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丽江到拉萨,自驾G214滇藏线遇见极致美景!
旅游

从丽江到拉萨,自驾G214滇藏线遇见极致美景!

2021年07月20日 09:23:01
来源:旅行家杂志

G214滇藏线从昆明到拉萨,是连接云南和西藏的重要通道。近2000公里的路途中,有着惊险极致的风景和丰富原始的民俗风情。

去年,我从丽江出发沿着滇藏线一路自驾向西,随着海拔的不断攀升,深入横断山脉的褶皱和滇藏高原的魅力中。

我在丽江生活,从丽江到飞来寺的这段滇藏路曾走了33遍,距西藏最近时只隔着一个垭口,但我却从没有越过西藏边界。2020年,我终于离开了云南,出发自驾滇藏线。

一路向西,海拔缓慢爬升,横断山脉的褶皱在此变得密集。怒江、澜沧江和金沙江,三江并流带来的充沛水汽,塑造了滇西地区富饶的生物多样性,也构成了世界上绝无仅有的高山纵谷自然奇观。

无论是纳西族的神山——玉龙雪山,5000米级入门登山地——哈巴雪山,还是滇金丝猴保护区的白马雪山,山川巍峨峡谷险峻,每一座都足以令人震撼。更不用说藏传佛教圣地,梅里雪山。

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海拔6740米,是云南境内最高峰,也是藏民心目中的八大神山之首。卡瓦格博山体呈现出完美的金字塔形,日出时,太阳将连绵的雪山染成金色,橘光熠熠,仿佛披上一身金甲的将军,摄人心魄。

想要亲眼见证梅里雪山的魅力,一定要住在滇藏线旁的德钦县飞来寺,这里是遥望梅里雪山日照金山的最佳位置。除此外,“雾浓顶”也是一处欣赏梅里的绝佳视角。在滇藏公路隧道修通后,通往飞来寺的路程缩短了两个小时。

如果时间充足,我还是建议大家要绕行白马雪山垭口。盘山路蜿蜒而上时,雪山巨大的冰舌近在咫尺,触手可及,壮观程度绝不比梅里逊色。

而作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白马雪山,不设景点也不允许游客进入,唯一接近它的机会就是这条翻山路。当地村民说,山中时现雪豹、水鹿、滇金丝猴等珍稀保护动物。

距离拉萨1314公里,我离开了云南,进入西藏第一站——芒康盐井。盐井,特产井盐。为了最大效率地汲取盐泉卤水,盐民们将盐田就近架于江畔泉边,用圆柱撑起大大小小的方形平台,即晒盐场。

如今盐田间支起了根根电杆,有了水泵抽水。水泵将盐泉的卤水抽入自家垒好的盐池,等一两天后浓度饱和,再将卤水灌入层层叠叠的晒盐场。细砂透水,留下的卤水经过阳光烘烤,蒸浓结晶,即得食盐。日积月累,渗透到架子下的盐水也结成了长长的钟乳状空心盐柱,远远望去犹如寒冬冰凌。

由于年年雨季洪水冲蚀,盐田每隔一两年就要翻修一次。盐架所用木头是当地30年以上树龄的松木。石块和沙土也就地取材,和江边盐泉一样,都是高原的馈赠。

一路向西,海拔本应越来越高,但然乌到波密却是一路下降,江水也是滚滚向西流。来古冰川融化成然乌湖,形成帕隆藏布江的源头,滋润着然乌、波密到林芝一带。

然乌、波密、墨脱、通麦、鲁朗、林芝,连名字读起来都如此可爱。沿途茂密的云杉林、奶油绿的江水和近在咫尺的雪山组成的画面,如一首旋律轻快的乐谱。行驶的快慢决定了节奏的舒缓,欢快的江水一直为我伴奏。

然乌的藏语意为“羊奶”,因冰川融化之季,湖水会变成奶白色。然而我到达时,没有阳光的照射,群山环抱的湖面没有“羊奶”白,也不是天空蓝,而是泛着金属光泽的黑。山顶也只披着一层薄薄的雪,生硬的山体暴露在外,仿佛锐利度拉得过高般棱角分明。

我开车寻找到制高点,环顾四周,这里除了灌木丛和牦牛再没任何人类的痕迹。湖水幽静迷人,那些矗立的无名山峰显得更加庞大、美丽、险峻。直到锋利的山峦刺破了天空,阳光将金色染到山尖尖上,我的身上也洒满暖阳,才意识到自己从没有如此地渴望过阳光。

日出后的世界仿佛换了模样。本应该金黄的荒草覆盖了一层白霜,远远望去,好像撒了一地水晶,在阳光照射下,牦牛踏过的土地都在闪闪发光。

当我躺在波密酒店的床上,思索着只隔着4个小时车程的墨脱,历经38年才贯通的唯一公路……机会难得,我还是选择了出发。

墨脱公路修了近40年,滑坡、崩塌、泥石流、雪崩等各种灾害频发,修筑难度之大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大的垂直落差,造就了墨脱之路的神奇。前一秒还是银装素裹的世界,下一秒就满山青翠欲滴。波密还保留着秋天的模样,墨脱公路走上半小时,就驶入了深冬。

漫天大雪遮挡了视线,整个世界被纯白色覆盖。隧道就像通往桃源的秘道,另一头不但天色放晴,路两旁的植被也逐渐从高山冷杉变成了热带雨林,芭蕉树成片,恍 惚间好似回到了热带,这便是西藏的“西双版纳”,地球 最北的热带气候区,神奇的墨脱。

波密县是进入墨脱的必经之地,也是个极好的休息点。县城南边有个卓龙沟,沟里有座卓龙寺,卓龙寺后是藏区唯一的一片树葬群。 如果你有一天时间,那千万不要错过卓龙沟徒步。5小时来回,相当轻松,也足够猎奇。

结束一路的行驶,我终于抵达拉萨。拉萨市区几十座寺庙,走进一个都会是一次奇遇。

我可以到财神庙走拜财神的仪式;也可以在木如寺领一块阿弥陀佛蛋糕。在小昭寺偶遇制作千盏灯;爬上色拉寺后山,再观一场辩经;排队两公里,挤进大昭寺,感受仙女节最强法力。

其中,色拉寺辩经几乎成了每个来拉萨的旅人必须参加的功课。即使不懂藏语,整个辩经过程也并不枯燥。

参加辩经的僧人身着红袍,两两一组,一人站着一人坐着。站立者发问,答者席地而坐,由问者厉声喝问问题,问题可以是任何佛法上之提问。在辩至深入时,问方会瞪眼怒目,手挥念珠分散答方之注意力,并大力击掌以壮声威。

既然到了拉萨,那一定不要错过羊卓雍措一日自驾。羊卓雍错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但我这次的目的地,是鲜有人涉足的日托寺。

沿着羊湖北岸向东行驶,走尘土飞扬的环湖路,经过一片片羊群,再路过一座座村庄。 这一路沿湖风景极好,湖水清澈、芒草金黄、人少景美,时不时还会遇到圆滚滚的鼠兔过马路。甚至还有“连屁股都是爱你的形状”的藏原羚,把车停到它们旁边也不跑,好奇地盯着我望,完全不怕人。

看到羊卓雍错的那一刻,感觉自己早就来过这里,又从没来过这里。这个蓝色太熟悉了,是无数次盯着照片心神驰往的蓝,是羊湖独有的蓝,但又是第一次真实地见识到如绸缎般丝滑、纯粹的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