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黄透了
旅游

西安,黄透了

2020年11月13日 09:24:36
来源:那一座城

西安,黄透了

晚秋的色彩,是一树黄,满地黄;是城飘落叶,城染金。

之前我们说过阿尔山的秋天,静悄悄地藏匿着、绽放着北疆的多情和浪漫。说过北京一遇秋,便是北平;而北平之秋,便是天堂。

如果将北京和北平的距离,比作一个秋。

那么西安和长安之间,隔着的是一叶银杏。

西安银杏。图/微博@旅行手册

西安银杏。图/微博@旅行手册

两天前,西安城墙的银杏造型火了。

“我爱西安城墙”和“银杏叶将士”组成一幅美好图画,成为秋日里金灿灿的守护。

西安,黄透了

银杏叶随风凋落,人们觉得这么美的秋叶扫了可惜,烧了扔了更不舍。于是他们开始奇思妙想,连续3年,用银杏叶做各种造型。图/网络

这些落叶来自景区里的3颗银杏树,它们与城墙、与西安人们相伴了多年。

一到秋天,生机勃勃的景象给雄伟的古城墙增添了几分鲜活。而一入深秋,西安的光彩就全被银杏夺了去。

此时,西安“网红银杏”正当时。

图/意景生态;作者JULY

图/意景生态;作者JULY

01

最红的银杏树

宣泄着古都西安的另一面

西安,是一座让人去了就放不下的城市。

大唐芙蓉园的夜色、大雁塔的历史、古城墙的沧桑、回民街的喧嚣......整座城都在诉说着“十三朝古都”,“汉唐雄风驰名天下”的古韵和魅力。

图/网络

图/网络

到了秋天,西安便“金晃晃”般明亮而俏皮起来。

图/意景生态

图/意景生态

游人、市民纷纷打卡,只为留住这和平日里不太一样的西安古城。

平日里,灰青色的城墙,气质冷冽森严,像个年迈的长老,守护着这座城。

图/西安城墙

图/西安城墙

它没有兵马俑的震撼和壮观,也不似博物馆那般厚重和肃静。

城墙是西安的名片。因为有了城墙,西安才是一座四方城。就连城中人的性格,也多少带着一股傲气和庄正。

城墙马拉松。图/西安城墙

城墙马拉松。图/西安城墙

著名作家贾平凹曾讲过一个故事:

“有一次,在宾馆遇见几个外国人,与女服务生交谈却听不懂西安话。于是感到疑惑,为什么不说普通话呢?

女服务生说道,你知道大唐帝国吗?在大唐,西安话就是‘普通话’呀。

随后飞来一只苍蝇,外国人惊觉,这么好的宾馆怎么有苍蝇。女服务生不急不徐的答道,你没看见这苍蝇双眼皮吗?

它是从汉朝飞来的。”

西安,黄透了

汉唐盛时,带给古都西安的辉煌,至今仍在人们心中静静流淌着。

随着秋日落叶,将这座城染得金黄璀璨。

图/豆瓣@潘斯特酱

图/豆瓣@潘斯特酱

西安人很珍惜有银杏的秋天。

看啊,他们连银杏叶都舍不得扔掉。

图/微博@西安晚报

图/微博@西安晚报

更早之前,#西安银杏进入最佳观赏期#,在热搜上挂了好多天。

主角是一座千年古刹内的一颗千年银杏树。

这颗古银杏树,三十多米高。图/意景生态;作者JULY

这颗古银杏树,三十多米高。图/意景生态;作者JULY

人们从满眼葱绿等到遍地金黄,看着铺天盖地的银杏,染黄了角楼。透过叶隙,与青色屋脊上的神兽,打个照面。

西安,黄透了

彷佛这个时候,不去西安打个卡,错过了这短短两周多的观赏期,就会亏了一样。

银杏最金黄灿烂的时候,只在每年秋末初冬之际。时光短暂,浸染在秋日童话中的西安,一旦错过今年,只待明年。

图/微博@大鹏的拾光之旅and@微观大秦

图/微博@大鹏的拾光之旅and@微观大秦

古观音禅寺里的这颗千年古银杏树,可不是第一次火了。

去年,因为几张照片惊艳了世界。在外网有近10万人点赞,大家纷纷感叹,这颗树简直美成仙了。

一屋一檐,一树一禅;漫天金黄,宛如天成。

西安古观音寺银杏。图/网络

西安古观音寺银杏。图/网络

僧人打坐,游人驻足;禅意如画,恍如隔世。

西安古观音寺银杏。图/网络

西安古观音寺银杏。图/网络

有人不远千里,来到古树前,只为感受一秒梦回长安的灵境。相传1400年前,是唐太宗李世民在这里种下了它。

有人说,它应该是世界上最孤独的银杏树了。

春去秋来,静默不言,独自在深山漂染了山林和古寺千年。

西安古观音寺银杏。图/微博@延参法师

西安古观音寺银杏。图/微博@延参法师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唯有一步一脚印,才能感受到万事万物。其实,也都如这般缓缓凋零,又蓄势待发静静复苏。

