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疫情跌宕72小时”:来自三位当地旅游业者的真实讲述
旅游

“喀什疫情跌宕72小时”:来自三位当地旅游业者的真实讲述

2020年10月29日 10:06:29
来源:凤凰网旅游

“今年啊,全行业都一样,活着,就好。”

10月24日,上午,11时许。

1、新疆,喀什。

梁源超一如既往忙碌着,他在当地经营一家小旅游公司,2015年起主攻旅游运输,受新疆旅游持续火热影响,车队一再扩容,如今旗下十几辆车,大客车、小巴车、商务车一应俱全。

这一天,公司有三台商务车,载着10多位游客在外游玩。他一边通过微信密切关注在外车辆游客,一边在工作群里和同事们偶尔聊几句。

突然,群里冒出一个消息:

为什么喀什市区前往塔县(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途中,跨界疏勒县的检查站在进行交通管制,很多车都出不去?

梁源超心里一紧,两次疫情让新疆人对任何风吹草动极为敏感,放不下心的他亲自驱车前往群里所说的检查站。

短短十几分钟路程,随着路上排队的车越来越多,他也最终确认,这个检查站的确实施了交通管制措施,看着面前的长长车龙,梁源超重重叹了一口气。

下午,13时许。

马晓晓正在喀什市区一家咖啡店,和两位专程从乌鲁木齐赶来拜访的朋友聊天。作为喀什一位知名民宿老板娘,热情爽朗的性格,让她结交诸多天南海北的朋友。

畅聊之际,微信响起,一个在自家住宿、昨天从喀什出发前往阿图什天门景区游玩的8人小团队的领头小姑娘焦急的给她发来信息:

晓晓姐,我们回不去喀什了!!!

她瞬间愣住,回神后仔细询问,原来当天一早,阿图什的旅游从业者开始流传当地出现交通管制的消息,彼时这一小团队的司机颇为忧心,向其建议,形势似有不对,可否加速行程,尽快回喀什。虽然消息未得到证实,出于安全考虑,这个小团队选择听从建议,结果在返程跨区域时,在检查站被拦,这才出现刚才一幕。

马晓晓一边安慰游客,一边快速梳理整个事件,根据经验判断,她心里有了答案。

下午,14时许。

正在库尔勒带团的导游欧小剑,察觉到一丝不安的气息。从小在喀什长大,10多年导游经历的他,20号刚从喀什带团回来。

彼时,家里亲朋好友在微信群里陆续反馈,喀什小区开始出入管制。此外,公司各个群里,散落在新疆各地的同事们也密切交流,各地沿路检查的力度似乎有点大。

这一天,是欧小剑8天新疆行程首日,看着带领的10名热情高涨的内地游客,不忍泼冷水的他,一时不知如何跟大家解释。

在这一刻,梁源超、马晓晓和欧小剑都已经察觉出,遭遇两次疫情袭击的新疆,大概率将要迎来第三次疫情冲击了。

晚上,21:40分,官方媒体“新疆发布”才在微博上正式公布:

喀什疏附县对“应检尽检”人员进行定期检测中,发现1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

三位旅游行业的老兵,此时此刻需要快速决策,如何保障游客安危的同时,也为自己寻求最快速的自保方案。

毕竟,这又是一场持久战。

2、梁源超动作最快。

赶赴检查站确认交通管制情况属实后,他已经有了对策。当天下午,媒体陆续开始公开报道喀什疫情后,他迅速联系三台车司机,在向正在旅途中的游客说明当下情况并征得同意后,当即宣布:

此次行程就此结束,小团就地解散。

所有游客都被送往最近的火车站或者飞机场,安排购票,争取在第一时间离疆。

游客都很配合,有选择火车的游客,24日当晚就坐上了离疆火车;选择飞机的游客最晚也在25日中转到乌鲁木齐后,顺利乘机离开。

妥善安排好游客后,梁源超抓紧召回外出所有车辆,让司机及公司员工回家防疫,所有车辆清理检查后封存,到24日晚上,他已经悠闲的在家里喝茶、陪孩子,并静待社区安排核酸检测。

马晓晓没那么“幸运”。

下午疫情消息扩散之后,她一边把上午刚从乌鲁木齐赶来相见的朋友迅速打发回去,一边还揪心外出8人小团队是否能够得到妥善安置?她不断安慰对方,接下来无非就是听从官方安排,去当地酒店隔离并做核酸检测,一切都会井井有条。

