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浪的网红村,居然是它?
旅游

中国最浪的网红村,居然是它?

2021年04月22日 17:38:28
来源:九行

如今的网红,从2019年的大理、丽江南下转移到2021年的后海。 此后海并非大家熟知的北京后海,而是三亚海棠湾的后海村,一个藏在三亚蜈支洲岛码头背后的小渔村。

三亚毋庸置疑一直是网红地,但后海村才是当红炸子鸡。 这年头,谁的社交平台还没有被这样的画面刷屏——清一色比基尼辣妹沙滩蹦野迪,黝黑肤色男子腋下夹着一块冲浪板,网红在色彩斑斓的民宿和面包车前摆拍,仿佛真的出了国。

△某社交平台上三亚后海的网红身影/截图

疫情凶猛之势让后海这一本来默默无闻的小渔村镶上了“中国冲浪第一村”“三亚小泰国”等各种名号,众多明星、网红、旅游博主慕名而来。综艺《夏日冲浪店》又让冲浪运动逐渐在炎夏假期刷了一波存在感。

后海显然有一阵取代北京后海和阿那亚的红火之势,在这里不谈工作不谈业务,被阳光、沙滩、海浪、酒精、音乐浸没才够chill,做个后海浪人已经成了当代中产心照不宣的默契。

△后海浪人又潮又酷/图虫创意

三亚后海到底有多浪?

后海自有一种与外界隔绝的磁场。

这里最不缺中产对于布尔乔亚和嬉皮士的想象——有比起三亚市区更原生态、更野生的氛围,也有比蜈支洲海岛更古朴纯粹的大海和渔村。

△三亚后海三面环海/图虫创意

无论有多少紧绷在两点一线,西装制服高跟随时on call的北上广上班族,到了这只剩下泳衣墨镜的辣妹靓仔,以前有多雷厉风行刷新KPI高度,到了这就有多少发呆无所事事的人。

在这里,白天找浪、晚上沙滩蹦迪才是正经事,你才能体会最近流行的那首歌——“开着邻居家的Toyot a追着日落……今晚演出的rapper算的上是她最喜欢,她走到吧台先点了一杯whisky酸” 的意境。

总之,外部有多内卷,后海就是那个反内卷先锋。

△三亚后海到处可见清凉辣妹/图虫创意

要是到了后海,你会发现这里似乎跟厦门鼓浪屿的模样有些相似——略显文艺范雏形的民宿、咖啡馆、酒吧,青石板铺就而成的街道,既有来自四面八方的小吃菜馆,也有统一了全国人民口味的鸡排、臭豆腐、奶茶, 还有 穿着时尚和带有 艺术家风范的网红达人……遍布着 “冲浪 ”字样的俱乐部,或许是后海最有辨识度的招牌。

△街边到处可见“冲浪”关键词指示牌/图虫创意

这个常住人口不到3000人的村子里,驻扎着全国近40%的冲浪俱乐部,说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冲浪村也不为过。

近年来,冲浪成了新一代年轻人最酷的一项打卡运动,据统计,2021年春节来后海旅游的年轻人,即18~35岁这一年龄层的比例相比两年前增加了14%,总体占比41%

要想做一个后海浪人,绝不是拖着浪板去踏海就能装装样子的。

你或许得解放都市那套审美,先美个黑,将自己的皮肤晒到越黑越local,肤色是能检验你是初来乍到的游客还是全身融入的浪人的最基本标准。你还得解放天性,比基尼no bra都是随性不羁的表现,在这里并不会因为你的衣着有多古怪而被指指点点。

△做后海浪人,你得先融入local审美

作为冲浪新手,磕磕绊绊学上板、在海里呛海水是日常,但后海浪人教练都懂,大部分来后海当浪人的,在板上滑了多久不重要,姿势凹得好,美照拍得好才是要义,为此你都已经想好朋友圈文案了——“冲什么KPI,人生就是要浪(配上🏄表情包)。

当夜幕降临,后海依旧不缺浪。 夜晚的沙滩比白天更热闹——一群人围在一起随着高分贝快节奏沙滩蹦迪,音乐、酒精是不可或缺的主角,还有一群人架起户外KTV纵情歌唱,还有不少网红架起手机直播后海派对。

传说后海渔民在出海之前和归来之时都会摆露天酒席,放音乐跳舞庆祝,久而久之就演变成后海传统,年轻人就算不冲浪不出海,照样享受着被海浪、酒和音乐包围的快乐,势要比海浪更浪里个浪。

△做一个后海浪人,姿势一定得凹好/图虫创意

中国冲浪第一村是如何炼成的?