西安古观音寺银杏。图/网络

西安古观音寺银杏。图/网络

在这间寺庙里,还有一个生命源泉。也就是传说中,滋养了它上千年,生生不息的神泉——观音泉。

观音泉就在古树下,树沁着泉水,泉水滋养的树,彼此共生。

西安,黄透了

几十年前,观音泉的名声可比银杏树大多了。因为长年不竭,清澈甘冽,还有治百病的传说,远近取水者络绎不绝,又被称为“观音神泉”。

现在,这颗银杏树的周围,已经长出了很多小树,包围着主树。过去周边一些比较大的树干被砍掉了,近些年,又萌生出了新的小树干。

从空中俯瞰,古树浓密繁茂,像古刹间炸开的一朵金秋云,腾空而起,点亮了古寺和整座山林。

西安,黄透了

古树。

驻守在古寺。

古观音禅寺本是一个静默无名,隐藏在秦岭山麓下的一座小寺庙。在汉传佛教的八大祖庭中,古观音禅寺介于律宗祖庭净业寺和三论宗祖庭草堂寺之间。

直白来说,就是非亲生,比不过祖庭地位的寺院。禅院破败,佛迹寥落,深埋于村落之中,需要绕行狭窄小路才能到达。

西安,黄透了

千年后,反倒门庭若市,成为了西安人气最高的寺院。

每年此时,一到周末,数千辆小汽车鸣着汽笛,在电子导航的指引下,涌入到这个陌生的隐蔽寺庙,只为一棵树。

西安古观音寺银杏,10月26日实景。图/网络

西安古观音寺银杏,10月26日实景。图/网络

02

西安的深秋

是属于一片片银杏林的

如果此时来到西安,你只奔着一棵树去,那么错失的会是整片林。

地处西安北郊,汉阳陵百亩银杏林的色彩,丝毫不输古观音寺。

图/汉阳陵博物院

图/汉阳陵博物院

汉阳陵又称阳陵,是汉景帝刘启和皇后合葬的陵墓。1997年,汉阳陵博物馆在这里种下了一百多亩,将近一万株的银杏树。

经过20年,这里已经成为西安和咸阳交界处,最大的银杏林。一眼望去,俨然现实写真版的“满城尽带黄金甲”。

西安北郊汉阳陵银杏林。图/纵瑞冰

西安北郊汉阳陵银杏林。图/纵瑞冰

如果说观音寺的千年银杏是孤寂而高傲的,那么汉阳陵的大片银杏林,才是最宏伟壮观的金黄之秋。

正所谓“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刘禹锡钟爱的秋景之美大抵如此。

西安北郊汉阳陵银杏林。图/@雄鹰在蓝天V

西安北郊汉阳陵银杏林。图/@雄鹰在蓝天V

每每秋雨一过,林木间相约着褪尽了绿色。

秋风吹起,银杏起舞,在温暖和煦的映照下,宛如一只只灵动鲜活的蝴蝶,煽动翅膀,舞动着西安晚秋之歌。

从远处看,一条大道斜分路两旁,一半叠翠一半流金。

西安北郊汉阳陵银杏林。图/汉阳陵博物院,李念

西安北郊汉阳陵银杏林。图/汉阳陵博物院,李念

漫步银杏林。

踩着厚厚的金黄地毯上,置身其中,尽情享受着与深秋撞个满怀的惬意。

图/汉阳陵博物院

图/汉阳陵博物院

每一年,这里还会举行盛大的银杏会。人们相聚于此,赏银杏,学习银杏果的药用价值,随手捡起一片银杏叶做成标本。

当然,还有多姿多彩的汉服盛会。

图/汉阳陵博物院

图/汉阳陵博物院

穿着长袍,抚过雕镂着祥纹的汉白石栏。一步银杏黄,一步秋阳暖,彷佛穿越回千百年,贵气与雅致共存。

走出了林子,能和古观音寺媲美的寺庙银杏,还有百塔寺

图/小红书@素鸡的私家花园

图/小红书@素鸡的私家花园

按年纪排行的话,古观音寺的银杏还得管活了1700年的百塔寺银杏叫一声老大。别看它年纪大,反应慢半拍。

十一月古观音寺银杏黄得正盛,正热闹的时候,百塔寺的这位叶子不慌不忙的绿着,不时掉落下一颗果子,砸在地上,和尚不以为然。

秋天,村民就会来到寺里,在20米高的银杏树下捡银杏果子。有的时候,半夜来敲门,院里和尚为了方便大家,干脆不关寺门了。

图/西安味

图/西安味

到了十二月,古观音寺的银杏落尽,游人尽散,百塔寺的银杏依旧没有动静,做着绿色的梦,结着成熟的果子。

听庙里的和尚曾说,这颗树很神奇,有着自己的脾气。它想黄时,一夜便黄了,从不等人,也从不接待人。要落时,也顷刻间便落了,不带一丝犹豫。

图/西安味

图/西安味

它守护的寺庙很小,却有着独一份的宁静和美好。桌椅门窗没有任何装潢,石桌上常常摆放着老僧的茶碗,还有打盹的猫儿常常在一旁。

图/小红书@素鸡的私家花园

图/小红书@素鸡的私家花园

前有李世民种树,这里还有一处王维手植银杏。

在西安蓝田县白家坪鹿苑寺,有一颗高20米、胸围5.2米的古银杏树,同属于县一级保护古树。

