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最高端撸猫地点,只有这了
旅游

国内最高端撸猫地点,只有这了

2020年10月14日 09:24:13
来源:九行

“下一个600年,要让流浪猫继续有尊严地在故宫生活。”

陪伴紫禁城跨越600年的,除了记录岁月变化的照片,还有一群在故宫生活、“守护”故宫各大景点的猫咪。

2019年12月26日,宠物摄影师克查放出了一段两分多钟的47只“御猫”的盘点视频:在深红宫门前眺望远方的“白点儿”;趴在红色窗台上打瞌睡的“牛牛”;眼神睥睨天下的“小崽儿”……

△ 2017年10月9日,北京,故宫博物院里的流浪猫。每只猫都戴有刻着自己名字的猫牌。/视觉中国

△ 2017年10月9日,北京,故宫博物院里的流浪猫。每只猫都戴有刻着自己名字的猫牌。/视觉中国

故宫里的猫儿们,“拥有”京城中央最大的宅院。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它们随意穿梭在偌大的宫里,于飞檐斗拱之上悠闲漫步,竖着尾巴威风凛凛;或者懒洋洋晒个太阳,翻个身都是闲适的味道。

紫禁城的“新主人”

紫禁城的“新主人”

2016年年底,克查跟着北京的关爱流浪动物志愿者团队进入故宫,给宫里的猫送过冬的猫粮。这次救助,他们跑了北京的几大地点,先去了香山、植物园、北海公园等地,再去故宫。

一到宫里,克查被震撼到了,几只猫咪“在院中间那么一坐,谁来谁摸,一点儿也不怕”。

△ 故宫里的猫,谁来摸都不怕/《上新了·故宫》

△ 故宫里的猫,谁来摸都不怕/《上新了·故宫》

克查开始拍摄故宫猫。那年冬天,他在故宫转悠了5个小时,才用镜头捕捉到了一只亲人的猫。“当时珍宝馆附近有很多游客,这只大狸花猫很神奇,一直趴在窗台上睡觉,有游客在不远处大呼小叫,它也不理睬,悠哉游哉的。”

后来克查才知道,自己拍到的是大名鼎鼎的“小崽儿”,它常出现在颐和轩,脸大、短毛,最大的爱好是晒着太阳打瞌睡。它可能是故宫最好撸、最容易见到的御猫,网友叫它“颐和轩带爪侍卫”。

△ 摄影师克查经常拍摄故宫猫,并将照片放到微博上/微博截图

△ 摄影师克查经常拍摄故宫猫,并将照片放到微博上/微博截图

橘猫“白点儿”,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时连续6场成功预测比赛结果,甚至猜中许多冷门,红遍微博,还拥有自己的微博账号,被网友称作“御喵神算子”“御前侍卫”。白点儿黏人又馋嘴,喜欢在右翼门底下溜达,见人就过去,蹭着裤腿让人摸。

景仁宫的长毛净梵白猫长得霸气:大胡子威风凛凛,高傲地睥睨天下。因为造型霸气,它得名“鳌拜”,粉丝们尊它为故宫“颜王”。

鳌拜和另一只叫“馒头”的猫关系好,两只猫一起趴在景仁宫的垃圾桶上,人来人往,有人过来就喵喵叫,讨口吃的。

景仁宫的员工会定点给它们喂饭,去年的冬天格外冷,鳌拜跑到故宫书店里取暖,有员工把自己的红色羽绒服铺在门口,它便往上面一躺,舒舒服服地晒太阳。

△ 正在玩耍的故宫猫

△ 正在玩耍的故宫猫

克查把照片发到微博上,小崽儿、白点儿和鳌拜因此成了故宫的熟脸,“它们不怕人,在开放区人来人往,它们就在路中间待着,见谁过去都敢蹭”。

故宫的网红猫有不少粉丝,猫奴们甚至进了宫里就直奔景仁宫、宁寿宫、颐和轩,不为观景,只为撸猫。有网友专门制作“寻喵路线”——中轴线是游客最多的地方,猫咪很少出没,须到人少的地方仔细寻找。

隆宗门附近的地道里,有名唤“萨其马”“塔子糕”的两个小家伙,胆子特别小,即便有人送来可口食物,它们也只敢用爪子从洞里伸出来够着吃;

非开放区的猫“长腿儿”,2019年因出现在故宫雪景大片里而走红;御花园有只长毛猫尤其漂亮,全身上下毛发干净光滑,员工经常给它梳毛,身上的毛没一处打结。

△ 雪中的故宫猫

△ 雪中的故宫猫

即便在猫里,关系也分亲疏。经常有人给鳌拜和馒头组CP;小崽儿和“圆球”关系好,后来圆球因病去世,小崽儿和“毛毛”成了死对头,一见面就打架,逼得毛毛只能在房顶上睡觉。

