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面在国外爆火 我赌你写不出它的名
旅游

这碗面在国外爆火 我赌你写不出它的名

2021年07月09日 13:26:13
来源:九行

这碗面在国外爆火 我赌你写不出它的名

在浩瀚的中国美食中,歪果仁又发现了一个宝藏。

它就是陕西小吃 BIANG BIANG 面。

作为地道中国人,绝对的面食爱好者,笔者对BIANG BIANG 面在国外的爆红,多少有点意外。

并不是说BIANGBIANG 面不好。只是,在面食谱系如此丰富的中国,日常食用的面条种类就已经超过了1200种,山西刀削面、四川担担面,武汉热干面……各类别难分上下,要问最好,随时可能引发一场口水战。

△BIANG BIANG面 /图虫创意

△BIANG BIANG面 /图虫创意

哪怕只在陕西,BIANG BIANG 面也不敢自称老大。

毕竟,在陕西这个嗜面如命的地方,什么宽的、细的、面疙瘩;蒸的、炒的、烙的;加臊子的,蘸水的、油泼的;花样多到一个月都吃不重样

然而,走出国门后, BIANG BIANG 面似乎立刻从激烈地面食混战中抽身,冲向了人气塔尖,如今,说BIANGBIANG 面是歪果仁最爱的中国面食之一,完全不为过。

前不久,BBC旅游栏目作者不惜笔墨,写千字长文怒赞BIANG BIANG 面。

△伦敦美食博主打卡BIANG BIANG面馆/BBC

△伦敦美食博主打卡BIANG BIANG面馆/BBC

打开推特,每日都有被BIANG BIANG 面馋得抓心挠肝的网友。

△网友寻找正宗的BIANG BIANG面。/推特

△网友寻找正宗的BIANG BIANG面。/推特

BIANG BIANG 面不只自己火了,还带火了在国内颇为低调的陕西菜。

现在,肉夹馍,大烤串、凉皮的洋粉丝越来越多,追捧力度程度都快超越糖醋里脊和宫保鸡丁了。

大概,只差把可口可乐换成冰峰汽水,三秦套餐就能名扬世界了。

△西安肉夹馍三秦套餐。/图虫创意

△西安肉夹馍三秦套餐。/图虫创意

自己扯面,歪果仁吃面的仪式感

BIANG BIANG 面名字的由来,中国民间至少流传着4种说法。

有说法认为,最初秦人制作BIANG BIANG 面时,要用棒槌捶打面团,发出“BIANG BIANG”的声音;也有说是因为吃面时,嘴巴发出的声音;还有人认为,西北地区方言,an会与ang混读,BIANGBIANG因此是“扁扁”的讹音

秦腔剧作家范紫东、语言学家郭芹纳等人认为,BIANG字是“饼”字的儿化音变,因为古人把面条叫做“汤饼”,所以,BIANGBIANG面实际是“饼饼面”,加个儿化音,就成BIANG BIANG 面了。

总之,BIANGBIANG 面的名字到底怎么来的,对中国人来说还是个悬案。

△卖BIANG BIANG面的街头。/图虫创意

△卖BIANG BIANG面的街头。/图虫创意

不过,BIANGBIANG面传到国外后,歪果仁很快选择了一个最简单的答案——因为扯面时,面在案板上发出“BIANG BIANG”的声音,BIANG BIANG 面因此得名。

确定了名字典故后,他们还发明了一套吃BIANG BIANG 面的仪式

大概是李子柒在西方太火,很多歪果仁对中国人的厨技有了点误解。谁能想到,在正宗陕西人都懒得自己扯面的今天,地球的另一边,揉面、擀面、扯面,成了一项老少咸宜的家庭活动

△外国网友甩面。

△外国网友甩面。

随便打开国外社交媒体,不难看到一家老小齐齐整整做BIANG BIANG 面的情景。这情景,就像十几年前中国人过年似的,一家人围炉齐坐,揉面、扯面,笑得花枝乱颤。

△歪果仁享受和面、甩面的过程。

△歪果仁享受和面、甩面的过程。

不只是家庭活动,国外抖音上,年轻时尚男女也都来一试身手,手法各异,花样百出,花掉几个小时做一碗面条,不是什么稀奇。

△歪果仁熟练地制作BIANG BIANG面。/Tiktok

△歪果仁熟练地制作BIANG BIANG面。/Tiktok

BIANG BIANG面的手法,有时还会透露个性,这位幽雅,那位不羁。

△制作BIANG BIANG面的不羁手法。/Tiktok

△制作BIANG BIANG面的不羁手法。/Tiktok

亲自扯面只是仪式感之一,毕竟扯面的技术难度有点高,做成了个笑话,也是常有的事。

△扯面过程中的小意外。

△扯面过程中的小意外。

但另一项油泼辣子,成就感就来得容易得多。

油泼辣子当然是地道的陕西特色,吃面更是少不了的主角。所谓“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老陕齐吼秦腔,吃一碗干面喜气洋洋,没有辣子嘟嘟囔囔” 。

