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级“快捷酒店”,年轻人在此相拥而眠
旅游

国宝级“快捷酒店”,年轻人在此相拥而眠

2021年04月14日 09:36:46

当你在伊朗各地旅行的时候,如果留心,总会在老城区或者高速旁发现一些占地不小的方形建筑——驿站(Caravansary)。

如果几乎没有怎么留意这个“方形建筑”的存在

那么你也可以在地图上非常直观地看到

分布在交通要道上的它们

下为伊斯法罕及周围驿站的示意图

以及 伊斯法罕附近两个废弃的驿站

图1:google map

图2:Serhii Ivashchuk / Shutterstock

图3:streetflash / Shutterstock

伊朗地理位置优越,如果将欧亚大陆地图对折,中轴线将由南至北穿伊朗而过,可谓是古代世界的地理中心。丝绸之路上南来北往的商队将伊朗的奇珍异宝带往世界各地,四方的特产也汇聚伊朗。

一般来说,古代的商队在平坦的地区徒步前进,每天大概能走30—40公里,因此商道上每隔大约35公里就会有一座驿站供商队休息。

德黑兰至库姆之间的驿站

图:google map

除了提供基本的食宿外,较大型的驿站还带有澡堂、清真寺(或小型祈祷室)、磨坊等。

通常来说,一个驿站的规模主要由其所处交通线路的重要性和商队来往的数量所决定,线路越是重要,商队越多,驿站规模越大,功能越多。

建造一间驿站的费用往往来自附近居民的捐赠(例如伊斯兰教的什一税),以及地方上名门望族和富商的捐赠。有些驿站完全由私人经营,有些驿站则由政府经营,政府还会向其提供士兵保护驿站的安全。

驿站建筑格局大多是方形,有着如城堡般厚实坚固的外墙,通常只有一个出入口,有的驿站四角修有塔楼、大门修有半塔用作防御,从外部看就像是一个小型的堡垒。

两个保存尚好的驿站

可看到其方形结构与仅有大门一个出入口

图:Wikimedia Commons

古时候伊朗高原上游荡着许多亦牧亦盗的部落

时不时会洗劫驿站、城市和村庄

如同一座堡垒的设计利于驿站防御盗贼和野兽

图:alfotokunst / Shutterstock

驿站内有四方的庭院,每边的中间都有一座开放的大厅(Iwan)。庭院会放有储水器,用来接收和储存雨水,有些驿站靠近水源,便会从外部引进水流。

客房朝向内院

每边中间的一间客房较其他客房更大

通常给地位较高者居住

图:mostafa meraji / Unsplash

客房和外墙间是马厩和壁龛凹室,用来栓骆驼、马,存放货物,供马夫、伙计休息。而驿站外的盲拱状的凹壁可供人生火、休息过夜。

Caravansary 典型结构

驿站外的盲拱状的凹壁

图:mostafa meraji / Unsplash

Dayr-e Gachin驿站内部的马厩

用来放马和骆驼

通常马夫和伙计们睡在右边的凹室里

图:马丁

瑞典旅行家斯文赫定曾于19世纪末多次游历伊朗,在他的《亚洲腹地旅行记》中,详细记载了伊朗的驿站系统:

驿站之间的距离在12到18英里不等。马和马夫每站更换一次,赶路的人如果觉得体力消耗得起,也完全可以日夜兼程。

租马要花两克朗,而在驿站住上一宿,也是差不多的价格(德黑兰到伊斯法罕段)。

从加兹温到首都德黑兰,有条全长90英里的通道,共6个驿站,来往通行一般是乘坐俄式四轮马车,沿途要换马5次之多。

欧洲画家所绘,旧时的伊朗驿站

图:Wikimedia Commons

不过,在斯文赫定同时代的俄属中亚地区和俄属高加索地区,重要城市间已经实现火车通行(阿什哈巴德—梅尔夫、布哈拉—撒马尔罕、第比利斯—巴库)。

伊朗在1888年开通第一条铁路,但是这条铁路仅9公里长,主要用途是方便人们从首都德黑兰前往其南部雷伊城(Rey)的圣陵朝圣。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交通系统逐渐现代化,原来的商道铺上了柏油,驼队被卡车取代,驿站业态环境不复存在,很多驿站完全荒废,成了鲜有人问津的废墟。

