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重庆的第二种模样
旅游

万州,重庆的第二种模样

2021年04月21日 09:34:30
来源:星球研究所

重庆,作为中国西南地区中心城市之一,GDP排名仅在北上广深之后,已连续4年高居全国第5。

在其强劲的经济实力面前,人们为它赋予了诸多网红标签,如“8D魔幻”“赛博朋克”“火锅之都”等等。

洪崖洞的复古吊脚楼与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同框 | 摄影师@知柏

然而,这些并非重庆的全部模样。

作为我国面积最大的直辖市,在为人熟知的主城9区之外,它还下辖了29个县级行政区。

重庆市行政区划示意 | 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其中拥有175万人口的万州,似乎与这些标签迥然不同。

请横屏观看,俯瞰云雾缭绕的万州 | 摄影师@彭庆辉

这里自1800年前建县,曾与成都、重庆比肩而立。

作为渝东北地区的水陆空枢纽,常有货船在此穿行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里不仅依山临江,还坐拥峡谷、瀑布、幽潭等自然风光,令人向往。

万州青龙瀑布宽达100多米,十分壮观 | 摄影师@李白鸽

这里是三峡库区中最大的移民迁建城市,处处铭记着当年惊心动魄的往事。

移民后新建的万州长江二桥横跨江上;三峡库区指受三峡工程影响而被水淹没并有移民任务的地区 | 摄影师@史宗历

这里的特色美食“万州烤鱼”则有20多种口味,以“鲜嫩焦香”火遍了大江南北。

请横屏观看,万州经常举行独具特色的“烤鱼”大赛,下图为大赛中的“烤鱼王” | 摄影师@汪昌隆

重庆万州,到底长什么样?它的独特,又是从何而来?

1.码头时代

从高空俯瞰,位于四川盆地东部的重庆,耸立着一条条狭长的山岭,几乎近于平行。

这些山岭在东北方向,受到向南推进的大巴山阻挡,逐步发生转向。

万州区地形示意 | 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而万州,便位于这些平行山岭开始转向的地带。此处山地多、平地少,四周坐落着铁峰山、七曜山等。

眺望万州的崇山峻岭 | 摄影师@汪昌隆

由于境内雨量充沛,从山上发源的溪流众多。

其中流域面积在100平方千米以上的共有8条,如苎溪河、瀼渡河等。

溪流之上耸立的是万州古桥普济桥 | 摄影师@汪昌隆

这些大大小小的溪流呈枝状分布,均汇聚于横贯万州的中国第一大河——长江之中,随即向东奔涌而去。

充沛的水源、温润的气候,在古代吸引着人类的到来。

在万州发现的新石器时代物品,请左滑查看更多 | 图片来源@重庆三峡纪念馆,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据考古发现,新石器时代,那些选择滨江居住的先民,不仅会捕鱼、采伐、耕种,还尝试用独木舟以渡江河,与外界进行沟通。

而经长江载舟,上溯四川、下至江南的这条水路,也成为几千年来,通达两地的最快方式。

万州出土的战国时期虎钮錞(chún)于是古代的打击乐器,其上有船形图案,说明这里的先民已能利用舟楫之利 | 图片来源@重庆三峡纪念馆,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正所谓“千里江陵一日还”,得益于便捷的水路运输,古代码头纷纷坐落于长江沿岸,商贸繁荣,城市崛起。

其中位于三峡与重庆中间,“上束巴蜀,下扼夔巫”的万州,也毫不例外。由于万州多优良港湾,利于靠岸,所以自古便有舟船停泊,四季通航。

如今长江沿岸的港口依旧是重要的水路枢纽;下图是长江沿岸主要港口示意 | 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公元216年,因其境内的长江支流南集渠盐业资源丰富,交通便利,东汉王朝于是在今万州长滩镇设羊渠县,为万州建县之始。

后羊渠县分部分地方置南浦县,公元553年又改为鱼泉县,治所才迁至长江北岸。

如今长江沿岸依旧是万州的繁华地带;出产自万州的鱼泉榨菜便以鱼泉命名 | 摄影师@汪昌隆

县治的建立与码头的扩大,进一步推动了万州区域的发展,唐宋时期,此地的井盐业仍久盛不衰,城市日渐兴旺。

公元634年,南浦州改为万州,以“万川毕汇,万商毕集”为美好寓意,成为万州一名出现之始。

海鸥在万州长江上自由翱翔 | 摄影师@王思源

而沿江游历的文人墨客,如李白、杜甫、黄庭坚等经停万州之时,被当地的山川美景所震撼,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

