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旅游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2021年06月09日 09:08:55
来源:那一座城

从《觉醒年代》到刚刚结束的高考,我们都在被「家国情怀」这四个字所打动。

然而, 或许只有真正去到了这个地方,当国旗冉冉升起时。

更能感受到心头一震的动容。

游客所能到达的中国最南端的地级市政府所在地——西沙群岛。

游客所能到达的中国最南端的地级市政府所在地——西沙群岛。

被《中国国家地理》评为我国最美海岛。

我们不是第一次写这个地方,有人称这里隐秘而伟大,有人称这里的玻璃海像打翻了调色盘。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这是个只有中国公民能抵达的地方,每年接待的游客数量很少。

只有不到万分之一的中国人曾踏上西沙这片净土。

大家都说,不到西沙,感受不到海洋的神奇。

最近,城城的朋友小邱,带着儿子在五一假期时去到了这个她称为「瑰丽无比」的地方。

西沙是我国固有领土,也是她爱人在工作的地方。

△ 小邱和伙伴们行驶在美丽南海。

△ 小邱和伙伴们行驶在美丽南海。

因为工作的特殊性质,小邱和儿子,长期和爸爸聚少离多。

这次去往西沙,是八岁半的儿子的第一次,也是妈妈小邱的第一次。

用她的话说,她是带着娃去找这个「上交了给国家的男人」。

飞机/游船/陆地,一路舟车劳顿,我们于是跟着她的足迹,邀请她记录下这几天在岛上的点滴。

再次去认识一次——西沙群岛

和岛上生活、守护着的这群平凡又伟大的人们。

|以下文图,来自小邱|

|以下文图,来自小邱|

今年5月,当我踏上西沙群岛,很多朋友叫我写游记。

长期以来,由于地理条件和政策限制,除驻岛单位和渔民外,西沙群岛成了许多人难以跨越的距离。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只能望洋兴叹一句:「西沙是那样的遥远。」所以这次有幸可以前往,我们也非常珍惜。

△ 目前西沙群岛中对外开放的岛屿有三个:全富岛、鸭公岛、银屿岛,公众可参加邮轮团前往。白天登岛玩,晚上宿邮轮,暂时无法住在岛上。

△ 目前西沙群岛中对外开放的岛屿有三个:全富岛、鸭公岛、银屿岛,公众可参加邮轮团前往。白天登岛玩,晚上宿邮轮,暂时无法住在岛上。

我们此行去的是仅限邀请参观的永兴岛、石岛(现在连在一起)和七连屿赵述岛,经相关部门许可后,很庆幸当了四天“岛民”。

特别的「三沙2号」

带我们漂洋过海看西沙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在介绍交通工具前,我们先理清南海、西沙群岛、三沙市、永兴岛几个词的关系。

用一句话说,船与飞机能到达的 永兴岛 ,位于南海,属于海南省三沙市管辖的西沙群岛的其中一个岛。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三沙市 是个特别年轻的城市。

建立于2012年6月,称得上是我国最独特的一个地级市。

中国总面积最大,却陆地最小,人口也最少。

△ 三沙市政府驻地永兴岛,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200多万平方公里海域, 20平方公里陆地)。

△ 三沙市政府驻地永兴岛,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200多万平方公里海域, 20平方公里陆地)。

而三沙市政府驻地永兴岛,是西沙群岛中距离海南最近的岛屿,与文昌与三亚相距330公里左右。

带我们跨越这遥远的300多公里距离的,是一艘8000吨级的船: 三沙2号

在海南文昌清澜港,我们取出经过严格的行政和防疫审查后订到的 「三沙2号」船票,交给工作人员,盖上「轨迹已检」印章。

△ 威武得都想把它过塑保存,再来个特写晒圈。

△ 威武得都想把它过塑保存,再来个特写晒圈。

纪录片《航拍中国·海南》中,曾提到三沙2号的“哥哥”——三沙1号:

「三沙1号是一艘交通补给船,每月四次往返于海南岛与三沙之间。」

如今,有了三沙2号后,不再是每月四次了。

2019年8月起,海南与三沙的往返,已实现每周两次,担负起三沙市各岛礁的交通运输保障任务。

此外,还有琼沙*号等保障船。

进入港口,这艘全长128米、宽20.4米的大型交通补给船,其惊艳的外貌与内涵,让我全程「哇哇」叫。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登船大厅在第五层甲板,这一层还设有餐厅、厨房、应急指挥中心等。

