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这座神仙小城,怎么还没火?
旅游

浙江这座神仙小城,怎么还没火?

2020年09月16日 09:22:33
来源:那一座城

村落,是中国最传统、最原始的群居方式之一。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这些古老的村落,成为了地方文化的发迹之地。

前些年,随着《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公布,一些原本非常神秘的村落逐渐显现在人们面前。其中,浙江丽水的松阳县就火了。

松阳,是浙江丽水建制最早的县,也是这个名录里入选村落最多的县。

这座有着1800余年历史的古县城,至今仍保留着100余座古村落。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体系中保留最完整、乡土文化传承最好的地区之一。

也被称作“古典中国”的县域标本。

双门洞一千零八 - 请回答1988

平田村

松阳县平田村。

地处在浙南深山里的松阳,和一般人印象中江南地区的水乡巷陌、深宅大院不同。

它和我们想象中的“秘境”更接近:

地形险要,交通闭塞;民居古朴、民风朴实,山水环绕,高低错落,美景如画。

藏在深山里的它,是真正的江南“秘境”和人间“桃花源”。

松阳县松庄村。

“西归道路塞,南去交流疏。唯此桃花源,四塞无他虞。”

这是北宋状元沈晦对松阳的赞美。在一千年以后,沈晦的话真的实现了:

