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含:溯源青花,传统艺术美学的现代演绎
旅游

邱含:溯源青花,传统艺术美学的现代演绎

2020年09月18日 16:39:24
来源:凤凰网旅游

多年之后,长城由古老的防御工事渐渐演变为拥有独特在地旅游资源的民族象征,而在新时代多元交错的文化脉络之间,千年的汾酒跨越了边关古隘。历史的尘嚣与革故鼎新的汾酒邂逅,9月9日,长城之巅、大国之酿青花汾酒30复兴版新品发布会在居庸关长城举行,一场视觉旅游盛宴,一次酒文化的穿越之旅就此展开。

跨越历史的长河,青花作为传统瓷器与现代汾酒邂逅,碰撞出跨时空的火花。景德镇陶瓷艺术家、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二级教授邱含作为重磅嘉宾出席了此次青花汾酒新品发布会。

1984年,邱含毕业于景德镇陶瓷职工大学美术系,现在景德镇玉风窑瓷艺研究所从事陶瓷美术创作。他的作品来自于传统,来自于生活,来自于心灵。他习惯借用中国画和民间青花写意技法,不拘泥于形式和成规,于法度中求变化,于常理中寓新意,信笔挥洒而不逾规矩,显示出一种自由、潇洒的气度。

溯源青花美学

青花瓷常简称青花,是我国瓷器的主流品种之一,属釉下彩瓷。青花是用含氧化钴的钴矿为原料,在陶瓷坯体上描绘纹饰,再罩上一层透明釉,经高温还原焰一次烧成。明代时,青花成为瓷器的主流,清康熙时则发展到了顶峰。明清时期,还衍生出了青花五彩、孔雀绿釉青花、豆青釉青花、青花红彩、黄地青花、哥釉青花等品种。

邱含与青花可以说是有20多年的渊源历史。他介绍道,青花是很古老的一种表现形式,它的中间是青花斗彩,两边是青花。青花的画色也彼此不同,它用苏麻离青来做着色剂,是一种传统的青花方式。

从艺之初,邱含就意识到,陶瓷作为一种审美对象,造型美、材质美、绘画美的审美经验根深蒂固,所以陶瓷创作讲究器、技、人三位一体,讲究造物、个人精神与传统工艺美学的结合。正因此,他关心笔墨语言、材料语言、形式语言,更关心情感、修养、审美和品质对艺术风格的左右。

当汾酒遇上青花

自古以来,酒器便是酒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同书画艺术家注重笔墨纸砚等工具的艺术美一样,人们对酒具的要求,也很注重审美价值和欣赏价值,以便能够在细品佳酿的同时,还乐意把酒具作为一种艺术品来欣赏、品味和把玩。盛葡萄酒的是夜光杯,盛兰陵酒要用玉碗。所以美酒美器是绝配。看那些从古至今的容酒之器,有的沉雄厚实,有的古朴庄严,有的精巧灵动。饮酒的同时,也可欣赏酒器,妙不可言。

整体来说,景德镇的陶瓷酒具最具代表性,艺术成就也最高,代表着中国古代酒具的最高水平。青花酒器传世颇多,明朝的各类青花梅瓶、高足杯和压手杯等青花酒器,都是艺术珍品。但邱含认为,青花汾酒30·复兴版瓷瓶创造了、也改写了历史。他谈到,从建国以来到现在,从陶瓷造型上说,我们未曾超越古人,也没有出现过一款让人印象深刻的瓷瓶。但是今天青花汾酒瓷瓶却创造了一个历史。

酒具的艺术化不仅表现在造型的工巧别致、花样繁多上,更表现在所用材料上。在邱含看来,青花汾酒30·复兴版瓷瓶则完完全全显现了青花的美,青翠明快、赏心悦目,完全提炼出了青花的青白相间完全美的感觉。

青花瓷瓶的美,正与邱含作品中所体现的精简而考究的风格相契合,着重保持色调、光影和色彩间的微妙平衡,画面中精神与空间、色彩、线条达到一种超然的、单纯的和谐。笔随情动、意随心动,曲折的笔触,纵横交错地塑造出棱角,翩翩荡漾的线条描摹出不规则造型,高低起伏。

“器”的选择装饰了美的外形,让当代追求高品质生活的人群有了新的选择。邱含表示,青花汾酒30·复兴版在造型、书法、留白上都很特别,瓶型简约简单、青白相间,从中不仅能看到时代的烙印,也能感受到青花瓷的独特美感。“这也是我们作为景德镇人,作为汾酒人的一种骄傲。”

酒具的历史像酒文化的历史一样源远流长,但其基本发展趋势却是由实用到审美,由古朴到精致,由单一到多样。人们在越来越重视白酒的口味和健康价值的同时,对酒器的感官和审美需求也逐日增加。青花汾酒30·复兴版瓷瓶通过简洁、优美的审美设计,让更多人欣赏到青花的这种美,在长城之颠,大国之酿。(文|丁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