在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里,文物修复师们的日常就是“闲来打个杏儿,逗逗御猫的后代”。

员工们给猫分别取了名字,在各个院子间流传开来:馒头、牛牛、长腿儿、萨其马、景小崽、塔子糕、二花,等等。叫大黄的猫就有好几只,都是橘猫。

鳌拜原来叫“胖子”和“三随子”。过去,御花园一带有只“二随子”,脑袋上一块大黑纹,身上雪白,摇着黑尾巴。员工们觉得它们长得像,把鳌拜当成二随子的孩子了,便叫它三随子。

△ 《我在故宫修文物》里的故宫猫/《我在故宫修文物》截图

△ 《我在故宫修文物》里的故宫猫/《我在故宫修文物》截图

景仁宫有只喜欢游走在琉璃瓦上的猫,长得很像颐和轩的小崽儿,胆子却很小,因此得名“景小崽”。克查做了故宫猫咪的名录图册,发到微博上,有网友吐槽说,“景小崽”这名字起得也太随意了。他们觉得,宫里的猫,名字得有宫廷范儿

故宫里最年轻的猫,是珍宝馆的“吉祥”“如意”“警长”三兄弟,2019年年中出生,克查将吉祥、如意的照片发到微博上,网友说,这个名字好,有宫里的味儿了。

除了吉祥、如意,宫里还有一窝小猫叫小福、小禄、小寿和小禧。故宫博物院前任院长单霁翔亲自给一只猫取名“平安”——希望故宫平平安安

一群“有编制的猫”

一群“有编制的猫”

爱猫之心,古已有之。宫里养猫是常事,明代最狂热。嘉靖皇帝的两只爱猫叫“雪眉”和“狮猫”,漂亮优雅、性格高傲。它们死后待遇丰厚,金棺下葬于万岁山,并赐名“虬龙冢”。

明熹宗也沉迷撸猫,他专门在宫中设立了“猫儿房”,以便管理大量的“宫猫”。《酌中志·内府衙门职掌》中记载:“猫儿房,近侍三四人,专饲御前有名分之猫,凡圣心所钟爱者,亦加升管事职衔。”

△ 清宫剧里不时会出现猫/《甄嬛传》

△ 清宫剧里不时会出现猫/《甄嬛传》

据说,宫里的母猫被称为“某丫头”,公猫称为“某小厮”,得到皇帝和后妃们特别宠爱的,生前赐名,死后有封号。被封了职衔的猫被叫作“某管事”,主人的地位不同(比如皇后或者新入宫的妃子),享受的待遇也不同。

宫中养猫的习俗一直延续至清朝 。《清代文书档案图鉴》里的《猫册》《犬册》记载了紫禁城里的猫狗花名册,都是宫里有身份、有地位、有编制的宠物,它们的出生、死亡日期一一记录在册:金橘、俊姐、玉狮子、喔初呵、耦合……

单霁翔在不同场合中都特别介绍了这些“编外员工”——故宫猫,还在微博、微信里设置了“宫猫记”栏目,把猫咪们的日常通报给外面的吸猫大众

△ 故宫博物院的微博设置了“宫猫记”栏目/微博截图

△ 故宫博物院的微博设置了“宫猫记”栏目/微博截图

单霁翔说:“要把一座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要让每一个来这里的观众有尊严地参观,同时也要让流浪猫继续有尊严地在故宫生活。

故宫博物院原常务副院长、故宫出版社社长王亚民说:“故宫里面的每只猫都有自己的领地,而故宫人也把猫当成自己工作、生活的一部分。”

故宫现在有200多只猫,每只都有名字。它们是故宫的“保安”,故宫没有一只老鼠,这200多只猫功不可没;它们更成为漫画、文创产品的主角。

△ 故宫里的猫/图虫创意

△ 故宫里的猫/图虫创意

故宫猫在自身“努力”和故宫“力捧”下声名鹊起,虽然身在宫墙之内,却牵动人心。有的游客专程去故宫,就是为了撸猫或拍“猫片”;故宫官方微博发一张“猫片”,涨粉效果都分外喜人。

除了有专人投喂,单霁翔在一次演讲中提到,“每天都有人寄猫粮,从东北到南方都有”,有的包裹指定延禧宫的猫收,有的指定慈宁宫的猫收。对此,很多网友表示,“下辈子想活成故宫的猫”。