让她喜出望外的是,当天晚上,这个小团队竟然突破“重重检查”回到民宿了。原来,当地政府效率极高,被拦下的游客集中做完核酸检测,两个小时就拿到绿色通行码,一路畅通回到喀什。

放下悬着的心,马晓晓更加忙碌,民宿住得满满当当,为防止民宿物资紧缺,她马不停蹄去采购。疫情在喀什当地引发过一阵短暂小恐慌,很多超市生活物资都抢购一空,她跑了好几家超市,总算背回去几袋子米面油,至少能够让这些游客吃上一阵子。

25日,22:30。

马晓晓在社区引导下,带来着几十号人浩浩荡荡去指定地点做核酸检测。

23:30。

所有游客完成检测回到民宿休息。

26日。

所有游客在手机上收到核酸检测报告,逐步安排离疆事宜。

28日,中午。

民宿最后一批游客踏上返程路程,忙碌了四五天的马晓晓终于喘了口气。

不同于两位同业,尽管24日就确认了疫情消息,欧小剑在和公司以及游客商议后,决定继续行程。

“疫情目前控制在喀什,喀什距离库尔勒超过1000公里,距离是天然的屏障,我们很安全。”欧小剑向游客们如是解释,保险起见,喀什和周边景区从行程中删除,被其他景区替代。

所以,在喀什游客和旅游从业者处于慌乱时,这个小团队却在24、25日慢悠悠享受着新疆美景。

10月25日,19:50。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召开喀什疫情新闻发布会宣布,截止当日14时,喀什共137日核酸检测呈阳性。

这一消息让欧小剑的团队成员动摇了。更“悲剧”的是,当晚,欧小剑因为短期内有喀什进出记录,在库车当地被隔离了。在这种情况下,团队中的2位游客决定当晚就结束行程,并坐火车离疆。另外3位游客决定26日下午结束行程并乘坐飞机离疆。剩下的5位游客也在欧小剑劝说下,最终决定终止行程,并尽快返程。

“倒霉”的欧小剑就这样被隔离了2天,直到27日才离开酒店并准备返回乌鲁木齐。

自24日起,经历了魔幻72小时后,梁源超、欧小剑和马晓晓的生活才恢复平静。

03

第一次疫情,1月底到3月初;

第二次疫情,7月中到9月中;

第三次疫情,10月底到……

没人知道喀什疫情会持续多久,但是新疆所有旅游从业者心里清楚,今年买卖算是到头了。梁源超掐着手指头仔细计算,2020年,满打满算,新疆整个旅游行业,在三次疫情的夹缝中,颤颤巍巍坚持了两个多月。

3月旅游业恢复之后,直到五六月才有成规模的游客入疆,这段时间更多是恢复期,绝大多数从业者没挣到钱。好不容易熬到暑假旺季,准备大干一场,二次疫情让所有人都歇了。

9月中起,尤其是“十一8天小长假”,新疆旅游获得难得的旺季,从业者有了一些收入,甚至同比收入还能上涨10%,行业一片喜气洋洋。喀什疫情的出现,让一切又成泡影。

梁源超多少有些不甘心,他预测,疫情能够在11月底彻底控制住,甚至喀什会在这时解封。按照这个节奏,至少明年1月到2月的冬季旅游市场,从业者还能赶上一波。“元旦小假期、春节小长假以及1月份的滑雪季,是新疆冬季旅游的旺季,是从业者的希望所在。”

马晓晓天生乐观,即便今年经营业绩同比损失近80%,她反而认为,疫情让她和很多游客有了更多交流与沟通的机会,结交了不少新朋友。

24-26日期间,作为老板娘,她和很多滞留游客彼此照顾,几十个人围坐在一起,边吃饭边聊天,其乐融融,这是疫情带来的惊喜,也是民宿老板娘文化最本质展现。

“好几位小伙伴已经和我约定,明年3-4月,一起去帕米尔高原看最美的杏花。”马晓晓说,很多内地游客不知道,新疆高原上的杏花有多美,杏花节有多热闹,疫情让自己有机会讲给大家听。

欧小剑正在犯愁回乌鲁木齐到底要再隔离几天。27日晚上因天气原因,快落地的航班又返回了库车,28日的航班也是一再延误。

他对接下来的几个月倒不是很担心。“我们公司是新疆最大旅行社之一,即便疫情也多少有些团可以带。更何况公司也在拓展海南、云南等地的业务,有可能我会去这些目的地带团。”欧小剑庆幸自己还在干导游,看着身边很多同业转行他去,有时也会叹息。

“今年啊,全行业都一样,活着,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