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有钱的富豪,也得认栽在“野奢酒店”上
旅游

再有钱的富豪,也得认栽在“野奢酒店”上

2021年01月22日 09:09:30
来源:九行

去香格里拉旅行,你会住每晚3000多元的帐篷吗?

帐篷地点很偏,没有公共交通,必须驾车,开到混泥土路面的尽头,再绕进石子路,颠簸半个多小时才能到达。

路途虽远,但风景确实很美

帐篷坐落在一片草原上,不远处是矮山。在深冬,树和草原不再是无尽的绿,色彩层次像是瑞士的童话小镇。到了深夜,繁星包裹着透出昏黄灯光的帐篷,用慢速快门叠加合成能拍到星轨,是一张社交媒体上毫无悬念的高赞照片。

△如果这样拍,是社交媒体上最高赞的一张图片了吧/ unsplash

△如果这样拍,是社交媒体上最高赞的一张图片了吧/ unsplash

以往,搭帐篷露营意味着艰苦,蓬头垢面,难以解决人生三急,但这里不同,帐篷里有四角浴缸、智能马桶,当你游玩一天,回到帐篷,管家会为你升起炉火,打开电热毯,热饮和水果放在圆角茶几上。

这种真实凡尔赛的旅行居住地,现在被称为“野奢”。

△香格里拉的“野奢” / 视频截图

△香格里拉的“野奢” / 视频截图

在“野奢”行列里,每晚3000多元顶多算个起步价。杭州莫干山附近,10000元左右一晚的“野奢”并不罕见。一向以“平价”著名的东南亚金三角地区,野奢帐篷的价格接近每晚18000元。

非洲卢旺达,每晚40000元的“野奢”酒店仍然一房难求,在这里,人类罕见,野象、水牛、猩猩、斑马,以及无处不在的昆虫才是你的邻居。

旅游业受到重创的2020年,“野奢”几乎成为酒店行业的例外,没太冷场。

再有钱的富豪,也得认栽在“野奢酒店”上

凭什么越野越奢

“野奢”并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早在很多年前,芬兰玻璃屋,斯里兰卡茧形帐篷、北爱尔兰的泡泡球小屋……已经在社交媒体上疯传,不少人“哇哦”一声,迅速将其收入自己的旅行愿望清单。

相比传统的酒店和民宿,“野奢”总有让人一见钟情的能力。

△躺着也能看极光的芬兰玻璃屋 / 图虫创意

△躺着也能看极光的芬兰玻璃屋 / 图虫创意

位于肯尼亚的Lewa Safari Camp,坐落在莱瓦野生动物保护区,这里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格雷维斑马的聚集地,还居住着超过200头的黑白犀牛。旷野中的浪漫总是难以叙述,威廉王子就是在这里,向凯特王妃求婚的。

迪拜的阿玛哈酒店也凭一张照片走红多年。

在广袤无垠的沙漠中,阿玛哈酒店建在珍贵的地下水源之上,通过一套自制的循环灌溉系统,硬生生造出了一片绿洲。覆盖着贝都因式帐篷的客房被绿植围绕,每套客房都配有私人泳池。在这里,除了阿拉伯剑羚,没人会来打扰你的生活。

△迪拜阿玛哈酒店 / ins截图

△迪拜阿玛哈酒店 / ins截图

无论上山还是下海,“野奢”从来都是选景的高手

坦桑尼亚曼塔度假村的水下房间,漂浮在奔巴岛的珊瑚礁区。摩洛哥的Scarabeo Camp独享阿特拉斯山脉的全景,冰岛ION酒店孤立于北美和欧亚大陆交汇处附近,这里也是冰岛看极光的最佳之处,如果运气好,躺在床上就能看到极光。