后海在成为网红村之前,真可以用寂寂无名来形容,连许多三亚本地人都未曾踏足此地。

它原名藤海渔村,位于海棠湾国家海岸的东南部海湾,村落东、南、北方向三面环海,位于该村东北侧的蜈支洲岛每年都能接待上百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映衬着这条渔村更像是隐秘的后花园。

△藤海渔村,三面环海得天独厚/图虫创意

静是后海本色 ,短暂出现于大众视野的,也不过是中央电视台2000年拍摄千禧年第一缕阳光的地方,这里有干净透明的海水,被誉为三亚最绝美日出景观之地。

这里原本是以疍家人为主体的渔村 ,据田野调查研究,18世纪末广东顺德疍家人随捕捞渔船从海南昌江一路过三亚到海棠头,并在村里修筑了基层的碉楼,等到渔民陆续上岸,1950年海南解放,海棠头才更名为后海。

△这本是以疍家人为主的小渔村/图虫创意

这也是构成三亚疍家文化的一抹色彩。 在三亚的蜈支洲岛上,还有一座面海修建的天妃庙,那是海南最古老的庙宇之一。

目前后海辖区的空间可以分为三块——铁炉港、蜈支洲岛以及主体村落。也就是说,后海除了孤悬于大海之上的“绿宝石”蜈支洲岛,还有天然内港铁炉港,是目前三亚唯一能体验到海上渔排风情的地方。

疍家人在铁炉港围海养鱼,形成了渔排养殖与渔排餐饮并存的区域,你可以理解为海上的大排档,几条大船并排串联成水上餐厅,船与船之间是海鲜存放区,最里面的船相当于“厨房” ,刚打捞上来的最新鲜本土的海鲜,都能在这里立即品尝。

△三亚后海渔排餐馆/图虫创意

不同于后海主干道遍布的网红民宿社区,偏居一隅的渔村更市井、更原生态,常住人口不到3000人。

渔民们通常会在傍晚或夜里出海打鱼,白天在自家屋前悠哉游哉聚在一起聊天打牌,在这里也基本看不到井然有序的道路,有些简陋的民居,凹凸不平的泥土弯路,构成了一幅更质朴、更野生的南方乡村景象。

△小渔村的角落更为质朴/图虫创意

第一批发现三亚这座隐秘后花园的,是国内最早的冲浪爱好者。 这些玩家在这里先行经营了第一批主题客栈,带动了小众休闲度假游,后海才有了圈内红火的迹象。

可以说,第一拨浪人是后海的伯乐,后海是他们隐秘的快乐老家。这里形似口袋弧度状的湾区,海滩不深且海浪稳定,气候宜人,独特的地形使之足以被称为冲浪天堂。

再说这里不仅有“一米之内见阳光,七步之外触大海”的滨海风光,还有民风淳朴、充满热带风情的渔村景致,更重要的是这里有隔绝于游人之外的随心散漫,更能孕育以自由精神为名的冲浪文化。

△小渔村有自由随性的氛围/图虫创意

随后2000年的央视拍摄,到皇后湾和海棠湾的开发,加上蜈支洲岛的火爆,后海才慢慢步入大众旅游时代。

直到疫情暴发,后海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旺季,明星、网红效应更让后海成了众所周知的“中国冲浪第一村”。

截至2015年,村里的客栈民宿达50余家,超过一半是由外来投资者经营。这里相比蜈支洲岛,无论从住宿还是餐饮来说,性价比更高。餐馆经营者以东北人居多,还有部分四川人、福建人以及广东人。

△街边的餐馆有很多外地人的身影/图虫创意

原有的疍家原住村民,面对后海旅游轰轰烈烈的狂潮似乎有些措手不及。如今可能你也只能在远离主街道的地方看到他们的身影,游离在游客世界之外,他们虽然在海里捕鱼,也仅仅只有使用权,海水属于海洋局管辖,沙滩则属于国土局管辖。

旅游行业早已成了外地投资人的那盘生意,部分村民只是参与共同经营餐饮、客栈,偶尔在疍家文化节到来之时,还能瞥见村民传统祭海仪式,当街摆上十几桌的宴席。

△本地村民很难融入到旅游滤镜覆盖下的后海/wiki

村里最香饽饽的冲浪行业,本地人作为教练的也寥寥无几,更多的村民依旧坚守着打鱼为生的传统。

他们日落而作,日出而归,碰上休渔期也只能听天由命,与另一厢愈来愈红火喧哗的冲浪网红村形象,形成截然不同的静谧、冷清。

北上广需要后海, 后海需要什么?

