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房车游能否走向“诗与远方”?
旅游

后疫情时代,房车游能否走向“诗与远方”?

2020年09月21日 07:44:16
来源:凤凰网旅游

“我到树林中去,因为我希望从容不迫地生活,仅仅面对生活中最基本的事实,看看我是否能掌握生活的教诲,不至于在临终时才发现自己不曾生活过。在荒野,在无人区,有我们一直要找的答案。”这个答案是什么?或许在驱车旅居的途中,能得以探索与聆听。

房车游作为一种四海为家的旅居生活方式,唤起了人们心中追求自由、冒险与极简主义的因子。此外,受疫情影响,人们在出行时,更热衷于选择风险相对较低的旅游方式,房车游较为私密封闭的特性更符合当下国内旅游市场的需求。

针对当前国内房车游市场的发展,有人说,它是疫情后的”异军突起“,新的机遇;也有人说要冷静看待这种热度,警惕它只是一场”泡沫“。

国内房车游能否走向”诗与远方“,还需拭目以待。

在前段时间的热播剧《三十而已》中,陈屿为挽回前妻钟小芹,策划了一场“房车追妻之旅”。戏中,二人开着房车一路漫行,重寻旅途中的惊喜与美好。最后,二人直接开着房车到民政局复婚,“陈养鱼”成功追妻。尽管这样的浪漫桥段被网友称为,“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但是剧中的房车游却实实在在地打动了观众们那颗向往自由、追求冒险的心。

后疫情时代,房车游能否走向“诗与远方”?

房车游,这一在国外流行多年的生活方式,近几年开始在国内盛行。越来越多人选择自驾一辆房车,居住在不到二十平米的地方,抬眼就能看见窗外的独特风景。他们的每一天都是冒险,或驰骋于广阔的无人公路之上;或穿梭于连绵的峡谷之间;或停靠在远离城市的山间森林之中,偶遇各种野生动物;或静静躺在窗前,在朝霞中醒来,惊艳于山川湖海的壮丽;或于傍晚,在营地前点一处篝火,与好友谈天说地、纵情山水,沉醉于漫天星辰……

后疫情时代,房车游能否走向“诗与远方”?

这种极具浪漫主义的生活方式,因其私密性强、安全性高、灵活性好等特质,在经历了一场封闭的疫情后,似乎迸发出了更加蓬勃的生命力,成为一众旅行爱好者首当其选的出游方式。据国内最大的房车租赁企业上汽大通房车生活家平台数据显示,跨省游政策颁布后,房车跨省旅游板块的搜索量相比开放前暴涨了近3倍,家庭房车出游在后台的咨询也占到近八成的比重,西北地区的车辆出租率已接近100%。房车游俨然成为当下最时尚的一种lifestyle。

房车旅行的新体验

我们采访到三个房车生活样本,试图发现这个时代“旅行+生活”的另类可能性。

01

Amazing Vanlife

房车旅行是疫情中的安心剂

丁峰与Summer,是一对辞职去流浪的couple。房车游,原是他们五年前的灵光一闪,五年后,他们终于决定放下占据他们近80%人生的工作,停下来,重新去看看这个世界,看看新的生活方式。

丁峰与Summer选择了拉美线,用他们的话说,拉美不只是一个目的地,而是他们共同选择的一段新的人生经历。Summer原本的计划是在美国短暂停留,然后去墨西哥过亡灵节,从12月开始一路南行,直到阿根廷的乌斯怀亚。但是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打断了二人的旅程。

2020年3月,疫情在海外蔓延开来。那时候,丁峰与Summer仍在旅行,但是危机已经开始显露出来。“新闻里看到意大利疫情爆发,隔壁邻居美国的确诊人数疯狂增长。旅行者群组里的讨论话题从旅行变成了回家。房车营地里遇到的加拿大家庭在三天内态度180度转变……”但真正给他们当头棒喝的,是各个国家陆续关闭边境。他们意识到,继续旅行是不可能的了。于是,二人匆匆结束行程,寻找安全的地方进行隔离。Summer在她自己创立的公众号中记录到,那段时间他们精神紧张,简直像有了被迫害妄想症,完全没有任何做行动改变的能力。

后疫情时代,房车游能否走向“诗与远方”?

