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游客永远在排队的长沙?
旅游

如何看待游客永远在排队的长沙?

2021年05月06日 10:06:31
来源:旅界

论一座网红城市的是与非。


疯狂的长沙

踏上长沙回京的航班,车晓文才想起这次回家最遗憾的是没能喝上一杯茶颜悦色的幽兰拿铁。

不仅是一杯奶茶,车晓文目睹了公交新村粉店、德天顺盖码饭、一盏灯餐厅一眼望不到头的排队长龙后,她默默给这次回家解馋list上的餐厅逐个打了叉。

身为一个长沙人,车晓文有些忐忑地说,“其实我应该感到骄傲,但特别难过的一点是,我爱吃的东西这次回家都吃不到了...”

毫无疑问,长沙变成了一座网红城市,比抖音上红极一时的西安、重庆更甚。

想想霓虹灯下络绎不绝的人流,在家躺平5天的车晓文又略微有些释然,“按照官方说法,我们是把地方腾出给那些外来游客,免得街上更拥挤。”

但她的高中同学赵爽认为“没去就对了”,他说,今年五一整个长沙都是人山人海,各种语言的地方。

在长沙摩肩接踵的街上,游客能看到大众点评榜推荐,或者其他官方机构认证的所谓网红店,然后在这些店门前就是一条由人组成的蜿蜒长龙。

官方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假期长沙纳入全省统计范围的39家监测单位累计接待人次169万人次,同比增长130.3%。

而据携程联合新华财经发布《2021“五一”旅行大数据报告》显示,长沙为“五一”黄金周十大热门旅游城市之一,三大新晋夜游城市排名第二。

有知乎网友称,因为过度聚集,长沙五一广场那几个热门的地段已经真正达到了水泄不通的程度,能与之媲美的或许只有北京西二旗地铁站的早高峰。

而网上出镜率比较高的那些饭店奶茶店甚至米粉店,排队更是排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当你亲身体验后你会更无语。”赵爽吐槽道,“最夸张的就是超级文和友,这家店都是我们本地人带外地朋友或者外地游客自己慕名而来。”

赵爽帮上海来的亲戚网上排超级文和友餐位,发现前面有一万五千多人在排,“我家亲戚每年都来长沙,她们是理解不了这一年长沙饮食娱乐文化的巨变。”

“我们早上去拿个号可能刚好赶上晚上去吃夜宵……排队不是坏事,排队说明人气旺,口味好,大家也乐意凑热闹,但是排到这个地步,是很难保障游客玩耍体验的,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点个餐,一看前面还有几千个号,简直绝望。”

比网红店更夸张的是长沙酒店的价格,今年五一,长沙经济型酒店涨幅最大。

例如汉庭酒店(长沙国金中心店),4月22日双床房入住价格为298元起,5月1日价格已经涨至1239元/间,而且该酒店所有房源已经预订,维也纳、如家、7天等酒店也在五一期间狂飙猛涨。

即使这样,还面临游客到了长沙无处下榻的尴尬。

来自同程旅行平台住宿大数据显示,截止4月中旬,“五一”假期酒店客房预订量增幅(较2020年同期)较大前十的城市中就有长沙。

最夸张的是,赵爽注意到,家门口一家经济型酒店竟然挂出了“大厅睡沙发”项目。

“还有这种骚操作我们也是想不到。”赵爽哭笑不得。

喧嚣过后,爆红的长沙,注定将被是与非缠绕纠葛一段时间。

网红城市的两面

长沙网红城市的打造并非一夜之功。

这些年来长沙市旅游总收入一直呈上升趋势,2018年旅游总收入为1808.05亿元,2019年旅游总收入就到了2028.97亿元,增速高达12.2%。

就算是被疫情重创的2020年,长沙市的旅游收入也有1661.32亿元。

没有西安的历史文化沉淀,也没有重庆的8D城市景观,网红场景塑造是长沙政府这些年颇花心思的地方。

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长沙的“网红变身计划”的确可能太成功了一点。

心形红绿灯、粉红斑马线...在茶颜悦色、火宫殿、超级文和友等王炸级别的城市名片加持下,让长沙网红城市这件事推动得圆润丝滑。

同时,和其他热门旅游城市不同,长沙的火爆靠的不是提前规划设计的景点,而是市井小民喜闻乐见的人间烟火气,是在一条条普通的街道小巷里吃喝玩乐。

在短视频流媒体时代,这种沉浸式游玩体验的传播能力反而得到了极大的凸显。

即便是没有受过训练的素人,也能够在长沙拍摄出令人眼前一亮的短视频作品,进而帮助长沙实现快速的口碑裂变。

不仅是“抖快”,在马蜂窝、小红书等积极转型短视频流的图文媒体平台中,长沙也一直保持一个较高的热度水平。

马蜂窝显示已有76万蜂蜂去过长沙,小红书“长沙”话题下也已经有超过117万+篇笔记,作为一座新晋网红城市,长沙的热度还在持续膨胀。

由此,在“网红”之路的推广上,长沙的数字文旅营销之路更为多元,也更为不着痕迹。

此外,长沙极强的“夜”消费能力也在吸引着Z世代年轻人。

随着人们消费水平提升,消费场景也渐渐由“日”向“夜”,实现全面覆盖。

游客愿意在夜晚去探索城市的街道,景观,发现城市的另一面,也愿意去弄堂、巷子中寻找“深夜食堂”,夜店,酒吧这类传统“夜经济”对于年轻人来说,更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在热门旅游城市之中,既拥有琳琅满目美食、又拥有火爆性感夜店的长沙当之无愧成为夜游代表城市。

不过,这座网红城市的另一面是,长沙市现在的游客量似乎已经超出了城市设计时承载的极限。

“哪怕政府发通知要我们本地居民家里蹲,给外来游客腾位置,但是我感觉我们出不出去已经不重要了。”车晓文慨叹道。

在这个人人都是自媒体的互联网时代,一旦游客心情不好,就会在网上吐槽或者直接开骂,网红和网黑往往就在一线之间。

“长沙人又比较暴脾气,嘴上从不肯吃亏,擅长火上浇油,到时候事态发展不堪设想。”车晓文担心道。

事实上,这其实是对长沙的接待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考验,而长沙市的城建规划和交通条件却和这座城市的天气一样一言难尽。

一位熟悉长沙城市建设节奏的当地官员用一句“官话”对旅界(lvjienews)总结道,“长沙成为网红城市,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如果能顶住压力稳住口碑,积极地进行城市改造和配套建设,长沙就能在每年的旅游季真正站稳脚跟了。”

重庆、西安红了,除了旅游GDP的增长和日渐臃肿的景点人群,两座城市似乎没有太多变化,致力于打造国家创新创意中心的新晋流量小生长沙未来会有不同吗?

“这注定是极大的考验。”车晓文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