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爱寻宝的你 国内好逛的博物馆都在这了!
旅游

给爱寻宝的你 国内好逛的博物馆都在这了!

2021年09月01日 09:24:37
来源:时尚旅游NGT

中国历史发展由新石器时代至今,经历数千年的连绵起伏,留下无数不同时代的文物,包括秦、汉、唐、宋、元等黄金时代的灿烂文明。当时的中国在繁盛的经济之外,生活文化、审美观念,以至政治制度亦被其他各国所仿效,成为中世纪世界历史的里程碑。接触这些文物,不只了解历史,还可透过它们来学习古代盛世的文化素养。就让文物充当时间旅行的导游,与我们漫游于中国古代社会的不同角落。

图片

山西青铜博物馆展陈提升后开馆, 历代曾侯墓出土文物在“汉东大国——历代曾侯墓出土文物精品展”中亮相。(图|视觉中国)

中国国家博物馆

国家宝藏

图片

对于想要了解中国历史的人而言,中国国家博物馆提供了最为生动翔实的引注。面对这千年来未曾中断的历史长河,我们若是想要回望,又该撷取哪一瓢?或许只有走进国博,才能获得答案。(图|视觉中国)

住在北京的一种幸福,是这里首屈一指的文博资源,无需舟车劳顿,便可前去观瞻。对于常年住在北京东二环的我,这种幸福感似乎要更强烈些——中国国家博物馆和故宫博物院,都是抬腿的工夫。

相较而言,中国国家博物馆(简称国博)更有亲和力,预约轻松且常年免费。这里的特展和临展更加丰富,时不时就会过去瞧瞧。尽管去过很多次国博,但每次进入“古代中国”展厅,仍然带着朝拜的心情,因为在全国的博物馆中,找出一个最精彩纷呈的常设基本陈列,非国博的“古代中国”莫属。其他博物馆家底再厚实,基本陈列也是围绕着本地出土的文物为主,而国博彰显的是“国家宝藏”——以王朝更替为主要脉络,各地出类拔萃的文物都在这里汇聚。

图片

国博的建筑形制采用的是最为典型的传统制式:围合庭院。这座地上五层,地下两层的宏伟建筑是方正的轴对称设计,左右相合,最里面的四方形制又外合多座庭院,既是北京四合院的一种变形,又形似缩小的紫禁城。(图|视觉中国)

如果说在地方博物馆可以感受的是地方史,在国博就是一部浩浩荡荡的国家历史。文博界有句众人皆知的玩笑:“防火防盗防国博。”国博的展品可是汇聚了众多地方博物馆曾经的镇馆之宝,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国博的展陈是何等丰富。

图片

参观者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参观三星堆出土的青铜面具、玉戈等文物,这批文物大多是1986 年四川广汉三星堆出土的。(图|视觉中国)

对比国外顶级博物馆,诸如法国卢浮宫、英国大英博物馆和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它们展示的并不是本土文物。而国博在如此巨大的空间内展出的基本都是中国出土的文物,这也是一种“时空”维度的硬实力,悠久历史和辽阔疆域合二为一,这样的国家,全世界有几个?再比如埃及国家博物馆,动辄有四五千年的文物展品,但如今生活在埃及的阿拉伯人和古埃及人已经完全不同。

目前国家博物馆收藏有 24 件禁出文物,除了“西周天亡簋”和隋代的两件玻璃制品,其他文物都是常年展出。对于那些不常展出的国宝,见面就要靠机缘了。在 2020 年 11 月 24 日开幕的“镜里千秋——中国古代铜镜文化展”中,破天荒地展出了难得一见的“隋绿玻璃盖罐”这件禁出文物。我对这件文物情有独钟,除了其小巧玲珑的外形,更因为罕见的玻璃在历史上曾是最昂贵的材料。隋以前我国的玻璃器主要依赖西方,而这件文物出土于堪称神奇的李静训墓,李静训是一个年仅 9 岁的女孩,她的外祖母杨丽华是北周皇后、隋文帝杨坚的女儿,所以随葬品十分豪华,随墓出土的玻璃制品,很好地反映了隋代的玻璃制作水平。当时已采用了西方玻璃工艺,既能制造高铅玻璃,也能制造出质量较高的钠钙玻璃,器物形态则依然多采用传统样式,表明中国玻璃制造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李静训墓的开启,解答了一些疑问,却似乎制造了更多谜团。在西安碑林博物馆,我曾见过李静训墓的石棺 ;在天津博物馆,禁出文物“隋白釉双龙柄连腹传瓶”据证实也是来自李静训墓,墓里还有一件禁出文物“隋绿玻璃小瓶”,下次有缘再见吧。

