能离开。夜露霜、绿豆团,黑黝黝的小锅内炙烤着金黄色的粑粑与米白的饵块。这里的人赶早将秘制调味玫瑰馅包进粑粑,我咬上一口,面粉踏实的香气与鲜花浪漫的余味让人品尝到了幸福。它不仅是当地人热爱的小吃,也是古时马帮必备的干粮。

烤饵块

烤饵块

我在四方街的沿街店铺中认真地挑选着铜器,迷失在铜火锅、铜壶、铜盆、铜瓢、油灯等少数民族打造的生活用品中。连连惊叹它们做工的精美。

四方街上的铜器摊位

四方街上的铜器摊位

一位纳西盼金妹闻声,笑眯眯地凑过来,黑红的脸庞闪烁着太阳的色泽。她得意地与我说:“我家是这条街上唯一还能手工打造铜器的店铺,曾经白沙有许多打铜师傅,大家以此为生。现在只有我爷爷是把打铜这门手艺作为传承在做了。我在镇里开办的艺术院学习传统刺绣,我家姓和,祖上是木府的子民,奶奶常和我们说,做人千万不能忘记本源。”与许多被商业化旅游湮灭的古镇不同,我在本地少女的眼中看不到世故与朴素的缠斗,她依然是雪山下像光一般在奔跑的纳西蜜。

远眺玉龙雪山

远眺玉龙雪山

古镇小景

古镇小景

静静的村镇

静静的村镇

走出店铺,在连绵的纳西族建筑瓦片下,我眯着眼睛眺望远方被云雾缠绕的雪山顶,身处在安静淳朴的村落,目之所及都是惬意。天空是水洗后淡淡的湛蓝,色调明净得像蓝月谷的流水。懒狗从青石板路上站起,自在地,深深地拉伸身体后复又躺下。我想起了于坚的诗:

我们住在这里 生下了小孩

我们日日夜夜谈论着云南

在高原上谈论湖泊 在春天中谈论梨花

在冬天谈论雪 在秋天谈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