如今,松阳成为了人们口中的“秘境”担当。

松庄村

松阳县松庄村。

01

隐世村落,是人间桃花源

它是你看一眼就忘不了的松阳

松阳,在国内的旅游圈子里并不热门。

这里没有令人惊叹的山水,加上交通不便的缘故,来的人并不多。而且,这里只有原始、传统的村落群。

在松阳的大山之外,无数山河美景吸引着五湖四海的游人前往。而松阳则不争不抢,静静吸引着国内外一群又一群的摄影师和设计师。

因为,每个人都希望能从村落山间处捕捉到松阳最美的一面。

杨家堂村

松阳县杨家堂村。

松阳,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称为“江南最后的秘境”。

如果你想看最道地的江南古镇村落,就去一趟松阳吧,即便要跋山涉水也没关系。因为,保证你来到这里之后,会因为这里丰富多样的村落群貌而叹为观止。

在松阳县附近,上百个古老的村落散落在松阴溪旁。它们或许居于群山云巅,隐藏在山谷林间,或卧于清溪之畔,或藏于山林竹海。

那些一座座散落在山头的房子,依山筑就。褚色盖瓦,黄色泥墙,素雅精致,就十几幢、几十幢那么聚着。

有时,会随着云雾隐藏在群山之间,当云雾散去时,这些像是神仙居所一样的地方又会悄悄露出真身。

正因如此,松阳受到了摄影师们的关注,这些美好的景象通过照片传达到了大山之外。

当年,田园诗派祖师爷陶渊明毅然辞官归乡。

写下《归园田居》,用“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来形容当时山间田园生活。

你看,眼前的大地略有起伏,一旁的村舍错落有致。细雨时不时会飘落,笼罩在附近的村舍。当袅袅炊烟升起时,云雾被拨开,暮色又照到了大地上。

依我看,用来形容松阳也十分恰当。

到了松阳,别急着上山,先去县城的老街上走走吧。

在松阳客运站下车,走出大门,往左边的紫荆路走到第二个路口再往南走,那里就是老街了。

这条老街叫西屏老街,也叫南直街。全长大约300米,始于汉唐年间,距今超过千年历史。

老街的名字,因为附近的西屏山而得名。这里一度是松阳县城的中心地带,最繁盛的时候,街上曾经有超过200家商店。

西屏老街

和大部分被装修成旅游地点的「街」不同的是,年代有些久远的西屏老街,大部分的店门都是破破烂烂的。

就这样街头到街尾,一间挨着一间,全是县城居民开设的小店,打铁店、草药铺、电器维修店、早点店……一应俱全。

在普遍机械化的今天,流传了几百年的手艺,依旧存在这条深山的老街里。

松阳县老街商铺。图/网络

在这里开店的,都是手艺人,住的都是老居民。

做的是熟客生意,撑起的是这座县城的点点滴滴。这里的生活,是名副其实的“慢悠悠”,一度像藏在大山中的松阳,被时间遗忘过。

老街商铺。图/网络

每天清晨,“吱呀”的开门声打破了老街的寂静。

越来越多的店家开了门,开始拎着老旧的煤炭炉生活烧水。水沸腾后,产生的烟雾冉冉升起。小城的闲情逸致,是繁华都市里难以见到的烟火气。

老街,其实只是松阳给游客的第一个索引。逛完了老街,那就该往深山里走了。

因为那些令人流连忘返的“秘境”,就在附近不远处的深山密林中。

松阳县的山间村落。图/石璞

02

“旧”,慢慢变“新”

这样唤醒松阳,才能带来新的活力

陈家铺村:800米悬崖上的中国最美书店

坐上当地百姓的车,开在盘山公路上。

松阳村落的魅力,慢慢在云雾缭绕间真正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你会发现有一座古村落,悄悄出现在眼前,它叫陈家铺村。在大大小小的古村落中,有600多年历史的陈家铺村最原始、最独特。

陈家铺村

图一/周柚;图二/Darlin;图三/左左xians

陈家铺村,建立在海拔800米的岩石结构山崖上,被梯田、竹林、古树、山峦簇拥。

村舍面朝悬崖,沿着山坡一级级向下延伸,错落有致,鳞次栉比。回头总能看到落差200米的摄人心魄的景观。

虽然看起来很惊险,但实则非常安全。

图一/davidzed;图二/Darlin

你站在村头,就能看到不远处藏着一座风格“特别”的建筑。那里就是先锋书店的新作:「陈家铺平民书局」。

见过的人,都说这是“悬崖上的中国最美书店”。

先锋书店(陈家铺平民书局店)

图/建筑二次元

一座如此新式的书店,能在有数百年历史的古老村落中开出来,是极其罕见的。

当年《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公布,松阳的古村落群被外界大量曝光。

如何让这个“沉睡”已久的江南最大古村落群“苏醒”,变成了松阳要面对的最大的挑战。

大木山茶园

松阳大木山茶园。

“苏醒”,意味着当地可以一改萎靡不振,再次迎来新发展。

先锋书店的团队在落实这所书店时,多次到访松阳,对这里的景观、人文、风俗、语言进行了考察。

甚至,还为松阳创作了「松阳文化」系列的文创产品,真正希望对外宣扬松阳文化。

「松阳文化」系列文创产品。图一/图三/左左xians;图二三/s小谢

先锋书店。

这个名字,也需要担负着不一样的“使命”。

每年都会举办「松阳诗歌音乐文学节」,把国内外的诗人、音乐人、作家、学者聚集到这里,提升松阳的文化号召力。同时,也在促进着这里的发展。

书店落址后,村民的期待也寄托在这所“悬崖上的中国最美书店”里。

关于乡村的“文化复兴”,是一个沉重、复杂的时代课题。而这间书店,是松阳文化对外宣传的其中一步。

图/s小谢

松阳这座小城的魅力。

在于村落中的那些“旧”;对于“唤醒”松阳,最好的方式就是以“新”建筑的方式来重新体现松阳的价值。

有别于大规模拆迁、重建的“城市化”进程。乡村的改建,不是简单的重新开发的过程,它以原有的村落作为载体,去深度挖掘自身的文化、经济与生态价值,重新释放活力。

在松阳的乡村复兴计划中,不仅仅只有先锋书店在做这件事情。

文里 · 松阳三庙文化交流中心

刘家琨设计的「文里 · 松阳三庙文化交流中心」,位于松阳县城内。图/建筑二次元

徐甜甜,是一所建筑事务所的创始人和主创建筑师。

在过去六七年里,她参与了几处松阳的乡村建设。结合当地人文的条件,为松阳的“旧”,打造一个生产和生活的新空间。

她相信“即使建筑不再具备传统风貌,人文的无限生机仍能持续为村庄注入活力。”

