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俄罗斯的“伊斯兰地区”,我看到了什么?
旅游

走进俄罗斯的“伊斯兰地区”,我看到了什么?

2021年08月23日 08:57:12
来源:环行星球

Day 1

俄罗斯-达吉斯坦共和国,对绝大部分中国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和地区,相信很多人滚动地球仪,查找半天,也难以精确定位。于我也一样。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的翻译娜塔莎在此地有个较好的朋友,我可能也不会选择前往。

在埃利斯塔一夜的宿醉还来不及清醒,我们就又开始奔赴下一站了。

*埃利斯塔

卡尔梅克共和国首府,这次行程的上一站,点击此处可回顾

莫斯科、卡尔梅克共和国、达吉斯坦共和国

莫斯科、卡尔梅克共和国、达吉斯坦共和国

达吉斯坦,高加索地区的重镇,一个在俄罗斯人眼里民风彪悍并有一定危险性的地方。它位于里海西岸,高加索山东麓,南部与阿塞拜疆接壤,西北与车臣共和国和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接壤,这个不大的共和国里生活着30多个民族,为全俄所有联邦共和国之首。

俄罗斯的达吉斯坦共和国、车臣共和国 与南边的高加索三国 达吉斯坦共和国首府为马哈奇卡拉

俄罗斯的达吉斯坦共和国、车臣共和国 与南边的高加索三国 达吉斯坦共和国首府为马哈奇卡拉

相比于车臣,达吉斯坦共和国对中国人来说可谓是相当陌生,但如果提到安郅足球俱乐部,那中国球迷就应该相当熟悉了。曾几何时这家俄超联赛的俱乐部因为相继购买了卡洛斯和埃托奥等世界级球星而被世人所知。

安郅俱乐部就位于达吉斯坦首府——马哈奇卡拉,而马哈奇卡拉的旧称就是安郅,在俄语中是珍珠的意思。

走进俄罗斯的“伊斯兰地区”,我看到了什么?

娜塔莎的朋友达吉尔早早地就在马哈奇卡拉的家中等待我们的到来。这个有着健壮体魄的达吉斯坦汉子同时也是当地著名的网红,并且也深深地以作为达吉斯坦人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达吉斯坦人尚武的精神我是有所耳闻,但达吉尔说出的一件事情让人苦笑不得的同时也深深加强了这一印象。他说现在普京已经不允许达吉斯坦人参军,因为一旦他们加入军队,就会欺负其他军人,甚至有这样一种说法:如果三个达吉斯坦人进入军队,两年退伍后回到达吉斯坦就可以买车买房,原因竟是其他军人会被要求每月上缴类似保护费一样的钱财。

我和娜塔莎在达吉尔家中

我和娜塔莎在达吉尔家中

达吉尔作为东道主也是非常热情和慷慨,他把唯一一间卧室给娜塔莎住,然后自己和我们三个挤在客厅。

在他家用过晚饭后,我们前去他经常光顾的朋友茶室喝茶,因为达吉斯坦也是伊斯兰地区,所以也是非常热衷于饮茶了。我们的到来引起了他很多朋友的关注,因为几乎非常非常少会有中国人到这个地方旅行观光。在茶室饮茶期间陆续有达吉尔的朋友过来问候询问,看得出来他们对中国也是充满了好奇,同时也对我们的行程和拍摄非常感兴趣。

达吉尔朋友的茶室

达吉尔朋友的茶室

十点多的时候,达吉尔提议带我们去他朋友驻唱的餐厅坐一坐。他朋友的名字跟他这个人本身一样也十分有意思,阿凡提,一个所有中国人都知道的名字,当然他歌唱得非常好,说话跟讲相声一样非常搞笑,虽然我听不懂俄语,但从他音调和脸部表情的变化可以感受到他的幽默。

餐厅员工非常欢迎我们的到来,热情地为我们端茶倒水,阿凡提为我们唱了几首快节奏的歌曲,我也邀请娜塔莎跳了一曲。作为客人,我上台为大家唱了一首我最擅长的加州旅馆,也引来一阵喝彩。临走时候,餐厅老板特意与我们在门口合影留念。

走进俄罗斯的“伊斯兰地区”,我看到了什么?

