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人过中元节能有多魔幻,就有多好吃

福建人过中元节能有多魔幻,就有多好吃

2021年08月23日 09:14:22
来源:一大口美食榜

人神共食的盛宴

今天想来聊一聊福建中元节。没有森森鬼气,只有一场热闹的人神共食。

这几年在北京,忽然察觉到南北在祭拜这件事情上,方式态度截然不同。

不论清明还是中元,北方的祭拜更偏沉重肃穆,对逝去之人多是怀缅之情;南方相对隆重热闹,清明踏青,中元庆收,全然不见悲沉之气。

这种南北差异,古已有之。《明代社会生活史》有记载,明代墓祭之俗,南北稍有不同。北方人颇重墓祭,尤其是山东,每当寒食之时,郊外哭声相连,至不忍闻。当墓祭之时,一些善歌者还唱白居易的《寒食行》,作变徵之声,旁人听后,无不落泪。而南方人的墓祭,却已变为踏青游戏之具,纸钱未烧成灰,舄履相错,等到日暮,在荒野间主客无不颓然醉倒。谁能想到在北方人眼里本应该严肃的节日,在南方人眼里却是如此热闹。

《岁时广记》中记载的燃灯祈福活动

南方人除了清明过得这么热闹,中元也不遑多让,广西、海南等地会专门举办放水灯活动,广东也会有专门的施孤活动,将食物施给无祀之鬼,除此之外,可以用酷来形容的福建中元节,热闹能持续整个农历七月,游神放水灯,出海送王船。

海南琼海中元点河灯、广东潮汕施孤活动

01.

福建人的中元

要和蒸糕、红粿、熏鸭一起过

福建人信鬼,始于先秦闽越族人,绵延的崇山峻岭,蜿蜒的江河溪流,茂林修竹,幽深冥缅,这种自然环境让先秦闽越族人感到畏惧,这时候有些神秘的超自然力量就成为了心理依托,也就有了信鬼这个传统。尤其到了明清,随着闽人移居台湾,也将这种传统带了过去,并且愈演愈烈。

西汉时期的闽越国都遗址/river2014大河

福建人过中元节是隆重而真诚的,这是一场属于人和鬼的共同节日,在鬼享受完祭祀以后,就轮到人享受了。

自农历六月三十日晚上起,鬼门大开,各家各户开始挂灯迎接孤魂,一整条街道灯火通明,远看似繁星点点。灯上一面写“路灯”一面写“庆赞中元”,为鬼引路,路的终点就是寺庙。各个寺庙也会在庙庭高束灯篙吸引无祀之鬼聚集进行普度。遥遥看去,似繁星点点。

Ben是福建诏安县梅洲乡人,中元节对他来说,意义重大。他说,福建人的中元节,是和蒸糕,红粿还有熏鸭一起过的

蒸糕做法比较简单,将碾成粉的糯米,绿豆或者黄豆,混合白糖,一层一层的压在蒸屉里,用刀划成菱形之后上锅蒸。筷子劈开插个小木棍,制作出一个梅花模子,蘸上红色颜料点在蒸糕上。

蒸糕在祭拜结束以后,依然能够存放很久,水分在存放过程中随着时间慢慢流失,带来酥脆的口感,对这时候的蒸糕口感有些干,接受无能的话,可以拿去泡水,泡成糊状直接吃,也是可以的。

至于红粿,大家比较熟悉的叫法是红龟粿,外形形似乌龟,是福建人每逢大型祭祀活动一定要拿出来的供品。红色外表是因为米浆中加入了红花米一起,个头也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内芯却非常充实,放甜豆沙或者芝麻,又是一场糕粿界的甜咸之争。

福建人的大型活动必备红粿/每日旅游新闻

中元节,鸭子成为了宠儿。

民间习俗传说去阴间要渡河,但是河上仅有一座桥,过于拥挤,这时就得靠鸭子带着供品游到对岸,也有说要靠鸭子摆渡,不过都是民间说法。比较科学的说法是每年四月初是养殖鸭子的季节,到了七月底八月初,鸭子恰好长大成熟,天时地利鸭合,可不得大吃一顿。

就像其他地方,比如广西,中元节鸭子的做法五花八门,醋血鸭、柠檬鸭、白切鸭,没有一只鸭子能活着走出中元节的广西,同样的,也没有一只鸭子能活着走出福建

Ben最怀念的,就是熏鸭

宰杀后的鸭子,先进行水煮,在家中的大锅上放上架子,煮好的鸭子放在架子上,一架之隔就是糯米、茶叶之类的,隔着架子开始熏蒸,人间烟火气也就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浸入。熏蒸之后的鸭子,表皮呈现焦黄色,金黄透亮,有着熏制过后独特的烟草气,中间又夹杂着鸭肉本身的淡淡的鲜甜,成为每一代福建人中元节守夜时的宵夜记忆。

Ben自己讲后来在北京也尝试着做过一次,操作看似简单,可惜就是有些费锅。

福建三明熏鸭,代代相传的味道

0 2.

