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景区“发高烧”,带薪休假还有多远?
旅游

五一景区“发高烧”,带薪休假还有多远?

2021年05月04日 10:00:00
来源:执惠

西湖的水,挤出的泪;长城的砖,就要磨穿;青岛栈桥,无处可站;上海外滩,不能动弹......

“五一”假期过半,国内大小景区“人从众”,东南西北堵不通,国民出游需求被抑制长达一年之久后迎来集中爆发。

数据显示,今年“五一”五天小长假,各大OTA平台的门票、机票、酒店、民宿等预订量均超过2019年同期,另全国交通客运量预计将达到2.65亿人次,相比2019年同期增长65.63%。

旅游市场强劲复苏的同时,也折射出更多需关注的问题。

一方面,5天小长假通过“前挪后移”调休得来,带来不小争议,通过5天假拉动长线游及扩增消费的意图明显,但两个周末也近乎消失,如果要算整个消费大账,孰多孰少?另一方面,近三天公开信息显示集中出游带来景区过度拥堵、局部挤爆等问题,和此前的黄金周问题相差无二,观光游升级到观光游+休闲度假并行的过程中,观光游依然占据较大比重。

再一次的现实提醒我们:更分散、更高频、更持续性、更具体验度的旅游消费该如何实现?带薪休假需要继续寻求落地可能吗?

01

火热却“疲惫”的景区

正“如火如荼”进行中的“五一”小长假里,久违的“迁徙式旅游”盛况重现。酒店、机票、景区门票的预定火爆程度就已经预示着,这个小长假将成为“史上最热五一”。

据中国交通运输部披露,“五一”假期预计全国客运量将达2.65亿人次,每日客运量将达5300万人次,而2019年这个数据为1.6亿,同比增长65.625%。仅5月1日当天,全国铁路、公路、民航发送旅客总量就达5826.71万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19.2%。

民众“补偿式出游”的热情如同箭在弦上,带动的是一系列产业链的爆发增长。携程数据显示,“五一”期间,机票经济舱平均票价为1021元,超过2019年同期均价,酒店预订量比2019年同期增长43%,门票、租车订单较2019年同期分别上涨114%以及126%。

故宫博物院5月1日-5日门票早在假期前一周就售罄;小长假第一天,上海迪士尼、中国国家博物馆、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等热门景区整个假期已无余票,八达岭长城、北京动物园、黄山等景区仅能购买假期后两天的门票。

假期前夕,文旅部已明确提出要求,各地景区景点“五一”期间要严格落实“限量、预约、错峰”的要求。尽管各个景区实施预约制,严格限制客流,依然出现了“人山人海”的聚集场面。

图片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5月1日早上八点左右,西湖即已开启“人从众”模式,断桥变身"人桥",连公厕外也排起百米长的队伍。

全国各地的热门景区基本都是同一画风。上海外滩游客密布、西安兵马俑只见人头不见俑、泰山顶上“人从众”、洛阳龙门石窟游客如蚂蚁搬家…游客纷纷吐槽,排队两小时,游玩5分钟。

这些“挤爆”的景区,多以观光游景区为主。观光游+休闲度假游并行,是当下旅游消费的市场情况,虽休闲度假的比重相对在提升,但目前观光游仍占主位。

“五一”假期出游也有不少新趋势。数据显示,00后“五一”旅游预订量同比涨超570%,增速排名第一。年轻人当道使得今年“五一”的玩法发生改变。

据不完全统计,“五一”期间全国20余场音乐节全面“开花”,且多数落地到旅游城市,包括不限于北京草莓音乐节、长沙Yolo音乐节、云台山音乐节、南京咪豆音乐节、上海国潮音乐节、海南MDSK音乐节等。

音乐节天生具有迅速聚集人群的作用。近年来,旅游目的地从“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经营模式,逐渐转变为以文化和内容为核心。由地方政府与相关机构共同参与,将音乐节与地方旅游相结合,为城市、乡村、文旅景区吸引流量,正成为一门火热的生意。

随着三星堆遗址走红,考古旅游也渐成风潮。平台上,考古、博物馆及文化遗址等相关商品预订量同比涨超15倍,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北京国家博物馆、上海科技馆、西安碑林博物馆等搜索热度较高。

此外,数据显示,“五一”夜游商品预订量同比大涨超20倍。夜景观光、夜游乘船、星空露营和主题乐园夜场撒欢成为年轻人夜游主选项。西安大唐不夜城、乌镇、珠江、重庆两江和桂林“两江四湖”、宁夏沙漠等夜游胜地受欢迎。

今年的五一小长假为何会成为“史上最热五一”?

