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会过日子的湾区城市 实在太低调了
旅游

最会过日子的湾区城市 实在太低调了

2021年07月23日 09:13:44
来源:九行

在大湾区城市里,惠州是当中难得全面均衡的一个:无论从哪方面看,惠州都可以做到雨露均沾,稳扎稳打。之所以被称为“惠民之城”,大概是因为在这座城市里,每个人都能找到事业与生活平衡的支点,并且游山玩水“酿”时间的乐趣,也就他们能懂。

每当被问起惠州到底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老艺术家都觉得两三句话很难定义。

从硬实力说起,她在《2021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里被列入二线城市,在广东省内GDP实力常年位列第五的中等位置,似乎都有点平庸。

但或许你不知道,石化和电子是惠州的支柱产业,是“中国手机之都”,全国每6部手机,就有一部是惠州造的。

论软实力,惠州完全能从中等生跳跃到优等生的位置。山、湖、江、海、泉、林、瀑、岛一应俱全,称得上广东的旅游形象代言人,还是全省首个地级市的“国家森林城市”,在大湾区城市群里是不折不扣的生态担当。

△惠州城区西湖边上的泗州塔/视觉中国

△惠州城区西湖边上的泗州塔/视觉中国

如果你问起很多人的惠州印象,大多会提及超长的海岸线、充满道教文化和中草药味道的罗浮山,以及可以媲美杭州西湖的惠州西湖。对了,还有咸香扑鼻的东江菜。

这些对惠州来说可远远不够,千万别一时冲动就跑去惠州,两三天你是看不完的,美食更是吃不尽的,到时候你都不想回来了。

最会过日子的湾区城市 实在太低调了

惠州,大概是用山水酿造的

很多人总爱拿中山和惠州这两座城市并为一谈,它们有不少共同点:在珠三角城市群里都像低调的中等生,论繁华创新不如广深佛莞,论山水壮阔不如清远,论美食又不如潮汕名气大。

它们都有一个非常宝贵的特质——在大湾区密布的道路网络和城市钢筋水泥里,还保留着占比相当的生态资源。

将“山水城市”作为发展目标的城市,也就惠州了。气质两者之间也有些许不同,中山像小而美却有无限田园风光的端秀碧玉;惠州则大而杂,山河湖海一应俱全,像风姿绰约的大家闺秀

△惠州的地貌丰富/视觉中国

△惠州的地貌丰富/视觉中国

从自然风貌维度上看,惠州确实可以傲然于湾区城市之上。素有“粤东门户”之称的惠州是妥妥的资源大户,从土地面积来看在粤港澳大湾区城市中排第二,是广州、深圳、东莞面积之和。

惠州的地貌类型多样,北高南低,西南部以低丘平原为主,且多分布于沿海沿江一带,东江、西枝江及龙门河横贯境内。南邻南海大亚湾,中北部岭谷交错,罗浮山、南昆山、象头山、莲花山……境内海拔1000米以上的山多达13座

惠州的山多显大气灵秀,素有“岭南第一山”之称的罗浮山坐落于此。奇峰怪石、飞瀑名泉、洞天奇景……置身罗浮山,你就能体会什么是“天际一轴线,仙凡两重天”的震撼。

△“岭南第一山”罗浮山

△“岭南第一山”罗浮山

苏东坡是罗浮山的最佳代言人,曾在这里留下“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千古佳话,让罗浮山成了古往今来传唱的岭南“仙山担当”。

再往北看,有被誉为“北回归线上的绿洲”的南昆山国家森林公园。这里重峦叠嶂、古树参天、青竹遍野。总面积129平方公里,6万亩连绵竹海一望无垠,说是“岭南人的避暑后花园”“南粤大氧吧”也不为过。

△南昆山是都市人避暑和度假的胜地/图虫创意

△南昆山是都市人避暑和度假的胜地/图虫创意

因此有人说,惠州主色调是绿色的,它是广东省首个“国家森林城市”,全市覆盖率高达62.42%,绿色发展指数位居全省第一。

但也有人说,惠州是蓝色的。从海域和岸线来看,惠州的海岸线长达281.4公里,超过新加坡、三亚、厦门,半岛与海湾相间,良港较多,大小岛屿就有162个,是当之无愧的广东省海洋大市之一。