△在冰岛ION酒店,泡着温泉也能看到极光 / ins截图

△在冰岛ION酒店,泡着温泉也能看到极光 / ins截图

独享无法复制的自然景观和地理位置,就是野奢最奢侈之处。选择野奢的有钱人们,就是心甘情愿为人类罕至、未受破坏的自然支付额外费用

更重要的是,欣赏自然的姿态还可以相当优雅

以往,自然的壮丽与危险就如硬币两面,难以分割。要接触最野最美的自然,就必须承受巨大的风险和艰苦。而如今,“野奢”完美解决了这个问题。

即便你是一个见到老鼠都会吓得魂不附体的人,也可以在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的singita酒店,优雅地抿着红酒或咖啡,在高台上、泳池中,甚至按摩浴缸里,看狮子在不远处觅食,看成群的野象从脚下奔过。

△在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的singita酒店在高台上、泳池中,甚至按摩浴缸里,看狮子在不远处觅食,看成群的野象从脚下奔过。/ ins截图

△在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的singita酒店在高台上、泳池中,甚至按摩浴缸里,看狮子在不远处觅食,看成群的野象从脚下奔过。/ ins截图

不想忍受旅途奔波,也没关系,“野奢”会配备私人飞机接送出行。事实上,很多地方,比如斯里兰卡的亚拉野奢帐篷酒店,马达加斯加西北部马哈赞加的私人小岛的Anjajavy,必须坐私人飞机或者私人快艇到达。

“稀有”本身就是一种奢侈,真野真奢绝对的小众和隐蔽,关联着一个人的自我认知和社会地位,和购买“限量版”一样,总能激发人类微妙的快感

再有钱的富豪,也得认栽在“野奢酒店”上

野奢,从来都是有钱人的快乐

“野奢”当然不止是现代人的快乐,几百年前,有钱有权人士的帐篷营地,已经豪华得让人咂舌了。

成吉思汗出征时的“铁马金帐”,现代看来依然霸气十足。

奥斯曼帝国更是众所周知的搭帐篷强国,在维也纳之战中,军队仅用两天时间,就搭建了一座比维也纳还要大的帐篷之城,指挥官卡拉·穆斯塔法的帐篷里,会议厅、卧室、洗手间一应俱全

△奥斯曼帝国的帐篷之城/ wiki

△奥斯曼帝国的帐篷之城/ wiki

1520年,亨利八世与弗朗索瓦一世在金缕地的会面,可以说是迄今为止最奢华帐篷party。两人想尽办法炫富比拼。法国建造了一顶120英尺的黄金帐篷。英国就两个月搭建起数百顶铺着地毯的豪华帐篷。营地里,喷泉全天喷着,红酒、羊肉、鸡蛋甚至天鹅肉、鼠海豚肉,都取之不尽

△远处的黄金帐篷格外瞩目/ wiki

△远处的黄金帐篷格外瞩目/ wiki

欧洲贵族们的穷尽心力创造的奢华生活,就是现代野奢的雏形

到了中世纪,“狩猎”成为了他们展现特权的舞台。19世纪,大批西方殖民者入侵非洲,在这片广袤、复杂,野生动物超级丰富的土地上,酷爱狩猎的西方上流社会人士几近疯狂。

被称为Safari的“非洲狩猎之旅”,逐渐成为西方上流社会最时髦的旅行方式,海明威就是一个酷爱狩猎的人,据他记录,1935年,“非洲已经成为了持枪外国白人的游乐场” 。

并且,“两个美国人到肯尼亚玩一次像样点的狩猎旅行,大概需要2万美金”。

△上世纪,safari是西方上流社会最时髦的旅行方式/ google截图

△上世纪,safari是西方上流社会最时髦的旅行方式/ google截图

所谓“像样点”,当然包括生活配套服务。他们白天在旷野和丛林中追踪猎物,夜幕降临,佣人就扎好营地,生起篝火,帐篷里铺着波斯地毯,沐浴的热水也准备好了。随行的厨师烹饪好晚餐,酒当然也有,晚上睡觉,会有人在外掌灯守候,以防危险。