傍晚6点,三沙2号在文昌青澜港准点起航。我们在5甲板的餐厅内,一边吃着晚饭,一边感受着三沙2号缓缓离港。

△ 小朋友看着三沙2号,渐渐离港。

△ 小朋友看着三沙2号,渐渐离港。

8000吨级、吃水5.7米…… 同行的海上工作者一边分析着西沙2号的吃水深度和耗油量,一边告诉我这个吨位的船不容易晕船。

有了这句经验之谈,我也不再安静呆着,放心地到处蹦跶参观。

不看不知道,一看才发现这三沙2号,可以用四个字形容,性能出众!非一般邮轮可比。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船上除了乘客房间,第4层甲板还设有一个配置齐全的海上应急医疗救助功能区,包括诊疗室、X光检查室、无菌手术室、病房等。

第7甲板可停直升机。用专业的说法,配备了海陆空三栖救援方式!

△ 三沙2号的直升机停机坪。图by “中新网”

△ 三沙2号的直升机停机坪。图by “中新网”

此外,三沙2号还可以装载1000吨淡水,车辆舱可以装载20辆10米长的标准集装箱车,运输补给能力杠杠的。

虽然没有游泳池,没有豪华餐厅,没有灯红酒绿,但这里一切的功能都是为了服务西沙、服务群众。

可万万没想到,在甲板上蹦跶没多久,拍了几张夕阳照片,还没看到夜景的我,就开始晕船了……

现在船上有网络信号了(据说以前没有),我们赶上好时代了。

在静谧的深黑色的大海,银河带裹着亲爱的南海,三沙2号就像在彩带上行走.....

我似乎飘飘摇摇地,9点多就睡着了,睡得很沉。

第二天清晨5时许,甲板上已经站满了等海上日出的摄影爱好者们。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太阳从海平面上冉冉升起,海水的深蓝渐渐褪去。

浅蓝的海面上,高高的灯塔开始冒头,长长的防浪堤映入眼帘,船尾的尾浪摇摆着出现了左红右绿的浮标,仿佛在告诉人们,到家了。

此时,船上的人们,终于迎来与守岛人的相聚。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清晨7点,经历13个小时的航行后,我终于来到永兴岛。

特别的石岛

当之无愧的“西沙老龙头”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很快,永兴岛上的景色让我一扫疲惫。

同伴们帮我们备好了简单的珍贵的白粥馒头鸡蛋(虽然交通便利,但是粮食和水在岛上依然弥足珍贵)。

简单的早餐后,我们的第一站是 石岛

2013-2014年永兴岛填海工程后,石岛已与永兴岛融为一体。我们从永兴岛坐着电瓶车,经过一条人工石堤便到达石岛(需预约进入)。

驻岛人员提起这座只有0.08平方公里的小岛时,语气总带着神圣感——

「这是西沙的龙头、龙脉所在。」

石岛在西沙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作为西沙群岛唯一的岩石岛,石岛是西沙群岛中最高的岛(海拔高达15.9米),也是年龄最大的一位(起码有一万多岁了)。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据驻岛人士透露,以下三个位置,是不能错过的石岛风景打卡点:

一是中国主权碑。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碑上刻着:中国西沙石岛,还附有一张中国地图。

二是“西沙老龙头”石碑。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三是刻着“祖国万岁”4个大字的临海礁石。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老龙头侧面岩壁中间的四个红色大字,据说是当年的守岛士兵在离岛前花了半年时间悬在峭壁上刻下的。

后来一代代守岛官兵自觉地给“祖国万岁”四个大字描红。

南海的海浪长年拍打着临海礁石,而石岛却始终像「龙头」一样屹立在海面,巍然不动,云卷浪舒间,无惧风浪与岁月。

这也许就是中国屹立在南海的气势所在。

「西沙老龙头」的称号,当之无愧。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西沙群岛中大多数岛是由珊瑚、贝壳等生物砂砾堆积而成,岩质比较松散。

惟独石岛是由某些层状生物砂岩构成,岩质非常坚硬。

烈日当空,我们站在巨大的礁石上,远眺祖国的万里海疆。

特别的永兴岛

有中国最南端的城市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与石岛上「祖国万岁」相呼应的,是永兴岛上到处可见的「爱国爱岛、乐守天涯」 「乐守海天 甘当基石」「芳华青春 戍守海疆」等标语。