故宫博物院

时光穿越

图片

故宫博物院太和殿的建筑布局包含了极为丰富的传统文化,其位于故宫中轴线南部,坐北朝南,负阴包阳,处处体现细节之美。(图|视觉中国)

从数量上来讲,拥有最多禁出文物的是故宫博物院,足有40件之多。也就是说,全国超过五分之一的禁出文物,都收藏在这里。

然而,数字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故宫博物院的绝大多数禁出文物平时都无缘与观众相见。在第二批书画类 37 件禁出文物中,故宫占了近 30 件。因为书画本身的脆弱属性,通常不设常展,所以故宫所有的书画类禁出文物都很难见到。事实上,在 5 月之前的好几年时间里,除了遇上特展或临展,去故宫只能看到“战国石鼓”这唯一一件禁出文物。

图片

“战国石鼓”共有十块,为花岗岩质,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组石刻文字。(图|视觉中国)

今年 5 月,新的陶瓷馆在武英殿揭幕,故宫所拥有的七件陶瓷类禁出文物齐刷刷亮相,总算够着了这高高宫门的门槛。人生有一种快意,就是倾慕已久,终得相见。坦白讲,故宫的参观体验,尤其在旺季,游客实在太多,中轴线三大殿密密麻麻全是人,熙熙攘攘中何谈思古之幽情。不过,只要避开中轴线的人流,就会安静不少。大多数人逛故宫,似乎都没有意识到故宫是一座博物馆。其实,武英殿的陶瓷馆,文华殿的书画馆,都是大隐隐于市,清静美好的所在。

对于一名陶瓷爱好者来说,武英殿的陶瓷馆好似一座圣殿,其面积扩大了约 60%,展厅文物由 400 余件增至 1000 余件。琳琅满目的陶瓷文物,按照历史年代一路逶迤铺陈开来,实在是太华丽了。与之前的陶瓷馆黯淡的光线相比,新的陶瓷馆明亮通透了不少。

我作为自由旅行者已经有 17 年之久,从开始对于自然山水的热爱,逐渐转化为钟情于人文风景,最终演变成痴迷于古建和世界遗产地。古迹古建看多了,对于相关的出土文物,自然就有了更多的好奇心。我相信,想要深入了解一个目的地,文物是最好的载体,这座宝矿深不见底,仿佛可以永远探索下去。

这两年我在国内深入旅行,有了更多机会与国内的文物接触,尤其是陶瓷,相比其他类型的文物,那种清隽雅致的独特气质,更能打动人心。参观博物馆的理想境界,是进入一种“迷离”的状态,好像疏离了当下时空,与过去对接起来。故宫博物院本身就有这样穿越时空的气场,而留步在武英殿陶瓷馆的纯粹氛围中,不知不觉,五六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

在所有 7 件陶瓷类禁出文物中,三国时期的“青釉堆塑谷仓罐”是第一次亮相,它是我很喜欢的瓷器类型,原因很简单,细节太丰富,总觉得看不够。“谷仓罐”以百鸟争食、欢庆丰收、牲畜满栏等题材的立体雕饰,展现了 1700 多年前江南吴地庄园五谷丰登的场景,器物繁复的上半部分和简约的下半部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非常有趣。

湖南省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

世俗追求

图片

湖南省博物馆见证了华夏文明多源头的格局,为华夏文明带来了四羊方尊、人面青铜鼎,渚文化神徽的起源地,也是新石器时代中部地区最重要的古代城市遗址之一。(图|视觉中国)

总体来说,国内博物馆的实力是北强南弱。还好有湖南省博物馆和湖北省博物馆,撑起了南方的半边天。

图片

湖北省博物馆附近有广袤的东湖景区,距离楚河汉街、武汉大学也不远。(图|视觉中国)

湖南,这个沿河流长出的省份,孕育出秀美的山水风光和小镇风情。传说中的桃花源、电影中的芙蓉镇、出土秦简的里耶、沈从文笔下的边城和不再宁静的凤凰古城,还有湖南省博物馆里的 11 件禁止出境文物,仅次于故宫和国博。这其中马王堆汉墓就贡献了6 件,如果不是亲临现场,很难想象马王堆的三个墓坑居然可以出土这么多文物,件件高颜值。马王堆一号墓“T 形帛画”、“人物御龙帛画图”和“人物龙凤帛画”,虽然都是复制品,但也算是文物级别的展品了。