因Safari搭建起的狩猎营地,也是现代意义上“野奢酒店”的前身。

△在狩猎营地,看着长颈鹿,欣赏着夕阳,可以说是现代意义上“野奢酒店”的前身/ 图虫创意

△在狩猎营地,看着长颈鹿,欣赏着夕阳,可以说是现代意义上“野奢酒店”的前身/ 图虫创意

以野奢营地中的翘楚Singita举例。

Singita的创始人是James Bailes,1925年,他的祖父在南非买下了一大块地,企图做成私人猎场,但是,长大后的Bailes成长为了一名环境保护者。1993年,在朋友的帮助下,他将祖父的遗产恢复到了最初的自然状态,成就了第一间Singita野奢营地酒店。

Singita酒店营业后,来这里看动物迁徙,很快成为了许多人心目中的梦想旅行。

△singita酒店的官方ins上po的南非野生动物的照片,呼吁保护野生动物/ ins截图

△singita酒店的官方ins上po的南非野生动物的照片,呼吁保护野生动物/ ins截图

事实上,自20世纪起,非洲很多国家开始禁止和限制猎杀野生动物,以往贵族所爱的Safari“非洲狩猎之旅”,慢慢转变为高端的“非洲野生动物观光旅游”。许多“狩猎营地”,如今也被成了的“野奢营地”。

不过,现代野奢酒店多样化的形态,灵感不止来源于非洲Singita的狩猎营地。

Singita创立前五年,在印度洋的另一边,泰国普吉岛上Amanpuri 旅行度假村拉开了帷幕,完全融于自然的设计,无边泳池、超大露台、只用自然光,与卧室一样大的浴室,都是现代渡假酒店的底色

△Amanpuri的无边泳池,本老爱了爱了/ ins截图

△Amanpuri的无边泳池,本老爱了爱了/ ins截图

被称为“世界奢华度假村之王“的酒店设计师比尔·本斯利就说,这个星球上没有一个度假村设计师不受到Aman的影响。

比酒店设计更绝的还有Amanpuri的服务。服务员与客人比例4:1,也就是4位服务员只服务一位客人,这种配置,也基本奠定了现代高端酒店服务的标准。

△猜猜还有一位服务员去了哪里/ ins截图

△猜猜还有一位服务员去了哪里/ ins截图

80年代末,Amanpuri和Singita看似完全不同风格的酒店,实际上回应了一个共同的话题,既新时代的有钱人们,对于自然的态度不再是征服而是欣赏,对奢侈的理解,不再是炫耀和浪费,而是一些无形的事物,比如服务和体验

而这些,也正是“野奢”真正追求的。

再有钱的富豪,也得认栽在“野奢酒店”上

真野奢与轻野奢

这些年,“野奢”风在全球兴起,中国当然也不例外

对国内游客来说,去非洲看野生动物,去冰岛看极光,去斯里兰卡、德国、爱尔兰打卡各类野奢酒店,早就不算稀奇。

不过,在疫情期间,很多以往总爱往国外跑的旅行达人们突然发现,国内早就兴起了大批的“野奢”酒店。

云南、香格里拉、新疆、西藏、青海或四川,不少帐篷营地不再是以往寒风露宿的样子,设计和配套都相当让人惊艳。比如甘南秘境中的诺尔丹营地,每间客房都铺了木地板,房内有壁炉、沙发、独立卫生间,甚至观景露台。

△诺尔丹营地里,壁炉、沙发、观景露台等样样俱全 / 视频截图

△诺尔丹营地里,壁炉、沙发、观景露台等样样俱全 / 视频截图

再比如云南的松赞酒店,他们的选址目标不仅是发现横断山脉和喜马拉雅山脉里隐蔽美景,而是沿着滇藏线,布局了一条完整的滇藏线酒店生态,你完全可以沿着酒店布局一路打卡,发现茶马古道的壮观。