Day 2-3

第二和第三天,我们前往达吉斯坦的里海“海岸”和一处大峡谷,原计划还打算在第四天前往达吉尔老家——mokok(俄罗斯与格鲁吉亚边境小城,距离格鲁吉亚25公里),但由于没有无法取得通行证只好作罢。

mokok的所在离格鲁吉亚很近

mokok的所在离格鲁吉亚很近

Day 4

之前提到过达吉斯坦是一个尚武的地区,而尚武跟体育运动又是密不可分的。所以我们在达吉斯坦的最后一天,决定深入到达吉斯坦人的体育生活中去。

通过达吉尔的朋友,我们有幸进入到马哈奇卡拉的综合体育馆进行拍摄和访问。这个综合体育馆主要以摔跤和举重等室内运动项目为主,在大厅我们还看到了著名撑杆跳运动员伊辛巴耶娃的照片,她也是从小生长在达吉斯坦的俄罗斯族人,可以说也是达吉斯坦的骄傲了。

体育馆中挂着伊辛巴耶娃的照片

体育馆中挂着伊辛巴耶娃的照片

在柔道馆,一大帮孩子,小到六七岁,大到十几岁,不论男女都在热火朝天的训练中,馆正中的大幅照片上,普京与一位当地老教练的握手合影,以勇士般坚定的眼神注视着这群热爱这项运动的孩子们。

征得教练同意后我也穿上正式服装让教练赐我两招,但几番下来我也被摔的不轻,可见钢铁的意志和强壮的身躯就需要在这样不断的摔打中方可练就。

走进俄罗斯的“伊斯兰地区”,我看到了什么?

最让我感动的是,在柔道馆中,一位从魁梧的身材和矫健的身姿根本看不出已经61岁的老爷子正在教他的孙子练习,一问才知道他拿过7次世界锦标赛冠军。这么大的年纪还全身心投入到这项运动当中,除了发自内心的热爱,我想不出其他原因。

回国之后,看到作为全达吉斯坦人骄傲的“小鹰”哈比布战胜了一向狂妄自大的“嘴炮”康纳,并创造了ufc历史上27胜的不败纪录,我也着实为哈比布感到高兴,因为从小弱不禁风的“小鹰”也正是在他父亲的引领和训练下从达吉斯坦走向了世界,可见达吉斯坦的尚武精神是世代传承的。

走进俄罗斯的“伊斯兰地区”,我看到了什么?

当天晚些时候我们也去了达吉尔平时训练的一个拳击馆,达吉尔也教了我一些步法和拳法。

从综合体育馆出来后,我们又去到附近一家致力于培养青少年足球人才的训练机构。各个年龄段的孩子都在各自的场地有条不紊地训练。

教练向我们介绍说在这里表现优秀的孩子会输送到安郅俱乐部梯队,很搞笑的是随后我们采访一位队员询问他以后想去安郅俱乐部踢球吗?他却说他愿意去巴萨而不是安郅。的确,现如今的安郅俱乐部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叱咤俄超一时的强队。

走进俄罗斯的“伊斯兰地区”,我看到了什么?

之后,在跟安郅俱乐部主管聊天时,我们才知道由于当时重金引进的包括埃托奥、威廉以及拉斯迪亚拉并没有为球队带来球队老板所期望的成绩,所以俱乐部的运营方式已经彻底改变,现在的安郅俱乐部主要是以青训为主。

在参观球场以及球员休息酒店的时候,我第一次听说,安郅俱乐部正式队一直是在莫斯科训练生活,每逢主场比赛时全队则从莫斯科飞到马哈奇卡拉进行比赛,也就怪不得我们在训练场看到的全是梯队的训练。

我们还和当地的业余足球爱好者约了一场球

我们还和当地的业余足球爱好者约了一场球

因为达吉尔在Instagram直播的时候跟很多人说了我们明天即将离开马哈奇卡拉,当天晚上在茶室就来了一批包括手风琴家、歌唱家在内的一众网红为我们送行。在连续不断的歌声琴声中,大家喝着茶室老板送上的酒水,相互热情地交流着一些有趣的话题,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直到深夜。

走进俄罗斯的“伊斯兰地区”,我看到了什么?

离开马哈奇卡拉时,达吉尔一直恋恋不舍,希望我们能在当地多停留几天,并表示还要带我们更深入达吉斯坦。我又何尝不想继续探索呢,但确实是时间有限,我们只能互道珍重,继续赶往下一个目的地:车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