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华酒店为何热衷于“搬运”中国古典园林?
旅游

奢华酒店为何热衷于“搬运”中国古典园林?

2021年07月30日 09:25:56
来源:外滩设计酒店

曾漫步于三亚嘉佩乐与巴厘岛乌鲁瓦图,欣赏古典严谨的空间模式和沿轴线组织的开合变换的空间序列,享受一步一景;

也曾独坐在南京涵碧楼与东京安缦的中庭,任浮动于方正庄严围合空间中的天光洒在身上,品味古老禅意油然而生;

还曾探访过上海璞丽与乌布曼达帕丽思卡尔顿,由曲折幽深的夹道小径抵达隐秘而永恒的桃源,仿佛世上纷繁与我无关。

园林是营造奢华酒店空间趣味性和休闲感的主要途径,让人居停数日仍不觉枯燥;同时也是良好隐秘性和避世感的重要保障,衬托出酒店的奢华气韵和独特品味。

无怪乎设计师们越来越爱将古典园林及其手法搬进酒店、将个人风格与古典园林结合,打造属于自己的个性标签。

园林无非是以一些高超手法将筑山,理池,植物,动物,建筑,匾额,楹联与刻石排列组合而成,但其追求自然精神境界的最终目的,和“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审美旨趣的内在精神品格,才是它时至今日仍震撼人心的来源。

但正如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建造师陈一峰所言,“景”是所有奢华酒店的共同追求,凡山野水滨,奇异地貌,乃至历史遗迹、城市中心,无不可为景,无不可为园林。

酒店亦如此。诸多酒店正在尝试借鉴这些滥觞于中国古典园林的手法,以求在空间之中注入一些高于所见的气质和韵味。

今天我们不妨聊聊国内古典园林手法在奢华酒店中的映射与借鉴。

01

初尝试——

贝聿铭与香山饭店

国际设计大师首度将古典园林融入酒店

建国初期,莫伯治先生设计的广州北园酒家和白云山山庄旅舍等园林酒店作品初露头角,引起了中国建筑学界的广泛注意。

而由著名美籍华裔建筑大师贝聿铭先生设计的北京香山饭店于1982年落成在香山,其将中国古典建筑和苏州园林艺术融为一体相互交织的方式,无疑将这股风潮推向全国。

随后1983年列入中国第一批五星级酒店白天鹅宾馆豪掷千金直接在中庭置入了一个微型园林,以其蜿蜒曲折的岸线、本土特色的花木和天然雕饰的奇石,震撼了每个前来参观的宾客。

1988年由张锦秋女士领衔设计的西安唐华宾馆、1998年毗邻盘门的苏州吴宫喜来登等等老牌酒店相继给中国的新式园林酒店带来惊喜,但终究难以跳出“有园林才可称得上是园林酒店”的桎梏。

直到千禧年后,大批不拘一格的国内外设计师开始内外兼修、挥斥方遒……

02

身为景——

梁建国与木渎沈园

百岁园林与酒店结合的全新方式

由古典园林本身直接改造而成的酒店,可称其身为景。

苏州千年古镇木渎山塘街上隐秘着一座被私藏的苏州园林——沈园,经设计大师梁建国先生的二次设计后成为青普文化行馆的一员,巧妙地将皇家尊贵气度与苏州的俊美灵秀、现代时尚融入了苏州本土文化中。

颐和芥子园则是以三百多年前江南名士李渔生活美学为文化中心,本质是一座江南园林式的主题文化酒店。虽地处老门东闹市之中,仍可雨观瀑布晴观月,朝听鸣禽夜听歌,如其原主人一样逍遥自在。

除此之外,台湾南园人文客栈、苏州有熊酒店、黄山青普秀里、上海朱家角安麓、大理颐和耘熹进士第等均为古宅、古园新修,本身既是重要历史遗留,也是焕发第二春的新酒店。

03

于景中——

JAYA与杭州法云安缦

天人合一的旅居体验

山野有最好的景,也是最好的园林。秦汉苑囿繁盛时期,帝王于山野移宫造馆、植花立木,斧凿甚少而野趣横生,与如今诸多避世度假酒店有相似之处。

经过杭州植物园和西湖内部水路,便来到天竺寺下的古村落,法云安缦即坐落于天竺古村另一侧,毗邻灵隐寺和永福寺。

这个被群山和寺庙环绕的18世纪中国村落,以传统作法和工艺修缮一新,尽量保持了杭州原始村落的木头及砖瓦结构,达到了“身为景”和“于景中”的天作之合。回归自然,摒弃纷繁,正是古典园林的精髓之一。

