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的莫高窟,穿越时空的魅惑……
旅游

70年前的莫高窟,穿越时空的魅惑……

2020年10月22日 09:00:43
来源:环球旅行

关于敦煌

关于莫高窟

人们总是带着无限向往与惋惜

去试图探寻关于它的更多故事

1600多年的时光

让莫高窟在西北大地上

从无到有

从无人知晓到举世瞩目

旅行菌前往时

一度为其

精美的壁画和雕刻艺术所震惊

但也在看到壁画人物脸庞褪了色

听了道士王圆箓将壁画卖给外国人

忍不住泪目

有专家预估,无论如何

未来50年到100年内

莫高窟或将湮没黄沙中

终有一天,它会走向消亡

有空不如去好好看看它

好好感受它的魅力吧

如果实在对它着迷

或许,从美国女人艾琳·文森特的镜头中

你还可以探寻到70年前的莫高窟

艾琳·文森特在莫高窟待了10天

一共拍摄了168幅黑白照片

把我们不曾看到的敦煌凝固在胶片中

20岁时

她在密歇根大学的暑期夏令营

她接触到巴慎思1935年敦煌之行的相关知识

艾琳对敦煌千佛洞的向往

就此萌生

后来,她在自己的书里写道: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

一定都有一个毕生一定要走一遭的地方。”

莫高窟就是她心底的那个地方

艾琳和丈夫去过亚洲很多地方旅行

直到1948年他们来到中国

并定居在北京

当时艾琳29岁,是两个女孩儿的妈妈

定居北京后

对千佛洞的向往愈发的强烈

所以,那年夏天

她决定出发

去探寻那个梦中的“东方卢浮宫”