△ 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

△ 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

永兴岛不大,于烦躁的都市人而言,一个晚上可能就觉得没什么好玩的了。

确实,永兴岛上大部分都是军事区域,都是“禁入、禁拍摄”状态,唯一允许我们随便逛、随便拍照的主街道,5分钟就能走完。

△ 永兴岛的主街道——北京路。

△ 永兴岛的主街道——北京路。

迄今为止,中国最南端的图书馆、邮局、理发店、电影院、学校……都在这。

△ 三沙市永兴学校,校车是可爱的电瓶车。

△ 三沙市永兴学校,校车是可爱的电瓶车。

△ 三沙市人民医院。

△ 三沙市人民医院。

在中国最南端的邮局,盖上「海南三沙」邮戳,给朋友们送上祖国最「南」的问候。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三沙市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进门二楼就是免票的电影院。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永兴岛上的诺丽果和公交站牌。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岛上绿植丰富,生活设施齐全。

晚上,当烈日褪去,我们最爱走到岛上的小渔村,坐在政府给渔民建的房子门前,以平民价格,享受一顿就地取材的海鲜大餐。

头顶星空,脚沾细沙,舌尝美味,何其乐哉!

△ 永兴岛上的小渔村。

△ 永兴岛上的小渔村。

「带你去吃吃这里的家常菜。」

可这「家常菜」端出来,足以让我傻眼——

红口螺、金钱斑、八爪鱼、马鲛鱼、刺泡鱼煲鸡汤、海胆蒸蛋、青衣……确定不是《舌尖上的中国》所说的秘境美食?

这些都是渔民出海或者赶海,用劳动得来的鱼获,但只要是岛上的客人,渔民开价从来都很亲民很透明。

螺的形状、鱼的颜色,都是我没见过的陌生存在。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看起来好像跟我们的生活一样,但又好像有点不一样。

我们在岛上的四天,基本每顿都能吃到新鲜绿叶蔬菜,但岛民说,再过一个星期,或者遇上台风天物资补给不及时,就只能吃瓜了。(现在岛上已有温室大棚)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洗澡的水,虽然已由水厂过滤处理,但还是有股淡淡的咸味,水龙头和花洒也经不过岁月的腐蚀生了锈。

岛民说,若是住久了,白衣服洗着洗着就会变黄。

「可这是现代技术最好的时候了,以前连洗的机会都很难。」

有一次儿子想吃雪糕,我们逛了三家小便利店才发现,「岛上所有能买东西的店都去过了。」

△ 超市(左)与冷饮店(右)

△ 超市(左)与冷饮店(右)

这是岛上生活的全部,可又不完全是。

高晓松来过西沙,他当时是被文联邀请过来创作歌曲,但后来主动要求在演播厅录了一期《晓说》。

他说,「这次去了南海的西沙群岛,受到巨大感染。」

△ 永兴岛演播室

△ 永兴岛演播室

「在岛上的那些人,他们有信仰、有责任,跟他们比,我特别苟且,苟且极了。」 高晓松说。

在这里,爱国不只是句口号。用行动守护祖国安宁的人们,也同样让我们接受了一次心灵的洗涤。

海上巡逻的海警、执行任务的分队、战斗机地勤、帅气的飞行员、环岛训练的官兵……

他们都有着共同点: “西 沙黑”,坚定的眼神。

△ 日本炮楼(左)和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 (右)

△ 日本炮楼(左)和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 (右)

遗憾的是,刚好遇上西沙海洋博物馆装修升级,无法参观。

虽然岛上这些人与物,我都无法通过镜头记录,但有着赤子之心与责任担当的人,绝 对是岛上最美的风景。

特别的七连屿

瑰丽无比的玻璃海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来西沙,只管感受两件事:爱国与风景。

如果说登上永兴岛,目之所及的蓝天蓝海已经满足了我对海洋的幻想。

七连屿 的存在,就是用来升级我对美好与梦幻认知的终极版本。

△ 在赵述岛,用手机随便一拍,都能拍出《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既视感。

△ 在赵述岛,用手机随便一拍,都能拍出《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既视感。

一天上午,我们乘着快艇,以「西沙速度」驰骋在南海上。

有幸我们能出海,却不知道眼前的岛屿是七连屿的连裙。这般感受,犹如初恋的美妙,突然而惊喜。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七连屿,犹如散落在南海上的七仙女,让我心驰神往。

在赵述岛上,我看到了深蓝翡绿的玻璃海,如绸缎般、翡翠般,碧波荡漾。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人间最灵巧的画工、最天然的染料,也都调不出它的颜色,一定是造物主打翻了调色盘。