湖北博物馆的禁出文物,可以用赏心悦目来形容:“曾侯乙编钟”“曾侯乙青铜尊盘”“越王勾践剑”,堪称传奇。曾侯乙墓,这座 2400 年前的地下乐宫,经过考古学家40 多个日夜的奋战,一座沉睡了 2400 多年的古墓终于在 1978 年 5 月揭开了神秘面纱。墓中共出土了 15000 余件文物,“彩漆木雕鸳鸯形盒”是曾侯乙墓出土的第一件文物,当考古学家发现的时候,它正在西室的水面上漂浮,宛如一只活的鸳鸯。这件漆盒是陪葬棺里的器物,头部可以转动,腹内可以储物,全身以黑漆为底,颈部与腹前用红漆彩绘鳞纹,间以黄色小圆圈,翅膀与尾部以红黄相间的配色描画出锯齿状带纹,足部绘成龙身鳞纹,展现了中国古代绚丽的漆绘艺术。最精彩的是在腹部两侧,各以纹和红线辟出两个长方形区块,绘有佩剑武士随着鼓声起舞的图案和神兽手持长棒撞击编钟的图案,让人们第一次了解编钟的正确演奏方式,以及古代的乐舞场景。随之出土的还有 9 个种类共 125 件乐器组成的金石乐队、134 件成套青铜礼器、8 个种类共 4777件兵器、9 种共 1127 件车马器等等,体现了周代“国之大事,唯祀与戎”的观念。同样炫目的还有巧夺天工的玉器、金器、金箔、竹简等等。

图片

国家文物局在 2013年8月19日将“越王勾践剑”列入第三批禁止出境展览文物。(图|视觉中国)

这些器物保存之完好、种类之齐全、数量之多,令人叹为观止。作为 20 世纪中国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曾侯乙墓为我们完整再现了古代贵族礼乐制度中的钟鸣鼎食以及先秦时期的生活场景,改变了人们对先秦时期中国南方文化的认识,在世界音乐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今天,这些珍贵的文物被陈列在湖北省博物馆最重要的展厅中,在这里我们可以想象古人在短暂的生命中追求灵魂的永恒,以精湛的艺术表达对神明的敬畏,热爱生活,追求美好,充满浪漫的情怀。

在我看来,文物表达有两个层面 :世俗层面,记录历史变迁、记录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和各种情感 ;神话层面,文物充满了神话与想象,目睹它们,好像是进入一个众神的世界,让人们有机会参与众神的狂欢。

马王堆的文物大多是日常用品,充满了生动的世俗生活气息。比如“直裾素纱禅衣”,不可思议的轻薄,彰显墓主人辛追柔美飘逸的气质,也许是为取悦丈夫,其领口和袖口有绛色锦边……除了衣食住行,还有娱乐玩耍。“黑漆朱绘六博具”作为亡者生活的必需品,还体现出古人“事死如事生”的观念。再比如“马王堆一号汉墓 T 形帛画”,它反映了汉代及汉代以前的丧葬制度,画面的内容分上、中、下三部分,分别代表天上、人间和地下。上部描绘的是神话传说中的天国景象,中间画的是墓主人在世时的生活写照,下部绘的是神话传说中的阴间场景。这样的理想画面,就是世俗追求的最高境界吧。

图片

马王堆一号墓出土的“西汉直裾素纱禅衣”是世界上现存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最轻薄的一件衣服,通身重量仅 48 克,可谓轻若烟雾,薄如蝉翼。(图|视觉中国)

再来看“曾侯乙尊盘”,失蜡法铸造技术登峰造极的作品也是我最喜爱的青铜器之一。在当代的审美认知中,过于华丽并不讨喜,但曾侯乙尊盘的繁复却格外高雅养眼。春秋中期后,青铜器逐渐摆脱凝重厚实,尊盘是这种倾向极端化的产物,反映出当时社会观念的变化。这些费时费工的繁复装饰显然是在炫耀技术,宗教虔诚不再是唯一诉求,繁复的纹样更能给人带来世俗的审美快感。这是世俗生活中日常用品的极致呈现,那种熟悉感和强烈的反差,让人着迷。

陕西历史博物馆

浩荡唐风

图片

图|@陕西历史博物馆

在中国所有的朝代中,我最喜欢唐朝,不仅因为它的繁荣和昌盛,开放与包容,或许还和自己儿时的经历有关。

晋祠是中国最早的皇家园林, 里面有件宝贝——唐太宗李世民撰文并书写的碑刻《晋祠铭》。《晋祠铭》开创了行书上碑之先河,被认为是仅次于王羲之《兰亭序》的杰作。这块碑创作于唐代贞观二十年(646 年), 李世民于贞观二十年重返晋祠,久别故地触景生情,亲撰铭文。李渊起兵 , 源自太原。某种程度上,太原是唐朝的发迹地。关于唐朝的记忆和对唐朝的喜爱,让我总是乐此不疲地回到唐朝都城——如今的西安,从这里的古迹和文物中,搜寻过往的浩荡唐风,与地上残存的星星点点的唐代遗迹相比,地下出土的众多文物更能窥见唐朝的风韵,陕西历史博物馆(简称陕历博)就是最合适的地方了。