面煮好后,沥水捞起,撒足红色辣椒面,放点蒜,放点小葱花儿,再用大料炸香的热油淋上,嗞拉一声,红彤彤、油汪汪地一拌,立刻让人垂涎三尺。

△热油泼下的瞬间。‍

△热油泼下的瞬间。‍

这一步骤多少能做出点样子。但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油泼辣子,油温相当关键,油温高了,辣子就糊了,吃起来有股苦味,油温低了,又出不了香。

视频另一头,他们吃的到底是苦味的BIANG BIANG面,还是一股生油味的BIANG BIANG面,我们不得而知。无论如何,他们做面时的样子,还是和陕西愣娃有三分像。

△歪果仁对待BIANG BIANG面认真的态度。

△歪果仁对待BIANG BIANG面认真的态度。

这碗面在国外爆火 我赌你写不出它的名

一个BIANG字,被日本人玩坏了

日本人对BIANG BIANG 面的热情,比西方人来得更早一些

相比西方人玩面团,泼热油的快乐,同为东亚文化圈的日本人淡定得多,早见过中华料理,对扯面这项技术不感新奇。但谁能想到,他们对BI A N G字的热情, 却高得让人咋舌

△日本人有关于BIANG字的脑洞大开的创作。/推特

△日本人有关于BIANG字的脑洞大开的创作。/推特

对一个复杂汉字的好奇,中国人多少能感同身受,毕竟,我们也有一段时间对BIANG字热情高涨,但这种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如今,在中国的BIANG BIANG 面馆随机抓个人,问一问BIANG 字有多少笔画,大概很少人能给出答案。

但若问一位爱吃BIANG BIANG 面的日本人同样的问题,你大概率会得到一个标准答案,共57画

△日本综艺中,日本人正确撰写BIANG字。

△日本综艺中,日本人正确撰写BIANG字。

说到具体笔画数,很多陕西人肯定有不同意见,有人说54画,也有人说56画。

归根到底,BIANG字只是通过陕西民谣世代相传,流传至今的BIANG字歌谣,至少有十个版本,笔画最多的有71画,最少的是54画,并没有标准写法。

上个世纪,咸阳很多面馆还把BIANG BIANG 面写成“奤奤面”,也有的写成“饼饼面”,只不过,这形象直白的写法,显然少了点文化和趣味,当然也会少了点走红的机会。

选对了名字, BIANG BIANG面也就获得了更多关注和解读。

陕西师范大学傅功振教授曾撰文写道,“biang”字是由10个文化元素组成,向人们传递出秦人特有的文化。

“穴”代表了秦人最早是以穴居为主;“言”字其实是“盐”,用盐水和面,面才能筋道;“心”字传递了秦人忠厚朴实、诚信热忱的秉性;关于“马大王”的传说,指的是秦将白起当年战胜赵奢后裔“马服诸侯王”“坐车回咸阳”告功还乡的故事。

还有人认为,BIANG字其实暗指丝绸,因为西安是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

△BIANG BIANG 面的汉字写法/图虫创意

△BIANG BIANG 面的汉字写法/图虫创意

另有一种说法,BIANG是秦始皇赐的字。

话说秦始皇吃厌了山珍海味,派太监去买了碗民间吃的BIANG BIANG面,刚吃一口就爱上了,问这面叫什么,怎么写,得知名字只有音,没有字,随即赐了个字,赐字时还留了个心眼儿,心想:我爱吃的东西,平民不能轻易吃到,所以胡写一通,BIANG字由此而来。

民间流传更广的版本,讲的是一位进京赶考的苦秀才,进面馆吃了面,却没钱付账,无奈求店家以书代钱。苦秀才也是有些真本事,一个字写出了陕西的山川地理,赶考路上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边写还边唱,所唱的就是如今流传的BIANG字民谣。

△在街头的BIANG字书写方式的民谣。 /图虫创意

△在街头的BIANG字书写方式的民谣。 /图虫创意

专家说的,民间传的,各种版本难分真假,至于BIANG字到底怎么来的,一般人听个乐也就罢了。毕竟,西安随便一道小吃都有几百上千年的历史,找到真相几乎不太可能。

但也因为这些流传,BIANG字的魅力值噌噌上涨。

凭一字之魅力,BIANG BIANG面被日本7-11看上,成为了日本7-11货架上叫卖的“微波美食料理”,尽管包装不太有食欲,但有BIANG字作为门头,还是吸足了睛。