2016年建成的红糖工坊,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这个工坊,兼具了红糖生产、村民活动和文化展示几大功能。和一般的厂房不同,这座红糖工坊带有一些“舞台”的性质——既展现生产活动,又呈现田园诗意。

图/建筑二次元

横坑村:浙江十大最美乡村之一

在松阳大大小小的古村落里,藏着一座“浙江十大最美乡村之一”的横坑村。

建于明朝,坐落海拔1080米的尖山坡上。因村前一条环村而过的小溪“横坑”得名。

横坑村

图/左左xians

虽然作为最美乡村之一,但村民却淳朴到了极致。

对风景没有半点修饰与夸赞——将溪水称为“坑”;万亩竹林叫做“林塘”,翠绿大山也简单称呼前山、后山。

如果不是在松阳县问过当地居民,也许就会因为名字而错过这座“最美小村”。

横坑村,被一片绿色包围。图/韩丹

苏东坡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横坑村的美,是错落有致的黄墙黑瓦,是棱角分明的台阶巷弄。也是整条村子横卧在两山之间的那片林海。

深山毛竹林。图/左左xians

徐甜甜发现,横坑村周围漫山遍野都是毛竹林。

毛竹的韧性强,根基也非常牢固,就像是一幢建筑的基础一样。如果把毛竹拉下来,拉围成穹顶的形状,一个天然的剧场就形成了。

于是,这座竹林剧场应运而生。

竹林剧场

上图/网络;下图/王子凌

竹林剧场建成后,成为了村民们文化交流的新地方。村里的传统祭祀活动,高腔剧团的演出,游客的休息之地……

一切活动,都可以在这里进行。对于临竹海而居的横坑村村民来说,这是他们最喜欢的改造之一。

有了它之后,仿佛村子的文化也有了沉淀的地方。

竹林剧场。图/王子凌

这种以原生环境而重新构建的“标志物”。

在松阳,除了先锋书店、红糖工坊和竹林剧场外,各个村落里还存在着很多很多,它们为松阳带来了很多景观感与实用性。

比如,松阴溪旁边的独山驿站。

独山驿站

图/建筑二次元

石门村的石门廊桥。

石门廊桥

图/建筑二次元

大木山的大木山茶室。

大木山茶室

大木山茶室。图一二三/建筑二次元;大木山茶园竹亭。图四/网络

石仓村的石仓契约博物馆。

石仓契约博物馆

图/建筑二次元

蔡宅村的豆腐工坊。

豆腐工坊

图/建筑二次元

杨家堂村:一幢幢村舍,就是松阳的名片

一句“最后的江南秘境”,让松阳从此一举成名,也让很多设计师慕名来到这里。

但实际上,很多人不知道这句话说的是——杨家堂村。

杨家堂村

杨家堂村是松阳的名片,也是明朝开国功臣之首宋濂后裔的居住地。

这里的一幢幢村舍,是它最为特别的地方。

在每幢村舍墙壁上,都有用毛笔书写的《朱子治家格言》《孝经》《孝悌力耕》和《宋氏宗谱家训》的文字。

在古代,宗族社会是权威的表现之一。墙上的文字,便是淳朴的宋氏人信奉的人生信言,也是“耕读文化”最直接的体现之一。

耕读文化,“耕”是基础,“读”才是根本。

看着这些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前写下的文字,让人有如入漫长岁月中。这是村民对家园眷恋和向往,也是村落里的价值观。

部分门上悬挂的门楣,用最直白的方式告诉来到这里的人,这里何人居住,有何身份。颇有将领之风。

走进杨家堂村,在不经意间都能感觉到这里的房屋、道路等设施,大多数是有精密布局、设计过的。

如五行、风水、方向、星象、八卦等。

如何遵守传统坐向的规则?如何把喧闹的道路屏蔽在外?如何把内部道路打造成通幽又隐秘的布局?