相传唐代诗人李白出川时,曾在万州西山读书赋诗、饮酒对弈,留下了“谪仙笑乘金凤去,大醉西岩一局棋”的佳话。

万州太白岩又名西山或西岩 | 摄影师@汪昌隆

宋代文学家黄庭坚游历西山之时,则写下《西山记》并镌刻石上,流传千年。

存放西山碑的西山碑亭 | 摄影师@汪昌隆

宋代文学家苏轼,还编著了《僧圆泽传》,讲述了一个关于万州的两位知己,三生相遇的故事,为万州留下了“三生有幸”的传奇典故。

万州三生有幸广场便以该典故命名 | 摄影师@汪昌隆

直至明清时期,万州的水路与陆路交通都得到了较大发展。

与此同时,古人利用万州的山川地势,沿交通要道或河谷两侧,于山顶绝壁之上,修建了大量寨堡,以供防卫。

万州古寨堡之一人头寨,最高处海拔1515米 | 摄影师@汪昌隆

早在南宋便已修筑的天生城,曾与合川钓鱼城、奉节白帝城等,抵御横扫欧亚的蒙古铁骑长达36年之久。

后来护城寨、狮子寨、椅子城等寨堡均以天生城为中心,形成了万州极具代表性的寨堡防御体系。

请横屏观看,万州部分寨堡位置分布示意图 | 摄影师@陈均

寨堡的矗立,人口的聚集,水陆的通达,使万州渐渐确立了下川东地区货运中心的地位。

据记载,清朝时万州城区共有大小集市40多处,可谓“灯火万家、尘市数里”。

清中后期四川辖区范围示意;“下川东”指古夔州府区域 | 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然而这段时期的万州,仅于川东地区脱颖而出。

1902年,一件事情的发生,万州“万商毕集”的辉煌图景,才缓缓拉开序幕。

2.外贸时代

自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通过开辟通商口岸,攫取利益。

位于长江上游的3个近代通商口岸,也因此相继建立。

如今货物密集的重庆寸滩港 | 摄影师@徐佳桐

1876年,宜昌开埠。1890年,重庆开埠。1902年,《中英通商条约续约》议定万县(县治在今万州)开埠。

然而因政局混乱,直至23年后,万县才正式开埠,成为当时四川地区(包括今重庆),第2个可以直接报关出口的通商口岸。

自此,万县商贸空前繁荣,其中又以桐油贸易为最。

桐油产自油桐树的果子;下图为开花的油桐树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古人主要用桐油制作油漆木器等,后来法国人克鲁兹发现桐油具有极强的干燥性,可以涂饰飞机、车船,在近代工业中用途广泛。

而中国四川地区的土壤及气候,恰恰适宜油桐树的生长,所以出产桐油位居全国之冠,而当时还属四川管辖的万县,又为全川之冠

1917-1936年四川与万县桐油输出量示意图 | 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据相关统计,抗战爆发前,世界各国工业所必需的桐油大部分由我国供给,盛产桐油且油质优良的万县地区,便是四川重要的桐油对外贸易中转站。

由于这里的桐油销路极广,所以万县周围20多个县,甚至远在千里之外的湖南、贵州等地的部分桐油,均运至万县出售,时称“中国第一大油市”。

抗日战争爆发前四川桐油运输路线示意 | 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随之,外国和国内其他城市的商人蜂拥而至,在万县建筑仓库、建造油池、修筑码头。

同时,大量钱庄于万县建立分号,新式金融银行也开始在万县出现,当时日、美、英、法等外国洋行的开设数量,最多时可达30多家。

万州老街二马路是当时万县物资交流最繁荣、经济最活跃的商业大街,堪称“商贾云集”,下图摄于1996年 | 摄影师@方本良

商贸的繁荣,使万县港口呈现出一派兴盛景象,可谓“帆樯栉比、百货鳞集”,而城区也向长江两岸延伸,城区面积逐渐扩大。

从1926年之后,万县陆续修建的一马路、环城路、二马路等市区马路,便紧靠港区码头布局。

此后,陆路与水路四通八达的万县,一跃成为当时四川的三大城市之一,与重庆、成都比肩而立,被世人并称为“成渝万”,于西南地区大放光彩,辉煌一时。

建于1930年的万州西山钟楼与当时的上海海关钟楼齐名;下图摄于1987年 | 摄影师@方本良

然而抗日战争爆发后,万县的工商业在10余年间遭到了严重破坏。

甚至早于1926年,英国还在长江流域万县段公然挑衅,炮轰军民,死伤5000多人,震惊中外。

万州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 | 摄影师@汪昌隆

1939年,苏联援华空军大队长库里申科,带领全队驾驶12架轰炸机离开祖国。

他们来到成都支援中国抗日,后在空战中于万县迫降,沉溺江中,于此长眠。

万州库里申科墓园 | 摄影师@汪昌隆

而由这片土地孕育的一代文豪何其芳,在抗战期间用文字呐喊,以一首《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为无数人带去炽热的希望。