△松赞环线酒店群外的日落金山 / 视频截图

△松赞环线酒店群外的日落金山 / 视频截图

与国外不同的是,中国野奢除了选景在一些壮美之地,在比较秀气乡村,城市郊外驾车两三个小时可以到达的地方,建起了一些不那么野的“轻野奢”。

“轻野奢”可以说是“野奢风”在国内发展的一种变形,国内很多游客,并不钟爱冒险,也不想要挑战,只是想要休闲,到一个空气清新,安静的地方“小住”一下。

这些“轻野奢”的旅居地,不乏一些很不错地方,但也有很多,地段不野,条件也不奢,可是价格确是莫名其妙的真正奢侈,淡季好几千,小长假就飙升到近万元。

△某平台的野奢游价格 / 某app截图

△某平台的野奢游价格 / 某app截图

它们的长相还大多类似,落地窗下有浴缸,不论大小的无边泳池,不管露台外的景色是什么,总之要有露台,批量生产的露营帐篷和泡泡屋,总之,将INS风的角落拼在一起,凑成一个“野奢酒店的世界之窗”

在所处环境里,尴尬又突兀。

△国内有某些野奢酒店群的远景就像这种密密麻麻的帐篷,尴尬又突兀 / pixabay

△国内有某些野奢酒店群的远景就像这种密密麻麻的帐篷,尴尬又突兀 / pixabay

外形可以强行模仿,硬件条件却能完全暴露真相。

就有网友在网上抱怨,在一些“野奢”里面住着,到处都是虫子,房间潮湿,甚至半夜有野猫在房顶叫唤。

△国内“野奢”频频遭网友批判 / 微博截图

△国内“野奢”频频遭网友批判 / 微博截图

说实话,“野奢”的理念,本就是与自然相处,很多高级的野奢酒店,还有蜥蜴在脚下爬来爬去。不过,如何不动声色地消除蚊虫,却有野生动物来增添酒店特色,这些微小的细节,处处是考验。

野奢的入门门槛,实际比精品民宿和酒店都要高,选址在户外,交通自然不便,如何运输物资,让顾客吃到新鲜的蔬菜和鱼肉,甚至,在水电都需要自己想办法的地方,如何提供24小时热水,都需要极其周密的安排。

△在野外,发电也是个大问题 / unsplash

△在野外,发电也是个大问题 / unsplash

有网友吐槽,甘南下河的一家野奢酒店,和照片中光鲜亮丽的样子实在不一样,入住一看,真的就是草原上普通的小木屋。

环保的问题就更加复杂了。

康藤·格拉丹帐篷营地原本是一家非常有特色的野奢酒店,不仅选景够野够美,营地客房的设计也相当有特色。只可惜,因为环保手续等各种原因,康藤·格拉丹帐篷营地已经停业整改。

一家真正高端的野奢酒店,不仅是让客户有惊喜,更重要的,还有与当地环境,监管和居民的关系,非洲的Singita野奢营地,将偷猎者高薪聘请过来,让他们成为酒店员工,加入野生动物保护行列,一位前偷猎者彼得·安德鲁,如今就是Singita的糕点师。

△动物与人类友好相处才是野奢酒店能长期共存的基础 / unsplash

△动物与人类友好相处才是野奢酒店能长期共存的基础 / unsplash

中国的野奢,也有一些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只不过,在设计、服务和风格上,还有太多可以探索的空间

我们可以等,只是怕,在属于中国风格的真野奢到来之前,消费者就被价格虚高的仿版野奢,伤透了心。

参考资料:

1、How Aman has influenced the world of resort design,wallpaper

2、In Iceland, Seeking a Luxury Hotel Amid the Rustic Charm,The New York Times

3、《危险的夏天•非洲的青山》,欧内斯特•海明威,北京大学出版社。

4、The Field of Cloth of Gold,Hampton Court Palace

5、《Safari: A Chronicle of Adventure》,Bartle Bull

6、Q&A WITH LUKE BAILES, FOUNDER & EXECUTIVE CHAIRMAN, SINGITA,SLOW R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