福建的中元节活动

是你想不到的丰富与繁杂

福建地处东南沿海,位于东海和南海的交通要冲,曾经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郑和下西洋也从这里开始。当然,有出自然也就有入。佛教的传入,盂兰盆节和传统中元节的结合,让福建中元节相比其他节日,更多出了普度的意味

同样是祭拜活动,清明节和中元节的讲究可不同。作为一个福建人,Ben对这两个节日的了解不可谓不深。

福建人的清明节,重在表达对逝去的亲人以及祖先的追念,中元节则是给所有的逝者。这一点很明显的体现在烧纸上。福建人清明节烧纸的时候会用一个桶装着烧,主要是怀念自家祖先,祈愿家族兴盛;而中元节就没有这个讲究了,找个空旷的地方,烧的时候就散出去,大有佛家普度群生的意味。

除了上面讲到的烧纸的区别以外,中元节和清明节在其他方面也有区别。从时节上来说,清明节在每年四月四日或五日,此时气景清明,万物皆显,正是出游、耕种的时候,而中元节在农历七月,这个时候已经收获,祭品也自然比清明时候丰富。而且相较于清明,在福建人这里,中元不仅仅是在农历七月十五一天,早的人家六月二十九就开始准备了,一直忙碌到七月十五。

在Ben的记忆里,家中的中元节流程比较复杂。从农历七月开始,每隔几天就会有一个村一个镇举办普度活动,祭拜完以后开始互相请客。祭拜也有讲究,时间安排在傍晚,从日暮西沉到半夜三更,祭拜活动不是一家一户私人祭拜,而是一个村一起,有的会去寺庙,在僧人的主持下完成。

供品也是摆在自家门口的桌上,除了鸡鸭鹅这一类必备品之外,还会有韭菜生姜等时令蔬菜。每一样供品上还会插上小旗子,旗子上写上庆祝中元,四季丰收,全家平安之类的吉祥话,所以中元节在福建,也有庆祝丰收的意味。

祭拜活动最热闹的当属抢头柱香,这是属于小孩的竞赛

祭拜之前,各家各户都会催促家中的小孩早点洗澡,干干净净地拿着香去庙里点。庙里的僧人已经提前放置好火盆,这时候就得看谁速度快反应快抢到头柱香了,点燃了马上回头,一路奔跑着将点燃的香带回去,当然也有香火熄灭或者没有点燃的尴尬时刻,家长就只能去别家借。点香之后,伴随着诵经声,开始跪拜,烧纸守夜。

诵经在午夜结束,但是祭拜活动还在继续。这是头顶放着吉祥物的纸糊神像会被抬出来烧掉,吉祥物可能是一块蒸糕,也可能是一个馒头,跟头柱香一样,神像头顶的吉祥物也会被抢,不过这是大人们的热闹了。

吉祥物被抢回家以后并不是立刻吃掉,而是放在米缸里,这个活动称之为抢孤。这种热闹在北方很少见,北方的朋友也说涉及到鬼神的事情,家里都会比较严肃,从小受这种影响,每年到了这种节日,也会有些畏惧,没有想到南方不但不怕,反而会过得盛大而隆重。

03.

清明也好,

中元也罢,

找个机会经常聚聚

明清时闽人移居台湾,同时这种文化传统也一起登录,并且在台湾愈演愈烈。

与福建过中元一样,台湾也是过整整一个月,普度,放水灯,在鬼门关上之后,还会举行跳钟馗送孤,颇有些先礼后兵的感觉。鬼门开时好吃好喝接待着,鬼门关了还不回去只能请鬼王钟馗过来将你们全部抓回去了。

不过不想回去也能理解,看看这些中元活动的名字,“施孤”“抢孤”“送孤”,不免有些孤单,难得来一遭热闹的人间,舍不得走也是正常的了。

现在的中元节,相较于之前,很多环节减省了不少,许多的供品现在可以直接买到,虽然方便快捷省心,但是终归还是缺乏了仪式感。

人口的流动,也让这个热闹的节日渐渐变得清冷。清明也好,中元也罢,不论是哪个节日,都是找个由头团聚一次,有空常聚。

每个闽南人心中都装着一个与天地神明祖先共舞的宇宙,有人性,亦见神性。

就在前一阵子,泉州连同自己的一切,包含斗转星移的历史过往,实至名归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之中。从某种意义上,泉州是守旧的城市:礼节繁缛、事鬼尊神、三纲五常。一座祠堂,一本家谱,生的规矩和死的秩序,从古至今都没有变过。种种宗教的庙宇都在,夹杂在其间的是一条条老街,半城烟火半城仙。除了由庙宇、码头、桥塔串起的厚重历史,泉州还是一个无法被忽略的美食之城。

8月27-29日,我们即将开展一场泉州美食行,体会这片地域的底蕴与纹路。

我们会紧随开海的脚步,吃到最酣畅淋漓的肥硕海味,海鲜在上桌前的30分钟,都还在大海中翻腾。泉州的石狮永宁紧邻大海,我们将会跟随渔民的捕捞船,解缆出海,洒下精准的大网,海蛎、马鲛、白鲳、石斑……尽收于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