每次去陕西历史博物馆,都会裹挟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这里实在太火爆,经常是一票难求。博物馆展出的文物绝大多数来自地下的墓葬或窖藏,而“地下看陕西”就注定了陕历博的家底有多么厚实。在目前全部 195 件禁出文物的有出土信息的 125 件中,有 28 件来自陕西,独占鳌头。目前,陕历博一共有 9 件禁出文物,有 7 件来自唐代。

还记得去乾陵时,几个陪葬墓绚烂多彩的墓室壁画有多么惊艳,原件正是收藏在陕历博的唐代壁画珍品馆,这里也是闹中取静之地。虽然壁画馆的收费高达 270元,但绝对物有所值。馆内迷人的气氛,暖黄色光线笼罩下的壁画长廊,让人回味无穷。唐代壁画珍品馆里收藏了100 多幅壁画,其中有 4 件禁出文物,包括“章怀太子墓壁画马球图”、“唐章怀太子墓壁画狩猎出行图”、“唐懿德太子墓壁画阙楼图”以及“唐永泰公主墓壁画宫女图”。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昔日的大唐宫廷早已化成一片废墟,而在懿德太子墓壁画阙楼图中,却可以真切感受到唐代宫廷的恢宏气势。

三星堆博物馆

神话世界

图片

三星堆博物馆是建立在三星堆古遗址之上的专题性博物馆,主要收藏和展示三千年前古蜀文化的数千件青铜器、玉器和金器。如梦似幻的古蜀艺术及令人惊叹的失落文明,是了解古蜀文化的最佳观赏场所。(图|视觉中国)

时隔 35 年再次挖掘,加上央视不间断直播,再次带火了三星堆。三星堆文物好像自带网红属性:不论是华丽巨大的神树和立人像,还是带着迷人微笑的面具,都有着奇特夸张造型赋予的外星气质,更有丝丝缕缕环绕其间的神秘气息,让人充满了探求的欲望。

参观博物馆是件非常消耗体力和精力的事儿,那种短时间内信息量集中爆炸,对参观者来说格外具有挑战性。在博物馆泡了一整天后,出门会有恍惚的感觉,甚至比爬一整天山都疲乏。另一方面,审美疲劳的问题,多少也是存在的。如果要找一家最不容易产生审美疲劳的博物馆,三星堆遗址博物馆肯定是我的首选。因为这里的文物,从外到内,件件标新立异,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它们脱离了世俗,展现出一个光怪陆离的神话世界,三星堆这个“堆”和马王堆那个“堆”,正是神话层面和世俗层面的呈现。

三星堆的文物具有神系的特点,既神秘又神圣,这集中反映在三星堆博物馆的几件禁出文物上。这几件国宝都被放置在展厅中央的玻璃罩里,加上四周星星点点高密度灯光,观赏效果有些打折扣。三星堆遗址出土了多种具象的、抽象的、现实的、神话的、本地的和外来的动物形象,其中鸟是最重要的主题,传说中古蜀国有两位首领的名字就是以鸟来命名的。处于博物馆 C 位的一号“青铜神树”,观赏它需要调动想象力,这也是三星堆文物最打动人的地方。“青铜神树”高近 4 米,是全世界已发现的最大单件青铜文物,它由基座和主体两部分组成,基座仿佛三座山相连,树枝分为三层,每层三枝,树枝上分别有两条果枝,一条向上,一条下垂,树上的九只鸟站立在向上果枝的果实上,一条龙顺着主干旁侧而下,蓄势待飞。在古代“十日神话”中,太阳的运行是由自在飞翔于天空的鸟背负而行, 神树上所铸的神鸟即神话中金乌(太阳)的写照。神树三层九枝及其枝头分立九鸟的形象,符合“扶桑”和“若木”的“上有十日”这一最为显著的特征。

图片

三星堆“青铜树”每根树枝上都站着一只青铜鸟,在中国上古的神话中,太阳由鸟背着从东方的树上升起、落在西方的树上休憩,树与鸟都是太阳的象征。(图|视觉中国)

另一件禁出文物“青铜立人像”,最有趣的部分是其两臂一上一下举在胸前,双手各自握成环状。以“圆”和“虚空”体现古蜀人原始又朦胧的宇宙观。而青铜立人像在下民眼中,它就是“神”,是集神、巫、王于一身的权威性人物。将神话如此完美具象地表达出来,古蜀人真是很浪漫。在某种程度上,《山海经》中描述的故事在三星堆文物身上得以证实。对了,虽然距离成都很近,但三星堆博物馆是在广汉,而非成都。