如此晶莹剔透的美,在梦里都难得一见。

△ 美哭,没有带单反,没有去浮潜,是此次最大的遗憾。

△ 美哭,没有带单反,没有去浮潜,是此次最大的遗憾。

据说西沙的海水能见度高达30米,我可以哭着告诉你们, 「绝对不止!!!」

我们只需站在岸边,就可以看到很多很多石斑鱼与蝴蝶鱼等,河堤有多不胜数的小螃蟹,随便就可以抓到两只玩。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七连屿中第三大岛,赵述岛上还有三沙市的重点文物单位:西南中沙群岛办事处、七连屿村委会办公旧址。

早在宋朝,这里就是海南渔民们重要的渔业基地,在岛上长期定居和季节性留居。

△ 建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用于边防巡逻、渔民生产生活的避风避险,后来成为七连屿村委会办公场所。

△ 建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用于边防巡逻、渔民生产生活的避风避险,后来成为七连屿村委会办公场所。

△ 赵述岛上的海水淡化厂(左)、渔民房子(右)

△ 赵述岛上的海水淡化厂(左)、渔民房子(右)

2014年,七连屿工委、七连屿管委会成立,入驻赵述岛办公。

推进七连屿各岛礁的维权维稳、民生建设、生态保护等工作,守好祖国南大门。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短暂的参观后,我们继续乘着快艇,把七连屿的其他岛的美景尽收眼底。

「其实七连屿不是七个岛,而是八个(由于生态保护好沙滩和珊瑚可以自然发育),有一个只有上半年才能看得到。」

开船的人随手一指面前的小岛,介绍着七连屿每个岛的名称、方向与特征。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你看,浅色的海水下是沙子,深色的海水下是礁石。」

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如何根据颜色深浅不一的海面,结合船的吃水高度,用肉眼选择安全的航道登岛。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那个就是(西沙)北岛,今年特别多海龟上岛产卵,一共产下了180窝海龟蛋。」

说起七连屿的“海龟天堂”北岛,驻守西沙的人们更是满满的自豪。

守岛人们对这些海岛的喜爱,比这至美风景,更让人动容。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希望下一次,我还能来这里,到七连屿浮潜,到北岛上看看海龟,到永乐群岛看看「大海的瞳孔」 蓝洞(目前世界上已知的最深海洋蓝洞)。

特别的傍晚

岛上半日 浮世逾年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最后,还想说一下我们连续三个傍晚都去的地方,永兴岛白沙滩。

我特别喜欢永兴岛的这片白沙滩。

看到的天和海水,都是粉蓝粉蓝的,海面绽放的浪花轻盈而曼妙,特别温柔。

△ 据说遇见一对砗磲贝的人,运气都很好。

△ 据说遇见一对砗磲贝的人,运气都很好。

漫步在白沙滩上,看着蓝蓝的海水、干净的天空,舒畅得让人无惧紫外线。

孩子似乎对此般美景不怎么感兴趣,让他乐此不疲的,只有沙子。

他堆起了一个个沙堡,挖起了一个个小水坑,留出了一条条小道,给海水流进城堡里。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看涨潮的海水从他挖出的小道中涌进城堡,用沙子和水做成圆圆的沙球扔进大海里,被「好舒服」的沙子浴逗得哈哈大笑;

又或是挖个大水坑,跳啊跳啊,感受着水花和沙子溅起来的快乐……

我们百思不解二年级孩子依然对沙子的热爱,也忍不住唠叨他快点结束游戏去吃晚饭。

他却不恼,沉浸其中说:等等,我再做两个沙球。

他堆起了两堆沙子, 「这是留给大海的午餐。」

午餐?噢,好像也对。

永兴岛的傍晚啊,太阳还是热辣辣的,像中午。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海浪涌过来,「吃掉」儿子给大海留下的「午餐」后,沙滩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好风景却已留在我们的心中。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每次的出游,都是一次追求美好生活的体验,且值得我们为之努力奋斗。

如同永兴岛上的这个民用码头,相信有朝一日我和你均可以自由前往。

带娃去西沙群岛,找“上交给国家”的他

假期结束,小邱和儿子离岛归来。

都说西沙归来不看海,可西沙让人叹服的,绝不仅仅是海。

夜晚,西沙的星空美得像幻境。

守岛的人们仍驻守在岛上,三沙2号重新起航,海平线摇摇晃晃,思念浮浮沉沉。

他们用小家的聚少离多换来了大家的安宁。

我们曾写过,看着渔船从遥远的天际线悠悠归来,这是只有身处在这里的人才能懂的思念。

西沙的星空,好美。

好在我们这里的星空,也很美。

毕竟,我们自由相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