三月中旬,美洲国家陆续关闭边境

图源:阿拉丁和蓝潘潘在美洲公众号

二人驾车前往隔离地

图源:阿拉丁和蓝潘潘在美洲B站

后来,冷静下来,Summer想到,“身体不能旅行,精神还可以出走”,他们每天看书、看电影、看纪录片,写文章、拍Vlog记录在拉美旅行的生活。在Summer关于墨西哥旅行的一段记录中,她感到不容易的同时也觉得值得、有趣。

在墨旅居的3个月中,二人在魔法小镇帕茨夸罗住了40多天,过上了和当地人一样的生活,每天买菜做饭、在咖啡馆上网、工作日学习西班牙语、周末去周边的小镇短途旅行。他们也在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达拉哈住了近20天,并且在那里迎来了人生的第一辆房车——Truck camper,那段时间,皮卡与camper的说明手册就是他们的枕边书,尽管他们在上路的第一站,就撞车了……

后疫情时代,房车游能否走向“诗与远方”?

图源:阿拉丁和蓝潘潘在美洲公众号

旅途的不顺开始让丁峰与Summer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继续走下去?但是他们说,这场旅行更像是二人的人生探索项目,“以旅行为媒介,”去尝试更多人生可能,挑战更多之前没做过的事情,学习新的技能,还有在关系和个人心态上的成长也是我们所看重的”。

2020年之后,二人的旅行渐入佳境,他们在墨西哥北部的荒漠里寻找仙人掌,探寻本地原住民的神圣仪式;去挑战人生最疯狂的吉普车体验;住在墨西哥的国家公园,和专业的攀岩社群一起生活、攀岩……Summer说,这趟旅行需要专注当下的过程,而他们不会缺席。

后疫情时代,房车游能否走向“诗与远方”?

图源:阿拉丁和蓝潘潘在美洲公众号02

02

生活是一场旅行

房车就是路上的家

关于房车游,有人说,“车外是整个世界,车内就是家”,对于小七来说,以房车为家,就是他想要的生活。2019年10月31日,小七在他的微博账号@小七的房车生活,发布了第一条房车旅行日记,“刚才算了一下,一个人在车里旅居生活,已经214天了,车里做饭,车里睡觉,车里工作,一切都是在车里进行。这种生活我很喜欢。”2019年年初,小七辞掉了高强度的工作,带上他的宠物狗小小,开始了一人一狗的房车旅行。

后疫情时代,房车游能否走向“诗与远方”?

图源:@小七的房车生活

小七将自己的房车游定义为“旅行”,而非“旅游”,他认为,旅行是不用规划,随遇而安的。比起打卡景点,他更喜欢去一些僻静少人的角落享受房车游的自在与放松。因此,疫情对于他的行程并没有太大的影响。自今年5月起,小七带着小小先后去了山西、内蒙古、吉林与辽宁。

旅途中,小七带着小小在白雪皑皑、风景如画的可可西里看过藏野驴;在青海湖留下了小小的倩影;在零下15度的户外,与小小一同窝在房车中,一觉睡到自然醒……小七通常会选择一些人烟稀少的目的地,在房车上露营,做一顿简单的晚餐,看一场电影。或者,将小小放归自然,看它肆意奔跑。

小七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东北的一座小镇,周围荒无人烟,小小在雪地里玩耍,留下一路梅花脚印,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静谧与放松。还有一次,在陕西秦岭附近,小小在河里游泳,小七说,“感觉都市的生活就像行尸走肉,之前的自己是个工作机器,这样的生活方式很自由,这才是做回了真正的自己。”

后疫情时代,房车游能否走向“诗与远方”?