作为网红,出镜也必不可少。在综艺节目《上新了·故宫》中,故宫猫“鲁班”被搬上荧幕,担任科普解说员。

△ 在《上新了·故宫》里担任讲解员的“鲁班”/《上新了·故宫》

△ 在《上新了·故宫》里担任讲解员的“鲁班”/《上新了·故宫》

而黄白相间的“金宝”也证实了自己的带货能力,它的形象曾被印在故宫限量版手提袋上,500个袋子很快被抢购一空。

故宫官方微信公号“微故宫”推出的“‘猫’在宫中”,猫咪戴上了同治皇帝的同款杏黄缎虎头式棉风帽,一本正经地给猫奴们讲解故宫文物。立体书《打开故宫》里,鳌拜也在其中:一身蓬松的绒毛,黑白两色,看着威风凛凛。

在故宫神武门外,两个巨型御猫雕塑以明代锦衣卫、清代御前侍卫的形象上岗,一只身穿飞鱼服,一只手拿红缨长矛,眉头紧锁;

一旁的宫墙墙头,还有四个小一点的御猫雕塑并排“趴”在一起,有头顶花翎的官员、梳旗头的小格格、戴项圈的小阿哥、抓着碧玺手串的贵公子。

△根据故宫猫创作出来的文创产品/图虫创意

△根据故宫猫创作出来的文创产品/图虫创意

这些“达官贵胄”神态各异、憨态可掬,每天都吸引了大量游客拍照。

故宫猫带给故宫不一样的生机。印象中一脸板正的城池,因为这些生灵灵动了起来;它们也获得了自己的特殊身份和待遇,被网友戏称为“宫里有编制的猫”。

宽容守护贸然闯入的生灵

宽容守护贸然闯入的生灵

《我在故宫修文物》里有个片段:工作人员早上开门前都要大喊两声,因为故宫里有 猫和其他动物,这么做是为了给它们一个提醒。

故宫员工大都自发照顾猫咪。自己工作的区域总有常来的猫,给放个盆、接点儿水,偶尔帮忙理理毛。克查说,故宫员工普遍善待猫,“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他们经常掏钱给这些小猫绝育、治病。老员工离职了,有爱心的年轻人接班养”。

△故宫员工和故宫猫/《我在故宫修文物》

△故宫员工和故宫猫/《我在故宫修文物》

东华门几个岗亭值班室总备着不锈钢碗,冬天故宫的河水结冰,猫喝不到水,值班人员便定时倒些温水放在门口。

2018夏天,白点儿没有和往常一样待在门口,被人发现腿上脏脏的,一直在叫。被送去医院后,医生发现它下肢瘫痪、呼吸急促,判断是得了猫血栓。

网友在微博密切关注白点儿的状况,许愿它的病能逐渐好转,还有网友带着自己的猫为它献血。遗憾的是,一个多星期后,白点儿还是去世了——它已经十多岁,在流浪猫里算高龄猫。

△ 白点儿生病后,故宫给它专门开了一个微博,在上面发布它的情况/微博截图

△ 白点儿生病后,故宫给它专门开了一个微博,在上面发布它的情况/微博截图

白点儿喜欢冰窖南边的一条路,故宫员工在路上给它安了个窝,写上“白点儿的家”。它去世后,窝还留着,克查每次路过都能看见。

同年,小崽儿也去世了。网友纷纷在微博缅怀,有人晒出2012年拍的、存了6年都舍不得删的与小崽儿的合影,有人给它相过亲,有人曾把自己的小玩具拿来给它玩。

有人说故宫猫有威严的皇家气质,克查觉得“说得没错,但并不是皇家气质。不是因为它们在故宫里就是御猫后代,它们有威势,是因为在故宫它们很安全,有员工照顾,有24小时的监控摄像头,游客不会伤害它们,院方对它们也很包容,不会驱赶它们。

有安全感,它们才会淡定、放松,每天是溜溜达达的状态。”

△ 淡定的故宫猫很有皇家气质/《上新了·故宫》

△ 淡定的故宫猫很有皇家气质/《上新了·故宫》

去北京其他公园和景点拍摄的时候,克查发现,那些地方的流浪猫与故宫猫的境遇不太一样。

有些地区的猫咪会得到志愿者的帮助,志愿者以人道的方式控制它们的数量,每天为它们提供口粮,带它们绝育、看病,如果猫咪有条件进入家庭,志愿者还会积极地帮助它们找家。

但这种公益行为并不总能得到相关单位和大众的认同,志愿者甚至遇到这种情况:附近居民去公园拿走猫粮,带回去给自己的宠物吃;给猫做的过冬的猫窝,会被园方拆掉。

因此,这些地方的流浪猫很怕人,常常缩在角落里,只有志愿者能见着

△ 正在进食的故宫猫/图虫创意

△ 正在进食的故宫猫/图虫创意

2017年克查开始拍摄故宫猫至今,有的猫跑到未开放区域,有的猫找到主人领养,有的猫不幸去世。像馒头就找到了领养人,结束了流浪生活,主人经常在微博上给克查发它的新照片。

猫在故宫,平凡而又不凡,如此生生不息。陆游的两句诗很符合这种意境:“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