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有“中国马尔代夫”之称的巽寮湾,海岸线迂回曲折,海水清澈蔚蓝,山、海、岛、礁、泉应有尽有,还有长达11公里的巽寮“天赐白金堤”,堪称世界之最。从巽寮湾乘坐快艇大概15分钟就能到三角洲岛,它一向以“水清、石奇、沙幼”三绝著称于南海。

△惠东巽寮湾航拍之景/图虫创意

△惠东巽寮湾航拍之景/图虫创意

再往东南边看,有因形状鸟瞰像两轮新月的双月湾,这里有亚洲唯一的海龟自然保护区——海龟港,海天一线,海水蓝得像宝石那般清澈,原始的海滩和古朴迷人的渔村风情让人心驰神往。

如果把惠州拍成纪录片,最恰当的封面一定是山水。远山如黛,近水含烟,城湖江岭相融共生,最经典的描述莫过于“半城山色半城湖”

都说“中国西湖三十六,唯惠州足并杭州”,杭州西湖有多醉人自然不用多说,惠州也藏着一个西湖,以六湖、九桥、十八景而闻名。山川秀邃,曲折幽胜,风格素雅,浑然天成之美可与杭州相提并论,素有“苎萝西子”的美誉。

△惠州西湖的灵秀之气/视觉中国

△惠州西湖的灵秀之气/视觉中国

清代惠州知府吴鸯在《西湖纪胜》中有这样一句类比“西湖西子比相当,浓抹杭州惠淡妆”。虽说惠州城市规模远比杭州小,却一样有着类似的根与魂——山水型历史城市的文脉。

东江、西枝江绕城而过,惠州西湖在惠州绝对是不可或缺的C位,这一汪碧水,让这座城出落得更具秀气和灵气。

最会过日子的湾区城市 实在太低调了

天下不敢小惠州

当时《让子弹飞》电影火的时候,很多人记住了广东江门台山有个地方叫“鹅城”,事实上,广东惠州也有个别称叫“鹅城”,别以为这是因为惠州养鹅多,“鹅城”的传说自带仙气。

据说这个别称来源于惠州市境内西湖畔的飞鹅岭。传说有位仙人骑着木鹅从北方飞来,看见惠州山清水秀,于是便降落西湖不愿离去,木鹅卧于湖畔,化作一座小山,便是飞鹅岭。一定程度上可以说,飞鹅岭是古时惠州城的命脉所在,自古为扼守惠州南大门的兵家重地。

这一“岭东雄郡”自古以来就是东江流域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中心,至今已有1700多年历史,惠州诗人江逢辰苏轼曾写苏轼时,都发自内心感叹——“一自坡公谪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

△惠州被称为“岭东雄郡”/视觉中国

△惠州被称为“岭东雄郡”/视觉中国

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落到惠州身上,便是三种地域文化的浸染——敢于冒险、勇于开拓的海洋文化,顺势应变、温润性情的江河文化以及质朴俭实的大山文化。

惠州是广东唯一的客家、广府、潮汕三大民系文化交融之地。秦汉以来,“粤东通衙”的地理位置以及古时相对便利的水路交通,吸引了大批中原移民相继迁徙而来,明末以后迁来的客家人多居住在山区,而本地土著多在东江两岸各地生活,广府人则多居惠州府城。

这也正是为什么在惠州最盛行的语言是普通话,这在岭南地区是极其罕见的。惠州人大都通晓客家话、粤语、福佬话等多种语言,在方言交界地带,甚至也可能出现因方言相互混杂而衍生出来的惠州话,即粤语和客家话两种交融的产物。

靠山沿海的开放和自信的气度,让惠州人迥然有别于安土重迁的中原文化,浮家泛宅、远涉重洋创业的华侨也不少,原籍惠州的海外华侨华人有近百万之多,马来西亚著名的侨领、吉隆坡的开发者叶亚来就是惠州客籍人。

△惠阳客家围屋建筑/视觉中国

△惠阳客家围屋建筑/视觉中国

多种文化熔铸的结果形成了惠州多样的民俗文化,“客家占地主”这句民间俗语可以说是惠州文化开放性的真实写照。

惠州被称为“后客家文化”地带,惠州客家人最大的特色就是“融合”,比如惠州客家人不但会唱山歌,也会唱渔歌;当地建筑风格不仅保留了客家的围屋建筑,通常也融合了潮汕和广府的文化特色。

