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的地下,埋藏着哪些宝藏?
旅游

三星堆的地下,埋藏着哪些宝藏?

2021年03月23日 09:23:01
来源:凤凰网旅游

“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时隔35年,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重大考古发现之一”的三星堆遗址又有重大收获!

3月20日,三星堆遗址发布最新考古挖掘成果,四百多万人在线观看发掘直播,见证了三星堆出土全过程。金面具残片、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等500余件重要文物的出土,不仅“承包”了热搜榜单,又再次让世界为之瞩目。

灿若星河的三星堆宝藏,究竟揭晓了3000多年前的哪些真相?接下来,请跟随凤凰网旅游,一起来探索三星堆的神秘世界。

01 上新了,三星堆!

3月20日,“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在四川省成都市召开,通报了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重要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新发现的6座祭祀坑内,包罗了500余件重要文物,其丰富程度,令网友直呼:上新了,三星堆!

在新发现的五号坑中,三星堆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黄金制品,其中一张独特的金面具,格外引人注目。与三星堆之前出土的一、二号坑中出土的金面具相比,本次新出土的金面具,体量非常大。

据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发掘领队雷雨介绍,目前所发现的半张面具,重量大约为280g,宽度约23厘米,高度约28厘米,比完整的金沙大面目还要大。此外,这件黄金面具厚度非常厚,不需要任何支撑,就可以独自立起来。

黄金面具虽然只有半张,已足够令人惊喜。面具的方形面部、镂空大眼、三角鼻梁还有宽大的耳朵,与此前三星堆所出土的黄金面罩和金沙大金面具风格十分相似。 在这张金面具上,有个很大的耳洞,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雷雨回应,目前发现的三星堆遗址面具耳部基本都有穿孔,这说明当时古蜀人有穿耳习惯。“这次发现的金面具有耳洞毫不奇怪。”

半张黄金面具的精美,引发了网友的“创作欲”,许多网友大开脑洞,展现了“奇奇怪怪、可可爱爱”的P图实力……

除却黄金面具,在三星堆的3号坑中,出土了众多造型奇特精美、保存相对完整的青铜器物,大口尊、青铜罍、顶尊跪坐人头像、方尊、青铜面具……堪称是一座“聚宝盆”。

其中尚未完全出土的龙形扉棱顶尊跪坐人头像,是国内发现的唯一科学发掘出土的圆口方体铜尊等精美青铜器,极可能是未来的国宝级文物。本次考古发掘领队雷雨说:“这件文物,完全表现了古蜀人把中原地区青铜文化为我所用、进行天马行空改造的风格,古蜀人的浪漫和艺术创造力,由此可见一斑!”

除此之外,本次出土的“陶三足炊器”,盘面分内外两层,外层可盛水置物,足下可生火,颇有些火锅的意味。如此看来,四川人对于“火锅”的热爱,倒有些“一脉相承”的基因所在了

02 三星堆的“前世今生”

事实上,这并不是三星堆的首次面世。

早在1929年的春天,当时广汉市南兴镇的农民燕道诚在淘沟时偶然发现了一坑玉石器,其中各种古代圭、璧、琮、玉圈、石珠约三四百件。当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一偶然发现,揭开了一个古老而神秘的文明。

1934年,时任华西大学博物馆馆长的美籍传教士葛维汉带队,在燕道成发现玉石器的附近,进行了为期十天的发掘,出土了文物600多件,有陶器、石器、玉珠、玉杵、玉璧、玉圭等。

之后的80多年里,考古学家对三星堆进行了13次挖掘,尤其是1986年两个商代祭祀坑考古发现,令“三星堆文明”的发掘迎来了转折点。在这次挖掘中,上千件稀世珍宝出土,被人誉为“堪比兵马俑的第九大奇迹”,人类20世纪最伟大考古发现之一。

作为公元前16世纪至公元前14世纪世界青铜文明的重要代表,三星堆文化遗址是迄今中国西南地区发现的规模最大、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文化、古城、古国遗址。早前,冯汉骥教授曾表达过观点,称三星堆一带遗址如此密集,很可能就是古代蜀国的一个中心都邑。

三星堆文化遗址出土的青铜器,无论造型还是工艺,与中原出土青铜器迥然不同,也没有任何文字,中国所有文献记载中找不到任何出处。但毋庸置疑的是,位于长江流域的三星堆文化遗址的发现,昭示了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一样,同属于中华文明母体。

在三星堆出土的众多文物中,青铜面具“纵目”引发了众多争议。眉尖上挑,双眼斜长,眼球呈极度夸张状的“纵目”面具,精绝雄奇,集神秘静穆与威严四仪于一体,是中原文化中闻所未闻的存在。

而2号坑出土的高达3.9米的一号青铜神树,堪称是青铜铸造工艺的集大成者,2002年1月被国家文物局列入《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

无论是精彩绝伦的三星堆文物,抑或是其背后所蕴含的高度文明,都指向同一个名字——古蜀国。

03 灿若星河的古蜀文明

诗人李白曾在《蜀道难》中这样描述古蜀国:“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在商代的甲骨文中,曾经有蜀的记载,武王伐纣时,有蜀人参加。可见在商代时期,蜀人已经活跃在四川盆地一带。

在神话传说中,发明养蚕缫丝的嫘祖,出生在今四川绵阳。蜀的国名与开国国王蚕丛这个名字,都表明蜀国与养蚕有关。而在最新一次的三星堆考古发掘成果,正式公布在祭祀坑内发现丝绸朽化后的残留物,并且在样土检测中多次发现蚕丝蛋白。由此不难得知,3000多年前的古蜀国,已经开始使用丝绸。

有学者认为,与中原文化完全不同的三星堆文化,揭示了中国与西方世界的交流,远比我们想象中要早得多。理由是三星堆出土的黄金面具、黄金权杖、青铜神树等文物,与世界上最早的苏美尔文明和古埃及文明有一些相似性。

精良大气的一号青铜神树与苏美尔的神树在造型上极为相似,而青铜太阳轮与古埃及的太阳神壁画又有着巧合般的重合。因而专家论断,在远古时期,一定有一条类似于“丝绸之路”的通道,以保证东西方的文化交流。

凡此种种,印证了古蜀文明的高度成熟。

作为华夏文明的一部分,三星堆文化为我们不断深化对多元一体中华文明形成历史进程的认识提供了重要依据,对于加深对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历史认同具有重大意义,也再次印证了华夏文化作为世界四大轴心文明的辉煌和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