新中国成立后,历经沧桑的万州,辉煌渐渐已成往事,但谁能想到多年之后,这片土地还将面临着一个更大的考验。

3.移民时代

先让我们将目光,重新移回长江。

这条汇聚1万余条支流,滋养了近5亿人口的大河,为中国带来了肥沃的土地和便捷的航运。

一望无际的长江中下游平原 | 摄影师@邓双

同时,也带来了危险和灾难,其一险是水急

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曾写道:“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

位于长江上游的“三峡”,两岸绝壁高耸,历来因急流险滩而被人叹为“绝地”,是长江上的“千古险关”,时有过客丧身江中。

瞿塘峡中云雾缭绕 | 摄影师@李相胤

其一难是洪涝

从有记载开始,长江洪水平均不到10年,便有一次大的泛滥,造成大量人员伤亡与经济损失。

1954年,长江还发生了百年罕见的全流域型特大洪水,位于长江下游的武汉被洪水围困3个月,灾民高至1800多万。

1998年军民同心抗洪 | 摄影师@周国强

自古以来,如何治理长江成为重要议题。

1957年,毛泽东经万州畅游长江之后,写下了“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宏图伟愿,而能让这一愿望成真的三峡工程,终于被提上日程。

船舶通过三峡五级船闸翻过40多层楼房的高度驶向前方;关于三峡工程的畅想最早由孙中山提出 | 摄影师@李心宽

该工程通过大坝拦水、水库蓄水等方式,将实现防洪、灌溉、改善航道的功能,堪称中国的“千年大计”。

然而这项工程历经数十年争议,未有定论,而将受其影响的万州,多年来也未敢进行大型项目建设,城市发展受阻。

三峡库区范围示意,万州处于库区的腹心 | 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1992年,三峡大坝建设终于确定,而三峡水库蓄水之后,因水位线抬高将被淹没的城市,该如何安置移民,成为工程建设的重中之重。

此次移民涉及今重庆、湖北两地20多个区县上百万人,移民数量之多,位居世界工程移民之最。

万州移民楼房拆迁,曾经的高楼轰然倒塌 | 摄影师@汪昌隆

其中仅在万州,累计动迁人员便高达26.3万,万州成为三峡库区移民的第一大城市,各类实物淹没指标占今重庆的1/4。

为此,万州的300多座工厂迁了,1000多家机关单位迁了,100多处码头迁了,原本热闹繁荣的城市,空无人应。

迁建后的旧城墙已历经百年风雨 | 摄影师@王思源

随之,历经1400多年历史的鱼泉县城,沉没水中;曾经繁华喧闹的不夜市南门口,沉没水中;号称“商贾云集”的二马路,沉没水中。

迁建后的洄澜塔静静矗立 | 摄影师@陈佳

面对逐渐消失的故乡,数十万人或拖家带口赶赴新区,或背井离乡远赴他省。

万州区移民正带着行李离开故乡 | 摄影师@方本良

这场堪称悲壮的大移民,从1992年开始,整整持续了18年才宣告结束。

而随着世界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开始在长江上繁忙运行,被淹没的半个万州古城之上,也渐渐崛起了一座新的城市。