△惠阳客家围屋碧滟楼

△惠阳客家围屋碧滟楼

单单传统的舞狮项目,惠州就能衍生出好多种类。不仅有民间盛行的东江“麒麟狮”,还可以见到广府地区风行的“大头狗狮”,客家山区的“斗牛狮”、海滨的“扁鼻狮”、福佬的“白鸽狮”。

农耕文明与海洋文明齐头并进的天然属性,赋予了惠州开放豁达、兼收并蓄的文化。这里不仅吸纳三大民系文化,单单一个县就能交叠出外来与本土交融的文化。

在惠东县稔平半岛东南部有一座形似燕尾古钟的平海古城。这里是源自600多年前明朝的一个军事卫所,历来都是海防重镇、兵家必争之地,来自五湖四海的官兵及其家属长期驻防,逐渐融入本土社群。

△平海镇平海古城/图虫创意

△平海镇平海古城/图虫创意

平海的方言“军声”像是北京话融合粤语、客家话、潮汕话的混合体,如今已被列为中国濒危方言加以保护和传承,在平海民间还流传着鲤鱼舞,每年正月十五、城隍庙诞等日子,当地老百姓便扎制鲤鱼跳舞向神明祈求风调雨顺。

在九连、罗浮两大山脉之间,还有入选了“2021中国最美乡村”的龙门县。这里不仅有华南第一古堡“香溪堡”,还有骆村、花围、水坑村等古朴典雅的传统古村落,北部瑶山脚下还是少有的瑶族聚居地——蓝田瑶族乡,“舞火狗”“男女对歌”等传统风俗原汁原味保留了下来。

△龙门蓝田少女的“舞火狗”

△龙门蓝田少女的“舞火狗”

要是你见到家家户户墙上都有色彩鲜艳、活泼有趣的风景画,不用说一定是到了龙门县。

他们早已习惯以这种浓墨重彩的方式渲染劳动人民的乡村生活,随处可见的农民画俨然当地最浓厚的民俗风情画卷,被誉为“中国现代民间绘画的奇葩

△龙门民俗画让人啧啧称奇

△龙门民俗画让人啧啧称奇

最会过日子的湾区城市 实在太低调了

惠州,惠民之州

很多以重工业为经济支柱的城市,多少会以牺牲环境为代价,但惠州是个例外。

惠州软硬兼施,很多人不知道如此宜居宜游的惠州,还是“崛起中的石化数码名城”“中国手机之都”。TCL、德赛、华阳、侨兴是本土四大企业,其中TCL科技和德赛电池这两大企业还入围了2020《财富》中国500强。

△惠州的石化和数码是支柱产业/视觉中国

△惠州的石化和数码是支柱产业/视觉中国

工业硬实力如此强劲的惠州,却始终将“山水城市”的生态标准与经济放在同等的位置上。虽然在大湾区九市里,惠州的光芒被周边城市盖住,GDP始终在第五的中间位置徘徊。

但惠州的经济增速、居民收入增速连续几年在当中位居首位,空气质量、幸福指数、绿色指数长期位于国内城市前列。土地开发强度仅约为9%,而深圳、东莞已逼近50%,它被认为是湾区城市里最具潜力的梯队

或许在当下惯用GDP标准衡量一座城市的风气下,我们更应该具备更有意思、更多维度的视角,比如在大湾区城市群里,既能感受到惠民的经济环境,又能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可能最佳的方位,是惠州

△惠州被认为是最有潜力的城市梯队/视觉中国

△惠州被认为是最有潜力的城市梯队/视觉中国

惠州人热爱青山绿水,生态资源一样是宝库——罗浮山百岁山脚下,有全球最大的矿泉水生产基地“景田百岁山”;而看似不起眼的竹林,在龙门人手里也能玩出花来,从牙签到木塞、拉手和竹木工艺品,竹产业早已远销意大利、日本等海外国家。

七个县区在分布上也各有优势——惠城是老大哥,西湖是最大的招牌;惠阳有保护完好的自然保护区,还是客家侨乡、革命老区;博罗是灵修胜地,有中草药宝库的罗浮山;惠东有浪里个浪的巽寮湾和“珠三角最大的水库”白盆珠水库;龙门有漫山遍野的翠绿竹林和瑶族“舞火狗”;大亚湾是“都市新贵”,有辽阔的海岸沙滩以及各具特色的海岛;仲恺则是工业重地,但也有水草丰美的潼湖。

