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有多鲜嫩?问问河南吃货就知道了!
旅游

春天有多鲜嫩?问问河南吃货就知道了!

2021年03月10日 20:47:21
来源:豫记

对于很多人而言,春天是希望,是新生,可对于吃货而言,春天是珍馐。正所谓,满园春色关不住,下进油锅填饱肚,春色吃起来,还真是鲜嫩无比。

图片

桑明庆| © 撰文

WUDIAN| © 版式

山区里的槐花

吃起来无比香甜

春分过后,乡下的野菜便多了起来,从树头枝梢到田野地头,到处可见。雪白的槐花,鲜嫩的香椿,绿灰的茵陈,刚出芽的柳絮……滴翠凝碧,真是秀色可餐。

我的家乡位于太行山东麓浅山区,丘丘岭岭,沟沟坎坎,非常适合槐树生长,从山脚下到沟岸边,随处可以见到一行行一排排的槐树。

每年四月中旬以后,槐树会在春风的吹拂下催开花蕾,然后长成一串一串,一嘟噜一嘟噜的槐花,一夜之间像瑞雪尽染枝头,真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意境。

图片

田野里,山坳间,沟底中,到处氤氲着愧花的芳香。

这个季节里,愧花是很好的食材,它含有丰富的维生素和多种矿物质,同时还具有清热解毒净血润肺降血压防中风的功効。

槐花的食用方式很多,我们乡下最常见的有凉拌和蒸食。

凉拌就是把槐花洗净,用开水焯一下沥干水,加盐醋味精香油等调料,搅拌均匀盛上盘里,一道美味的菜肴就做成了,吃上一口清爽香甜。

如果邀请几位诗友,盘腿坐在槐花开满枝头的槐树下,把酒临风,吟上几句唐诗宋词,猜上几拳枚,你会飘飘欲醉,真能休会到诗仙太白斗酒诗百篇的感觉。

另一种吃法就是蒸菜。将采摘的新鲜槐花洗净后凉成半干半湿的状态,拌上适量的面粉,放上盐葱花姜沫等调料搅拌均,然后上笼蒸,蒸上十几分钟,等到香气四溢时下笼。

图片

我们老家把这蒸菜叫“疙捞”,吃时蘸上蒜汁,吃在嘴里又绵又酥,甜丝丝,香喷喷,回味无穷。这种吃法在我们乡下最流行,因为口感好又挡饥,既可当主食又可做副食。

奢侈的香椿

是招待客人的珍馐

吃香椿是一种奢侈,因为香椿只有前三茬最好吃,且每次只能采摘到很少的数量。

老家的院墙外长着一棵香椿树,树干已超过房顶,每年春分过后,枝头都会奴出嫩芽,这时母亲总会催我攀上树头采摘,扒了一茬又一茬。

把嫩黄嫩紫嫩红的香椿细芽扒下来,母亲会把这些香椿细芽淘洗干净,用刀细心的切碎,拌上香油醋细盐,调成一盘凉菜,等着收工回家的父亲一块吃。这时春天的气息会随着切碎的香椿四溢,满屋满院都是春意浓浓。

香椿炒鸡蛋对乡下的农家来说是一顿大餐。春天只有来了客人或亲戚才能吃上香椿炒鸡蛋。

图片

把采摘的嫩香椿芽洗干净用开水烫一下,捞出放入冷水中使其变冷,然后再捞出沥干水切成碎沫,将鸡蛋磕入碗中,加入香椿碎沫盐料酒,搅成蛋糊,炒锅放入油烧至七成热,将鸡蛋糊倒入锅中。

“嚓――”的一声,一股袅袅的炊烟会从锅中徐徐升起,炊烟慢慢的延着厨房的墙根向上爬走,然后透过窗户的缝隙跑到院中,鸡蛋的清香和香椿的浓香会弥漫在整个农家小院,院外街上行走的路人,不用进门准能猜到是谁家在做香椿炒鸡蛋。