冲浪和旅游,肉眼可见正在改变着后海。

最早那批发现后海的浪人也早不见踪迹,留下的 更多 是在沙滩边上拿着手机直播,或者在海边凹着姿势拍照的人,游人与浪人的分界线越来越不明显。

△冲浪这项运动被更多人看到/图虫创意

这也不失为一种乐观的格局。这里曾是国家冲浪队的集训地,会集着全国近40%的冲浪高手,出过不少冠军。

如今冲浪正式成为东京奥运会比赛项目,让这项运动更能被大众看到,越来越多游人前往三亚,也多了后海冲浪这个打卡项目。

冲浪不仅是我们认为的极限运动,它的确有魔力。对日本人来说,冲浪是一场无声的恋爱;而对夏威夷原住民来说,冲浪就是一种活法,是他们的救赎,它代表着勇气、冲劲,对大自然无所畏惧又充满敬意。

△冲浪里自有生活哲学/图虫创意

真正称得上是冲浪客的人,能在冲浪上找到一种内心的平静 ,这或许也是为什么早期后海的初代浪人,会将这个不知名的小渔村形容成一个乌托邦。

别以为冲浪只是一项门槛很低,不费力的运动,其实它非常磨性子,需要跟海浪打交道,真正懂得玩这种意境的,是住在海边的人,一年就只有几次浪点,你需要静静等浪来,得找到它,才能追到它。

△第一批浪人很多在边上开了一间餐吧/unsplash

如今后海的浪人们,同样也能找到自己相应的精神寄托,要是你耐心听听他们的故事,会发现大多是逃离城市的那帮人,他们发现在后海冲浪打工,曾经的抱负野心在海浪面前啥都不是。

昏昏入睡到下午,再来慢悠悠拖着冲浪板找浪,晚上喝酒沙滩蹦迪,这种颓废快活的日子,“City life sucks(城市生活烂透了)”这句话在后海村是无比正义的存在。

△这里更像是嬉皮部落/图虫创意

但这块蛋糕越香,就有越多人涌入渴望分一杯羹。如今的后海似乎有些变味了,尤其是冲浪店都涨到了一百多家,但真正持有国际冲浪协会颁发的ISA冲浪教练证的寥寥无几,占不到5%。

往往陷阱就在这里, 初来乍到的游客总会被便宜的价格所吸引。 给游客培训 冲浪的 “冲浪师”实在太野,可能自己都不会冲浪,拍照倒是比 谁都懂套路。

那些趋之若鹜的游人,留下的一张张冲浪照,像海里下饺子,跟网红打卡一家店也并没有什么区别。

网上也有对三亚后海的差评,“收费高、服务差、吃高额回扣”,类似这种发展之势,不免让人担心后海会不会成为下一站三亚宰客的下场。

△后海的冲浪培训点实在太多了/图虫创意

这阵风吹得太快, 没赶上冲浪行业的标准化和规范 ,原本小而稳定的市场秩序被打破,一拥而上的旅游打卡风潮,也让冲浪专业度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所谓的安全系数也实时告急,并没有多少人想要理解冲浪,而海浪对外来侵占者的反噬,或许即将成为后海红火之势的拷问。

商业味是后海村民警惕的气息。 从网红村火爆之势开始,蹦迪派对是后海夜晚固定活动,那些外来游人是每晚尽兴了,但一夜狂欢后,酒瓶、烟盒、烟火包装纸等废弃物在沙滩上堆积,收拾残局的往往是那些渔民,以及民宿和冲浪店的义工们,海洋环境保护成了后海新的挑战

△国内冲浪行业还处在初步阶段,并未形成规范/图虫创意

后海的原生态,或许是当前最易被侵蚀的风貌。 外界投资客正在从投资环境、产业配套、未来前景等角度重新量度这条小渔村,坑坑洼洼的街道整治,以及投资客对民宿的翻新重建似乎是必然的趋势。

曾经构成浪人心中的乌托邦,也早已成了另一批出走者的度假天堂。 后海的未来或许是一个媲美隔壁天涯镇的休闲度假旅游胜地,即将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渔村被打造成海上的“五渔村”“三亚小泰国”。

北上广一线中产在这里找到了下一站阿那亚,需要这个随时能逃离城市喧嚣的“快乐老家”,但没人想知道后海需要什么,也没人关心后海想不想承载乌托邦的意义。

△后海小渔村要经受的考验,才刚刚开始/图虫创意

参考资料:

三亚后海:探寻隐世渔村的浪漫情调 海南日报

三亚后海蛋家滨海旅游发展的民族志考察 贺乐

冲浪板上的三亚后海:一块“板”如何带火一片湾? 南海网

在后海村,一些人正在悄悄退场 青年志Youthology

在后海村,白天冲浪,晚上蹦迪 人物

我在后海村冲浪,觉得城市生活烂透了 松果生活

你已经是朋友圈最后一个没去海南冲浪的人了 BIE别人

中国冲浪第一村!三亚后海冲浪火“出圈” 三亚发布

“中国冲浪第一村”加速破圈,三亚后海村不再是桃花源 全现在

你想去三亚后海冲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