△惠州的生态资源丰富,大亚湾新产业群正在开发/视觉中国

△惠州的生态资源丰富,大亚湾新产业群正在开发/视觉中国

曾经是惠州最古老的街道——水东街早已焕然一新。始建于北宋,繁华于明清的水东街,曾是粤东商贸集散地,小吃、酒楼、百货、五金、客栈等商铺无不齐备。在惠州,没有一条街比水东街更具传奇色彩,惠州数百年的兴衰沉浮、繁华唏嘘都浓缩在这条骑楼街上了。

如今,在原有的中西合璧的商埠骑楼基础上,重现古街鱼骨状街巷肌理,水东街改造成了集文创中心、文化展览、电音剧场、时尚餐饮、休闲娱乐等主题于一体的文旅商圈新地标,旺季期间每天都能吸引超过2万游客前来游玩。

△“千年古街”水东街的新面貌/图虫创意

△“千年古街”水东街的新面貌/图虫创意

惠州人实在太会玩了。在这个露营季,或许你在某社交平台经常能刷到“惠州xx露营胜地”“惠州xx露营攻略”的字眼,毕竟惠州是一座山水酿出来的城市,这片地方的山河湖海哪哪都适合露营,尤其是周边广深一线城市的居民,也早把惠州当成周边游和度假的后花园。

当然除了美景,惠州的美食一定是最强大的磁场。天然靠海的优势让惠州人早已从小就有了海鲜自由。7月的惠州,在当地吃货看来,是海胆味的。

渔民处理海鲜的方式,往往是老饕们无法想象的。将海胆放进热油煎,再倒入蛋液,海胆蛋黄融为一体。当地食客印象最深的一道惠州海鲜菜,一定少不了海胆炒饭。

△惠州人吃海胆很有一套

△惠州人吃海胆很有一套

在广东这一卧虎藏龙的美食江湖,除了潮汕派、顺德派,当然还有客家菜,而惠州就是集客家菜大成的一派

惠州本土传统的菜式被称为“东江菜”,与传统的客家菜风格如出一辙,东江菜“肥、咸、熟、香”,下油重且口味偏咸,东江菜的精髓就是“惠州三件宝”——盐焗鸡、酿豆腐和梅菜扣肉,每逢过节宴请亲朋好友一定会见到它们的身影。

△惠州人,无梅菜不下饭

△惠州人,无梅菜不下饭

纵然在大广东吃鸡能吃出花来的地方,惠州依旧能以“东江盐焗鸡”“客家猪肚鸡”“土窑鸡”“惠阳三黄鸡”等招招制敌,盐焗和土窑的做法已经非常有乡土气息了。但最有民间特色的莫过于“鸡酒”,当地人用客家黄酒(一种以粘米或糯米酿成的甜米酒)来煮鸡,多用于家里有产妇坐月子补养身体,有亲戚好友前来看望也会用鸡酒招待客人。

△盐焗是惠州客家人吃鸡最经典的做法

△盐焗是惠州客家人吃鸡最经典的做法

惠州人爱腌制梅菜,吃饭无梅菜不香,梅菜肉饼、梅菜炒饭、梅菜蒸猪头皮……要是他们整出一桌梅菜宴也是一点也不稀奇。

酿更不用说了,所谓客家人酿天下,任何食材给到客家人,他都能给你酿出一百种花样。惠州人最有特色的酿菜我认为是“酿春”,将猪颈肉剁到肉烂,混点虾粉、鱼露、冬菇、葱花酿进新鲜的蛋里,用蛋黄外头的薄膜包裹着肉馅,这种精细巧妙的酿法,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出来的。

△别小看,没点手艺是很难在蛋黄里酿肉的

△别小看,没点手艺是很难在蛋黄里酿肉的

如果你再回过头看看东江菜的精髓,就会发现一种很有意思的客家食道——无论是“焗”“腌”还是“酿”,看似随意,但都暗含了时间的精细艺术。

而这跟懂得细品生活、愿意把更多时间和金钱拿来享受生活的惠州人又如此贴合,怪不得都说惠州惠州,惠民之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