大西北地广

当时的交通

也并没有那么发达和便利

甘肃在中国的西北

敦煌在甘肃的西北

想要从北京到达敦煌

可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

艾琳先是在甘肃兰州下了飞机

当时中国的西北大地

还是大片荒漠或简陋的农田

目之所及,皆是荒凉

当时的卡车除了能载很多货物

还能捎带很多乡亲

大人小孩坐在货物上

挤在一起

艾琳也坐上了这辆卡车

颠簸在西北的土地上

距离梦想的地方越来越近

同行的还有外国人、学生、工程师

一起在树下休息、乘凉

没想到

中途又换成了一次卡车

却在离莫高窟20公里时抛锚了

所谓朝圣之路

总要经历一些磨难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吧

后来,她找了一位当地的向导

骑骆驼走完了剩下的路程

用最西北的方式

去探寻莫高窟的故事

这也许是最好的安排

一路走来

艾琳遇见了刘氏的一个大家庭

男士长衫配圆礼帽

女士大褂,烫头

是当时最流行的装扮

照片里的这个大家庭

算得上当时的有钱人家了

还看到了当时的西北农民

没有先进的设备

依靠智慧创造出生产工具

在收获的时候

一大家的青年

都忙活起来

艾琳见到了开发中的玉门油田

工人们在紧锣密鼓的工作着

在这戈壁腹地,祁连山下

诞生了新中国第一口油井、

第一个油田、第一个石化基地

寺庙的主持得知艾琳特为敦煌而来

热情地迎接了她

还送她鸡蛋和茶叶作为礼物

西北人的热情

是骨子里的

跋山涉水终于终于

莫高窟出现在眼前

黄沙之上

藏着令人惊叹的艺术

艾琳热泪盈眶

眺望了很久很久

就这样远远的望着

像是穿越千年时光

和最初的莫高窟对话

看着这张照片

能感受到艾琳被莫高窟深深吸引

这里便是她梦想中的天堂

她对这里的一切着迷

艾琳知道,此生和莫高窟的缘分

是解不开了

悬崖上的九层佛龛

斗转星移

在西北的大地上默默释放异彩

莫高窟的入口

是兰州培黎学校的学生

来进行考察

他们一定和艾琳一样

被莫高窟的艺术深深吸引

并为其着迷

艾琳相机里的敦煌

没有绚丽的色彩

但仍可以看出它的精美

艾琳进入洞窟

便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撼了

望着这个佛教世界

艾琳热泪盈眶

第98窟西墙

艾琳经常在这里

一驻足就是几个小时

细细的欣赏雕塑和壁画

感悟它的艺术

第159窟西墙

第254窟壁画

飞天绕佛头起舞

此情此景

令人难忘

这里的一切珍宝都处在尘封中

显得沧桑而神秘

甚至像深穴中的木乃伊

不被所有人知晓

却吸引着对艺术有追求的人前来

第283窟西墙

公元366年

僧人乐尊路经鸣沙山东麓

忽然见金光闪耀,如现万佛

于是便在岩壁上开凿了第一个洞窟

第250窟神龛

谁能想到

自那之后

黄土之上

千百年的时光里

这里不断修建

终造就了这个震惊世界的“东方卢浮宫”

285窟壁画描述骑兵战斗的景象

这里存放着

从4世纪到11世纪的历代文书

和纸画、绢画、刺绣等文物

记录着当时人们的信仰发展

第217窟藻井

第390窟北墙

在艾琳的照片里

镜头多次对准壁画中的女神

她们神态各异、姿态各异

无数次的受到震撼

无数次的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当偶尔的一束阳光

照进洞窟

照在壁画上

照在雕像上

让人分不清虚实

只知道眼前的一切

都是古代人至高的智慧

第257窟壁龛

内心受到震动,艾琳在敦煌的夜里辗转难眠,后来她在书里记载了这些夜晚:

“晚上休息,我钻进土台上蚕茧一般的睡袋后,听到风吹过杨树的叶子,把屋顶的铃声弄得叮叮当当。隔壁的寺庙传来僧人的颂歌,还有傍晚仪式上听到的锣鼓声。

那刻我几乎可以感觉到——就像我在莫高窟里感觉到很多次一样——数以千计的比丘、比丘尼;朝圣者和捐助者;学者和老师;艺术家和手艺人,他们都带着爱和虔诚的精神去为这些不可思议的石窟做出贡献。”

图片来自国际敦煌项目 IDP

当艾琳回到北京

她将自己拍摄的照片

给丈夫约翰·文森特看

约翰是一个优秀的摄影师

被敦煌之美震撼

决定要亲自到敦煌去

同年秋天,他与艾琳一起造访敦煌

并拍摄下的第一批成规模的敦煌彩色照片

共有164张,包括49个洞窟的彩塑和壁画

他们拍摄的敦煌影像记录

最终分别作为《神圣的绿洲·敦煌千佛洞》

和《敦煌佛教石窟壁画》

两本书籍在美国出版

这也让很多西方人第一次了解到

在中国

有着这样一个令人震撼的佛教世界

也为我们研究和了解莫高窟的历史和原貌

提供了重要的影像资料

艾琳拍摄的敦煌影像

艾琳和丈夫自此一生

都难以忘怀

在莫高窟看到的佛教世界

直到去世

还叮嘱女儿一定要去一次莫高窟

布朗尼·文森特与2013年10月

和朋友一起前往参观

望着父母曾经参观过的洞窟

她说:“在这里,

我仿佛找到了父母的灵魂。”

布朗尼·文森特和父母一样

深深的被莫高窟所震撼

为它着迷

她把父母拍摄的莫高窟照片

和她母亲出版的书《神圣的绿洲》

一起交给敦煌研究院

并与朋友一起捐款12000人民币

希望在莫高窟的保护和研究上出一份力

更希望,莫高窟被更多人看到

第400窟壁画

如今

莫高窟成了许多中外游客必去的地方

为了保护洞窟中的壁画

敦煌研究院对每一个洞窟

进行实时监测温度、湿度、

二氧化碳含量和空气渗透率

一旦有害物质超标

洞窟会立刻关闭

要知道,这种伤害是不可修复的

所以,我们再去欣赏它的同时

千万千万别用手触碰

让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莫高窟

可以在这黄沙之上

永远留存,永远光芒万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