新设计如何在松阳与旧建筑共存?杨家堂村内,处处皆是答案。

松阳县杨家堂村,袅袅炊烟,人间烟火。

这些精巧的设计,使得面积不大的杨家堂村看起来庞大、雄伟,像一座“金色的布达拉宫”。

杨家堂村的村落设计,并不是松阳古村落中的特例。而是村落与村落间,最普遍的、独特的共通文化。

也因此造就了村落间互不相同的个性。

每位设计师在设计构图时,都需要参考这些旧建筑的风格与构造。

图/周柚

在松阳,美丽古村落还有很多。

它们是村落群中的其中一员,代表着各自村落的特色。

它们也许就在重新设计规划的名单里,但能建起来的,一定是能和唤醒松阳的,能一起共存的“新血液”。

横岗村

图一二松阳县横岗村;图三/松阳县松庄村。

常年云雾缭绕的西坑村。

这里是看云雾和落日黄昏的最好选择,站在石板路眺望,天地一片橙黄。山下那一个个白色的亮点,就是点着煤油灯的村屋。

要是逢年过节,更是万家灯火通明。

西坑村

松阳县西坑村。图二三/左左xians

寂静无人的上田村。

当地的村民几乎都已经搬走了,只留下了见证过万千岁月的斑驳痕迹。一砖一木,都像在告诉过路人关于上田村的点滴故事。

上田村,目前在规划构建的名单之中。人们希望把这片闲置之地重新利用起来,建起新设施和建民宿,重现上田村往日的繁华。

让古老的村落依旧保留古典美的同时,也可以因为这种美而诞生另外一种新文化。

这才是大批设计师来到这里的目的。

上田村

松阳县上田村。图/左左xians

山水,田园,村落,三合为一,是中国传统民居最典型的表现之一。经过漫长岁月的打磨,已然成为城市人心中的“桃花源”。

它们宛如座座迷宫,村舍间鳞次栉比,狭小巷弄曲折蜿蜒,走在其中,宛如深处江南画卷之中。

看似精巧打磨,实则微处是古人对韵味最道地的理解。也难怪,当年北宋状元沈晦会对松阳这个地方如此盛赞。

那么,我们对“新桃花源”的定义是什么?

城城相信,在未来的时间里,松阳一定会交出一份满意答卷。

何山头瀑布群

松阳县何山头瀑布群。

03

“我们的村子一定能变好”

唯有新血液,才能长盛不衰

虽然,如今大部分的村落的居民已经迁走。

但在留下的村民家中,依然能窥见最有松阳风味的农耕文花。

秋天刚至,大多数村民都开始进行今年的秋收,每家每户都在自家的阳台、门口、田地里晒萝卜干、地瓜干、笋干、柿饼等特色作物。

简称“晒秋”。

当然。

也可以在村民家中一尝松阳美味,听村民说松阳的故事。

灯盏盘、麻花、油炸溪鱼、盐煨鸡……这些美食,烙印着松阳的记忆,也是松阳的文化传承。

松阳盐煨鸡。图/网络

村民们憨厚善良,黑黝黝的皮肤下面藏着一颗热诚又柔软的心。

他们知足常乐,没有城市人能言善道,时不时还会对你害羞的笑起来。更重要的是,他们愿意把自己守了几十年的村子,交托到那些有心人手里。

因为这样的话村子就能“活”起来,也会有更多的年轻人选择回到家乡,参与建设。

尽管,在村子里长大的他们文化并不高,但却一直努力地,尽可能地,用不同的方式去理解、去接纳来自外界的文化。

再用自己最笨拙的方式,试图让村子得到一些活力和生机。

只有最真实,才最能撼动人心。

松阳,就是这样婀娜多姿又真实的,是难得的、活态的“古典中国”。在历史的年轮下,它变得愈发迷人。

松阳县平田村。

这些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古村落群,在保护、发展与文化宣传中,已经慢慢摸索出属于自己的道路。

今后的松阳,也许会就像散落在各个村落中的那些新建筑一样。

在最大限度保留文化的同时,不断地去加入新血液,维持松阳的长盛不衰。

正在建设当中的松阳县南城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