4.新城崛起

三峡大坝建设是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同时,也带来了一次难以想象的机遇。

为了尽快恢复发展,万州作为库区中最大的移民迁建城市,获得了复建搬迁的国家支持。

2007年正在迁建中的万州人民政府 | 摄影师@桂本运

期间,山东、上海、江苏等多个省市,向万州派驻干部、捐赠物资、提供支援,与万州人民共建新城。

而这种“对口帮扶”持续至今,仍未结束。

请横屏观看,如今在万州还能看到各省市援建的痕迹 | 摄影师@史宗历

在无数人的共同努力下,短短几年,这片土地上便崛起了3座移民新区。

其中五桥移民新城,在1993年前,还是一个民房破旧、尘土飞扬、人口稀少的小镇,如今却已高楼林立、桥梁飞架,令人瞩目。

万州的新城与老城 | 摄影师@万展志

而连通新区与中心城区的一条条大街,一座座桥梁,极大拓展了万州的城市空间,吸引着越来越多人的到来。

宜万铁路长江大桥于2010年通车 | 摄影师@王璐

近20年间,万州人口从30余万激增到160余万,整整翻了约5倍,一跃成为百万人口大城。

新建的万州体育场成为城市新地标 | 摄影师@彭庆辉

除此之外,作为渝东北地区交通枢纽之一的万州,其立体交通格局也愈发完善。

近年来不仅有达万铁路、万宜铁路相继运行,于2021年底即将开通的郑万高铁,将与渝万高铁相接,使万州至重庆的时间大大缩短至1小时

万州交通区位优势示意 | 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截至目前,万州已建成渝万、万宜等6条高速公路。万州五桥机场,则开通了23条航线,仍在扩建。

云雾中的万利高速公路蜂子湾特大桥仿佛漂浮空中 | 摄影师@汪昌隆

万州港作为水、陆、空联运的港口枢纽,已成为渝东、鄂西、陕南的物资集散中心之一,“渝东门户”的辉煌过往正在渐渐重现。

万州港是长江十大港口之一 | 摄影师@王思源

然而码头时代、外贸时代、移民时代赋予万州的特色样貌,依旧可以在此寻觅踪影。

耸立于江河两岸的寨堡,于江边安然坐落,雄视着那段不平凡的岁月。

天生城又被誉为“天城凌空”,请左滑查看更多 | 摄影师@汪昌隆

留有李白、黄庭坚等文人墨客足迹的西山,坐落于西山公园之中,成为如今人们休闲游玩的风光宝地。

西山公园大门还坐落着西山钟楼 | 摄影师@王思源

而“心连心广场”、戏曲《移民大金华》、万州三峡移民纪念馆等,还诉说着那段共建三峡的动人往事。

重庆三峡移民纪念馆坐落于万州江边 | 摄影师@吴玥瞳

因商埠文化而兴起的“坐茶馆”、“摆龙门阵”等生活方式,留存至今,未有改变。

由拉船纤夫们所做的烤鱼,演变成的“万州烤鱼”,则传承着过去的风味美食。

万州的特色烤鱼街 | 摄影师@王思源

来到这片土地上,你能看到铁路、公路、机场,港口,打造着新时代“四通八达”的新万州。

万州牌楼长江大桥全长2000余米,于2019年通车运营 | 摄影师@彭庆辉

也能看到大江平湖、传统建筑、码头风情,塑造着一个“休闲巴适”的新万州。

2020重庆(万州)横渡长江系列赛引来众人围观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凭借良好的生态环境、文化底蕴、交通优势,新时代的万州,成为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的一员,不仅特色旅游业蓬勃兴起,还是三峡库区旅游的中转站。

万州知名旅游景点潭獐峡,峡深水幽 | 摄影师@汪昌隆

同时,能源建材、机械电子等特色产业纷纷在此落户,为万州注入了新的活力。

于2003年来到重庆的融创,如今也入驻万州参与城市建设,推出了独具创意的“琅阅滨江”与“雍江上镜”项目,结合当地的自然环境以及生活方式打造高品质的人居生活,助力城市发展。

琅阅滨江项目效果图 | 图片来源@融创

其中琅阅滨江位于万州的江南新区,濒临长江,与万州老城隔江相望。不仅坐拥约7千米的南滨江岸美景,而且与万州CBD商圈的直线距离仅有2千米。

雍江上境同样地处城市核心地带,交通便利,四周医疗、教育、商圈配套,为万州带来不一样的居住体验。

雍江上境项目效果图 | 图片来源@融创

来到万州,当你遥望那屹立的高山,远眺那奔流的大江,便会看到万州的码头时代、外贸时代、移民时代,仿佛就在眼前。

他们造就了万州独一无二的模样,成为万州的底蕴和魅力,在岁月长河中,迸发着独属于自己的光彩。

请横屏观看,万州日月同框的城市美景 | 摄影师@史宗历

【参考文献】

[1] 政协四川省万县市委员会文史资料工作委员会 .万县桐油贸易史略[M].四川万县市档案馆,1983.

[2]万县地区交通局 .万县地区交通志[M].成都:成都科技大学出版社,1993.

[3]刘利荣 .民国时期的四川桐油贸易-以重庆、万县为例[D].四川大学,2006.

[4]李力.万州寨堡聚落特征探析[J].重庆三峡学院学报,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