一方面,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游客心理安全防线已基本建立,这属“硬性条件”。政府部门持续放开出行限制、鼓励和推动旅游业发展。近日,文旅部取消对旅游景区游客接待上限75%的统一规定,允许各地自行决定,江苏、四川等省份已放开相关限制。

另一方面,今年春节假期因疫情防控需要,群众响应号召就地过年,而清明节3天假期只能以周边游、短途游为主,部分旅游需求被压抑。随着政策放宽、天气转暖,就地过年积压的探亲、长途出游需求,在“五一”假期集中释放。

再者,旅游目的地和市场主体的营销活动,刺激消费者卯足劲出游。

平台端,从4月起,携程、同程、去哪儿等平台纷纷推出机票盲盒、火车票盲盒产品。地方政府端,用“消费红包”迎接“五一”文旅消费热潮。例如,河南省392家A级景区参加5-8月促消费活动,实行门票免票或者打折优惠,占恢复开放景区的70%;5月1日至6月30日,长沙将安排1035万元旅游专项扶持资金,发放500万元文旅消费券,送出价值250万元的3万张红色文旅信用卡首刷礼。

“五一”小长假从政策层面而言,有刺激旅游消费的目的。旅游消费内需的提振,本是一件多赢的事情,然而水满则溢,过度的拥堵、局部的挤爆,不仅冲击了景区秩序、暴露景区运营管理问题,还致使游客体验度打折。

5月2日,多名网友反映称,庐山景区观光车过少,游客在山上滞留数小时,质疑景区超量接待。有网友称,景区秩序管理混乱,插队严重,六点买的票排的队,八点多了坐不上车,车辆还跟不上人流量。

湖北荆州有网友反映,某景区从早7点排队到11点,现场十分拥挤。在爆料视频中,不断有游客大喊退票。据媒体核实,该景区已为游客全额退票。

同样在安徽六安金寨天堂寨景区,也出现游客暴涨、超出交通承载能力,近万人在下山途中滞留的现象。

图片来源:黄鹤楼景区官方微博

与此同时,八达岭长城、云南大理古城、湖北黄鹤楼等全国多个景区都发出预警,景区接待游客已经超过疫情条件线上售票限额,呼吁游客改天再去。

景区持续火爆也让“歪门儿”生意有机可乘。某二手交易平台,有人出售故宫“嘉宾票”,价格已经涨到1300元,但目前这种票已被下架。此外,还有“求购”和提供“代抢”服务的用户。据报道,在苏州拙政园景区旁,一家不起眼的小超市内暗藏“黑旅社”,该超市老板涉嫌倒卖门票,原本80元的门票被炒到了240元。

02

全面落实带薪休假还有多远?

关于“五一”劳动节的放假天数,曾有一段波折的历史。

时间倒回到1999年9月,当时的新法定休假制度规定,每年国庆节、春节和“五一”法定节日加上倒休,全国放假7天,“五一黄金周”的概念自此诞生。

但“五一黄金周”的存废一直颇有争议。一般认为,黄金周制度的实施,契合了民众需求,赋予了民众更多休憩机会、更长出游时间,由此形成的“假日经济效应”有助于国民经济提振。

然而在2007年,清华大学假日制度改革课题组的一项研究认为,自1999年起已实施了8年的黄金周制度,对国民经济的拉动作用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大。课题组对近20年来我国年国内旅游收入统计数据的分析表明,黄金周旅游收入的增加仅仅是旅游消费的集中,是一种时间上的转移,对全年旅游收入的增加并无实质性的贡献。

课题组还提出,黄金周制度至少有四大弊端:1、商家短期成本剧增;2、政府公共管理费用增加;3、不利于政府、企事业单位和学校的正常运转;4、最直观的弊端是,对自然景观和历史文化遗迹造成了破坏。游客大规模集中出行,全国各自然景观和名胜古迹的接待能力面临严重挑战。大规模游客集中游览时,更会超出景区的负荷能力,对文化古迹的破坏力明显增强,更不利于社会和谐。

因此,课题组建议,增加部分传统节日为法定假日,变集中休假为分散休假。

随后2008年起,“五一”黄金周被取消,改为三天短假期,并设立了清明、端午、中秋三次短假期,放假总时间也由10天变为11天。

那么今年“五一”休5天,是怎么来的?

按照现在的《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我国“五一”劳动节放假1天,即5月1日当天放假。今年在保持法定节假日天数总数不变的前提下,通过前挪后移形成“6天工作日+5天假期+3天工作日+1天假期+5天正常工作日”。

此次“五一”连休5天的用心良苦之处,就在于激发出“假日经济效应”,带动旅游市场乃至国民经济的提振,打一场旅游业”翻身仗“。

而对于今年的五一假期调休方案,公众似乎并不买账。更多的争论集中于:拼假实际上只放了一天假,但却毁掉了两个周末。

有媒体做了一项调查,在“短假无调休”、“长假有调休”和“都行”三个选项中,将近80%的网友选择了“短假无调休”。也就是说,大多数人都不希望用调休的方式“凑”出一个长假。

而从目前“五一”假期前三天的出游情况来看,大多游客虽不满意调休、不喜欢“挤爆”,却也不得不在选择在“五一”长途出游。

与此同时,关于错峰“带薪休假”制度的讨论声势逐渐浩大。与集中放假相比,带薪休假有利于实现分散放假、错峰出游,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集中出游带来的环境压力、接待压力,改善游客体验,提升休闲品质。

让假日经济可持续发展,关键之策在于落实好带薪休假制度,给人们更多出行的自由和空间,使旅游、休假更加自主和均衡,有效缓解国庆、“五一”假期出行的压力,提高假期尤其是长假的“价值”和“含金量”,人们才不会再纠结于假期是不是“凑”来的。

尽管我国已有明确的带薪休假制度,但在落实层面始终遭遇各种难题,其全面落实还需从制度安排、实施措施等方面下更大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