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东湖神仙小岛,渔民打工仔和英国人一起躺平晒太阳
旅游

误入东湖神仙小岛,渔民打工仔和英国人一起躺平晒太阳

2021年04月13日 15:22:19
来源:HANS汉声

知道么?武汉三环内,剩余六十多个城中村待改造。

而雁中咀是其中最仙的那个

说说我第一次遇见它的故事:

我第一次骑车进入东湖郊野道,那是一条通往湖心小岛的狭长小道,没什么人。一路骑行,空气愈发湿润,一群大雁在我头上盘旋。

东湖湖心,雁中咀

东湖湖心,雁中咀

雁中咀附近的小岛

雁中咀附近的小岛

水汽弥漫,隔绝高楼,我已来到湖心, 这里仿佛另一个时空。草坪、雕塑与观景长廊间,日落时分的光线有一点不真实,一个婆婆在忙乎种菜,一群中年人穿着睡衣,坐在草地上面对湖水发呆。

一座村庄,赫然眼前。

雁中咀大致位置

雁中咀大致位置

雁中咀,坐落湖心,四面湖水,与市隔绝。

后来我听说, 这里老人动辄高寿90岁+,曾有英国画家租房写生

我想要在村里租房,做个村民。

误入东湖神仙小岛,渔民打工仔和英国人一起躺平晒太阳

方圆3公里内没有第二个居民区,雁中咀像是莫名其妙从湖心里长出来的,一边是不通车的东湖绿道, 一边是很长很长的落雁路,同样是条湖心小路,路两边是森林和野花。

雁中咀70年前就存在。住在雁中咀14号的爹爹出生在这,他小的时候,雁中咀只有5栋房子, 他的父亲和邻居都是渔夫

雁中咀边上有个临湖网球场,四面是湖、鱼塘,人进不去,只有飞机能看见它。

雁中咀边上有个临湖网球场,四面是湖、鱼塘,人进不去,只有飞机能看见它。

70年前,东湖落雁岛附近还是一片原始森林,在湖中央能捕到鲜美的花鲢鱼。现在,雁中咀有100多户人家。

爹爹说雁中咀这名字是外面搬来的渔民取的,这里每天有几十头大雁在头顶盘旋。

误入东湖神仙小岛,渔民打工仔和英国人一起躺平晒太阳

快递员和外卖小哥都不来雁中咀。“年轻人租这得好好考虑,至少得会做饭。”听到我想租房,爹爹说。

他指向村口的公交站。只有一辆公交到这里,643路从雁中咀开到武汉火车站,共二十站, 前十九站都在寂寞的落雁路上

误入东湖神仙小岛,渔民打工仔和英国人一起躺平晒太阳

要出村上班,得坐完整趟643再转地铁,或者花一个小时骑车跨过半个东湖绿道。 年轻人搬来这里,约等于主动失业

土著村民要么不上班,要么在绿道上班,做保洁、保安、园艺,我一路搭讪的保洁阿姨/大叔都是雁中咀村民。

不上班也不要紧。一个保洁大叔说, 这里“户口好”,属于湖光村 (农村户口),每人一年能领几千到一万元的分红,他在绿道上扫地,纯属锻炼身体。

误入东湖神仙小岛,渔民打工仔和英国人一起躺平晒太阳

一年一万块不多,但住雁中咀几乎不花钱。村民在湖边种青菜,菜地一边养着鸡、鸭、鹅,另一边是鱼塘。

买猪肉是村民唯一“上岸”到外边的理由。

我看到两个黄头发的年轻男孩搬矮凳坐路边抽烟。他们是租户,“今年已经上了几个月班了,不用上了。”一个男孩打着哈欠说。

误入东湖神仙小岛,渔民打工仔和英国人一起躺平晒太阳

“带木地板的500块 (每月),不带的400,想好了就带你去看吧。”爹爹要带我看房。

5年前,东湖绿道才建好,就有好几个年轻人到雁中咀租房做民宿。

“装修得蛮好。”一家副食店的老板娘说,她把家里的小三层隔出7间房,全部租给做民宿的。

其实,30年前就有村民在落雁路开了个东湖生态鱼庄,武汉老杆常光顾,他靠鱼庄收入成了全村第一个百万富翁。

误入东湖神仙小岛,渔民打工仔和英国人一起躺平晒太阳

5年前,百万富翁花了四百万把鱼庄改造成度假酒店。那时东湖大李村的民宿也刚开始搞。 大李村的民宿火了,雁中咀的民宿全垮

“这里游客找不进来。”爹爹说。

我遇见了那位百万富翁,他的度假酒店废了,他在酒店门口开小卖部,卖茶叶蛋。

带我租房的爹爹手上那批“带木地板”的出租房,都是垮掉的民宿

误入东湖神仙小岛,渔民打工仔和英国人一起躺平晒太阳

许多“豪宅”与农民房肩并肩,有的有罗马柱,有的像尖顶小城堡。

十年前有批人到这搞地皮盖楼,“现在大多都没住人了!”一个老师傅在一旁剪树枝,他指着面前那栋多年失修的蓝房子,“这个人坐牢几年了。”

似乎,这块风水宝地对没啥物欲的人更友好,爹爹看着一个路边晒太阳的婆婆说,这里的老人大多长寿,九十岁以上的老人一大把,百岁的都有好几个。

“她就一百岁了。”

误入东湖神仙小岛,渔民打工仔和英国人一起躺平晒太阳

一个穿夹克的卷发男青年从屋里走出来,腋下夹着一个画板。他毕业于湖北工业大学设计系,在广告公司当了两年996美工后,想转行做插画。

他在这里租房写生练手艺,“练到哪天自己觉得水平够了,就走。”

我存了五万块钱,在这里住了两年多还没花完。”

两年前还有个英国小伙住这,他俩经常约到落雁岛写生。

误入东湖神仙小岛,渔民打工仔和英国人一起躺平晒太阳

其他年轻租户有的是外来务工者,有的做电商,大家都爱钓鱼。卷发男孩也买了根鱼竿,晚上趁保安不注意,和邻居去岛上耍两杆。

还有些邻居神秘兮兮,不爱说话,每天宅着,短租几个月就走。三个月前,警察曾来村里抓走一个逃犯。

误入东湖神仙小岛,渔民打工仔和英国人一起躺平晒太阳

天气好的黄昏,村人和租户会不约而同到湖边看日落。

我觉得挺神奇,他们明明不是些诗情画意的人。”

我羡慕租户,卷发青年说他羡慕我,网上有人找他接单做插画,他全拒绝了,“好好上班真好,我住在这变懒了。”

误入东湖神仙小岛,渔民打工仔和英国人一起躺平晒太阳

太阳即将落山,卷发青年送我去公交站,他指着一栋房子上的红色编号告诉我,2017年开始雁中咀就折腾拆迁, 这一片要打造成绿道的明珠:东湖绿心

眼下还建房还没着落,拆迁工程还得几年。

房子外边有一桌麻将,旁边几个人看牌聊天。

打着打着,一个光头大哥说:“天气好,克湖边看哈子日落。”牌局戛然而止。

误入东湖神仙小岛,渔民打工仔和英国人一起躺平晒太阳

湖边,一片草坪延伸到湖水中,我们席地而坐。对岸是磨山,一只鱼跳出水面,泛起五道涟漪。

我们就这样坐着,不拍照不发烟,也没有人感慨

一小时瞬间过去了。

光头大哥说,这里的风景看不腻:

“每天太阳落入东湖的角度都不一样。”

误入东湖神仙小岛,渔民打工仔和英国人一起躺平晒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