位于karaj市郊

(德黑兰至加兹温的商道上)的一座驿站

虽然得到了一定的修复

但并没有被赋予新的功能

成了孩子和野狗的乐园

图:马丁

许多驿站由于种种原因

并没有得到足够保护 逐渐被风沙吞噬

露出了内部的夯土

图:马丁

少部分因为处于城市中或重要的交通节点上,被人们重视,改头换面成了传统酒店或者旅游景点。

得到较好的修复的Dayr-e Gachin驿站的入口

(在照片中能够看出修复的痕迹)

图:马丁

Dayr-e Gachin驿站位于Kavir沙漠的边缘,雷伊城和库姆城之间。是伊朗现存最大的驿站之一,其整体呈正方形,每边长约110米,占地约12000平方米,共有44个客房。

雷伊与库姆两城在伊朗的历史文化上地位十分重要。雷伊城是伊朗高原北部的中心城市,曾是某些小王朝的首都,现为德黑兰市南部的一个区。而库姆城则是什叶派圣城。

在恺伽王朝时期,Dayr-e Gachin驿站更是位于连接新都德黑兰和旧都伊斯法罕的交通要道上。

Dayr-e Gachin驿站

位置图、卫星图

底图:google map

标注:孙绿

结构图

图:Wikimedia Commons

驿站内部捌角处的天井

用来通风和照明

图:马丁

Dayr-e Gachin驿站建于萨珊王朝,经历了多次重修才有了现在的规模,其中最为重要一次重修是在萨法维王朝时期。

驿站功能齐全,东南角有间由琐罗亚斯德火神庙改造的小型清真寺,西南角则是浴室和厨房,不过早已坍塌,看不出原来的模样。西北角有间磨坊,东北角则有个小庭院和地下室,据说是由驿站管理者和他的家眷居住。

在我参观的时候,在驿站工作的小伙儿告诉我,萨法维王朝的伊斯玛仪一世在前往北部里海巡视时,就曾留宿过这个小院。

东北角的小院

波斯国王北征时曾驻足过

图:Wikimedia Commons

我在和驿站伙计交谈中得知,虽然这个驿站已列为伊朗国家文化遗产,但还是交由私人来进行管理经营,政府会提供少量援助,但运营以及修缮维护的大部分资金还得由私人自行筹集。

为了筹资维护驿站,老板把驿站通上了电改造成了一所沙漠旅馆,将部分房间改造成了纪念品商店、咖啡厅、展览厅、宴会厅、客房等。

驿站内咖啡馆一角

顺便卖卖工艺品

图:马丁

据说每到周末,不少来自德黑兰、库姆的年轻人会在驿站里过夜,每人收取100万里亚尔(19年初的价格,60多人民币)就可以在有暖气的客房里住上一夜。

院子里还搭了个大帐篷,天冷的时候还会点上一团篝火,人们可以坐在帐篷里围着火堆抽水烟侃大山。

根据伙计介绍,在古代这个驿站还有常驻的乐手和舞女,给旅客唱歌助兴。

改造后的客房

一晚一个人大概10美金

图:马丁

也听说不少驿站因为远离城市,成了躁动不安的年轻人的“法外之地”。年轻人会开彻夜的party,喝酒、不戴头巾、跳舞、彻夜狂欢,小情侣们在满天繁星下相拥而眠。

傍晚时分

可以眺望不远处的中东第一峰达马万德山

图:mostafa meraji / Unsplash

入夜后

Dayr-e Gachin驿站上空 升起漫天星辰

图:mostafa meraji / Unsplash

除Dayr-e Gachin这样修在商道上的驿站外,有些驿站也会建在城市里,结构功能往往更复杂,有时会修建两层来容纳更多的旅客。

一些保存较好的驿站被改造成了酒店或旅游景点,如伊斯法罕的Abbasi Hotel加兹温的Sa'd al-Saltaneh驿站

图为改造后的

伊朗保存最完好的驿站之一

加兹温 Sa'd al-Saltaneh驿站

图:Matyas Rehak / Shutterstock

Abbasi Hotel是不少访问伊斯法罕游客的首选,客房按萨法维和恺伽时期的风格进行装饰,繁复且奢华。中央的庭院布置成了传统的波斯花园,内部充满了绿植和水池。

19世纪的Abbasi驿站

图:Wikimedia Commons

现在Abbasi Hotel

内院被改造成传统的波斯花园

图:Anton_Ivanov / Shutterstock

如今,多年制裁加上新冠疫情的大流行,伊朗旅游业哀鸿一片。为了吸引游客,只得降价,交通食宿都远比国内便宜,轻松就能住上五星级酒店。等疫情过后如有机会,大家可以来体验下由驿站改造的旅馆,近距离感受波斯花园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