锅里的蛋糊要来回翻炒,炒好后装入盘中,鸡蛋的金黄裹着翠绿的香椿,黄绿相间,让人喜欢的不忍下口。

记得有一年,姥姥家一个远房的舅舅来我家串亲戚。这个舅舅大约五十来岁光头,满脸的皱纹像山坡上的梯田,手很粗糙,手背像是榆树皮,留着一攥山羊胡须,上身穿一件掩襟的棉袄,胸前有好多饭点点,下身穿一件大掩裆棉裤。

母亲说这个舅舅很命苦,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不在了,他是跟着叔叔长大的,由于家庭条件不好,一直没有寻上媳妇。母亲对娘家人到来当然要更热情三份,赶忙招呼我上树采摘香椿,一再嘱咐要挑选最嫩的采摘。

图片

母亲把煤火捅开,放上小炒锅倒上油,又从桌子下面拿出三个土鸡蛋和刚采摘的香椿,炒了一碗黄澄澄裹着绿油油的香椿炒鸡蛋,又麻利的挖出白面擀了两大碗面条,煮熟后端到舅舅面前。

舅舅一再推辞不吃,母亲多次劝说,舅舅才拿起了筷子,不一会的功夫,两碗面条就入肚了,我看到舅舅狼吞虎咽,胡子上都粘有不少碎鸡蛋。舅舅临走时,母亲又让我去采了一把香椿,连同家里仅有的四个鸡蛋让舅舅一块带走。

母亲拉着我的手把舅舅送到村口,直到看不见舅舅的身影,我们才回来。母亲对我说:“这一把香椿和几个鸡蛋你舅舅不知道舍得吃不舍得?”。

图片

如今,家乡的政府根据土壤、气候、水利等条件,实行土地流转进行了产业结构调整,大规模种植了香椿树,山里人做起了香椿生意,产量也不断增加,一斤香椿可卖到三四十元,季节一到,前来订购香椿的人成群。香椿变成了商品,真是一把香椿饱了城里人的口福,鼓了乡下人的钱包。

陈茵、柳絮不可多吃

否则就是暴敛春色

茵陈是廉价的春菜。每到春天,山沟河滩地头随处可见,在沙松的黄沙土上面它最早绽放,颜色灰绿,闪着金属的光泽,样子酷似菊花,贴在地皮上,下面是隔年的尘地草屑,上面是暖暖的阳光。

茵陈二月份最好吃,“二月茵陈三月蒿,五月到来了把柴烧”,到农历三月茵陈就长成蒿草了,有一股薄荷的味道,是牲口的饲料。

茵陈可凉拌,可炒肉,我们乡下人经常用它蒸窝头。

图片

将嫩灰色的茵陈洗净沥干以切碎,用新鲜的玉米面和面,加上适量的盐五香粉,有条件的可以加点打碎的花生仁,捏成头尖身大腹中空的窝头,上笼蒸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就可出锅下笼了,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吃在嘴里玉米面的松软沙酥、茵陈的嫩爽韧香让你回味很久很久。

这种农家食品,既可当饭吃也可当药吃,根《中药材本典》记载,茵陈窝头对急性黄疸性肝炎有一定的疗效。

柳絮在河岸边随处可摘,趁嫩随手采一把就够了,采多了就奢侈了,别人会说你暴敛春色。

带着嫩黄的柳叶,淘洗干净控水,拌面拌鸡蛋,放盐、大料粉,搅拌均匀,座锅热油,挂着面糊的柳絮旋转入锅,一圈又一圈,直到面糊发白起细泡,即可翻转,将火调小焙至发黄,再翻转一下,一两分钟后出锅装盘。

图片

吃吧,那真是一个嫩香、清香、热香。趁热蘸一筷子烧了麻油的醋,那无敌的香气中就透着一股酸爽。

春光正好,踏青正时,不妨走出家门走出城市,走向田野走向山岭,走向多姿多彩的春天,感受一下明媚的春光,呼吸一下新春的空气,顺手捋一把树叶,顺手挖一把春菜,饱饱口福,不要负了这个美好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