△日本7-11售卖快熟BIANG BIANG面。 / 推特

△日本7-11售卖快熟BIANG BIANG面。 / 推特

不仅如此,BIANG字还拥有了自己的周边,走起了花路,这带着陕西愣娃气质的字,被印在了衣服上、帽子上、杯子上,终于让人明白了什么叫做“土到极致就是潮”。

△BIANGBIANG面的相关周边。 / 推特

△BIANGBIANG面的相关周边。 / 推特

按理说,按照这个节奏下去,BIANG字在日本马上就可以脱离扯面单飞了。

不过,改了名的BIANG BIANG面,对日本人来说,或许就失去了趣味,毕竟,也就是吃一口热闹,味道地不地道,并不太在乎。

某大V发过一张柯南的剧集预告,BIANG字的疑团,柯南也盯上了。/微博

某大V发过一张柯南的剧集预告,BIANG字的疑团,柯南也盯上了。/微博

这碗面在国外爆火 我赌你写不出它的名

地道BIANG BIANG面,到底是什么?

BIANG BIANG面怎么地道?这是中国人常问的问题。但这题几乎无解,因为即便在咸阳,大概也会得到不同答案。

多数人会说自家擀的最地道,毕竟在陕西,人人家里都有一手擀面的绝活儿。再要不就是家附近某家小店,最多就是出了街区,不能再远了,出了本市的面条已经不太对味,出了省的面条简直就无法下咽。

△西安街头小面馆。/图虫创意

△西安街头小面馆。/图虫创意

用贾平凹的话来说,陕西人性格保守,那是吃出来的,他们之所以不能四海为家,就是因为离不开本地的饭菜

若问BIANG BIANG面在陕西人心里排行老几?这实难回答。

对陕西人来说,就是日常吃的食物,赶时间,或者犯了懒,家里随便和点面,一擀一扯,快起锅时丢两根青菜,碗里放足辣椒面,热油一淋,最是快手。

△快手BIANG BIANG面。

△快手BIANG BIANG面。

要么到附近小面馆,走进去就是一股辣子和蒜混合的香,人人面前都是一海碗,端起来脑袋都看不见,拌着蒜,大口咥,咥得满头冒汗,再来碗面汤,所谓“原汤化原食”,吃完一抹嘴,接着去当打工人

招待客人,BIANG BIANG 面正常情况下上不了台面,葫芦鸡、带把肘子、紫阳蒸盆子才是实打实的“硬菜”。

△西安名菜葫芦鸡。 /图虫创意

△西安名菜葫芦鸡。 /图虫创意

不过,咥面这件事虽然随意,却也最是讲究

面的口感,都不消嚼,看一眼,捞一下就多少能判断出筋不筋道。粗粗细细,歪瓜裂枣的面条肯定不行,太干或者太湿也都不行。

辣子面必须是线线辣子做的,油气大,碾得粗细要合适,辣子不对,一碗面就毁了。

《三枪拍案惊奇》英文名A Simple Noodle Story(一个简单的面条故事),张艺谋作为导演,地道西安人,BIANG BIANG面忠实爱好者,因为剧组准备的辣子不正宗,在片场大发雷霆。

△张艺谋把面也玩出了花样。/三枪拍案惊奇

△张艺谋把面也玩出了花样。/三枪拍案惊奇

陕西人对于面食,就是有一套自己的审美,一点冒犯不得。

这也导致了陕西美食虽然走向了世界,但世界美食却很难走进陕西。尤其是面食,不管世界各地什么花样的面条进了陕西,都得接受陕西人的驯服。

拿意面来说,既然是西餐,中国多数地区的人,都心甘情愿接受了番茄肉酱、奶油培根蘑菇。但陕西人偏不,非往意面上撒层辣椒面,再热油一泼,加瓣生蒜,吃得咂声一片,汗流满面

△网友自制油泼意大利面。/微博

△网友自制油泼意大利面。/微博

就算开一家日料店,也必须要用油泼辣子乌冬面释放下陕西人的灵魂

△某大v打趣,陕西人油泼一切。/微博

△某大v打趣,陕西人油泼一切。/微博

有人嘲笑这吃法土得掉渣,但陕西人完全不以为意。

正如陕西本土乐队“黑撒乐队”所唱,“从来不吃什么意大利的通心粉,要不就好好尝一尝岐山的擀面皮,KFC的汉堡包,一个腊汁肉夹馍就能把他PK得找不到北。”

土怎么了?吴亦凡也曾因为这大碗宽面,胖出了人生第一次颜值滑铁卢。

△爱上吃面后,吴亦凡的变化。

△爱上吃面后,吴亦凡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