小小的陪伴,让小七的旅程不至于那么孤单。一车、一人、一狗,在一起,就能组成一个家。

小七统计,2019年,他总共走过了中国的16个省份、38个城市,留下656个足迹点,行驶了4598.2公里。他说,“我走遍天涯海角,收获了不平凡的人生。”

03

疫情后开启一辆车

一路感动的全新体验

我们找到杨旭时,他正处于入手新房车的兴奋中。疫情后,杨旭决定从传统自驾游转变为更为安全的房车游。他说自己计划下个月出发,从北向西,先走边境线,等疫情过了,再计划亚欧线。关于出发前的行程规划,杨旭说,“没什么过多准备的,随遇而安吧。”同杨旭一样,似乎每一个开始房车游的人,都没有固定的规划,自由出行,这符合房车游的特性,也符合房车游者的心之所向。

杨旭说,入手房车,是因为房车作为移动的家,非常适合他这类常年在外边走的人。由于还没有开始旅行,杨旭更多地和我们分享了他入手房车的经历。在最初看车的阶段,杨旭在拖挂B型和C型的览众和依维柯系列中,首选依维柯,次选览众系列,预算在40-50万的区间。但是许多资深玩家都给了他一个相同的建议,就是多考虑一下二手房车,因为二手房车的价格通常是新车的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二,对于一个新手来说,大概率会换车,这样的折损会小很多。后期,杨旭在逛二手车市场时,将预算调整到30万左右,目标车型为依维柯单拓或者无拓的房车。

因为等到自己喜欢的车型和配置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等待的过程中,杨旭见到一辆览众房车,这辆车是手动挡,杨旭之前没有过开手动挡车的经历,试驾后,他发现没有想象中困难。并且,这是一辆四驱房车,比起两驱车来说,基础的越野功能更加稳定,更适合他这个喜欢走险远地方的人。

在等待了75天之后,杨旭终于喜提新车,尽管提车时发现颜色不对,但他已经无所谓了,迫不及待想要开始一段新的旅程。杨旭在朋友圈写道,“以前的公共交通,后来的自驾,今天的房车。这些年走着走着,自己想要的生活,愈加的清晰:不慕名揽胜,无时间约束,听内心声音,寻曲径通幽,登峭壁崖顶,观云卷云舒,得自在恬淡。”

房车旅行并没有想象中容易

房车游作为一种四海为家的旅居生活方式,唤起了人们心中追求自由、冒险与极简主义的因子。此外,在经历了一场疫情之后,人们在出行时,会更愿意选择风险相对较低的旅游方式,房车较为私密封闭的空间更符合这一点,三位受访者也均肯定了房车的独立性。

Summer结合自己此前的背包客经历谈到,“之前需要不停换地方、不停找住宿、不停打包行李,房车的自由度和舒适度很好,还可以选择住在一些偏自然的地方。”并且,市场也看到了房车游的可能性,许多周边景点正在向打造房车游服务重点发力。

但是,尽管房车游市场展现出巨大的发展潜力,它所存在的一些短板仍不容忽视。

01

市场选择相对匮乏

多少人在选车这一步就入坑了?

中国的房车旅行起步较晚,市场选择相对匮乏,对于许多初次尝试房车游的小白来说,在选车这一步就踩坑了。

小七第一次购买房车时,选择了在改装车厂定制,拿到车后,却出现了诸多质量问题。先是车上的冰箱没有安装冷热循环系统,导致食物没办法冷冻,他只能自费重新修理。再是在提车一个月后,空调二连三地出现问题。后来,窗户的边框、顶棚的软包也相继出现变形的情况,小七只能将车送回车厂返修。

对于这样的情况,杨旭深有同感,他在自己选购房车的过程中发现了目前大众对于房车认识的一个误区,“不少人以为房车会比较贵,敬而远之,其实现在主流房车就是一辆中高级轿车的钱。”但是,“房车市场水极深,同样的底盘同样的配置,价格可能相差1/3”,并且,“相比普通汽车,国内房车没有特别好的厂家,彼此价格竞争明显,缺乏工匠精神,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严重。”因此,他建议选购房车时一定要在大厂购买,不要选择小改装厂,“区别都在人看不到的地方”。

国外的房车市场较国内而言相对成熟,但若想在国外买到一辆称心如意的房车,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丁峰与Summer第一次选车时,由于房车信息相对不足,了解较少,他们在朋友的推荐下选择了一款外观极其中意的车,但是这辆车最大的问题是油耗太大,体积太大。summer说,他们过于追求功能性,却忽视了经济性与灵活性。

一辆适合自己的房车是开启这段旅程的灵魂,但目前我国的房车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房车企业的注册资本较少,规模较小,消费者的选择自然受到了限制。

02

极致体验与旅途安全性之间的冲突

如何平衡?