图/西安文旅之声

图/西安文旅之声

相传在盛唐时期,这里可是达官显贵们的山庄或别墅。按今天的说法,就是山好水好的富人区。

据说王维买下了宋之问的蓝田山庄之后,取名为“辋川别业”,并在这里亲手种下了一颗银杏树,此后,他的院子也叫「文杏馆」。

在诗中,王维曾写道:“文杏栽为架,春茂结大宇。不知栋里云,去作人间雨”。

再过几天,这颗银杏树也迎来了它最美的落叶季,为西安的秋天再添上一笔金黄。

西安,黄透了

西安观赏银杏的地方,还有很多。

大唐芙蓉园的银杏,让这里更像一位温暖灿烂的少女,充满了活力和生气。

图/小红书@超级Lynn

图/小红书@超级Lynn

雁南公园、唐大慈恩寺遗址公园的银杏,是西安城里美妙的秋日限定。

图/小红书@-七-禾

图/小红书@-七-禾

长乐公园禾环城公园的银杏,层层叠叠笼罩天空,美得像一副油画一样。

所以啊,西安的深秋,是属于银杏的。

也只有这个时候,在千年古都沉甸甸的风韵和底色中,走进金色童话般的西安。

西安,黄透了

03

可是西安啊

从不是一座虚头巴脑的“网红”城

银杏每年落一回,西安就要多上一次热榜。

这几年,西安也渐渐在“网红城市”的路上狂奔。

大唐不夜城,灯火通明。 摄影/杨瑞良

大唐不夜城,灯火通明。 摄影/杨瑞良

有大唐不夜城,身着华丽唐服饰的不倒翁小姐姐;

图/网络

图/网络

还有壮观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摔碗酒、毛笔酥,以及《长安十二时辰》引得无数人要去吃一碗同款的油泼面...

这些爆款,在西安。

但这座城,“长安”二字才是精髓。

推开门……就是盛世。 摄影/李文博

推开门……就是盛世。 摄影/李文博

它见证了中国历史上最为强盛的黄金时代,大唐盛世。

它就像一座行走的博物馆,藏着太多的故事。光听名字,脑海中就能回旋了好几个时空。

西安,黄透了

站在城墙下,静静地仰望,脑海中就会想起王小波在《万寿寺》中说的:“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对我来说,这个世界在长安城里”。

对于爱这座城的人来说,何尝不是如此呢。

西安不仅讲故事,也会唱时代。

当秦始皇的方言成了摇滚热土,唐玄宗的梨园变得非常朋克,你就会发现西安,比我们想象的丰富多了。

西安,黄透了

它是西北的“摇滚重镇”。

当年张楚、许巍、郑钧、黑撒……带着他们的歌,就是从这里出发,往后几乎占据了中国摇滚的“半壁江山”。

郑钧。图/网络

郑钧。图/网络

在城墙根下,摇滚青年们仍激情演唱着。从西周流传至今的“吼秦腔”式唱法,与外来摇滚融合,或原始、或豪放、或高亢、或激昂。

可以说,在至少200支摇滚乐队的音乐里,藏着西安人的直白、质朴、率性、热情。

黑撒乐队。图/网络

黑撒乐队。图/网络

当你以为西安是网红的,是沉重的。

当你以为华清池只是贵妃的澡堂,大雁塔是玄奘的译场,兵马俑是始皇的排场...可在老西安眼里,早不以为然。

西安的真实,不在五彩霓虹和花花绿绿的网红滤镜,而是永远活在细腻的人情味里。

西安,黄透了

城墙下,老人听着驻唱歌手的歌声。摄影/乐脆星

西安人天生不急,他们会笑骂着西安发展太慢,也会把“长安”城的傲气永远当作底气。

他们可以在古城墙上放风筝,也可以用一碗巷子里的肉丸胡辣汤叫醒清晨的胃。

西安城墙上,老西安在放风筝。摄影/张永锋

西安城墙上,老西安在放风筝。摄影/张永锋

秋天来,拥抱银杏,以银杏叶作画写诗,他们其实很懂生活的情趣;

要么去西安最有温度的万邦书店,在菜市场里换书、喝茶、看山;要么去兴善寺西街,佛寺红墙下,悠悠哉哉哉逛一下午,淘几本旧书……

图/图虫创意

图/图虫创意

要么去西仓巷遛鸟斗蛐蛐、吃面,晚上在街头老巷听秦腔;要么去城门小巷看老人下象棋……

这是生活的本真。

图/地道风物 @摄影一佳One

图/地道风物 @摄影一佳One

而这一切随风而来的闲适,和西安的秋天更搭了。

因为在西安还被金黄包裹着的时刻,你会发现,这座城市有着更迷人的鲜活。

图/西安交通大学

图/西安交通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