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喝过高山流水,不算到过贵州
旅游

没喝过高山流水,不算到过贵州

2021年04月28日 17:03:19
来源:不相及研究所

喝酒的方式有千千万万种,可以跪着喝、站着喝、躺着喝,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一种喝法能比得上贵州的高山流水。

第一次到贵州看到高山流水的阵势,还以为是当地部落的加冕仪式。

苗族有一种号称世界上最热情的敬酒仪式叫高山流水,连贵州人自己都怕。

在当地流传一种说法,如果你没喝过,就等于没来过贵州。

但凡去过贵州的人都会衷心提醒你,苗族女孩递过来的酒千万不要喝,很多酒量好的朋友对于这句话似乎都不屑一顾,直到遇到高山流水。

十几个头顶冷兵器的苗族姑娘,手捧当地特制的陶酒壶,唱着外人听不懂的歌谣,向你走来。

银饰是苗族的艺术三件宝,也是苗族历史在服饰文化当中的体现,她们穿着带有祖先历史印记的民族服饰,全身挂满的银饰发出叮叮当当的悦耳声音。

然后从高往低依次排开,当客人准备好以后,数十个酒壶依次倒酒,酒从上而下流入客人口中,形成高山流水,或成酒瀑。

发明出这种喝法的人可能是从黄果树瀑布取得灵感。

当你的嘴碰触到碗的边沿的时候,意味着你开始与真正的贵州产生链接。

她们会习惯性地把客人摁在凳子上,掰开嘴开始灌酒,让人瞬间失去防备。

“早就听说少数民族姑娘热情奔放,后来知道这是待客之道,贵州人还给这么生猛的行为起了个风雅的名字叫高山流水。”

酒从最高处的碗,像瀑布一样一直流到最低处的碗,它很容易让人产生溯源联想。

取自当地高山的水和米,吸纳了天地之精华,再经过一轮发酵形成原汁水酒,最后通过苗族女孩手中一个又一个酒壶的阶梯传递,才到你的嘴里。

所以说贵州最高规格的接待不是茅台酒,也不是牛瘪火锅,而是高山流水。

传说卡梅隆来中国拍电影时,带着阿凡达也喝了这么一顿,阿凡达喝完都说好。

左边一队,右边一队,像天使一样守护着你。如果你愿意,还可以跟好兄弟来个比翼双飞。

这可能是世界上最享受也最被动的喝酒方式了。

同事周岩之前去贵州旅游就被一群苗族女人灌酒,他女朋友在旁边看得攥紧了拳头。

一些外地老光棍游客每年都要去一次贵州,因为这是他们一生中少有能被这么多女性围绕的时刻。

“被这么多女孩子倒酒,喝完都不知道自己的脸是怎么红的。”

这些姑娘每天灌几百人喝酒,已经摸出了一套喂酒方法论,在技术上跟喂猪没什么区别。

芦笙伴奏,山歌助兴,为整套高山流水的仪式注入了灵魂。酒水流过喉咙,喉结都跟着芦笙的声音打起了节奏“咕咚咕咚”,一场下来能喝多少碗,全凭喉结的蠕动速度。

在喝酒搞气氛方面,苗族人是天生的好手,他们似乎天生就是为了喝酒的舞台而生。

有的客人一次高山流水不够,还要求第二次第三次,但苗家阿哥阿妹会审时度势,预判客人酒量,如客人已微醉,就委婉拒绝。

但也有人说,高山流水的敬酒仪式总让他想起潘金莲喂武大郎喝药的场景。

按照当地人的规矩,在喝高山流水的时候,饮酒者的双手不能触碰任何酒器,控制酒的流速全凭苗族女孩的双手。

如果动手碰到酒碗,就得将姑娘手里的酒全部喝完。

上回正在灌酒,那边摄影师招呼所有人看镜头,结果一不小心没拿好,酒全从客人脸颊两边顺着脖子流到胸前。

“感觉永远都喝不完。”

如果酒量不行,半途中可以摇摇手示意暂停,但是苗族米酒含糖量高,入口甘甜,让很多外地人都忘记了可以喊停这回事。

一老弟愣是用了十几分钟喝光了十个女孩手里的酒,饮完面前的十个苗族姑娘一晃变成了四十个,直呼火影忍者在贵州。

后劲让人懵逼

在贵州,衡量酒量的高低不是以杯论数,而是看你能接得住几位姑娘的高山流水。

这个纪录在2017年8月10日被创下,99名苗家姑娘组成高山流水最强阵容,同时为一位贵客敬酒,寓意长长久久。

也不是谁都能接得住这份长久的感情,在贵州,有高山流水的酒席不亚于一场鸿门宴。

这样人为控制酒流量的方法不管什么酒量的人来了都扛不住,就算十个武松来了,我看也得倒下。

游客,灌酒姑娘,景区和酒厂,形成了一条梦幻产业闭环,专门为顾客制造快乐,来到贵州没喝个高山流水,相当于去上海迪斯尼没体验一把创极速光轮。

敬酒的小妹为了更好的倒酒,还嫌“山”不够高、 “水”不够长、“情”不够深,她们会踩在椅子板凳上,增加“山”的高度、延展“水”的长度。

酒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一套流程蕴藏人生真意。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贵州是中国唯一一个没有平原的省,平均海拔1100,西高东低,四周全是山,苗岭横在中央。

开门见山是贵州人的日常生活,少数民族中还有许多祭山的文化活动。

过去物质贫乏,没有美味佳肴招待客人,所以多以美酒代替。而衡量是否招待好的标准就是客人是否喝倒。

如果客人没倒,主人先倒,则多会被认为这家主人没本事,没出息,会被人看不起。在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的贵州,高山流水的待客之道应运而生。

高水流水遇知音,据《列子》及《吕氏春秋》记载,琴师伯牙遇樵夫子期,伯牙弹奏《高山流水》,子期都能从琴音中感悟主题。二人于是结为知音,成千古佳话。

今天,高山流水的典故在贵州被另一种形式表现了出来,但不是谁都能轻易接得住这份友情和祝福。

多少人的贵州之旅,都是从一碗酒开始的,感情就像那里的盘山公路一样绵长。最后人离开,梦都留在贵州的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