同处杭州的西子湖四季,以水景见长。其位于西湖北岸,建筑错落于园林之中,大堂室外游泳池正对西湖杨公堤方向,在翠竹杨柳之中更显清幽静谧。

池中清水向外漫延,从酒店内部看去宛如与西湖之水融为一体,与天相接。建筑自然,和谐统一,亦是古典园林的精髓之一。

在此范围,杭州富春山居、罗莱夏朵·紫萱,阳朔糖舍、画山云舍,腾冲石头纪、和顺柏联,皆为标杆。

如概念拓宽,更进一步,不局限于园林中建筑、水面、硬地、石山和植被的比例与置入方式,而纯粹求其神韵,想必身处擎天雪山边的金茂璞修雪山酒店、瀚海绿洲中的敦煌碧玥和海天一色间的万山静云山庄,亦能脱颖而出。

04

借景入——

JMG与三亚柏悦

一樘明窗即为大自然最好的画布

部分酒店受制于占地面积和地理位置,无法与山水自然紧密接触,亦无法在内部开辟巨大空间用于园艺,因此中国古典园林中借景的理法在设计中显得尤为重要。

借,乃是将本不属于此的景物经过一定的空间布局“借用”过来,通过室内借景的透视线与室外自然融为一体来增强空间的延展性,“极目所至,俗则屏之,嘉则收之”,此法亦能生趣。

进入三亚柏悦,从入口到酒店大堂视野愈发开阔,巨大的落地窗让阳光洒满整个大堂,仿佛无限延长的水景引领宾客探知广袤的南海景观。

六栋方块状的大楼组成的建筑群落,底部均采用拱门设计,旨在更好的调节山脉与大海间的气流,也确保了宾客可以将全方位的醉人美景尽收眼底。

而客房虽没有户外阳台,但当全景画窗展现在眼前,才知道这是Jean-Michel Gathy借来给住客欣赏的景色。

南京香樟华苹温泉度假别墅借汤山之林、泉、湖、洞之景,山峦耸翠,烟雾缥缈;

杭州西溪悦榕庄借农业湿地之景,水道如巷、池塘如鳞、河汊如网,酒店内外景致相互映衬;

南平嘉叶山舍隐于茶山清泉,遥望武夷山,采用大量原木和竹林使用,不加任何修饰便可感受山中四时。

与之相似的框景、障景、抑景、对景等古典园林手法,被设计师们有意识地使用和变化,也能在酒店空间中营造典雅幽静的意境。

05

造新景——

Kerry Hill与青岛涵碧楼

中国古典园林与现代极简美学和谐共存

造景并不一定要在酒店中再造一座园林,一池、一树乃至一处空间,以不同方向、不同高度乃至不同心态观之,何尝不是另一种赏园的过程。

酒店往往不拘于古典园艺,也会加入些意大利台地园、英国自然风景园和日式枯山水园林的要素。

青岛涵碧楼营枯山水之景,将大自然、建筑、园林艺术和当地自然景观紧密结合,在通过极简主义风格进行设计。

酒店在整体上并没有抢眼的色彩或装饰,就用简单的玻璃幕墙,淡雅的花岗岩以及嶙峋的海岸礁石,还原原有的自然肌理。

苏州柏悦更是造出一座园中园,主入口水池背景墙高高矗立,前景为跌水、静水面和日本松,形成绿色屏障,阻隔喧嚣。

公区以柔和温润的湖水蓝、绿色调,缓缓展开一段江南故事,呼应外部园景的同时为宾客创造出舒适和缓的休憩氛围。

若论某一处空间的古典园林气质,此类手法更是数不胜数,我们敬佩所有热爱自然和园林的设计师们,让我们能在钢筋混凝土中看到它们的影子。

有时仿佛立于香洲,回望小飞虹倚于曲折悠长的碧波,遥看西方若隐若现的北寺塔矗于接天莲叶之上;

有时又像穿梭九曲回廊,在古木交柯和明暗相接处任满园景色映入眼中;

又有时宛如漫步虎丘山林,于人迹罕至处觅得一处古人对弈之所。

06

结语

欢迎进入这片天地

中国古典园林文化博大精深,时至今日仍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这些传统文化的瑰宝,足以给当代设计师美学鉴赏与空间运用的熏陶。

在当代酒店的设计中,需要从空间格局与层次,有限空间与无限意境等方面对传统园林空间进行认真解读,通过身为景、于景中、借景入、造新景等古典手法,结合运用现代的设计手法及材料进行创造性的诠释,营造出集成古典诗意风骨和现代魅力的诗意空间,给人以丰富多样的空间体验。

你愿意进入这片天地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