房车旅行与常规跟团旅游有显著的区别,房车自驾旅行追求的更多的不是平稳的体验,而是一种波状的极致体验。但是,过于追求旅途中的极致体验,有时,对于安全性也是一种挑战。

丁峰和summer喜欢探索小众旅行地,因此他们在穿越美墨边境后,选择的第一站是huasteca potosina。这是一片非常漂亮的秘境雨林,但是,离开这里需要经过一个800多弯道的自然保护区。他们的车身很大,还是他们并不太熟悉的手动挡房车,加之路程崎岖,车子在中途就抛锚了,并且报废了一个轮胎。尽管,丁峰与summer最终修好了车,有惊无险地度过了这段旅程,但过程的坎坷也让二人心有余悸。

行车途中的危险是一方面,有时候,达到目的地后露营地的安全问题也能构成威胁。据小七描述,他曾在云南的一次旅行中,晚上休息时将车停在云南一座小镇的镇中心,附近是景区,灯火通明,人流攒动。但是到了夜间休息时,小七感觉到房车内似乎有些动静,起初他以为是小小,随着声音越来越大,他才警觉到是有人在撬房车的门。小七在车中立马报警,待到警察来后,调出监控,才发现是个惯犯,常年偷窃附近游客的财物。

极致体验与旅途安全性之间的矛盾,也是房车旅行发展中不容忽视的问题。

03

景区与营地的配套设施建设不足

后方补给如何跟上?

房车游不同于传统的自驾游,它以车为载体,实现旅行的吃住行游购娱。但这绝不意味着,房车只是行走在路上,只有与景区和营地相结合,房车游才更能展现出它生活场景式的一面。

但是,就我国目前的房车游市场而言,类似的营地或景区的相关配套设施建设并不十分完善。有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成型的营地只有500个左右。此外,也少有景区能推出特色鲜明的服务真正留住房车游旅行者。

专家介绍,由于我国土地成本较高,营地建设回报较慢,因此,房车游尽管有很大的市场潜力,目前也只是处于摸索阶段。

小七说,据他了解,国内很多房车营地费用很高,设施却没有国外那么完善。所以,他宁愿自己在野外选择一些露营地。

后疫情时代,房车游能否走向“诗与远方”?

房车游能否迎风而上

房车旅行原是一种极致的小众体验,但是,在疫情的影响下,消费者的旅行方式衍生出新的模式,房车旅行也因此呈现出一种“异军突起”的增长态势。对于房车旅行展现出的井喷式热度,业内一部分人认为这是中国旅游市场发展的新机遇,但也有人认为,目前国内房车游市场的整体配套设施还很不完善,房车旅行并不能实现小众体验的“出圈”。

对此,上汽大通的相关负责人分析认为,“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之下,游客需要舒适、私密、安全性高,人群接触少的旅行产品,房车游相对低风险,符合当下国内旅游市场的需求。”当然,房车游的兴起并不完全依赖于疫情原因。当前,社会经济不断发展,出行者的旅游观念在不断更新,房车游作为一种全新的旅游方式正逐渐被更多出行人群所接受。上汽大通的相关负责人认为,“其实房车并不是一个新鲜事物,只是国人对房车了解较少,但随着国家经济持续发展,房车旅行会被更多人接受和喜爱,也会逐渐形成我国特色的房车旅行文化。”

关于房车游未来的发展前景,上汽大通的相关负责人也给出了一些建议。他们认为,除了政府层面放宽政策限制,加强对营地建设的政策鼓励、对房车停靠、补给的建设和保障等,相关企业、景区也需做好配套服务的“弯道超车”。他们提出“房车旅游+互联网”的新模式,希望依托于我国的互联网优势,打造出超越欧美房车游的新形式。例如在地图APP中打造专属于房车的导航模块,对道路限高限宽的问题提前规划;生鲜快送,客户能够在下单后在目的地快速获得想要的食材;旅行OTA帮助房车旅游预定门票、预定旅游服务等。

无论如何,房车旅行的兴起都为人们提供了一种”旅行+生活“的全新的生活场景式服务。当前国内房车旅行中展现出的问题亟需解决,但是关于其的前景以及房车旅行能否走向”诗与远方“,还需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